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天斬神 玄幻魔法

劈天斬神 第二千零一十章 早幹嘛去了

作者:江邊一閑

本章內容簡介:感覺到了么?」 「為什麼?」 陰老這次完全失去了鎮定,驚恐莫名的問道。 雖為天羅大陸的隱世強者,陰老也算是見識多廣,一般的事情根本不會幹擾到他。 但是,陰老從來就沒見過...

相反,要是拼著這次受傷,能搶到蒼木劍這樣的寶物,絕對是太值得了。

忍著胸口的劇痛,陰老繼續靠近逸塵,甚至觸碰到了蒼木劍的劍柄。

「你想要?給你1

眼見陰老抓住了蒼木劍,逸塵並未慌張。

而是順勢將蒼木劍往前一刺,任憑陰老抓住蒼木劍的手死也不肯放鬆。

噗呲——

一道寒光閃過,皇者之器蒼木劍刺進了陰老的左胸。

陰老的身體晃了一下,稍有猶豫,便緊緊地握住已經脫離了逸塵手掌的蒼木劍。

「哈哈……終於落入我手了1

陰老陰惻惻的聲音,聽起來很是人。

明明被刺中了左胸,陰老卻沒有半點痛苦,反而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你死了,要寶物何用?」逸塵也不出手爭搶蒼木劍,只是冷冷的說道。

斬殺陰老,是逸塵醞釀了好一陣子的事情。

若是直接攻殺,以逸塵的實力未必順利成功。

就算利用五行能量團,和蒼木劍的威力,將陰老造成重創,也不敢肯定能將他斬殺。

知道陰老覬覦蒼木劍,逸塵便將計就計,讓陰老觸及到蒼木劍的同時,將蒼木劍刺入對方的要害部位。

從蒼木劍刺中的位置來看,陰老的心臟必然被刺穿,哪怕是實力再強,陰老恐怕也難逃喪命的下常

「老子才不會死呢,要死的人是你1

陰老不急於從胸口抽出蒼木劍,卻目光陰冷的刺向逸塵,咬牙切齒的說道:

「把身上那件寶物脫下來,老子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蒼木劍到手,陰老更是有恃無恐,連說話的底氣都明顯足了好多。

要是雙方都憑自己的修為實力,不藉助於外力,陰老能很輕鬆的搞定逸塵。

雖然逸塵還有純陽甲,但陰老拿到了蒼木劍,各自擁有一件寶物。

在這種情況下,陰老更是握有優勢,畢竟蒼木劍乃殺人利器,而純陽甲不過是防禦寶物而已。

「難道……你沒感覺到,自己的生機很快就要流失殆盡嗎?」

面對陰老的囂張,逸塵稍稍將身體後撤,並善意的提醒道。

蒼木劍刺中陰老到現在,雖然也就是幾息時間,卻不會妨礙蒼木劍對陰老生機的剝奪。

逸塵能夠鎮定自若,是處於對蒼木劍和劍痴蒼木的絕對信任。

不要說陰老是戰王巔峰強者,即使是超級強者,也不敢輕易讓蒼木劍刺中,否則結果堪憂。

「是嗎?忘了告訴你,老子的心臟和別人不一樣……喏,在這邊呢。」

陰老生怕逸塵看不清楚,還特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右胸,一副奸計得逞的狂妄模樣。

確實,陰老和常人的身體結構有點不同,蒼木劍刺中的地方,不是他的要害部位。

這也是陰老不惜捨身衝上去的原因之一,就要利用自己的特殊,誘使逸塵上當。

果然,在陰老的強勢緊逼下,逸塵一劍刺到了地方的左胸,卻沒有想到陰老敢於鋌而走險,原來早有倚仗。

似乎要享受計謀成功的喜悅,陰老依然將蒼木劍保留在左胸之上,讓自己的身體和蒼木劍來一個親密接觸。

「在哪邊都一樣,反正你是死定了。」

逸塵並沒有被陰老的說法嚇到,反而更篤定的說道。

一般性的兵器,只有在擊中對方的要害部位,比如腦袋以及心臟等,才能置對方於死地。

否則,就算斬斷對方胳膊腿之類,最多也就是造成殘疾,卻並無性命之憂。

但是,蒼木劍乃皇者之器,絕非尋常兵器可比。

以蒼木劍的威勢,即便是沒有刺中要害,也能通過殺氣剝奪對方生機。

更何況,陰老的胸口已經被五行能量團,轟成了一個凹坑,左右胸之間也沒什麼差別。

從放手蒼木劍的那一刻開始,就等於宣布了陰老的死亡,只是需要一丁點的時間罷了。

「胡說!你是考慮自己怎麼死……啊1

陰老不以為然,正要對逸塵下手,卻忽然意識到危機的降臨。

剛才還安然無恙的,就在逸塵說出陰老死定了的時候,陰老真的就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被蒼木劍刺中的左胸,傷口周圍逐漸麻木,而周邊部位的生機,如同流水一般迅速的消逝。

