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天斬神 玄幻魔法

劈天斬神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休想

作者:江邊一閑

本章內容簡介:大將軍等重臣組成的內閣成員,有資格罷免國王陛下的『職務』,另立新君。 在場的朝臣中,有不少內閣成員,只要大家一致同意,便可昭告天下,將宇文則從國王陛下的寶座上轟下來。 當然,在此之前,...

就連王宮地下空間的結界陣法,也是陰無為後來補上,壓根就沒有一丁點的天雷炸。

這樣做,是宇文則的要求,陰無為則自信的認為,放眼整個薩特王國,估計也沒人能破解的了。

宇文則會通過派遣的方式,讓一些官員感受到結界陣法的強勢威壓,卻沒有能力解除。

如此一來,摧毀九幽城的說法,就會變成一種危機,一直壓在薩特王國官員的身上。

連九幽城的安全都不敢保證,宇文則就有了不出兵參與剿滅幽陰門的借口。

把所有的官兵全部集中在九幽城內,說得好聽點是堅守陣地,防止幽陰門捲土重來。

實際上,宇文則和陰無為各有計較,彼此心照不宣,按照原定的計劃進行下去。

軟禁白大將軍,並剝奪他的兵權,也是宇文則計劃的一部分。

等幽陰門撤離九幽城,宇文則就會通過白大將軍的『大嘴巴』,將九幽城的危機說出去。

宇文則以國王陛下的九五之尊,和朝臣們一起,冒著生命的危險,與九幽城共存亡。

只要陰無為和宇文則不把真相說出去,就沒人能知道其中的內情。

宇文則博得了愛國愛民的好名聲,一切都處在掌控之中。

天衣無縫的計劃,眼見就能順利獲得成功,宇文則做夢也不會想到,逸塵會橫空出現,打亂了原有的部署。

聽到逸塵說破解了,陰無為布置的結界陣法,宇文則差點沒嚇趴下。

但短暫的驚慌過後,宇文則開始懷疑起事情的真假來。

耐著性子跟逸塵周旋,直至將惦記峽谷之戰的逸塵打發走,宇文則才稍稍靜下心來。

經過薩特王國王宮內殿的秘密通道,宇文則悄悄潛入到王宮地下空間。

遠遠地感受著陰無為布置的結界陣法氣息,沮喪的發現,逸塵所說的完全是事實,並無半點捏造。

只不過,逸塵並未提及傳言中的天雷炸,給了宇文則實施第二部計劃的機會。

本以為,逸塵離開了王宮附近,宇文則的計劃不會被人識破。

可偏偏沒有算到,逸塵早就把宇文鋒留在了王宮地下空間。

放置天雷炸,讓簡二當家潛入尋找並拿出,都被宇文鋒看了個清楚明白。

這還不算,宇文則自以為得計,在王宮地下空間『真情流露』,發泄出內心情感,說出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居然一字不落的傳進了宇文鋒的耳中。

更可惡的是,揭露陰謀的,還是宇文則的親生兒子宇文鋒,簡直把宇文則給氣了個半死。

「既然如此,你就沒有資格繼續做薩特王國的國王陛下了。」

閣老大人聽完宇文則的話,臉色變得極為痛苦,比之前遭到簡二當家的能量衝擊更加難受。

薩特王國有過規矩,但凡是國王陛下做出了,對國家或者百姓有重大傷害的事情,就會受到主事大臣的勸退。

以閣老大人,白大將軍等重臣組成的內閣成員,有資格罷免國王陛下的『職務』,另立新君。

在場的朝臣中,有不少內閣成員,只要大家一致同意,便可昭告天下,將宇文則從國王陛下的寶座上轟下來。

當然,在此之前,所有對宇文則不利的事情,朝臣們都要分擔。

這也是簡二當家出手,受到閣老大人以性命相搏的主要原因。

薩特王國的國王陛下,要是被人斬殺,會極大的影響到王國的形象。

閣老大人雖然對宇文則恨之入骨,卻不得不阻止簡二當家的出手。

「閣老大人說得對,薩特王國不需要這樣的國王陛下。」

作為內閣成員之一的白大將軍,第一個站出來表明立常

就算宇文則沒有承認自己的所謂計劃,白大將軍也預感到了一些。

經過逸塵的分析,以及親赴峽谷戰場見到的事實,使得白大將軍對宇文則失去了最後的希望。

宇文鋒還沒有出現,白大將軍就已經在質問宇文則了。

現在真相大白,唯有迅速作出決定,對宇文則採取措施,才有可能挽救薩特王國。

否則,無論是幽陰門,還是四大王國,都有可能給薩特王國帶來滅亡的下常

「閣老大人,白大將軍,我們是另選時間,還是……」

在場的幾位內閣成員,親耳聽見宇文則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自然不再猶豫。

幽陰門尚未剷除,四大王國朝廷的詰問或許很快就要到來。

若不能儘快處理好這件事情,只怕無法阻止四大王國聯手對薩特王國的討伐。

「哈哈哈……你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群臣還在議論,就聽見宇文則氣焰囂張的大笑聲。

