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八章捨命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好像感覺到了那黑白兩道身影的心意。 他好像站立在那些金甲神將的面前。 那些金甲神將,也是那般的冰冷無情,視萬物如豬狗。 「轟1 一股澎湃凜冽到了極點的殺意,從他身上震...

天劍宗正式弟子被一名雜役弟子踩在腳底,這簡直就像是塵世間的一名王侯被馬夫踩在了腳底。

劉玉羞憤到了極點,噗的一聲,一口血又是噴了出來。

「葉雲,你不要亂來,雜役弟子殺死外門弟子,不問緣由,立即誅殺1劉道烈額頭上的血管都鼓鼓的跳動起來,他知道,若是劉玉在這裡出了意外,他也決計逃不脫罪責,追查下來,他也絕對會被丟進靈獸塔。

「沒有用了。」

被葉雲踩在腳下的劉玉卻是反而厲聲獰笑了起來,咆哮道:「竟然敢如此以下放上,我稟報上去,誰都救不了你。」

周圍所有聽到這樣咆哮聲的雜役弟子全部膽寒,然而葉雲卻是冷冷的一笑,腳下再度加力,將劉玉的半個頭顱都踏入了塵土之中。

「你到處宣揚便是,一名天燭峰的弟子被我們此處採藥谷的雜役弟子打成如此模樣,踏在腳下,不知道是我丟人還是你丟人。這樣說出去,不知道是你在天燭峰會受責罰,還是我會受責罰。」

劉玉的身體頓時僵住,連咆哮的聲音都消失。

若是這樣的事情傳出去,恐怕他今後在天燭峰沒有任何前途可言,任誰都看不起他,說不定上方有些師叔師伯氣惱之下,隨便安排個地方就足以讓他消受了。

「沒有沒有,剛才這一切都和你沒關係,完全是我們自找的。劉玉也不是被你打傷,是他為了給我們演示武技,運氣不慎,反而走火入魔,身受重傷。大家都看到的,對不對。」劉道烈為了保命,已經完全沒有平時的風範,幾乎是馬上無恥的大叫起來。

「是么?」葉雲眯著眼,笑了起來。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我們都看到了,我們所有人都可以作證。」劉道烈渾身一顫,再度大叫起來。

「是是,就是這樣1

場間所有雜役弟子也頓時回過神來,連連出聲。

「這麼容易走火入魔,今後可更要小心,沒事就在天燭峰好好煉製丹藥,不要再到這裡來了。」葉雲說了這一句,提起了腳,讓出了位置。

劉玉被攙扶起身,嘴角和衣襟上都是斑斑血跡,觸目驚心。

他看著葉雲,眼中滿是怨毒,一副吃人的表情。

葉雲根本不在意,劉玉在他的眼睛里已經根本不是敵手,根本不需要考慮他的感受。

他轉頭看向遠處迷霧中的高處諸峰,劉玉都已然不是他的對手,那外門弟子的考核,不出意外應該很容易便能通過。

然而也就在他轉頭的一瞬間,一道光華在他的眼前衝天而起,發出尖銳的呼嘯聲,刺破天空。

頃刻間,七彩的煙花在百米高的空中綻放,光影璀璨,化為天幕緩緩垂下,絢麗無比。

「師兄,你幹什麼。」劉道烈的聲音在煙花下響起,驚恐急切。

「以為用言語鎮住我就可以令此事過去么,只可惜…掌管宗律的師兄根本不會聽你所說。」劉玉的眼睛里,全部是快意的光明。

剎那間,四周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只有微風吹過,樹葉發出的沙沙聲。

緊接著,那些圍觀的雜役弟子猶如驚弓之鳥,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只有沈默,一臉震驚,還帶著崇敬的他快步走到葉雲的身旁,眼神堅定。

「掌管此處宗律的人和他是一丘之貉1葉雲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竟然如此!