陰老闖蕩江湖數百年,不知道有過多少次的受傷,甚至和死神擦肩而過也是常有的。

不過,還沒有哪一次像今天這樣,體內的生機居然不斷地流逝,卻也就是這一瞬間的事情。

若說逸塵依然掌控著蒼木劍,通過自身能量的釋放,強行侵擾或者剝奪陰老的生機,倒也說得過去。

實際上,逸塵和蒼木劍之間,少說點也有十丈八丈的距離,就算是用意念控制,也不可能瞞得過陰老的查探。

偏偏就是在陰老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蒼木劍突然發威,大肆剝奪著陰老的生機。

「怎麼樣,感覺到了么?」

「為什麼?」

陰老這次完全失去了鎮定,驚恐莫名的問道。

雖為天羅大陸的隱世強者,陰老也算是見識多廣,一般的事情根本不會幹擾到他。

但是,陰老從來就沒見過皇者之器這樣的寶物,只是把蒼木劍當成品質絕佳的王兵。

王兵也能剝奪生機,可必須要使用者親自輸入能量,否則傷者有能力解除危機。

而現在,陰老將體內的所有能量,幾乎都催動起來,卻一點也不能阻止蒼木劍的侵襲。

「因為這是皇者之器。」

不等逸塵回答,陰老吃驚的發現,插在自己左胸的蒼木劍,居然發出了人類的說話聲。

「皇者之器?你是誰?」

要是平時,陰老聽見皇者之器幾個字,恐怕要激動的跳起來。

可皇者之器也是兵器,只是比王兵更高級,威勢更強而已。

怎麼可能和人類一樣,會開口說話呢。

「你沒資格知道1劍痴蒼木的聲音很清晰,又是貼著陰老的胸口說出。

自然準確無誤的傳入到陰老的耳中,把陰老嚇得渾身震顫不已。

「難道是……器靈?」

陰老不願承認,會有器靈這樣的玩意兒存在。

傳言中有過器靈的說法,只有級別至少達到皇者之器的程度,才有可能出現器靈。

但更多的傳說,又否定了器靈的存在,誰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

不管怎樣,胸口的蒼木劍能說話,這都不是好兆頭。

「你死了,或許就知道了。」

劍痴蒼木冷冰冰的聲音,讓陰老如墜冰窟。

「大不了……老子不要了1

陰老咬咬牙,伸手想要把蒼木劍從胸口拔出來。

皇者之器固然珍貴,若是陰老能夠擁有蒼木劍,縱橫天羅大陸指日可待。

然而,再珍貴的寶物也要有命使用才行,要是人都死了,又何談享受。

沒想到,費勁了心機,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寶物,居然要取自己性命。

陰老沮喪至極,雖是心有不甘,也只好放棄幻想,還是保命要緊。

「晚了。」

「可惡0

陰老抓住蒼木劍的劍柄,狠命的往外拉,卻無法將蒼木劍拔出。

隨著生機的不斷流失,陰老的能量消耗也逐漸加大。

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小,蒼木劍卻牢牢的插在他的左胸之上,沒有絲毫移動。

……

不僅如此,陰老清晰的聽見,自己的體內正往外冒著絲絲能量。

伴隨著生機一起,從陰老的體內逸出,沒有一點停留。

要是這樣下去,用不了多長時間,陰老的生機就會枯竭,生命也即將結束。

堂堂戰王巔峰強者,決不能以這樣的方式喪命,哪怕是實施魂靈脫逃,也不給逸塵成功的機會。

對,不得已的時候,魂靈脫逃也算一個保留希望的辦法,總比自爆要好得多吧。

儘管心裡有一百個不願意,可陰老實在找不出更好的招數。

想過趁著最後的一點能量,與逸塵來個同歸於盡,陰老覺得把握不大。

當然,能活著最好,哪怕是魂靈脫逃,至少還有命在。

一念至此,陰老連忙調整體內能量,準備悄悄的分離出自己的神魂,以便給自己一個存活的機會。

「別費勁,沒用,現在想起來魂靈脫逃……早幹嘛去了?」

逸塵像是看透了陰老的想法,也不制止,僅以不屑的口吻說道。

「你說什麼?」

陰老被逸塵的話給嚇著了,這小子年紀輕輕,怎麼能樣樣事情都那麼順手呢。

自己還沒有付諸於行動,逸塵就提前說出來了,明顯是早有準備。

不過,以陰老的修為實力,要是鐵了心的實施魂靈脫逃,逸塵恐怕是攔不住的。

話雖如此,但陰老還是覺得不太踏實,在說話的同時,也在查探自己的神魂狀況。

誰曾想,陰老不看則罷,一看嚇了一跳。

明明屬於自己的神魂,怎麼就不聽自己召喚,甚至連一點反應都沒有了呢。

將精神力釋放到體內,剛要進行查探,卻被一股莫名的能量驅趕,根本達不到要去的位置。

陰老不僅無法實施魂靈脫逃,就連之前不願意做的自爆,也根本做不了。

……

陰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整個人都開始發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