像是看著一幫無知的孩童一般,宇文則的目光中,浮現出鄙夷的意味。

雙手扶在木椅的把手上,宇文則態度狂妄的說道:

「只要把你們這些廢物處理掉,就沒有人知道我和陰無為的秘密了。

想要罷免我,休想1

敢於在眾目睽睽之下,『坦然』說出自己的罪行,若不是有所依仗,宇文則才沒這麼大膽呢。

王宮大殿之中,不僅有眾位朝臣,還有逸塵和簡二當家兩位戰王巔峰強者。

以宇文則的修為實力,連一位剛剛晉陞的初階戰王都對付不了。

哪裡有資格,面對如此眾多的戰王強者,除非存在外力相助。

「事已至此,反抗已是徒勞,不如束手就擒,免得大家動手。」

雖然確定了事情的結果,但閣老大人面對宇文則,多少還有些下不了手。

如果就此認命不做抗爭,或許等昭告天下以後,還能給宇文則留下一條性命。

否則,就算在場的朝臣聯手,一不小心殺了宇文則,也不會犯有罪行。

「閣老大人,在這個時候,就沒必要多說了吧……」

白大將軍乃是武將,沒有閣老大人那般溫柔。

說話的同時,便將體內的戰王強者能量釋放,鼓盪起強烈的能量漣漪,就往宇文則的頭上罩去。

控制住宇文則,其實也是留他性命的最好辦法。

不然的話,義憤填膺的朝臣們一起動手,說不定就有人不知輕重,將尚未步入到戰王強者級別的宇文則斬殺。

「白大將軍……」

見白大將軍倉促出手,宇文鋒不由得驚叫一聲。

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哪怕是犯下了萬惡不赦的罪行,宇文鋒也不願意親眼看著宇文則受苦。

只不過,宇文鋒不是內閣成員,沒有資格插手這件事。

只能在一旁糾結萬分,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嗡~~

然而,讓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白大將軍的能量漣漪,還沒觸及到宇文則的身體,就被一股更強的能量威壓化解。

宇文則雙手緊緊地按住木椅的把手,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而木椅的周圍,忽然間散發出令人窒息的能量威壓,將整個王宮大殿全部籠罩起來。

「礙…」

幾位修為實力較弱的文官,包括閣老大人在內,冷不丁的發出慘叫。

滔天般的威壓,將朝臣們死死的壓制住,越是運功抵抗的,就越是傷得更重。

就連修為達到高階戰王級別的白大將軍,也在強大的威壓面前,變成一臉痛苦的表情。

木椅中釋放出來的能量威壓,在化解了白大將軍的攻勢之後餘威不減,徑直的向白大將軍的身上洶湧而來。

「怎麼會這樣?」

身為隱世強者的簡二當家,隱約有一種危機的氣息迎面撲到。

連忙催動自身的王者之氣與之對抗,卻依然未能化解眼前的危機。

以簡二當家的目前實力,逸塵是自嘆不如,竟然也被宇文則木椅中的能量威壓,強行打壓得難受至極。

波濤洶湧的能量漣漪,從簡二當家體內宣洩而出,希望能遏制對方的攻勢。

可結果令人沮喪,簡二當家的臉龐憋得通紅,還是沒能擺脫對方的打壓。

「你們是不是以為我傻啊,沒有把握怎麼敢說出秘密?」

面對眼前的局勢,宇文則很是滿意,看起來不夠牢固的木椅,竟然發揮出如此神奇的威力。

儘管對此早有預料,但宇文則仍然被木椅的實際效果震撼了。

簡二當家是隱世強者,距離超級強者的境界,也就是一步之遙。

要不是對西元大陸的惡劣環境有所顧忌,只怕簡二當家幾年前,就會設法沖皇成功了。

如此強勁的實力,也要遭到木椅能量威壓的籠罩,宇文則在驚訝之餘,免不了要瑟一番。

「沒錯,我和陰無為之間的秘密,一旦傳了出去,就會有很多人要趕我下位。

要是連這點都想不到,我這些年的國王陛下,豈不是白做了。

你們應該知道,死人是不會泄露秘密的,就像現在,所有知道秘密的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去1

宇文則騰出一隻手,看似很隨意的,對著王宮大殿的空中晃了一晃。

轟隆陋—

先是王宮大殿的上空,閃過一道光芒,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眾人耳邊響起。

縈繞在王宮大殿外圍的結界陣法,被宇文則調動,巨大的能量震顫起來,連王宮大殿都在不斷的搖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