連本該秉正規法的宗律弟子都是這樣的存在,葉雲只覺得一股熱流沖入了腦海里,渾身的氣血都燒了起來。

「只可惜你只是一名雜役弟子,雜役弟子只是豬狗草芥般的存在,根本不會有人注意今天這裡發生了什麼。」劉玉身體往後飄飛,兩顆丹藥從他手中飛出,落入他口中,左手也握住了兩顆中品靈石。

他知道葉雲或許有拚死殺死他之心,只要能夠拖延半盞茶的時間,等到宗律殿的人到來,葉雲必死無疑!

劉道烈也是臉色劇變,拚命的往後逃出。

葉雲的實力他清楚的很。數天前葉雲明顯還沒有突破到煉體四重煉臟境,那時候便抵擋不住他的攻擊,現在葉雲的修為,如何是他能夠應付?只怕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夠將他斬殺。

人為刀殂,我為魚肉。

人道是修仙者集天地靈秀,一朝為仙,便心懷天地,悲憫眾生,但是眼前所見,卻都是黑暗不平,難道偌大的一個天劍宗,都根本沒有那種身心如皓月般純潔的仙師,都只有這樣的爾虞我詐,視下方人為豬狗的存在么!

一股前所未有的火氣衝上頭頂。

葉雲似乎又感覺到了那黑白兩色光華的氣息。

他的眼底,甚至隱然有黑白兩色的光焰無聲閃過。

這一瞬間,他好像感覺到了那黑白兩道身影的心意。

他好像站立在那些金甲神將的面前。

那些金甲神將,也是那般的冰冷無情,視萬物如豬狗。

「轟1

一股澎湃凜冽到了極點的殺意,從他身上震蕩而出。

「攔住他1

劉道烈還在駭然的大叫,但下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什麼,猛地轉頭過去。

他的呼吸驟然停頓。

葉雲的身影快到了讓他難以想象的地步,只是這一剎那,他看到葉雲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道拳影已然落在他的胸口。

喀嚓!

一聲脆響,劉道烈只感到自己的身體就像一根筷子一樣輕易的折斷了。

葉雲的拳力將他的胸膛打的凹了進去,肋骨折斷,難以抵擋的靈力沖入體內,瘋狂的肆虐。已經錘鍊的極為強韌的內臟根本不堪一擊,幾乎被攪碎。

劉道烈整個人倒飛出去的瞬間,他心中滿是絕望,悔恨從內心的最深處湧起。

恨恨恨!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只覺得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輕飄飄的猶如柳絮一樣飄出,然後落在地上,鮮血灑下,斑斑點點。

「你視我等我豬狗,我今日便屠你如狗1葉雲一擊殺飛劉道烈,寒煞的目光頓時落在劉玉的身上。

「葉師兄,快走1沈默在後方急切的尖叫起來:「你現在跑還有機會,宗律殿的師叔師伯來了之後會先將他們兩個送去療傷,如果殺了他們,那麼他們便會第一時間追殺你1

沈默小小年紀,在這一刻居然看起來處變不驚,頗有應變。

然而葉雲只是搖頭笑了笑。

天劍宗是何等的存在,宗律殿的弟子又是何等的存在,沈默是新入門的雜役弟子還不明白,但他卻是清楚得很。

就算他此刻的實力提升數倍,也根本不可能逃得走。

「沈默,你要活得長一些。」

葉雲轉身,看著奔跑上來似是想要拉住他的沈默一眼,然後伸手一拳轟出。

一聲悶響爆開,沈默被他一拳擊昏,飛出數米開外。

「劉玉,你也逃不掉。」

此時是真正的生死交界之時,一朝不顧自己的生死,葉雲只覺得通體順心,說不出的舒暢,體內黑白兩色光華又是一閃而過。

一股莫名的氣機籠罩住劉玉。

劉玉好像驟然被一頭洪荒巨獸吞入了口中一般,身體不自覺的冷僵起來。

滾滾的冷汗從他的肌膚中沁出,一時間他竟然有無法動作之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