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二十三章深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著異常玄妙的氣息。 「難道這每一根金線都蘊含著玄妙的大道,是不是只要參悟到一點,就有極大的好處?」 葉雲的腦海之中瞬時浮現出這樣的念頭。 「住手1 「放肆1 然...

葉雲很自然的將納物袋打開,只看到裡面至少有數十顆中品靈石,還有兩三顆上品靈石的樣子。路

「雖然少上一顆上品靈石,但只要讓我通過此關,出去之後我自然也可以補齊。」曲一平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還是馬上對著葉雲說道。

葉雲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多說,狠狠一拳往前方洞中轟出。

一聲爆響之中,曲一平終於得到一些喘息的時間,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

段辰風見狀連連冷笑:「想不到你身上的靈石也不少。」

曲一平不和他爭辯,葉雲繼續揮拳抵擋洞中湧出的靈力時,卻是微仰頭看著他,道:「曲師弟已經將身上的靈石給我了,你現在也將靈石先交給我再說,我可是不想等會上去之後你又反悔,或者中途變卦。」

「好,做事很小心,我就喜歡和這樣的人合作。」段辰風也不生氣,反而哈哈一笑,大咧咧的直接將手中抓著的靈石塞入了一個納物袋中,直接丟了下來。

葉雲深吸了一口氣,對著曲一平使了個眼色,直接往上掠起,一把抓住了落下的納物袋,同時落在了段辰風的身側。

曲一平看出了葉雲的意思,得到些許恢復的他毫不停留的擊出一團黑火,乘此機會身體縱躍而且,也踏足在葉雲的身側。

段辰風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看著曲一平。

葉雲轉頭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現在我們已是三個人,接下來我們三個人輪流抵擋一次靈力攻擊,這下其餘兩個人都會有足夠的喘息時間,而且也不會出現某個人靈力消耗太多而導致有人乘機對付。」

曲一平心神略微一松,冷哼了一聲,道:「如此自然最好,省得有人乘機偷襲。」

段辰風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也不再多說什麼,身體再次往上掠出,轟的一聲爆響,上方已經又被他砸出一個孔洞。

葉雲曲一平連連跟上,按葉雲所說,三人輪流出手抵擋靈力,攀登得極為順利快速,並非花費多少時間,三人已經攀登過半。

「段辰風和曲一平兩人相爭,倒是便宜了葉雲1

底下的雜役弟子對葉雲都是羨慕妒忌到了極點。

那麼多的中品靈石和上品靈石,他們連想象都想象不到,現在全部被葉雲一人所得。

但是同時他們也十分清楚這種好事怎麼都不會輪到他們的頭上,因為只有葉雲的靈力強度和段辰風、曲一平相當。

至少對於他們而言,段辰風和曲一平、葉雲之間的合作也讓他們看出了通過這關考驗的方法。

當下所有這些雜役弟子也尋找和自己修為差不多的,兩兩結盟攀登起來。

……

崖頂,散發著逼人金光的巨碑前的崖邊,一陣風從下往上湧起,段辰風的身影掠起,在空中猶如一隻大鳥收翅般落下,站在巨碑之前。

「我終於上來了,我段辰風哪裡是你們這些螻蟻所能相比。」段辰風都沒有仔細看眼前的巨石碑,直接狂傲的放聲大笑起來。

緊接著,葉雲也縱躍而上,站在崖頂。

曲一平隨後掠上,看著站在他前方的葉雲,他在渾身一松的同時,嘴角也驟然泛起一抹陰毒的神色。

他可不比段辰風那麼闊綽,方才那些靈石也已經是他的全部家當,此刻就算是再要一顆中品靈石,他都不可能拿得出來。

沒有了這些靈石,今後他在天燭峰修行時,都要和那些普通的弟子一樣,依靠每月發放的修行靈石。

一時之間,他腦海里是和當日的劉道烈一樣的想法,有機會就要將那些靈石從葉雲的身上搶奪回來。

而且通過這一階段的試煉,他也感覺出來,葉雲將來對於他很有威脅,若不是有靈器在手,自己未必是葉雲的對手。

「目光閃爍,不知道再動什麼壞心,葉雲,我們方才的交易只是確保大家平安登上崖頂,現在我們都已經到達,不如我們聯手將這人打下去。」然而就在此時,段辰風的目光卻已經落在了他的身上,發出了一陣獰笑:「葉雲,這人肯定不是好人,留著他諸多麻煩,我們現在將他打下去,這種高度,他必死無疑,也是絕了後患1

