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二十六章散養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p> 而且他手頭上有不少靈石,近期的修鍊便不用擔心。 他接下來仔細的看了一下腰牌上散發出來的光幕。 看起來東殿和西殿的住所離開很遠,而且每一處住所都似乎相距不近,而且也看不到其餘住所...

「這也和獎賞有關?」

就連葉雲的眼神也有些火熱起來,畢竟對於他而言修鍊所需的資源也太過稀缺。

孫長老已然接著說了下去:「天燭峰分為東西兩殿,各有些不同的司職,你們跟隨著我便是東殿,楊長老帶領的便是西殿。為了能夠讓你們奮力修為,東西兩殿會經常舉行比試切磋,勝者將會有豐厚的獎賞。」

「什麼樣的獎勵?」

有人壯著膽子出聲問道。

「天燭峰不養閑人,不會免費發放什麼東西,所有一切修行所需都是需要你們完成任務自行換取,或者得到獎賞。」孫長老目光掃過眾人,緩緩說道:「你們這批新晉的外門弟子,十天後將會有一次東西兩殿的新人比試,能夠進入前八名的,便有資格進入天燭峰的藏武殿挑選一門功法和一門武技,並且將得到一定數量的晶石獎勵。」

「那麼如果進不了前八呢?」一個聲音駭然響起,這裡大多數人自然都和前八名無緣。

「進不了前八那就代表你的實力不夠,實力不夠自然只可以修行宗門為你們配備的功法和仙技。」孫長老倒是不嫌煩,緩緩的解釋。

「這樣豈不是很不公平?若是一開始便得不到厲害一些的功法和仙技,那今後完成宗門任務的時候,便和那些人相比自然吃虧。」

「公平?想要公平,便要表現出你有獲得公平的資格。既然你知道一開始落後便吃虧,那一開始落後之後,就想辦法付出比別人多出十倍,甚至百倍的艱辛去追趕吧!想要得到更好的修鍊功法和修鍊資源,就更多的完成任務,更好的表現。」孫長老哈哈大笑起來,言語里全是不屑。

「這簡直是變相的逼迫。」葉雲的眉頭猛的一跳,想到了之前在劉道烈的威逼之下,被迫進入自己無法應付的,極其危險的區域去採集靈藥。

的確,這種用純粹的利益來驅動弟子可以給宗門帶來更多的好處,可以讓人拚命的去完成一些任務,但是這樣的修行…死傷肯定也是難免。

只是這些話語,就讓他真切的感覺到,在天燭峰的修行也是危險重重。

「怎麼?覺得這樣很殘酷,接下來的修行肯定危險重重么?」

孫長老一眼掃過,好像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一樣,再次大笑了起來,「修仙之路,本來就是與天爭命,本來就是每一步都要靠命去搏。難道你們覺得好生生的天上就會無端的掉下靈石和靈藥下來給你們修行么?你們也不想想,哪怕是那些可以嗅出靈藥氣味,很容易發現靈藥的妖獸,它們找到了靈藥之後,也是很有可能被趕去尋找靈藥的修士隨手殺死了。這整個天道,都是如此!千軍萬馬行一道,最後擠過去的,才為仙1

這一番話語,讓葉雲的心頭震動。

他握著青色的腰牌,手指摸著那兩萬零三十七的數字,現在想來,怪不得一路見到的外門弟子幾乎都對他們目不斜視,他們行色匆忙,面色凝重,想必是不想浪費任何的時間。

「你們可以試試你們的身份腰牌了。」

孫長老似乎覺得交待得差不多了,面無幣簧。

葉雲深吸了一口氣,靈力緩緩的輸入腰牌當中,一幅光影從腰牌上浮現,外門弟子可以活動的範圍盡數出現在眼中。

「那個紅色的光點,便是你們個人住所的所在。」

孫長老一眼掃過,又是不冷不淡的說道:「你們現在可以各自解散,先去你們的住所了。接下來若是宗門有統一召喚,自然會有鐘聲召集,平日里你們除了各自修為之外,便可以去看看任務欄,覺得可以的話,自行去登記,執行任務。這腰牌上的光影里,自然都有詳細的介紹。」

