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六章 解救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6-06-17 17:58  |  字數:3416字

段廣晨怎麼都想不到,華韻居然會在最關鍵的時候施展秘法逃出去,並且是利用他與葉雲正面作戰的頃刻,只有這一瞬間他才有機會逃離,否則如果葉雲將段廣晨擊潰再走的話,或許會走不掉。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華韻千年前便已經是金丹境的強者,老謀深算,狡猾如狐。原本兩人聯手,消耗壽元之力全力一擊的話,葉雲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但是他不敢,也不想賭,因為華韻他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絕對不想再死一次。所以,在最關鍵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機,他選擇了逃走。

段廣晨怒氣攻心,這大半年華韻找到他,並且傳授了許多秘法和有關凝鍊金丹的經驗,他早就將華韻當成亦師亦友的兄弟,雖然他貴為一國之主,不過晉國這種級別的權勢相比金丹境來說,還是差得很遠,段廣晨原本就像只要等到他凝成金丹,便做攝政王,退居幕後,全心修鍊。

可是,這一刻,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所有的想法都消散了。華韻身受重傷,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別說是葉雲,就算是一名普通鍊氣境的弟子,也能夠輕易取他性命。

葉雲神識掃過方圓數百丈,已經完全沒有了華韻的氣息,此人老奸巨猾,早就逃之夭夭。

葉雲緩緩走到段廣晨身前,看著渾身是血的他,冷冷問道:「段辰風在哪裡?你還有最後不死的機會。」

段廣晨勉力睜開眼,看著葉雲半晌,苦笑一聲,道:「罷了罷了,我帶你去。」

葉雲伸手一抓將段廣晨擒在手中,一道真氣注入他的體內,暫時遏制住段廣晨的傷勢。

段廣晨深吸口氣,淡淡道:「你放我下來,此刻身受重傷,我也走不了。身為一國之君,當有的儀態不能失。」

葉雲眉頭微挑,忽然笑了笑,將段廣晨放了下來。段廣晨報以微笑,抬手取出一枚火紅色的丹藥服下,體內真氣似乎充盈了一些。

段廣晨不緊不慢的取出一套衣衫,微微用力,身上已經破爛不堪滿是鮮血的龍袍頓時崩碎,散落一地,他緩緩換好衣衫,將嘴角的鮮血抹去。

「走吧!」段廣晨語聲淡淡,卻有一股威嚴蘊涵其中,便是已經身受重傷,多年來養成的王者威嚴依舊還在。

葉雲不禁有些好笑,剛才一戰,段廣晨似乎急不可耐,根本沒有半點一國之君的儀態和氣度,此刻身受重傷,命在旦夕卻反而有了王者威嚴,真是諷刺。

段廣晨緩緩走去,朝著王宮御花園前行,一路上遇到太監宮女都悉數下跪,渾身瑟瑟發抖,想必已經知道剛才的大戰,聖上已經戰敗,整個晉國或許都會改頭換面,到時候這些宮女太監,或許都要陪葬。

穿過御花園,一條羊腸小道在繽紛花海中蜿蜒向前,小道的盡頭乃是一座漆黑的石屋,透出一股陰冷的感覺。

「段辰風便在裡面,我去將他帶出來。」段廣晨看著漆黑石屋,轉頭淡淡說道。

「不用,我們一起去便是。」葉雲不信他,疑是有詐,怎麼可能讓他獨自一人進入石屋。

「也好,那就一起吧。」段廣晨一臉的淡定從容。

漆黑石屋並沒有特別之處,只是越是靠近便越讓人有一種陰冷的錯覺。

石室外並沒有門,應該是用某種特殊的陣法將大門隱藏。

果不其然,段廣晨伸手輕輕地按了幾下,一扇石門憑空出現,然後發出隆隆的聲音,緩緩打開。

漆黑石室內,柔和的白光從頭頂揮灑下來,居然是懸掛了幾顆夜明珠,石室內靈氣充盈,扑打在面上有潮濕的感覺,靈氣居然要液化了一般。如此渾厚濃郁的靈氣,也不知道耗費了多少靈石和其他天才地寶。

柔和的明珠光華之下,一名青年盤膝而坐,面色慘白,渾身瑟瑟發抖,一道道靈氣從他的頭頂溢出,融入漆黑小屋內的靈氣海洋當中。

「段師兄!」葉雲大喝一聲,頃刻間滿臉怒容。

他怎麼都想不到,段辰風非但被華韻和段廣晨奪取金丹之力,並且還利用秘法和禁制控制了他身體,抽取體內的靈氣。這是要將段辰風徹底的榨乾,將所有的靈氣都給段廣晨和華韻來修鍊。

葉雲身形一閃而過,落在段辰風的身旁,一股柔和靈氣將他籠罩,然後扶起身來。接著又是一閃,帶著段辰風落在石屋之外。

「段廣晨,你該死。」葉雲語聲冰冷如刀,殺意縱橫。

「修行者,乃是逆天而行,為了修鍊可以不擇手段,今日我技不如人,自然該死,沒什麼好說的。」段廣晨淡淡說道。

葉雲一怔,原本要喝罵的話便再也說不出來。段廣晨的話其實也沒有錯,逆天修行,改天換命本就是不擇手段的方法,修行者,不是死在衝擊更高境界的過程中,便是死在戰鬥中。今日段廣晨被葉雲擊潰,又如此對待段辰風,自然是必死的結局。

「段師兄體內的金丹之力已經被你們盡數抽取了嗎?」葉雲冷聲問道。

「金丹之力要是如此好抽取的話,你早就死在我和華韻老賊的聯手合擊之下。不過此刻段辰風體內真氣已經抽取一空,金丹之力會自動化為真氣補充,原本還需要兩天便能夠讓他體內的金丹之力盡數化為靈氣。這大半個月來我和華韻也一直在吸收這股靈氣,只要吸收到足夠的分量,衝擊金丹境便易如反掌,想不到被你給破壞了,真是天意。」段廣晨聳聳肩,話語中有些無奈。

葉雲冷哼一手,掌心貼在段辰風的背心,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