曲一平一聽頓時又驚又怒,叫了起來:「段辰風,你太狂妄了,別說你未必是我對手,就算我不是你敵手,我難道拉你做墊背還做不到么?」

看著兩人相爭,葉雲眼睛微微一眯,卻是馬上掠開一邊,道:「我不想節外生枝,你們有什麼事你們自己解決便是。」

在他看來,段辰風和曲一平都不是什麼好人,兩敗俱傷最好,最為關鍵的是,如果全力動手的話,體內黑白兩色光華的秘密就可能掩飾不祝

現在別說段辰風空口的提議,哪怕再拿出幾顆上品靈石出來做報酬,他都會忍痛拒絕。

「那看來只有自己解決了,像你這樣的螻蟻,居然還敢大言不慚的拖我給你墊背?」段辰風卻並未因為葉雲的拒絕而就此罷休的意思,他一聲重重冷哼之下,手上的大日拳套仿品就爆發出淡淡的白光,直接就蠻橫的打向曲一平。

「你找死1

曲一平原本只是奉命暗中監視段辰風,但是被段辰風屢屢羞辱,此時又打上前來,卻是沒有辦法不出手了。

一聲厲喝之下,他身影一動,手上黑鐲也頓時燃起一團猛烈的黑火,火光熊熊。

兩件靈器瞬間連連衝撞,光芒爆射,爆炸連連。

葉雲看了片刻的時間,這兩人的實力倒是真的難分伯仲,一時誰也奈何不了誰,他恨不得兩人同歸於盡,自然不可能插手,便不再多看,轉身看起散發著耀眼金光和威壓的石碑起來。

這高達十丈的石碑看上去表面和普通的石碑沒有什麼區別,沒有任何的花紋,表面也是十分粗糙,但是葉雲剛剛凝視起來,就只感覺裡面好像有一輪金黃色的烈日在透出。

一時間,他甚至感覺石碑外面的石皮消失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輪金黃色的烈日,烈日的表面射出的千萬根金線,每一根都好像不同,都有著異常玄妙的氣息。

「難道這每一根金線都蘊含著玄妙的大道,是不是只要參悟到一點,就有極大的好處?」

葉雲的腦海之中瞬時浮現出這樣的念頭。

「住手1

「放肆1

然而就在此時,數聲厲喝響起,三條身影隨著光華閃動,好像從空氣里憑空透出一樣顯現出來。只見當先一人只是袖袍輕輕一揮,一股微紅的光華一閃,段辰風和曲一平就分別朝著兩側倒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山石上,摔落在地。

「身處煉心殿聖物石碑下,不但大聲喧嘩,還敢出手爭鬥,真是不知死活。」出手的正式先前主持入殿的那名長老,此時他面色冰寒,語聲也冷凝到了極點。

剎那之間,就連正在崖壁上攀登的弟子都感到一股浩瀚威壓當空而來,猶如實質般將他們壓住,幾乎無法動彈,一些心智靈魂稍微弱的弟子,差點跪倒在地。

所幸這名長老發出威壓時,靈泉壁卻是也停歇下來,不再湧出靈力,否則恐怕爬到一半的這些弟子全部都要墜落下去。

葉雲同樣感到威壓如濤,但轉瞬間胸口處黑白光影一閃而過,和他料想的一樣,一切威壓都消失了,他的身體一陣輕鬆。

但是眼睛里的餘光里,看到段辰風和曲一平都是面色沉重,,似乎在忍受難以置信的痛楚,心額頭上滿是冷汗,幾乎無法抵抗。

他馬上也心念一動,靈力逆行,面色慢慢的變得慘白,額頭上布滿了細細的汗珠,看起來同樣在忍受威壓帶來的痛苦。

「就憑你們這樣的修為,,也敢在煉心殿石碑下大呼小叫。這石碑的來歷已經與你們說過,乃是我天燭峰金丹大能身隕羽化之後將金丹隱藏其中,何等的神聖,你們身處此地,應該心懷虔誠,或許能夠領悟些許的大道至理,對於日後的修為將大有裨益。你們不知膜拜參悟,卻居然在這裡相鬥,簡直不知死活1這名長老的聲音略微緩和了一些,但面容卻是依舊陰沉無比。

「金丹之道和我們的差距簡直可以用天壤雲泥來形容,參悟什麼。」段辰風低聲嘟囔著,看起來還不服氣的樣子。

葉雲眉頭頓時一皺,心想這人真是愚蠢到了極點,這個時候竟然還敢頂撞長老。

「真想找死么?」這名長老眼睛微眯,抬手一揮。

一道光芒瞬間打在段辰風的胸膛,只見他倒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一塊巨大的山石上,竟然將它撞的粉碎。

段辰風重重的摔落在地,嘴角溢出一絲猩紅的血跡。他勉力的仰起頭,眼中滿是憤怒,似乎要說什麼。

此名長老目光猶如利劍直射而至,磅的威壓在空中如同凝成實質,段辰風終於知道厲害,縱然滿臉不甘,也只能低下頭去。

但是,誰也沒有看到他眼中竟然閃過一絲狡黠,嘴角微微的閃過一點得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