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442章一起洗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有一個聲音在催促著澤秦方一一「上了她!上了她……」然後……他果斷的慫了!雙手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兄弟,同時發出了這樣一聲驚呼,然後趕緊伸手扯過了一條浴階約旱囊害部位。不是他真的太害羞了,...

第三,「我擦,真嚇人」

這樣一聲鬼叫的穿透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是這個隔音效果很好的套房裡面前可以聽得見,正在洗澡的秦方聽到這一聲也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也被嚇了一大跳的。..

當然了,他也沒有多想,只當是自己酒喝多了,出現幻聽之類的,有可能的是外面有人發出的這樣的叫聲。

「大晚上的不睡覺,還這麼不消停,擾人清夢,詛咒你擼管擼出血……」

對於這個敢於發出鬼叫嚇唬自己的傢伙,秦方立即給予了一個非常兇殘的詛咒!

這個詛咒雖然來的稍微遲了一點,不過好像他提前起效果…」

可憐的猥瑣哥,此時一臉悲憤的望著面前被連累了的筆記本,心頭那真的是在滴血…」

倒不是說他心疼買筆記本的錢,而是因為在那為關鍵的時刻,勝利都已經在眼拼了,卻突然之間掉鏈,讓所有一切的努力全部都付之東流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磨了美女幾個月,可算是說服她跟自己爬到一張床上做點愛做的事情了,眼看著已經扒下了美女貼身的小褲褲,下紹已經堅硬的要爆炸了,卻尼瑪發現」美女來大姨媽了!

顯然猥瑣哥遭遇的情況比這個還要加杯具一些。

他剛太激動了,擼管擼的太興奮,幾乎湊到了電腦跟拼了,可筆記本突然爆了,那瞬間竄起來的點火花也不長眼睛,不知道怎麼的,就撞到了猥瑣哥的豆芽菜上面……

悲劇就是這樣產生的!

那一聲慘叫,有一多半是因為他沒有能夠目睹那樣一個為興奮的時刻的到來,還有一小半可能就是因為他的豆芽菜被電擊了。

那種對豆芽菜進行的瞬間電擊,讓猥瑣哥產生瞬間痛感之餘,也給他帶來了一種爽到了極致的興奮,原本還能再憋一會的豆芽菜居然在這一刻直接爆發了,那一股乳白色的粘稠液體全部都噴在了筆記本已經發黑的屏幕上了,顯得是那樣的清晰和顯嗯……,…

「媽的,趕緊持……,…只有三個小時時間,修好了還有的看……」

猥瑣哥被電了一下,豆芽菜還有點脹痛,不過多的還是那種麻痹的感覺,可這並不能對他產生太大的影響,嘴裡面嘀咕著,而他則是翻出了工具,居然自行修理電腦了。

還真別說,這傢伙也真是一個人,搞監控可以,裝設備可以、寫程序可以,就連這筆記本他都會修,他那個包裡面居然什麼樣的工具都有,立即動手可是修理了。。

筆記本是少了,他估計是把主板給少了,硬碟可能會有些影響,不過這個問題不是很大,本來他拍攝的這些東西就不是存放著這台筆記本裡面的,而是另有其他處所。

這台筆記本只是一個中間媒介而已,上面有一個程序與存放視龘頻的地方連接著,哪怕是這邊筆記本燒掉了,秦方他們房間里的攝像頭也還是在繼續工作的,所有視龘頻也都是保存下來的。

不過這有一個時限一三個小時。

若是這台筆記本上面的程序突然中斷,且三個小時無法跟那邊聯繫上的話,那麼那邊就會自動格式化,將那些視龘頻文件全部刪除。

這小干這個可不只是為了自己的那些特殊的興趣的,而是有其他的打算的,走的自然不是正道、撈的偏門,所以這保護自己的措施也就加嚴密一些了。

即便是他這邊出了砒漏,警龘察查到他這裡,后那些視龘頻文件也已經刪除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證據,他自然可以一堆二五六,屁事也沒有的。

