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衝天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2-26 06:33  |  字數:3550字

葉雲難以置信的看著四周,妖獸谷依舊被黑色的迷霧籠罩,但是他發現自己居然不用依靠微光訣便能夠看清楚四周一切,那黑色的迷霧雖然在視線中出現,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直接被他的目光穿透。去眼快

雌性冰魄雪蛇幾乎被撕成兩半,落在一旁,而那條幾乎帶走葉雲性命的雄蛇居然渾身僵直,掉落在一旁,生機全無。

「這是怎麼回事?」

葉雲感受著眼力的改變,方圓百米內猶如被陽光照射,纖毫畢現,他的身上也沒有了任何傷痕,體內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氣機在流轉。

他右手輕輕一拍,整個身體居然直射而去,躍起有數丈之高,身體變得輕盈無比,風聲灌入耳中,居然聽到了千米外傳來的蟲兒低鳴。

葉雲不可思議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然後眉頭一挑,朝著身旁的一棵古樹轟擊過去。

轟!

一聲巨響,那棵三人合抱粗的古樹居然被一拳打出個碩大的窟窿。

難以置信的靈力在體內奔涌,這絕對不是煉體三重洗髓境應該有的靈力,起碼超過十倍的增長。

葉雲愣在當場,緊接著,他猛地轉身,雙腳蹬地,整個人急射而起,然後又是一聲巨響傳來,右側的一棵大樹被他直接轟成兩段。

「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雲獃獃的站在妖獸谷第二層的草地上,死死的盯著雙拳,眼中依舊布滿了難以置信。

「境界依舊是煉體三重洗髓境,但是實力提升十倍都不止。我現在的靈力,估計能夠和煉體五重內息境的高手通過內呼吸將靈力壓縮之後的爆發力相比,真是難以置信。」

葉雲仔細的回憶著發生的一切,他清楚的記得受到兩條冰魄雪蛇的攻擊,在和雌蛇同歸於盡的時候,一道黑白的光影從天而降,似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便是一幅模糊的景象,現在居然一點都記不起來。

「難道是這道黑白光華改變了我的體質?」葉雲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體內的變化,然而除了感受到體內蓬勃的靈力之外,卻感覺不到其它的異樣。

「難道是老天都感受到了我的不甘,天賜神跡,讓我來改變我的人生?」

葉雲目光穿透迷霧,越過數十丈高的古樹,似乎想要看透天穹。

......

外院山門的廣場,劉道烈冷笑著戰立在一群少年之前。

「我的話你們聽明白沒有?進入我雜役外院的新人,每個月的修鍊靈石需上交七成,六個月後表現不錯就只需要上繳五成,一年後令人滿意就只需交兩成。若是覺得這規矩不行,那便可以調到靈獸塔去。」

「是,聽到了!」這些新入門的少年被劉道烈的威勢一壓,別說是憤怒了,大多都是害怕得渾身都輕顫起來。

「嗯,很好。孺子可教!」劉道烈滿足的點了點頭。

人群中,一名身材瘦弱的少年抬起頭看了一眼劉道烈,眼中滿是怒意。

「咦,你叫沈默是么?有意見?」劉道烈收斂笑意,冷冷的看著這名少年。

「剋扣修鍊靈石,這在門中是大忌。」瘦弱少年沈默咬牙忍著痛楚,冷冷的說。

「大忌?那你自可找上面的師叔師伯評評理。」劉道烈大笑起來,往後擺了擺手,「新入門弟子便衝撞師叔,先去靈獸塔反省數月再說吧。」

他身後兩名面色冷漠的弟子朝著沈默走去。

一旁圍觀的雜役弟子都面露不忍,靈獸塔是什麼地方?以雜役弟子的實力前往,都是十死無生,更何況這種基礎心法還不知道修會了沒有的新入門弟子。

沈默瘦俏的肩膀微微的顫抖,臉色雪白,但是他眼中卻滿是倔強,連一句乞求的話都不說。

「劉道烈,你真以為一直能夠這樣為所欲為么?」

就在此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從後方不遠處傳來。

「恩?」劉道烈一怔,轉頭看去,眼睛裡瞬時充滿了寒光:「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逃匿三天,連天燭峰的集葯都誤了,居然還敢出現,來了正好一起送至靈獸塔!」

三天?我失蹤了三天?黑白之光的洗禮居然讓自己足足昏迷了三天?

葉雲一步步的走過來,那道黑白光影不但改變了他的體質,而且那兩道身影面對無邊無際的金色潮水般的金甲神兵時散發出來的那種無所畏懼的氣息,也徹底改變了他的心境,讓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再也不願意畏首畏尾,低聲下氣。即便是死,也要戰出一番天地!

那兩名劉道烈的弟子頓時不顧沈默,朝著葉雲惡狠狠的掠來。

葉雲冷冷一笑,體內靈力奔涌如潮。

轟轟!

兩聲悶響,兩道身影倒飛而出,重重的落地,廣場上濺開一片血跡。

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誰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些年來,劉道烈仗著自身修為和門內一些前輩的關係,隻手遮天,誰敢這樣公開違抗?

更何況周圍不少雜役弟子對葉雲的修為也十分了解,在此之前,葉雲根本不可能是這兩人之中任何一人的對手,更不用說一個照面就將兩人擊飛出去!

劉道烈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這種力量,甚至讓他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葉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轉頭望向沈墨,道:「你沒事吧?」

「沒事,謝謝你。」沈默搖搖頭,看起來有些羞澀,渾然沒有剛才怒目面對劉道烈的氣勢。

「沒事就好,你先避開一邊,有些舊賬,我要和這劉道烈好好算算了。」葉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