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九章決鬥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弟子,擊傷天燭峰弟子,說什麼也是死罪,現在將你處死,你服不服?」 葉雲緩聲道:「秦師叔好像忽略了一點。」 秦千寒微微一怔,微嘲的看了他一眼,「我忽略了什麼?」 葉雲轉頭看了劉玉...

「騰」「騰」「騰」

數聲如蒼鷹猛力撲翅撲動塵土的聲音。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葉雲幾個起落,頃刻間就拉近了距離,衝到劉玉的身前,一拳直衝劉玉的面目。

「到底怎麼回事?」

劉玉這一刻是真正的駭然到了極點,方才那股氣機,明明只有遠超自己的神魂威壓才可以導致自己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絕對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葉雲,死到臨頭還敢放肆1他尖叫一聲,整個人在地上打了個滾,才堪堪躲開葉雲這一拳。

葉雲正待進擊,突然一頓。

頃刻間,一道光影從劉玉的手中綻放出黑色的光芒。

那是一柄劍,一柄漆黑的長劍。劍尖處,三寸劍芒猶如毒蛇的信子,吞吐不定。

靈器,這是一件靈器。

每一件靈器都極為珍貴,即便是天劍宗的外門弟子,也不可能人手一件。想不到劉玉的手中居然有一柄劍形靈器,看那吞吐的劍芒上散發出的靈力波動,就足以讓人心悸。

「天劍宗,自然是以劍出名。葉雲,想必你也能夠看出,這是一柄劍形靈器,雖然只是低級靈器,卻也不是你能夠應付。如果你現在跪下求饒,我還能夠饒你不死。」劉玉被迫取出了藏匿的靈器,然而感受著方才那股可怖的神魂威壓,他卻是還沒有絕對的把握。

