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十章嘲逆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到現在還說不可能?」葉雲冷冷一笑,一步便衝到劉玉的身前,一腳便將劉玉再次崩飛出去。 秦千寒靜靜的看著,並沒有出聲制止,他面容平靜,心中卻早就巨浪滔天。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鍊氣境二重...

他也知此時不是譏笑嘲諷之時,當即一咬牙,盤坐在地。。

葉雲心沉如水,只是冷冷的凝立著。

靈器雖強,但他可以感覺得出來,他體內的黑白兩色光華絕對是遠超這種靈器的存在。

或許靈器的威脅,能夠再逼迫出黑白兩色光華的一些力量也不一定。

秦千寒的目光始終在兩人之間流轉,當他看到身上這種沉靜的氣勢時,眼睛里卻不由得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這個外門雜役弟子,好像的確很不一樣。

足足一炷香的時間過後,劉玉一聲厲笑,飛身而起!

「千寒師兄,可以開始了1

他手中劍光閃動,黑色的靈劍如毒蛇吐信般吞吐著光華。

秦千寒面無表情,點點頭冷冷的說道:「既然都準備好了,那便開始吧。」

「葉雲,之前我倒是小瞧你了,想不到你居然偷偷摸摸修鍊到了如此地步,靈力雄渾磅。不過,再雄厚又有什麼用?此劍為黑耀劍,好好的看看吧,或許你有生之年,也就今日能夠有幸見到。」劉玉此刻體內靈力流動,感覺著手上靈劍的力量,他的聲音里也充滿了說不出的自信。

葉雲眉頭微挑:「決鬥是鬥嘴么?」

「你……」

劉玉臉上譏諷怨毒的神情頓時一滯,然後暴怒,手中黑芒大盛。

體內靈力奔涌而出,瞬息灌入黑耀之劍當中,只見千百道黑芒從劍身迸射而出,黑芒在空中匯聚,隨即飛速的形成一柄漆黑的大劍,足足有一丈長,斬破空間,帶起嗚嗚的風聲,朝著葉雲直斬而至。

「靈器果然和尋常的武器截然不同1葉雲抬頭看著空中直斬而來的大劍,隱隱的感受到了一股威壓鋪天蓋地,足以令任何煉體境五重以下的武者心神失守,甚至靈魂破碎。

但是,即便如此磅的威壓,卻對他沒有半點的影響。體內靈力瞬間奔流起來,猶如潮水一般沖向雙拳。

只見他雙手十指互握,然後高舉過頭,朝著空中斬下的黑色靈劍狠狠的沖了過去。

「蛟龍衝天!這不是基礎武技中的一招嗎?居然要用這一招來對抗靈器?」

一襲黑袍的秦千寒微微一愣,眼中滿是疑惑。

「即便天賦和心智好像不凡,但對靈器如此沒有了解,看來必死無疑,也沒有招攬的必要了。」

靈器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可以吸納靈力,能夠令靈力的力量成倍增長,甚至能夠靈力化形,凝聚成強大的攻擊。品質越高的靈器,對靈力的增幅便越強,傳聞中,極品靈器能夠讓你的靈力得到千倍的增加!

如果說葉雲之前光憑藉靈力就可以壓制住劉玉的話,現在面對擁有黑耀劍的他,想要純粹靠力量壓制,已經變得千難萬難。

葉雲的這一招的確蘊涵了磅的力量,但是在秦千重的眼裡,還是無法和黑耀劍相比。

劉玉完全沒有想到葉雲竟然不躲不避,反而是衝天而起,選擇硬碰硬。

巨大的黑劍虛影在空中微微一個停頓,隨即帶著更加磅的力量斬向葉雲。

葉雲身體衝天而起,高舉的鐵拳上泛出淡淡的光芒。

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心中就是有一股熊熊燃燒的戰火,讓他無所畏懼,即便是面對下品靈器,也沒有絲毫的膽怯。

葉雲心中有一個信念,他相信這一拳一定能夠將黑耀劍擊穿,這種自信從何而來他不知道,但是卻極為堅定。

黑壓壓的劍影重重斬下,泛出淡淡白色光芒的鐵拳衝天而起。兩者在空中瞬間碰撞,猶如絢麗的煙花綻放,在空中化為天幕垂下。

只見白色的光芒微微一頓,隨即衝天而起,竟然將黑色劍影擊破。

劉玉臉色煞白,一口鮮血噴射而出,斑斑點點,灑落一地。他眼中儘是難以置信,如何都不敢相信,葉雲的一拳竟然威力強大到這種地步,在那瞬間,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磅的力量猶如不可阻擋的洶湧巨浪,將黑耀之劍化為的重重劍影瞬間撕碎,根本無法抵擋。

這股力量怎麼可能出現在雜役弟子的身上?

