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百三十一章 高調亮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弟子一怔,他倒是沒想到葉雲會如此說話,不由得眉頭皺了皺,道:「請出示令牌。」 四周圍觀人群立刻議論聲四起。 「你們說這小子有沒有令牌?我覺得他沒有,可能真的是來搗亂的。」 「沒...

?

丹鼎宗乃是大秦帝國最大的宗門之一。雖然宗內高手並不以修為見長,據說千年來也僅僅出過兩名聖人,後來便不知所蹤。但是他們卻有一手丹道絕學,以丹入道,不但能夠與修為高出他們的強者抗衡,並且因為掌控了丹道的修鍊之法,也得到許多強者和大宗門的結盟。

丹鼎宗在大秦帝國京都的店鋪掛著丹鼎宗的牌子,坊間大部分都稱之為丹鼎樓,而拍賣會便在丹鼎樓的後面的一座佔地約莫數千平的大殿中展開。

丹鼎宗的拍賣與其他勢力有些不同,像商會、城主府主持等等的拍賣都允許匿名參加,也就是說即便你拍到了寶物也無人知曉,這也算保護買主,畢竟拍賣的都是修行寶物,每一件都珍貴之極。在京都城內或許那些覬覦之徒不敢動手,但是一旦你離開京都,那麼就說不好了。

可是丹鼎宗卻不同,所有參加拍賣的修士都不允許匿名,雖然他們也不會公開這些買主的身份,卻會讓大家齊聚一堂,其中並沒有任何包廂隔斷來將眾人分開,只有位置前後或是中央與兩旁的區別。

但是,即便如此,每一次丹鼎宗的拍賣會都有無數人想要報名參加,可以說是趨之如騖。只是絕大部分的修士都囊中羞澀,根本過不了靈石審核這關,因此每一位能夠參加拍賣會的修士,幾乎都是世家子弟,或是大宗門的精銳,當然也有一些散修,自然都是修為高絕之輩。

丹鼎樓的門口有一群丹鼎宗弟子專門負責接待,外面原本有數十丈寬的街道上擠滿了人群,若不是有京都治安司的警衛隊維護秩序,只怕門口真的會水泄不通。

丹鼎樓的門口,人頭攢動,議論聲更是此起彼伏。

在丹鼎樓大門中央,一條白玉鋪就的晶瑩白路長達十丈,晶瑩白玉鋪就的小道兩旁,數十名丹鼎宗弟子整齊的站著,每一人都是築基境巔峰的修為。他們臉上沒有絲毫的笑容,也沒有任何的情緒,只有冰冷,深入骨髓的寒冷。

玉道的盡頭,站著兩名金丹境的弟子,只有出示令牌的修士才能夠踏上玉道,進入丹鼎樓。

人潮湧動中,一個個修士走出來,取出令牌,通過檢驗踏上玉道。

「你們看,那是天一門的長老鳩山望,金丹境三重的實力。據說這次天一門對丹鼎宗拍賣會的某件寶物志在必得。」

「天一門算不上大宗門,只是在京都附近比較有名罷了,聽說青雲宗也派出宗內長老前來,好像要拍一株神葯。」

「什麼天一門青雲宗,都是小門小派,這次應該都是來充數的,他們能拍得起什麼好東西?我告訴你們,我大舅子家小姨媽的三兒子的兄弟的遠方表哥乃是神秀宮的弟子,這次……」

「這次什麼?神秀宮也要參加?」

「回答準確,想不到你小子腦子不笨埃這次神秀宮要在京都挑選弟子,便趁機也參加一下拍賣會,說不定會有所得。畢竟丹鼎宗這次的拍賣會乃是三年一次的級別,過往每次都會有驚世之寶出現。」

「神秀宮也要參加?那還有其他宗門什麼事?隨便出手便就全買下來了埃」

「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誰會吃飽了沒事幹把有用沒有的都拍下來?你以為極品靈石是蘿蔔白菜埃」

「就是,神秀宮乃是大秦帝國數一數二的宗門,又怎麼會隨意出手呢?宮內什麼寶物沒有?如果能夠引得他們都看眼的寶物,你覺得會很多?」

「還是幾位大哥見多受見識淺薄,讓大家見笑了。」

「無妨無妨,誰都是這麼過來的。」

葉雲和老成也來到丹鼎樓的門口,頓時被密密麻麻的人群給嚇了一跳。特別是葉雲,怎麼都想不到區區一場拍賣會居然會有如此多的人在這裡圍觀,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老成倒是察覺到了葉雲的驚訝,笑著道:「丹鼎宗這次的拍賣會乃是三年一次,可謂是一場盛會,我現在還沒有辦法與你解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這裡圍觀,等你去之後,看到那些拍品就知道為什麼了。」

葉雲笑笑,他來自晉國,要說見識的確要差一些,不過對於寶物的認知,卻不一定會太差,因為眾生轉魂塔中有一個活了或許數千年的老傢伙存在。

兩人繞過前方人群,從治安警衛隊開闢的入口緩緩走入。

「站住,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

葉雲剛剛走過去,便聽到一聲喝斥。他抬頭一看,卻是警衛隊的兩名衛士將他們攔下,一臉的懷疑。

「警衛隊的也可以攔住我們?」葉雲沒有搭理他,只是轉頭看著老成問道。

老成沒有回答,走上一步,面色冰冷:「我記得你們的職責乃是維護秩序,什麼時候變成丹鼎宗弟子了?居然還敢攔住我們。」

兩名警衛一怔,面面相覷。原本他們覺得眼前兩人從來沒有見過,修為也只是築基境初期和中期,而且衣衫也並不華麗,也沒有上位者的氣度,便順手攔了一下。

但是,老成的話音冰冷如刀,隱隱有殺意涌動。

「我們雖然不是丹鼎宗的弟子,卻也有職責維護京都大街的治安,我懷疑你們兩人心存不軌,想來搗亂。」其中一名警衛面上泛起一層怒氣,京都治安司的名頭可是響噹噹的,怎麼容得眼前這兩個看起來完全不起眼的修士如此說話。