葉雲臉色凝重,靈器他只是聽過卻從來沒有見過。傳聞中,這種劍形靈器削鐵如妮,而且只要注入靈力,便能夠遠程操控,翻轉在鼓掌之間,如臂使指,威力巨大。

靈器分為下中上三品,雖然不知道這柄劍到底何品,但只要劉玉能夠以靈力操控,即便是最低階的下品靈器,就算不能夠斬殺葉雲,恐怕也能支撐不少的時間。

葉雲冷冷的看著黑色的靈劍,看著那吞吐的劍芒。

忽然間,他身形一錯,猶如閃電般射出。

對於他而言,任何的顧慮已經沒有意義。

沒有修鍊過任何的武技,也沒有修鍊過哪怕是最低等級的功法。葉雲完全憑藉黑白光影改變后的身體,硬生生的在空中拖出一點殘影,速度竟然快到了這種地步。

只是眨眼間,蘊含著所有靈力的一拳便出現在劉玉的身前,根本不顧他手中黑色的靈劍。

劉玉眼中充滿了絕望,他手中雖有靈器,但的確只能起到恐嚇的作用,此刻他根本沒有足夠的靈力來駕馭這件靈器。

哪知道葉雲如此果斷,攻擊瞬息而至。

他可以預感到下一刻無法抵擋的拳力就會落在他的身體,讓他五臟六腑全部碎裂,頃刻死亡。

「怎麼會這樣1

劉玉心中充滿了絕望的同時,也感到深深的迷茫。

他知道若是沒有方才那一下的威壓,他不會這麼快讓葉雲追上。

「大膽1

驀然,隨著一聲遠處傳來的厲喝,空中忽然一股凜冽的罡風直衝而至,在葉雲的攻擊之前,狠狠的撞擊在劉玉的身上。

劉玉的身體微微一斜,葉雲的鐵拳落在了他的左臂。

啪的一聲,整條左臂直接被擊碎,爆炸開來,血肉飛濺。

「大膽1

又一聲厲喝響起。

這聲厲喝已然近了,猶如驚雷在空中炸響,讓在場所有人的耳膜都感到隱隱生疼。

下一刻,數道身影從空中落下,猶如數柄長劍,鋒利之極。

三個身穿黑衣的天劍宗弟子,面容冷峻,身材修長,他們的胸口著一道紫色的劍形,這便是宗律殿弟子的標記。

即便是掌管此處的天劍宗的宗律殿弟子,都至少是外門諸峰的精英,據說他們的修為每一個都已經達到突破煉體境,參悟天地靈氣運行軌跡,成就修鍊第二重,鍊氣境。

鍊氣境的修為和煉體境不可同日而語。煉體境,顧名思義,便是錘鍊肉身,經脈擴展,骨骼堅韌,甚至煉化到每一滴鮮血都沒有雜質。

不管如何錘鍊,煉體境畢竟屬於後天境界,無法和天地靈氣直接溝通。哪怕是修鍊到煉體七重悟氣境的時候,也只是能夠感悟天地靈氣,並且一點點的引入體內,讓天地靈氣自由在身體內運轉,進一步增強體質。

但是,鍊氣境就不同了。鍊氣鍊氣,便是凝鍊天地靈氣。

通過修鍊,引入體內的天地靈氣會得到煉化,變成真氣,而這種真氣能夠進一步的增強肉身,並且能夠真氣外放,隔空殺敵。

這樣鍊氣境的高手,如果他們要出手,便是百個葉雲,也不夠他們斬殺。

之前宗律殿的弟子,給葉雲這樣的雜役弟子的感覺是除了修為驚人之外,還足夠公正。

然而這些人,眼下會公正么?

三名黑衣弟子,目光冰寒的看著葉雲。

葉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渾身都感覺到被寒針激刺般刺痛。

「發生何事?」當先一名黑衣宗律殿自己目光落向劉玉,冷聲問道。

劉玉雖然斷了一臂,此刻疼得面色雪白,黃豆大小的汗珠不斷低落,但他還是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也顧不得處理自己的傷勢,喘息道:「秦千寒師兄,此人不服劉道烈管教,而且還乘隙偷襲我,以下犯上,一定要嚴懲。」

身穿黑衣的秦千寒眉頭微微一挑,冷哼一聲,目光轉向葉雲,聲音冰冷至極:「你叫什麼名字?」

葉雲冷冷一笑,道:「葉雲。」

秦千寒眉頭微皺,也冷笑起來:「身為雜役弟子,擊傷天燭峰弟子,說什麼也是死罪,現在將你處死,你服不服?」

葉雲緩聲道:「秦師叔好像忽略了一點。」

秦千寒微微一怔,微嘲的看了他一眼,「我忽略了什麼?」

葉雲轉頭看了劉玉一眼,道:「我記得宗律中有明確規定,門內除非正式決鬥或者宗律司執法,亦或真傳弟子身份,否則門內弟子即便有爭執,也不准許動用靈器。不管哪一條,他在這裡對我動用靈器,都應該是屬於重罪。」

秦千寒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心中一縷寒意和殺意同時掠過。

他不比劉道烈和劉玉可以肆無忌憚,宗律殿弟子的身份極為特殊,若是有一絲風聲落入了那些鐵面無私的長老耳中,他遭受的責罰可是還要比這些劉玉等人嚴重得多。

「劉玉,你說此事如何?」

劉玉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沒有想到這點,渾身都發抖起來。

「到底是他偷襲,還是你們在此決鬥?」

秦千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加重了語氣道。

劉玉被他的眼神一逼,頓時反應過來:「千寒師兄明鑒,方才我是受傷糊塗了,我和他正是在這裡公開決鬥,大家都看見了。」

「如果真是這樣,倒也不是你的錯。」秦千寒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頭,轉向葉云:「有什麼話說?」

葉雲笑了起來,「一丘之貉。」

秦千寒的面容驟寒,一股實質般的殺意瞬間從他的身上迸射而出,「你說什麼?」

葉雲看都不看他,只是說道:「既是公平決鬥,接下來生死各由天命。」

秦千寒收斂了眼瞳中的殺意,轉頭看了劉玉一眼,道:「既然如此,方才你們的對決被我打斷,以至劉玉遭受如此重創,現在劉玉你便處理一下傷勢,既是公平對決,我也不問緣由,接下來你們繼續便是。」

劉玉笑了起來。

方才他體內靈力震蕩不堪,無法催動靈器,但此時秦千寒已經為他贏得一些時間,他恢復之下,必定可以祭出靈器,一舉殺死葉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