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445章差點紅了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硬是在裡面搜專了一頓,先後找到了攝像頭三個之多,可見那個安裝攝像頭的人對這裡是何等的重視,幾乎前後后左右的每一個位置都沒有半點遺漏,一點死角都沒有放過。最讓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浴室裡面他可是跟楚...

秦方和楚芸萱並不熟悉,非常陌生。。

兩個人的接觸前後也不過只有一天而已,自然對於她的過往了解的很少很少。

或者說不光是毒方,便是和楚芸董算是熟悉一些的李楊都未必知道多少,畢竟楚芸董這近十年的時間都是在國外的。

初次見到楚芸瑩,只是覺得這一位美女軍醫很是冷艷,性格也有些怪異,後來秦方便知道她的臉上帶了面具了,將真是的自我遮擋了起來。

或許州才他看到的那個楚芸瑩才是真正的她!

也可能那也不是她,只是酒醉后故意放任自己變得很是任性的。

兩行清淚打濕了床單,也濕潤了她的臉頰,微微涼意浸透了楚芸董的臉龐,卻意外的讓她清醒了過來。

眼睛變得清晰了一些,酒應該是醒了很多了。

只是她好像並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環境,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口中也是喃喃自語著,眼眶裡的淚水也沒有停頓過。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那嫻哪敲粗匾?甚至要這樣傷害我」—」—」

聲音很是低沉,似乎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夠聽的比較清楚、。

不過聽她這樣的低聲細語,似乎這裡面還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或者說是那個她口中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似乎傷害了她,而且傷得很重的那種。

「嗯?」

躺在床上的秦方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只能無奈的望著屋頂發獃。

或許正是這樣一個無聊的舉動卻讓秦方驚訝的發現了些許不對勁了那個隱藏在屋頂一個非常隱晦的角落處居然有些許反光。

秦方這就奇怪了那裡是室內中央空調的送風口,根本不可能有光線傳出來的,可那裡確實是有光的。

幾乎沒有任何考慮的秦方便是一個偵查技能丟過去。

「攝像頭……」

結果很快反桔回來了,秦方也是立即臉色大變的。

立即從床上翻身起來,快步衝到了這裡取了房間里的一隻椅子當作墊腳之物,拆開了空調送風口的百葉,就立即發現了裡面的一隻攝像頭了。

這個攝像頭似乎還蠻先進的,是那種無線傳輸式的,自動將拍攝的視頻圖像傳送到接收設備上的,這東西秦方在殺手平台的黑市上見過類似的設備出售的。

只不過殺手平台的黑市上賣的自然是更加先進的設備,比眼前這個要性能更加優越的多了,畢竟那是針對全世界的範圍內的註冊殺手的。

那玩意兒就是特工設備,可眼前這個異然次了很多在國內卻也算是很先進的,絕對是技術高手弄出來的作品。

「媽的,—」—「攝像頭是找到了,可秦方還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的。。

這個攝像頭的燈還在亮著,說明還一直都在正常工作之中,自然也是在進行著拍攝的,將他的憋舉一動都拍攝的很清楚。

秦方望了望位置,又觀察了一下房間裡面的環境,立即伸手摘掉了這個攝像頭,然後又快速的衝到了另外一邊,在窗帘的角落處找到了另外一個攝像頭秦方的一張臉都快要綠了。

兩隻攝像頭,將這間室里的一切都全部拍攝下來了幾乎沒有任何死角的那種。

可這並不是秦方最擔心的,因為這間套房很大還有隔壁房間、客廳、浴室等地…「既然在室裡面裝了攝像頭,那麼其他地方也可能同樣裝了的。

秦方這下子也沒心思睡覺了,趕緊從床上起來,簡單的用浴繳磣穎懍醋叱雋朔考洌去其他地方搜尋攝像頭了。

偵查技能不斷的丟出,而秦方的眼睛也同時在不斷的搜尋著的。

雖說他不是專業人士,可他到底也是有著國安特工的身份的,而且他在寧海軍區的時候,還主動找了幾個特種兵學習了一下這種反偵察的手段。至於現在的這種情況,倒不是反偵察,而是反間諜的手法,有那麼些許共通之處而巳,並且他以後要承接更多的殺手任務,這樣的手段也是必需的。

很快的,秦方便從客廳裡面又找出了兩個人攝像頭,他的臉色早就是難看異常了,越是找出更多攝像頭,他就越是覺得事情很不妙了。

這代表著他們被拍攝的畫面也就越多了,尤其是「浴室和楚芸萱所睡的那間室裡面,那可是發生了他和楚芸瑩之間非常激一情的畫面的,這要是不小心流出去,只怕是他秦方和楚芸瑩就要成網路紅人了,全國億萬網民都可能會認識他們的」—」一他臉皮厚一點或許還沒事,只是讓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女軍人面對這樣的事情,只怕是「秦方都不敢想象了,趕緊衝進了浴室裡面,硬是在裡面搜專了一頓,先後找到了攝像頭三個之多,可見那個安裝攝像頭的人對這裡是何等的重視,幾乎前後后左右的每一個位置都沒有半點遺漏,一點死角都沒有放過。