也正是這樣,他這嘴裡這樣嘀咕的。

三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他琢磨著以自己的實力應該是可以修好的,這樣就可以保住現在正在偷拍的視龘頻了,甚至可能還包括秦方和楚芸董槍戰的全過程。

所說沒有現場直播來的刺激,可是能夠保存這樣的視龘頻絕對是一件非常令他興奮的事情,因此他這手上的動作也變得無比歡了起來。

房間里。

楚芸董還是迷迷糊糊的,但是這樣折騰了一會,也出了一些汗水,腦袋也變得清醒了那麼一些。

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脫了一個差不多了,妞妞罩已經被她扯壞了,實在是剛她腦袋不清醒,左找右找都沒有能夠找到打開這個妞妞罩的關鍵所在。

這可不是前扣式的,當然找不到了。

所以後沒辦法,楚芸董只好用原始的辦法強行扯斷了肩帶,這將它弄下來的。

脫去了妞妞罩,楚芸董的上半身算是徹底解放了,那雪白高聳的峰巒當真是洶湧澎湃的,頂部的那兩點嫣紅在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是凸顯了它們的柔嫩和純潔。

「這是哪裡?」

楚芸董腦袋還不是很清晰,望著周圍那陌生的壞境,眼神中有些迷茫,眉頭微微皺起,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對了,好像是酒店」,似乎有點印象1

很顯然,她雖然這一路上都不是很清醒,但多少還是有點印象的。..

「身上好難受……味道好難聞1

對於秦方,她倒是沒有怎麼多想,作為一個女人,第一個想到的自然是自己,身上粘粘的,有汗水,也有她自己嘔吐物的殘餘,總之味道也是相當難聞的。

那麼她的第一個反應自然是馬上去洗澡的。

看了看自己現在的樣,上半身已經沒有衣服了,下半身因為是連褲襪,她迷迷糊糊的脫不起來,便只能穿著,現在清醒了一下,發現上面也沾了一些髒東西,便立即將它脫掉了,就連小褲褲也沒有留下,徹底的光溜溜了。

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走出了房門,摸索著朝著浴室的方向過去了,距離倒不是很遠,就在房間的門正對著的方向,只要走兩步打開門就可以了。

秦方脫掉的衣服可沒有隨地亂扔的,而是被他帶進了浴室,準備扔洗衣機裡面洗一下的——這也就沒有讓楚芸董發現任何異常了。

門…,「打開了。

「埃」

一聲驚訝無比的尖叫傳來。

不是楚芸萎的,反倒是秦方的……

他這邊澡還沒有完全洗完,只是忘了拿洗浴用的洗髮水和沐浴露了,這光著身從浴缸裡面起來一直走到擺放這些物品的地方。

而這裡刻好是靠近浴室門口的,偏偏他這樣大大咧咧的走過來,楚芸董也正好推開了浴室的門走了進來,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的撞到了一起。

一個是全身上下不著寸縷身上還帶有些許水珠,正沿著他那一塊塊堅硬無比且稜角分明的肌肉龘縫隙緩緩的滴落著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條明顯的水跡。

另一個呢,也是全身上下不著寸縷,不過卻明顯是乾燥的,多也就是有那麼些許汗水全身白暫如雪一般,只有胸前的兩點嫣紅以及某一處神秘所在的萋萋芳草……

兩個人這真的算是完全的坦誠相見了,沒有一絲一毫的遮擋,就這樣面對面的注視著對去……,…

碰上這樣的情況,按理來說應該是女人這一方發出一聲尖叫,然後雙手速的捂住自己的胸前兩點以及那一處神秘所在的。

可偏偏事情的發展卻不是按照這樣的劇本發展的……

楚芸董自然也是無比驚訝的,兩隻眼睛都瞪圓了,一連不可思議的望著秦方,還上下打量了一下,尤其是在某個重點部位多停留了那麼零點零幾秒,可她卻並沒有做出其他女人應該做出來的舉動。

倒是秦方有點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望著面前毫無遮掩的美人的身體,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艷的光芒,尤其是對那一堆驚人的嬌聳是發出了一聲無言的驚嘆。

