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世界 武俠修真

仙俠世界 第三百九十六章 同生共死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等葉雲有任何反應便射入他的眉心深處。 「本命符文?蘇浩你要幹什麼?」七長老大聲喝道。 這道符籙乃是蘇浩用畢生修為和對於天道法則的領悟所凝聚而成,其中有他從小修行,對於天道的領悟,也有他...

水清萱語聲輕柔,纖纖玉指輕輕一點。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頃刻間,方圓百里的靈氣瘋狂的涌動,剎那匯聚成河,滾滾而來,只是數個呼吸的功夫,所有靈氣都被吸入那纖纖玉指當中。

玉指蔥白,晶瑩剔透。

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勢憑空而起,鎖定了正要逃離的火雲聖者。

火雲聖者乃是金丹境七重巔峰的修為,見識廣博,只感到背後有一股絕殺之力鎖定了他,如果再敢往前一步,那毀天滅地的絕殺之力便會頃刻而至,以他的修為,也無法抵擋。

畢竟,那是希靈妖族最強的神通,大妖點神訣。相傳修鍊到極致,一指點出,神兵崩碎,仙人隕落,威力幾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水清萱,你可想好了?若是施展大妖點神訣,你也會死。」火雲聖者猛地轉身,盯著水清萱怒喝道。

水清萱笑了笑,道:「莫不成火雲先生到現在還沒有看出,我已經下了決死之心?今日過後,這世上便再無水清萱。當然,也不會有火雲聖者了。」

火雲聖者面色陰冷,慘白如紙,他心中隱隱有一絲後悔,為什麼要聽梅硯生的話來趟這趟渾水,在沒來之前,只是知道有一名身懷妖族血脈的少女。一名妖族少女縱然能夠施展秘法,用李代桃僵之法成就一名元嬰境。如果獻給宗門獲得的賞賜也極為豐厚。

但是,不管火雲聖者在玄元宗的地位還是他本身的修為,都足以證明他乃是天選之人,日後修行一片光明,元嬰境近在眼前,日後便是成就地仙境也不是沒有可能。

然而,現在卻因為一名妖族少女,居然要隕落在此,心中的悔意和恨意簡直如滔天巨浪,如果梅硯生還活著,定要將他撕成千百萬片。

大妖點神訣何等威力,即便水清萱沒有修鍊成功,甚至只是觸碰到了一絲,就連皮毛都還說不上。但是這門希靈妖族的鎮族神通,修鍊到極致能夠擊殺仙人,哪怕是一絲皮毛,又豈是他區區金丹境七重能夠抵擋?正如水清萱所說,今日之後,沒有她水清萱,也不會有火雲聖者在這個世間存在。

大悔,大恨!

但是無用,那蔥白玉指匯聚了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希靈妖族的無上神通凝聚在這一點上,無數靈氣最終會凝聚成針,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

「水清萱,或許我們真的可以談談,你不用死,我也不用死。」火雲聖者大聲喝道,想盡一切辦法要活命。

「談談?事已至此,還能談什麼?莫不成火雲先生以為我會相信,放你回去之後日後不會有任何報復,反而還會有無數好處等著我們?」水清萱眸子中閃過一絲譏諷,火雲聖者乃是金丹境七重巔峰的強者,面對死亡,卻還是與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分別。

螻蟻尚且貪生,此話果真不錯。

「我可以立下心誓,此戰過後絕不會報復,也不會讓旁人來找你們麻煩,我可以與蘇浩結成兄弟,同生共死。我有無數靈石,天材地寶,丹藥,靈器,還有許多神通法門,都可以一一送給你們。」火雲聖者語速極快,大聲說道。

水清萱微微一笑,道:「心誓而已,若是違背,最多也只是讓你日後在衝擊元嬰境的時候無法成功,心魔滋生,身死靈消。若是你選擇就此止步,從此沒有衝擊元嬰境的嘗試,心誓又能夠拿你有什麼辦法?你真以為我一介女流,便沒有見識?」

火雲聖者一怔,心中暗罵,心誓這種秘辛只怕絕大部分金丹境修士都不會知道其中詳情。想不到竟然被水清萱一語道破,你這一介女流若是沒有見識,那天底下的金丹境只怕絕大部分都是井底之蛙。

「那你要如何才能夠放我離開?」火雲聖者深吸口氣,語聲中帶著一絲憤怒,又帶著一絲卑微。

堂堂金丹境七重的強者,面對水清萱的蔥白玉指,非但心生畏懼,言語中居然帶著一絲卑微。

「倒也簡單,若是你就此發誓,自甘為我夫君奴役百年,若有違背,天雷降臨,身死靈消,永世不入輪迴,火雲先生你看如何?」水清萱微笑著輕聲說道。

火雲聖者一怔,滿臉憤怒,他原本慘白如紙的面孔立時變得通紅,隨即變得青紫。

「欺人太甚,你真以為這連皮毛都算不上的大妖點神訣能夠殺我?」

水清萱面色不動,淡淡道:「行與不行,你可以選擇試試。不過我也只有一招,你也只有一次機會,可要想清楚了。」

水清萱餘光掃過身側的葉雲、蘇浩等人,看到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多干擾,服用丹藥之後在調息養傷,不由得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笑什麼?」火雲聖者敏銳的捕捉到水清萱嘴角的笑意,怒喝道。

