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百二十四章 帝國邊城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說講了已經足足五年。 葉雲在這裡聽了五日,幾乎聽到許多有關仙劍宗的昔日之事,他真是沒想到當年的仙劍宗居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整個大秦帝國數十宗門派出無數高手,想要聯手剿滅仙劍宗卻沒有辦到,反而被...

?

大秦帝國,位於晉國西方,不知數百萬里之遙。

帝國疆土延綿,版圖數十萬里,自五千年前立國以來,皇室幾乎將所有宗門都招安,為己所用。在大秦帝國,沒有任何勢力能夠與皇族抗衡。

但是,千年之前,一個名叫仙劍宗的勢力突然崛起,在短短不到百年的時間內挑戰各大門派,從未失手。

仙劍宗越發勢大,卻又拒絕皇族招安,引起大秦帝國皇族不滿,讓各大宗門聯手,並且派出超越元嬰境的聖人出手,將仙劍宗擊潰,徹底覆滅,只剩下一些見風使舵之徒,歸於皇族,改名天劍宗。

葉雲半個月前通過傳送陣來到大秦帝國,他只是略微打聽,便知道當初段廣晨所言不虛。

「相傳仙劍宗當年實力強大,勢力浩瀚,宗內高手如雲,不是金丹境的修為都不能夠成為普通內門弟子,而那些精英弟子更必須是元嬰境的修為,至於高層長老、宗主等人,更是超越元嬰境的聖人修為。」

「老成,你又吹牛了吧。放眼我大秦帝國,聖人才有多少位?你居然說區區一個仙劍宗竟然會有聖人的存在,還不在少數,如何能信?」

「就是,老成你不要欺負我讀書少就騙我,你雖然是說故事,卻也要合理合情,否則就退錢。」

「沒錯沒錯,超越元嬰境的聖人何等尊崇,又不是蘿蔔白菜,到處都是,老成你胡言亂語,退錢。」

「老成這小子肯定酒喝多了,每次喝多就胡說一氣。」

大秦帝國一座小城中的一間酒樓,中央圍著一個數丈高的木台,一名約莫四五十歲,尖嘴猴腮,留著山羊鬍的老者安坐其上,右手持摺扇,左手握著酒葫蘆,面色酡紅,侃侃而談。

台下,一群人紛紛起鬨,嬉笑怒罵,姿態各異。

「你們還別不信,我老成雖然偶爾會吹牛,但是這次說的卻是千真萬確。你們想一想,我大秦帝國各大宗門的宗主啊長老啊,精英弟子啊,都是什麼樣的修為?」老成翹著二郎腿坐在木台上,摺扇輕搖,沒有絲毫的儒雅,只有猥瑣之意。

「廢話,這誰不知道?縹緲宗的內門長老都是元嬰境的老祖,據說宗主大人已經達到元嬰境巔峰,乃是最有希望突破成聖人的高手。」

「丹鼎門的門主也是元嬰境巔峰,據說修為比縹緲宗宗主只差半籌。」

「落星門也不差,據說修為最強的也是元嬰境七重,距離巔峰只是半步之遙。」

「沒錯,各大宗門的實力都差不多,元嬰境後期的比比皆是。」

老成眯著眼,又灌了一口酒,道:「那麼為何數十宗門高手雲集,聯合圍剿仙劍宗卻被打的稀里嘩啦,差點宗毀人亡?如果仙劍宗沒有聖人境界的強者,他們能贏嗎?」

一時間,台下全部沉默無語,無言以對。

「所以說,仙劍宗當年最強的高手乃是聖人,而且還不是一位。」老成得意洋洋地喝了口酒,接著道:「你們知道最後皇族出手,派出的是誰嗎?」

「誰?聽說是兩人,一對情侶。」

「不對,我聽說是三名聖人,一舉將仙劍宗擊潰。」

台下頓時議論紛紛,大聲爭辯。

老成摺扇輕搖,道:「你們當中有人說的沒錯,便是一對情侶,而且年紀不過三十左右,修為高絕,乃是聖人之境。」

「怎麼可能?三十多歲的聖人,這在遠古時期都沒有聽說過,老成你就是這點不好,為了賺點靈石就死吹活吹。」

「就是,放眼千年,那一名聖人的年紀在百歲以下?三十多歲的聖人,老成你吹牛不打草稿埃」

老成冷笑一聲,道:「你們一幫井底之蛙知道個屁,這兩名聖人可不是大秦帝國皇室中人,乃是來自上面。」

說著,他一臉肅然,將手中酒葫蘆放下,指了指上方。

頃刻間,所有人都不出聲了,一臉驚駭,卻再也沒有說半句廢話,全部低頭吃食,或是結賬離開。

老成摸了摸山羊鬍須,將酒葫蘆拿起,混濁的老眼中精芒一閃而過。

葉雲倚窗而坐,聽的津津有味。這半個月來他打聽了一下,這個老成便是這座亂石城的說書人,他最喜歡講的便是仙劍宗的故事,據說講了已經足足五年。

葉雲在這裡聽了五日,幾乎聽到許多有關仙劍宗的昔日之事,他真是沒想到當年的仙劍宗居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整個大秦帝國數十宗門派出無數高手,想要聯手剿滅仙劍宗卻沒有辦到,反而被殺的精銳大減,元氣大傷。

只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每當這個說書老成講到那兩名青年聖人來自上面的時候,所有的故事就在這裡戛然而止,再也沒有人會多問半句,真是奇怪之極。

葉雲聽了幾日,每次都這樣,心中的好奇越發濃烈,他終於有些忍不住,抬手招了招。

酒樓夥計快步走到他的身前,一臉的恭敬。

「小崔,讓老成來陪我喝杯酒。」葉雲很隨意的將一枚上品靈石丟給了夥計。

名叫小崔的夥計笑容滿面,收起靈石然後轉身朝著台上的老成招了招手:「老成你下來,這邊有位客官想要請你喝杯好酒。」

木台上,老成翹著二郎腿眯著眼嘴裡哼哼著,聽到這話猛地跳了起來,大聲道:「好酒?確定是好酒?我老成可是有身份的人,一般的酒可不喝埃」

葉雲眼睛微眯,笑道:「小崔,將你們店內最好的酒給我搬上來,我不怕老成不喝,就怕他喝醉。」

沒等小崔說話,老成從數丈高的木台上一躍而下,拉開椅子坐下:「這位小兄弟,我一看你便是來自豪門大家,日後必定不是池中之物,今日有幸結識我老成,可是你的幸運埃」

葉雲笑笑道:「我也是如此認為,真是幸會。」

「好說好說,我老成與人喝酒也是講究給眼緣,看不上的人,便是給再好的酒我都不屑喝他一滴,說半句話。小兄弟你不錯,合我眼緣,今日定要不醉不歸,痛飲放休。」老成哈哈大笑。

葉雲笑道:「那是自然,老成你要是謙虛客氣,我反而瞧不起你。」

老成得意之極,哈哈大笑。

葉雲心中微笑,低聲輕喚:「老祖,可否醒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