最讓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浴室裡面他可是跟楚芸萱講行了半場友誼賽的,兩人的身體都沒有半點馬賽克,真刀真槍的上馬的,雖說最終只進行了一半,可這也已經是非常暴露的了—,—「「還有室……」

搜颳了浴室裡面的攝像頭,又掃蕩了門口位置的,就剩下最後楚芸董所睡的那一間室了,那裡也是重點提防的位置,不過現在的情況看來,絕對是相當不妙的。

沒有任何猶豫的,秦方便推門進去了楚芸瑩的室,因為擔心楚芸董半夜會出事,房間的門並沒有關死,可以很輕易的打開。

「鞍」

秦方正在專心尋找隱藏著的攝像頭,倒是沒有注意到楚芸瑩已經醒了,突然衝進來,頓時把楚芸董嚇了一大跳的,駭的她立即發出了一聲驚呼。

「呃「對不起1

一直到聽到這一聲驚呼,秦方才注意到床上睜著一雙大眼睛望著他的楚芸董,雪白的身軀瑟縮在被子裡面,並且用雙手死死的拉祝。

此時的她就像是一隻受驚的貓咪一樣的,充滿了可憐和無助,而秦方就是那個突然闖入的野蠻人,而且全身上下也就是腰部圍了一條浴巾。

秦方自然是很是不好意思的,雖說之前他們已經有了非常清晰的接觸,楚芸瑩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幾乎都巳經被他侵襲了一遍,可那是楚芸董在醉酒的情況下,現在這明顯已經清醒過來了。

「你」—」—出去1

楚芸董是又羞又憤的,這裡可是她的房間,而她現在全身上下不著寸縷的,一個男人也是身上沒有太多遮擋的沖了進來,讓她真的很是無法適應的。

此時的她若是有槍在手的話,絕對會一槍斃了這個敢衝進自己房間的臭男人的。

「要打要罵隨你,不過要先等一下,我先處理一些東西「—」

秦方則是一臉苦笑,若真要是什麼事兒也沒有的話,那他被趕出去也就趕出去了,可問題是這個房間裡面肯定被裝了攝像頭的,而且還在工作之中,繼續留在那裡,楚芸萱的損失更大。

既然躲不掉,那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直接回了楚芸董一句,秦方便立即在這間室裡面搜尋起那個攝像頭了。

這間室的格局跟秦方那間略有差別,自然攝像頭所裝的位置也是不同的,秦方需要好好觀察一下才能確認。

楚芸萱臉色蒼白,毫無半點血色,尤其是在被秦方拒絕離開的時候,更是心裡非常驚慌的,最是擔心秦方突然暴起,對她行那禽獸之事。

或許她也曾自信自己的空手套還算是不錯,可是現在清醒了過來,對於酒吧發生的事情也有了一些模糊的印象,只知道秦方以一敵三,還把對方三個強人打的很慘,那麼說明她根本就不是秦方的對手。若是秦方真要是對她用強的話,她根本沒有辦法抵擋的。

雖說事後她可以告他強—奸,可問題是旭的卻是沒有辦法挽回的,沒有了就是沒有了,這樣的事實是她無法接受的。

楚芸董擔驚受怕的,雙手死死的拉住了被乎,將自己的身體全部遮掩了起來,不敢有半點露在外面,似乎只有這樣才會更加安全一些。

可實際上真要是碰上那些禽獸,越是這樣就越是能夠激發男人心中的衝動的征服欲,反而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的。

好在事情並不走向著她所想象的最壞的方向發展,秦方就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她這樣一個絕色美女、還是沒穿衣服的美女似的,只是四處的打量著室裡面的陳設和格局。

楚芸瑩也有些納悶了,不太明白秦方這樣做是什麼意思,可也不敢出聲叨擾,就只能這樣望…「—

終於,秦方動了,直接跳上了楚芸萱的床上。

「埃m」

這下子可把楚芸萱給嚇得夠嗆,立即發出了一聲尖叫,幾乎本能的想要喊救命,甚至他都可以看得見秦方那浴巾下面的那一條東西……」

『,別出聲……」

秦方只是皺著眉頭輕叱了一句,然後一直走到了床頭位置,將掛在床頭牆壁上的那一幅壁畫移動了一下,從裡面摳出了一隻攝像頭。

楚芸董是抬頭往上看的,偏偏秦方就站在她的旁邊,於是乎她就對秦方浴巾下的春光看了一個無比透徹了,望著那一大條東西,楚芸董沒來由的就是一陣臉紅,可是當她注意到舂方從壁畫裡面摳出來的東西之後,那剛剛泛起的羞紅頓時被一片慘白給完全覆蓋了。

毫無疑問,她看到那個攝像頭便知道秦方在幹什麼了。

被偷拍了!