鬧騰的是潛伏在秦方體內的那個小傢伙,平時它還是比較老實的,一般都像是睡覺一樣的,從來都一動不動的。

可有些事情卻格外的歡騰,比如說出現了一些讓它非常感興趣的東西,比如某種劇毒、毒物,亦或者類似的東西。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像眼前這樣,這一個活脫脫的美人光溜溜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它就開始變得異常躁動了起來。

而這樣的時刻,它自己躁動也就罷了,偏偏秦方都會受到它的影響,內心深處突然勇氣了一陣強烈無比的衝動,某一處彪悍的所在也有點蠢蠢欲動了,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催促著澤秦方一一「上了她!上了她……」

然後……他果斷的慫了!

雙手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兄弟,同時發出了這樣一聲驚呼,然後趕緊伸手扯過了一條浴階約旱囊害部位。

不是他真的太害羞了,至少在同等狀態下,男人比女人要自然的多了,而是因為他看著楚芸董這樣毫無遮掩的,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已經有了反應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反應,還是那種非常強烈的反應。

這一點看看他那被浴巾遮掩起來,卻在某關鍵部位依然用一大團凸起就可見一斑了。

浴巾雖然遮擋了一下,可秦方自己卻是明白的,吃過肉味雜諗人,尤其是楚芸董這樣完美無瑕的女人的身體,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

加上秦方現在還不到二十歲,正直身體精力為旺盛的時期,那種衝動是無比恐怖的,現在爆發起來,秦方自己都覺得鳥兒脹的厲害。都疼了……

只是楚芸董顯然並不是太清楚秦方的尷尬和難受,居然沒有半點要遮掩自己的意思,或者說她自己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此時的狀態不對。

「切,看把你的嚇得!有什麼大不了的,老娘什麼樣的鳥兒沒見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喝多了的關係,此時的楚芸董給秦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那模樣讓秦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某部經典老電影裡面的一個角色一一《龍門客棧》裡面的那個老闆娘金鑲玉。

性格大大咧咧的,好像很是豪邁不羈的樣,可實際上也是一個真性情的女人。

楚芸董說的倒真不是假的,她是什麼職業?

醫生!

一個全科醫生!

她看過很多病人,治療過很多病人,其中不乏泌尿生殖科的,諸如陽瘦、早泄、性病梅毒之類的,當然也就見過很多鳥了。

同時她是在美國上的大學,並且讀完了碩士和博士學位,而美國的大學在男女方面的開放程度是很牛叉的,不少學生在每學期結束的時候都會自發的組織一些集體裸奔,楚芸董雖然沒有自己參與過,可至少也圍觀過很多次的,見到的就多了,而且還都是歐美老槍…

所以說,別的女人見到秦方這樣光身或許還羞澀不敢看,或者是被秦方的巨槍嚇壞了,可楚芸董卻不會這樣。

她見過很多槍,秦方的槍是很牛叉,可也不至於到那種獨孤求敗的地步,也就是跟歐美那些未開化的人種差不多而已,她見過很多根,自然不會害怕的。

秦方慫了,楚芸董也不在意,大大咧咧的從秦方身旁走過,向著那邊的浴缸那邊走去了,實在是它太顯眼了一些,想不注意都難。

「嘿嘿,按摩原」不錯1

楚芸董還真的處於酒醉之中,走到了那浴缸跟前,彎下腰去試了試水溫,此時正好背對著秦方的。

這樣一彎腰,那微微隆起的雪丘也是毫無遮掩的展現在秦方面前的,就連那粉色的美鮑也完全展現在秦方的面拼了。

凄凄的芳草點綴在周圍,粉色的美炮給秦方帶來強烈無比的衝擊。原本就已經是膨脹到了極限的兇器此時是腫脹的厲害,似乎繼續一個溫暖的所在去衝擊、去刺穿……

「那個誰……愣在那裡幹嘛?要不要一起洗…」

楚芸董試好了水,就直接邁步跨了進去,絲毫不在意自己春光走的不知道多少了,甚至回過頭來還朝著秦方發出了這樣醉意十分的要求,幾乎讓秦方瞬間血氣上涌,衝動…」,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