一眾弟子一片嘩然。

在通過試煉之前,他們都甚至想著成為天燭峰弟子之後,會有眾多好處等著他們,會有許多師長帶領著他們修行,但是現在聽這孫長老的意思,他們在這天燭峰的地位卻是低到極點,完全就像是被散養的野狗一樣,根本無人照管的樣子。

接下來恐怕要修行很長時間,完成不少試煉和任務之後,才有可能接觸得到上面的師長,能夠為他們做些事情,從他們的手中學到一些東西。

很多弟子和自己想象出入太大,臉色都是十分慘白,葉雲卻是心中一動,反而有些欣喜。

越是人多一起活動,而且越是接觸的師長多的話,黑白兩色光華的秘密就越是有被人發現的可能。對於他而言,這種一開始散養野狗般的狀態,反而更為安全。

而且他手頭上有不少靈石,近期的修鍊便不用擔心。

他接下來仔細的看了一下腰牌上散發出來的光幕。

看起來東殿和西殿的住所離開很遠,而且每一處住所都似乎相距不近,而且也看不到其餘住所到底住的是什麼人,這樣看來暫時應該不會和曲一平、段辰風等人碰頭。

既然如此,那就先回自己的住所,好好看一下這腰牌上的一些註解,準備這孫長老所說的比試的事情。按照這試煉中的情形看,葉雲覺得自己很有希望進入前八,獲得一些好處。

最重要的是,在煉心殿的金丹石碑下,那一點金光被黑白光影吸收,帶入體內,再也沒有任何的跡象。

他心中隱隱有一種期待,或許等黑白光影將那一縷金丹之力煉化后,會有一點點的好處給自己。

這些通過試煉的弟子大多心事重重,而且在孫長老的喝示下也不敢多過停留,很快便三三兩兩的散去。

葉雲將靈力不斷輸入腰牌,讓腰牌發出的光幕始終浮現在他的前方,一炷香后,按著光幕所示的位置,他找到了自己的住所,這是一座四周奇石嶙峋的小院,隱隱中似乎有一種神奇的陣法禁制,將整個小院籠罩在內。

奇石砌成的圍牆,有一處掩著兩扇不知道什麼材質的木門,觸手冰涼,遍體生寒。在木門的中央,有一塊令牌樣子的凹陷,這正是腰牌的模樣。

葉雲輕輕的將腰牌嵌入,只聽嘎吱一聲,木門自動打開,然後腰牌從凹陷處跳出,跌落在葉雲的掌心。

一座雙層小樓出現在視線當中,小屋正前方,假山流水,石橋橫架其上,庭院內種著不知名的花草樹木,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這種天燭峰外門弟子的住所,和雜役弟子的相比,簡直是天壤雲泥。如果說雜役弟子只能夠算做乞丐的話,那麼外門弟子便是小康之家,光是住所就有巨大的差別。

由此可見,縱然孫長老所說,外門弟子需要完成各種任務,參加各種活動才能夠獲得豐厚的修鍊資源,但恐怕做一些最簡單安全的任務,得到的好處也絕對比雜役弟子多出許多倍。

這還只是新晉的天燭峰弟子啊,如果修為再上層樓,地位提高,成為無影峰弟子,甚至成為天劍峰內山諸峰的內門弟子,那又能得到怎麼樣的好處?

葉雲看著這座庭院,心中再度充滿感慨。

忽然間,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張稚嫩的臉,卻帶著倔強和堅定。

「沈默,不知道你被蘭長老帶走,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不過你吸收靈力的速度堪稱妖孽,想必至少在無影峰有立足之地,或許下次相見,我反而要和你有著極大的差距了。」

葉雲想到沈默,心中感慨的同時也生出了一絲溫暖。

在採集谷三年,這試煉之前認識不久的沈默,卻似乎成了他在天劍宗之內的唯一朋友。

他輕嘆一聲,踏入院子,身後的門喀嚓一下自動關閉,剎那之間,他有一種這方天地只屬於他一人的感覺,在這裡再也沒有旁人的偷窺,也沒有他人的算計,一直著的心自然放了下來,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爽和疲憊混雜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