「你我死在頃刻,臨死之際,苦澀相對不如笑意迎人,火雲先生,你說是也不是?」水清萱緩緩道。

火雲聖者深吸口氣,沉吟了片刻,猛地抬起頭來,道:「奴役我百年不可能,十年,並且發誓從此之後絕對不會報復,否則便是雷劫降臨,身死靈消。」

水清萱倒是一愣,她剛才只是隨口一說,哪想到火雲聖者在思考半響之後,竟然會答應成為蘇浩的奴僕,並且是十年之久。

「既然你答應成為我夫君奴僕,我倒是做不了主了,要問問我夫君。」水清萱緩緩道。

火雲聖者目光中帶著一絲恥辱,面色尷尬地看向蘇浩。

蘇浩面容堅毅,目光冷冽,狠狠地盯著火雲聖者半晌,才重重道:「好,我便答應你,十年。」

「師尊1

「蘇浩1

「臭小子1

葉雲、燕長春和七長老同時出聲,大聲喊道。

「蘇兄,我知你意思,但是或許事實不會如你所想那般,蘇夫人這一招大妖點神訣已經不可挽回,即便今日讓火雲聖者存活下來,蘇夫人或許也不能夠活上幾日。」慕容無情的聲音響起,他轉頭看著水清萱,一字一句道:「蘇夫人,是吧1

蘇浩一怔,目光猛地落在水清萱俏臉上。

水清萱微微一笑,道:「看來還是無情對我比較了解,既然我破開封印,恢復修為,而這大妖點神訣已經催動便不可逆轉,我剛才只是拖延時間,好讓你們傷勢恢復一些,才有可能避開這大妖點神訣的強大威力。」

「什麼意思?」蘇浩只感到腦子一片恐怕,大聲喝道。

「剛才我那一劍便已經將天神峰給毀去,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身死靈消。這大妖點神訣的威力比起我那一劍要強出十倍,百倍,只怕一指點下,方圓數十里都會化為齏粉,蘇夫人只是想讓我們傷勢恢復一些,然後由她控制住火雲聖者,等我們離開之後再出手。」慕容無情將一切看透,冷冷說道。

蘇浩和葉雲不可思議地望向水清萱,卻見她微微一笑,眸光中儘是溫柔之色。

「萱兒1

「萱姨1

「娘1

蘇浩、葉雲和蘇靈大聲喊道,便要直衝而來。

水清萱衣袖輕揮,一股柔和之力將三人擋住,無法上前半步。

「無情,七師叔,宗主大人,還請你們帶著大家離開,起碼要走出五十里以上,再見了1

水清萱目光掃過眾人,語聲淡淡,卻有一絲微微的顫抖。

「不,我不走1蘇浩怒聲喝道,奮力掙扎。

七長老和慕容無情立刻出手,將他控制,事已至此,他即便不走,水清萱也活不下來。

忽然間,蘇浩猛地一掙,渾身氣勢陡然提升,眉心處一道冷芒閃爍,居然凝聚出一道符籙來。

這道符籙從他眉心一閃而過,閃爍著青芒朝著葉雲急射而去,沒等葉雲有任何反應便射入他的眉心深處。

「本命符文?蘇浩你要幹什麼?」七長老大聲喝道。

這道符籙乃是蘇浩用畢生修為和對於天道法則的領悟所凝聚而成,其中有他從小修行,對於天道的領悟,也有他修鍊的所有神通秘法,本命符文像是一本記錄著蘇浩修行之路的書,傳授給了葉雲。

這本命符文雖然可以凝鍊,但是接受之人並不一定能夠得到傳承,這需要兩者對於天道法則有著極為相同的領悟,否則的話,這道本命符文便猶如一紙空文,沒有半點用處。

只是,蘇浩凝聚本命符文傳授給葉雲,卻也是表達了他的死意。

七長老和慕容無情將他放開,此刻再將他控制已經沒有了意義。

「葉雲,好好照顧靈兒,也好好照顧吟雪。我和你師娘,一同去了。」蘇浩面帶微笑,朝著葉雲和蘇靈笑了笑,轉身一躍,飛向水清萱。

水清萱眼中閃過一絲驚慌,看到蘇浩飛躍而來,忙不迭的將他接住,攜著丈夫的手。

「你這又是何苦?」

「當日結髮,便已經許下同生共死誓言,我豈能讓你一個人去承擔這一切,自是要攜手面對。」蘇浩淡淡說道。

水清萱眼眸中的惶恐慢慢消散,柔情蜜意湧上心頭,她輕輕靠在丈夫的肩頭,語聲淡淡:「七師叔,宗主大人,你們可以走了1

水清萱目光微轉,落在火雲聖者的身上。

「火雲先生,謝謝你來見證我夫妻同生共死的誓言。」

蔥白玉指微微一點,磅威勢凝聚成束,徹底鎖定了火雲聖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