「我們乃是參加拍賣會的修士,你們兩個讓開吧。」葉雲眉頭微皺,緩緩說道。

「哈哈,你們兩個窮酸樣也能夠參加拍賣會的話,那我們兄弟豈不是可以成為丹鼎宗的精銳弟子?小張,你說是也不是。」

「沒錯,真是笑死我了。胡哥你想想,剛才進去的那數十位那一個不是衣衫華麗的大宗弟子,或是名揚四海的前輩高人?你們兩個什麼鳥樣,居然敢大言不慚的說是來參加拍賣會。」

「小張你說的不錯,若是你們兩個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便將貴賓令牌取出來給我們兄弟瞧瞧,若是取不出來今日便將你們帶回治安司,好好審問。」

老成怒不可遏,想當年京都不認識的老成的有幾人?只是十數年沒有回來,居然兩個區區京都街道負責治安的警衛都敢與他如此說話,簡直氣死他了。但是他又不敢怎樣,畢竟這是在京都,可不是在亂石城。

「公子,將令牌給他們瞧瞧。」老成氣呼呼地說道。

「沒錯,快快取出來,否則便要你們好看。」小張人如其名,囂張之極。

葉雲眉頭微皺,面色徹底陰冷了下來:「不知死活的傢伙,你們有什麼資格看令牌?」

話音落下,葉雲右手輕輕一揮,便看到兩道掌影分別打向兩名警衛。

啪啪!

兩聲脆響,只看到兩人倒飛出去,鮮血從口中噴射而出,直接被擊飛數丈有餘,落在人群當中,壓的幾個躲閃不及的修士哇哇直叫。

「什麼人敢在京都大街鬧事?」

「誰敢在我丹鼎宗門口出手?」

頃刻間,兩道呼喝聲同時響起。緊接著便看到一名身穿甲胄的警衛小頭目走了過來,修為居然也已經達到了築基境六重。而另一邊則是站在晶瑩玉道兩旁的丹鼎宗弟子,怒目而視。

老成呆了呆,他沒想到葉雲居然直接出手,將兩個蠢貨給擊飛了出去,雖然他也很想這麼做,但是在京都大街,卻不敢動手。

「公子,這裡是京都,可不是亂石城,忍一下。」老成急忙低聲說道。

葉雲看了他一眼,道:「兩個不知死活的蠢貨罷了,無妨。」說著他走上一步,冷冷掃過那名身穿甲胄的警衛隊長,緩緩走去。

「你給我站祝」警衛隊長沒想到葉雲竟然絲毫不將他放在眼中,不由得大怒。

「怎麼?你也想吃我一掌?」葉雲冷冷說道,一股磅威勢從身上散發出來,殺意居然彷彿凝成實質。

警衛隊長一怔,沒來由的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明明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卻沒有能夠說出來。

四周,所有人幾乎都驚呆了,原本此起彼伏的聲音瞬間消失,安靜了下來。誰都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在今天這種場合出手,並且一出手便是將兩名治安司的警衛給擊飛。

這小子到底是誰?真是囂張到了極點。

老成目瞪口呆地看著葉雲,看著他緩緩走過警衛隊長,走到晶瑩玉道之前,他這才醒悟過來,急忙跟上。

玉道前面站著兩名金丹境的弟子,他們目光落在葉雲的身上,倒是沒有出現懷疑的神情。

「你們是來參加拍賣會的?可有令牌?」其中一名金丹境弟子問道。

葉雲冷冷看著他,不答反問:「你們覺得我沒令牌的話,會走過來嗎?」

金丹境弟子一怔,他倒是沒想到葉雲會如此說話,不由得眉頭皺了皺,道:「請出示令牌。」

四周圍觀人群立刻議論聲四起。

「你們說這小子有沒有令牌?我覺得他沒有,可能真的是來搗亂的。」

「沒錯,肯定是來搗亂的,你看他們穿的什麼玩意,修為也只是築基境初期,以前也沒見過,怎麼可能有拍賣會的令牌。」

「不對,如果沒有令牌的話,怎麼敢在丹鼎宗的門口鬧事?他們不想活了?」

「對啊,肯定不會。他們應該有一枚最低級的令牌吧,不過最低級的令牌也需要有一千枚極品靈石啊,我要是有一千枚極品靈石,早就突破到築基境三重了。」

「人與人是不能比的,比起來要氣死的。我看這位公子面貌不凡,有龍虎之相,肯定是京都之外遠處的地方來的世家弟子。」

「管他哪裡來的,反正沒有令牌就會有大麻煩,憑什麼這小子有令牌我們沒有?希望他沒有,那就有好戲看了。」

人群議論紛紛,都看著葉雲。

葉雲面色冰冷,右掌輕輕一翻,便看到一枚黑色令牌躺在掌心,說不出的刺眼。

兩位金丹境弟子一怔,不由得愣住了,急忙行禮。

「剛才多有得罪,還請兩位貴賓包涵,請。」

兩人頓時分開讓出道來,神情中有一絲驚訝和敬畏。

四周一片寂靜,誰都沒有想到,葉雲非但有令牌,居然還是極為尊貴的黑色令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