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四百零八章 拒絕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重甚至六重的力量。但是這在段贇沙他們看來,只是提前透支潛力,消耗壽元之力。這種方法可一不可再,斷然不會再次出現。 既然如此,一個沒落的天劍宗弟子,竟然敢在王宮內大呼小叫,簡直是不知死活。...

?

語聲朗朗,猶如雷鳴。

段辰風何在!

音波蕩漾開來,迅速在王宮內擴散。

「什麼人敢大呼小叫,直喚皇子名諱,該死。」

刷刷刷!

只是眨眼的功夫,禁衛軍出現,足足四五百人將葉雲團團圍住,率領禁衛軍的乃是一名青年男子,看起來並不比葉雲大上幾歲。

禁衛軍隊長目光落在葉雲身上,猛然間一滯,身形有些微微發抖。

「葉……葉雲?」

葉雲抬眼望去,眉頭微挑:「你認識我?」

「見過大人。」禁衛軍隊長行了一禮,接著道:「當日有幸在天劍宗見過大人一面,大人英姿深印腦海。」

「哦,原來你跟著兩位王爺前往我天劍宗過,能夠參加的都是每個宗門的精英,你也算不凡了。」葉雲點點頭,道:「我段辰風段師兄呢?」

禁衛軍隊長道:「陛下與各位皇子商談要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不知道大人找皇子有什麼要緊之事。」

葉雲看了他一眼,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只是你應該做不了主,我先隨便逛逛,等段辰風出來,讓他來見我吧。」

禁衛軍隊長有些遲疑,王宮乃是禁地,今日輪到他當值,若是就這樣讓葉雲在宮內閑逛,日後追究起來,他如何承擔得了。

「大人……」

葉雲冷眼望去,眉頭微挑:「怎麼?你想限制我的行動?」

頃刻間,浩瀚威壓如滔天巨浪洶湧而去,將方圓百丈覆蓋其中,數百名禁衛軍瑟瑟發抖,不敢做聲。

葉雲從來都不是那種咄咄逼人的人,但是天劍宗的滅亡說起來多少與晉國有一些干係。最起碼,梅硯生從大秦帝國而來,應該便是通過晉國的傳送陣,否則的話,以梅硯生的性格,又怎麼可能會趕這數十萬里的路前來。

雖然說梅硯生是與杜家聯手,想要從天劍宗中撈一些好處,但晉國王室不也是如此,甚至動用了數萬強軍,想要逼迫天劍宗交出修鍊資源。

究其原因,天劍宗有今日的下場,與杜家和晉國王室有很大的干係。此刻葉雲修為達到築基境,真正實力相當於築基境後期,放眼整個晉國,已經難有抗手,因為晉國最強的那批高手,幾乎盡數隕落在天劍宗之戰。

「不敢,只是今日乃是卑職當值,大人若是隨意行動,不小心觸犯宮內法規,卑職不知道如何辦才好,還請大人不要為難我。」禁衛軍隊長遲疑了一下,行了一禮。

葉雲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也罷,你去將段辰風給我叫出來,我在此候著便是。」

禁衛軍隊長面露難色,他什麼身份,怎麼敢打擾王室最高層的會議?

就在他兩難之際,一道聲音從後方宮內傳來。

「葉雲?天劍宗的葉雲?小小年紀不知道天高地厚,天劍宗或許是因為都是你們這些不知進退,不分尊卑的弟子存在,才有今日之恥。」

只看到兩個身影從後方大殿中走來,赫然便是段贇沙和段宏呈兩位王爺。

兩人都是築基境五重的修為,面對葉雲倒是不怕。更何況當日在天劍宗他們也見識過葉雲的修為,雖說鍊氣境能夠抗衡築基境初期,也算是驚才絕艷。但是,與他們兩人的修為差距,還是有些遙遠。

當日葉雲不知道服用了什麼藥物,拚死一搏的話竟然有可以硬抗築基境五重甚至六重的力量。但是這在段贇沙他們看來,只是提前透支潛力,消耗壽元之力。這種方法可一不可再,斷然不會再次出現。

既然如此,一個沒落的天劍宗弟子,竟然敢在王宮內大呼小叫,簡直是不知死活。

「哦,是你們兩個蠢貨?看來天劍宗一戰還沒有讓你們嚇破膽,倒是不錯呢。」葉雲針鋒相對,言語中帶著一絲狠辣。

「找死1段宏呈一怔,大怒不已。他身為晉國親王,何曾被人如此嘲諷譏笑?天劍宗一戰他們兩個從趾高氣揚到不敢作聲,最後灰溜溜地走了,這是他們不願被人提及的恥辱。

雖然當時帝國老祖身死靈消,金丹耗荊在那一刻兩人似乎有些明悟,有些悔意,不過等回到晉國,幾個月的生活下來,又恢復了先前的心態,高高在上,俯瞰眾生。

此刻葉雲竟然敢嘲諷他們,勃然大怒。

「你來找段辰風,到底有何事?」段贇沙相對要冷靜一些,他凝神望去,不由得面上露出一絲驚色,葉雲的修為居然達到了築基境,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當日我段師兄被送出千里,你們早有安排將他接回王城,我與他兄弟一場,自當關心,看看你們有沒有欺負他。」葉雲負手而立,笑著說道。

「辰風乃是我晉國皇子,身份尊崇,雖說你們當日乃是師兄弟,不過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後沒有什麼要事,不用再見。」段贇沙淡淡說道。

葉雲眉頭微挑,段辰風得到段炎的金丹傳承,修為定當一日千里,必然會成為晉國的中流砥柱,日後便是突破到金丹境也是指日可待。

不過,這次前來想要見他一面,卻發現王城劇變,並且這些傢伙再三推諉。葉雲之前就有些意外,感覺到了什麼,剛入宮門便施展真氣大聲呼喝,音傳百里,便是整個王城想必都能夠聽到。

但是,即便如此,段辰風也沒有露面,反而是禁衛軍將他圍住,段贇沙和段宏呈兩位親王截住了他的去路,這其中定然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發生。

「既然如此,那也罷了。」葉雲眼睛微眯,繼續道:「今日前來王城還有一事,便是要借傳送陣一用,前往大秦帝國。」

段贇沙兩人一怔,面面相覷,隨即冷冷道:「傳送陣?誰說我宮內有傳送陣可以前往大秦帝國的?這是謠傳,沒有的事。大秦帝國距此數十萬里,其中又隔著大漠荒海,遙遠之極。即便有傳送陣也沒有那麼多靈石可以進行傳送,葉雲你從哪裡聽到的消息?」

葉雲笑了笑,道:「如此說來,段辰風你們不然給我見,傳送陣不讓我用,看來我天劍宗真的是沒落了呢,一個區區晉國王族也敢與我天劍宗如此說話。」

「小子,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該說心中要清楚,禍從口出難道你不知道嗎?」段宏呈脾氣暴躁,語聲中已經充滿怒意,殺氣在他眼中閃現。

葉雲面色一冷,道:「我給你們最後的機會,速速將段師兄交出來,傳送陣的事情我們等等再聊。」

威壓洶湧,驚濤拍岸,殺意似乎變得實質一般在空中凝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