葉雲剛才打出的這一拳,即便是煉體六重,打通全身竅穴的弟子,也幾乎不可能擁有,又怎麼可能出現在葉雲的身上?

「秦千寒……」他心知不妙,立刻出聲。

不過,就在他語聲出口的剎那,人影閃爍之間,巨大的痛楚從他的面上傳來,整個人直接被一股大力拋起,狠狠的倒飛出去。

轟!

劉玉的身體重重的撞在一塊山石上,亂石飛濺,竟然直接被撞的崩碎。

「怎麼可能,你的修為怎麼可能到達這種程度1

劉玉艱難的支撐起上身,語聲比厲鬼嚎哭好葯凄厲。

「到現在還說不可能?」葉雲冷冷一笑,一步便衝到劉玉的身前,一腳便將劉玉再次崩飛出去。

秦千寒靜靜的看著,並沒有出聲制止,他面容平靜,心中卻早就巨浪滔天。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鍊氣境二重周天境,真氣打通經脈,做周天運行。然而他依舊看不出,葉雲的靈力怎麼可能擁有這樣強的力量。

難道是本裁辭看男姆

一個這樣的念頭不可遏制的沖入他的腦海。

仙道萬千,各種修行功法如恆河沙數,平時一些高階的修仙心法絕對不可能流傳在凡世間,但也不能絕對,也會有例外。

這一刻,他有一種強烈的直覺,若是讓眼前這葉雲成為天劍宗的正式弟子,今後必定會成為天劍宗的內門弟子,甚至還要更高。

所以最後閃現在他腦海中的念頭,是絕對不能讓葉雲成為天劍宗的正式弟子。

「千寒師兄,救我。」微弱的呼救聲從後方的碎石中傳來,哪怕劉玉是煉臟境的修為,這一刻也奄奄一息。

「葉雲,停手吧。」秦千寒出聲。

葉雲靜靜的站在劉玉的前方,眼神中帶著鄙夷和嘲諷,冷冷的掃過那張血肉模糊的面孔,負手而立。

劉玉從亂石中勉強爬起,血肉模糊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那兩隻被打的只剩一條縫的雙眸中,全是恐懼和怨毒。

「葉雲,你下山吧。」

不等葉雲出聲,秦千寒轉頭看著他,語氣淡淡,然而又充滿著想象不出的威嚴說道。

「下山?」

葉雲的身體猛的一震,眼中閃現凌厲的光芒。

「是的1秦千寒點點頭,面無表情。

葉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

「葉師兄沒有做錯什麼,一切都是劉道烈和劉玉引起,你們不查暗扣靈石的人,卻要逐出葉師兄,這是什麼道理。」一聲稚嫩但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後方一條瘦弱的身影走向葉雲。

居然是沈默,之前被葉雲一拳擊暈,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

「不要過來。」

葉雲轉身看了沈默一眼,然後看著秦千寒,道:「要是我不下山呢?」

秦千寒一怔。

他可以隨口從宗律中找出一個理由回答葉云為什麼要逐他下山,然而他卻沒有想到此刻葉雲已經不問他緣由,只是問他不下山如何。

「那便廢除修為,強行逐出。」

他也只是微微一怔,便冷笑起來,緩緩說道。

「這不公平1沈默被葉雲喝停,但是此時還是忍不住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葉雲呼吸停頓,體內黑白兩色光華又升騰而起,一閃而過。

此刻他有了新的感受。

除了力量和無畏之外,他感受到了嘲弄一切的氣息。

就像有一雙眼睛,在極深的深淵之中看著天空,嘲弄的看著一切。

一股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情緒如潮水般在他體內席捲。

他抬起了頭,挺直了脊樑,眯著眼睛看著秦千寒,道:「那便來吧。」

一片嘩然。

秦千寒的眼瞳也微微一縮,「你敢對我動手?」

他首先感到的是不可置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