楚芸瑩的臉色煞白煞白的,她可是一個正經女人,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現在身上不著寸縷,雖然不知道衣服是自己脫的,還是秦方幫忙脫的,可是這一切都被拍攝下來了,若是流傳出…「她突然感覺到無比的絕望,若真的不小心泄露的話,她都覺得自己沒辦法活下去了。

「怎麼辦?」

這時候的楚芸鱉比之前發現秦方闖進來還要更加的無助。

在秦方面前展露身體,最多也就是秦方一個人欣賞而巳,可若是這視頻流傳出去那麼欣賞她身體的人就可能是數以百萬計了一般罵女人不要臉,最難聽也不過是幹人騎、萬人跨、公共汽車之類的,可若是這種被百萬人、干萬人、甚至上億人圍觀的話,她真的沒辦法活下去了。

女人無助的時候,除了默默垂淚之外,還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發泄方式了。

「別哭了,我去想辦生「或許事情還不是那麼糟糕1

秦方最看不得女人哭了,不過他也是能夠理解楚芸瑩此時的心情的,他自己也是相當鬱悶的不過男人在這種事情上心理素質明顯要更強一些,不過也還是擔心楚芸瑩出事,立即出言勸慰了一句。

『,你,——,——你真的有你辦法?」

楚芸瑩的眼淚也是被秦方的斥罵給嚇得頓住了,淚眼婆姿的望著秦方,可憐今分的說道,這時候的楚芸瑩跟秦方最早看到的那個冷艷美女軍醫幾乎完全划不上等號的。

「你自己好好待在這裡,攝像頭我已經全部拆除了,現在去找那個偷拍者,會把那些視頻找回來的……」

秦方怕楚芸瑩想不開,只好光把話說死了一點至少讓楚芸萱留下希望,他可不想這邊他剛走楚芸瑩這邊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玩一出自殺的戲碼,那他就真的頭大…」—,『,一定要拿回來1

楚芸董這時候真的是沒轍了秦方就是她唯一的主心骨,居然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沒穿衣服,拉住了秦方的胳膊很是可憐的說道。「肯定會拿回來的!放心……」

雖說美女在跟前,還是沒有衣服的那種,可秦方卻完全興不起半點慾念,實在是被這個偷拍事件搞的有點焦頭爛額。

別看他答應的非常肯定,可實際上他自己心裡一點底都沒有的……」

衣服是不能穿了,好在這個套間的檔次夠高,居然有專門的浴袍,秦方也只能將就著穿了起來,直奔樓下的服務台過去了。

這家酒店雖說檔次不算是特別高,可也有三星級,對於顧客的應該是非常注意的才對,憲全不理由在裡面安裝攝像頭的,這根本就是在糟蹋自己的招牌的。

所以秦方也覺得跟酒店方面的關係應該不大,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的。

可事情己經發生了,那麼酒店方面的責任是推不掉的,他必須要一個說法,同時他也想差一下最近住過那個房間的客人的身份。

現在什麼頭緒都沒有,他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調查了。

這件事不能拖,時間越長,對於他們就越是不利,所以他的時間不多,相當的緊張,必須要儘快想出辦法來,必要時他琢磨著都必須要找李楊幫忙了。

「嗯,人呢?」

很快秦方就來到了樓下,酒店的大門已經關上了,樓下大堂也是一片漆黑,根本沒有半個人影,按說這是極不正常的事情。

一般酒店都走出小時經營的,哪怕是晚上沒有什麼客人,也肯定有人值班的,就好像秦方和楚芸萱是三點鐘過來的,可還是有那個小夥子在值班的。

只是現在那小夥子沒人影了……」

「那裡有…「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那邊的一間房間裡面透出了些許燈光出來了,儘管限淡,只有門縫下面的一條直線而巳,可是足以讓秦方發現了,立即走了過去。

「哈哈,老子真是個天才,本來還以為三個小時會很緊張,沒想到不到兩個小時就修好…」嘖嘖,老子終於可以欣賞那個美女動人的身姿了「想想都覺得興奮,又想擼一管…」媽的,可惜那樣一個美女居然便宜一個小白臉…」——,、

這個房間的門可不算是隔音效果太好,秦方剛剛走到門前準備敲門,就聽見裡面傳來了這樣一句話。

聲音並不算是很高,可秦方的聽覺很是發達,也基本上聽了一個大桃了。

砰m

秦方立即感覺事情可能有了點什麼轉機,立即往那門上一腳大力猛踹,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轟響,同時房間的門也被秦方踹開了。

啊m

當然也免不了伴隨著這樣一聲慘叫的。

房間裡面,一個光著屁股的猥瑣男倒在地上,臉上當場就是滿面桃花開了,身上壓著那一扇被秦方直接踹掉下來的門,而他赫然是直接待了秦方和楚芸瑩的那個小夥子。

這個並不是秦方注意的,因為他的視線被擺放在桌子上的一台筆記本吸引住了。

筆記本已經打開了,並且開啟了一個程序,上面只有一個監視畫面,秦方看了一眼,雖然大部分是黑乎乎的,可是卻隱約的看見了一些比較熟悉的畫面赫然是他住的那一間套房的客廳。

而拍攝的角度,秦方回憶了一下,發現是被他遺漏了的陽台。

看到這個畫面,秦方的思路一下子就順暢了,前後的一切也都連續了,再看看倒在地上的樁瑣哥,秦方的臉上則是越發的不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