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419章千門幻術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裡面的,很快就到了那隻手裡面了,然後再繼續如此的穿cha往複,不多時的功夫就完全這找不到它的存在。這樣的一種洗牌手法不僅僅是好看,簡直都已經藝術化了,完全將這一副牌都玩出hua兒來了,給人一種眼...

第419章千mn幻術

第二更,求訂閱、月票~~

……

若是這個年輕人能夠主動跟江黎道歉,秦方還真的沒心思跟他們多費什麼話的,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頭,索xing也就不管這些了。

可是讓秦方意外的是,這個年輕人不但不肯道歉,態度還相當的蠻橫,甚至對江黎更是賊心不死,居然還想讓她去陪酒,那就真的是其心可誅了。

也就是這樣,秦方也就沒必要跟他客氣了

你不是覺得自己有錢嗎?

那我就非要讓你狠狠的放一次血,讓你老老實實的過來雙收捧著鈔票送上來不說,還得乖乖的過來道歉,否則這件事還真就沒完了。

江黎雖說出身普通,可說到底也還是李將軍的外甥nv,李楊的表妹,那也算是有身份的nv孩的,就這樣被幾個小流氓一樣的人物調戲,秦方的面子上也是無光的。

「一百萬美金好大的手筆礙…」

那年輕人聽到秦方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也是相當怪異的,主要是這樣一筆巨款讓他都有點mao了,本能的想要拒絕。

倒不是說他付不起這樣一筆賭注,只是覺得投入和收益明顯不平衡,他當然不止於傻乎乎的點頭答應下來的。

一百萬美金,這絕對稱得上一筆巨款了,有了這樣一筆錢,像江黎這樣姿s的美nv,他都可以直接去包狠十幾二十個了。

讓他在一個人身上1ang費這樣一筆巨款,他還不至於那樣腦bsp「怎麼?付不起?那就過來道歉吧……」

秦方卻不會那樣放過他,見他似乎已經有撤退的跡象,便有出言捅他了。

「老子不是傻瓜,這種低劣的ji將法對我沒用……錢,老子付得起,可是這樣的賭局我卻沒辦法接受」

那個年輕人倒是很直白,明擺著告訴你,我是不可能上當的。

「哦,這樣啊那我也加註,前面的那些注碼照舊,我也加碼一百萬美金,如何?」

秦方倒是很淡然,一百萬美金說出來就好像跟一百塊一樣的,不只是輕鬆那樣簡單的,似乎完全沒有將這筆錢放在心裡的意思。

嘩~~

「這下子好玩啊這年輕人是個狠角s礙…」

「等於是把對方bi到牆角了,果然厲害氨

「好戲開場嘍,這下樂子大了」

秦方這一次的加碼確實有點出乎這個年輕人的意料之外了,可越是這樣,越是給人一種莫測高深的感覺。

周圍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一百萬美金對於其中不少人的身價來說,確實並不算什麼,可是讓他們毫不猶豫的掏錢出來為了這樣一個賭局,他們還真的未必肯這麼乾的。

至少秦方和那個年輕人從一開始就在扯皮,兩人都沒有點實質xing的東西擺出來。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看戲的心情,至少從秦方這次加碼開始,這戲算是越來越好看了,雙方之間的矛盾衝突也隨著注碼的提升而越來越尖銳了。

「秦……秦方」

江黎也有點懵了,之前她是因為擔心才有點手足無措的不敢吭聲,一切都jiao給秦方來處置的,可沒想到事態的展越來越乎她的想象了。

一百萬美金,那就是六百多萬人民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萬一秦方輸了的話,不但她要被bi去陪酒,秦方還要輸掉這樣一筆天文數字一樣的巨款,她想不擔心都不行。

「一切有我」

秦方還是老樣子,輕輕的拍了拍江黎抓住自己衣服的手背,很是平靜的安慰道。

聲音很輕,動作也相當的輕柔,語氣更是平淡,完全聽不出半點緊張,就好像是在說一句非常平常的話語似的。

可是,江黎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了這句話之後,心裡的恐懼和擔心反而淡化了許多,心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甚至她還產生了一種直覺——秦方一定會贏

秦方的這一百萬美金的投入,頓時讓這個賭局變味了,乍一看,雙方互相減掉賭注中同樣的部分,這個賭局其實就等於是回到了最開始的那個賭局了,對秦方這邊非常不利的那一個賭注。

也就是這樣,不少人簡單的盤算了一下,一個個看向秦方的眼神又不同了,就好像秦方是一個傻子似的,這種明顯自己吃虧的賭局他都已經拒絕過一次了,可現在卻又上杆子的自己往裡面栽。

這不是腦袋bsp不僅是這些圍觀的人,便是對面的那些年輕人這麼一琢磨,也立即現了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點了。

唯一的變化就是多出了這一百萬美金的額外注碼了。

可秦方和這個年輕人一樣,每人各一百萬,等於是雙方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但這個賭局卻明顯對秦方很不利。

……

「這小子是誰啊?很囂張嘛……」

人群之中,喬振飛和李楊就抱著雙臂站在那裡,並沒有要過來的意思,同時也大致了明白生了什麼事情的,依李楊往日的脾氣,早就應該一隻大腳丫子踹上去了,不過見秦方似乎有意要教訓這個小子,他硬是被喬振飛給拉住了。

秦方的賭術如何?

這個問題,喬振飛自己也ting納悶的。

儘管他很不願意承認,可當初在名仕沙龍,他確實輸給了秦方的,或者說當初就是秦方一個人贏了,他們其他人全部都輸了。

這裡面或許有運氣的關係,可若是沒有點真本事的話,又怎麼可能贏得那樣輕鬆了。

後來碧海閣生的事情,喬振飛也是略有耳聞的,那件事雖說被禁口了,可是當時在場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秦方几乎以一己之力將整個碧海閣都給贏下來了,最後bi著寧海地下土皇帝李睿都不得不低頭放人了事。

也就是那一次,秦方這才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一夜之間,躍升為可以跟唐城、李睿、寧偉強等寧海頂級公子媲美的存在,即便是一些地位比唐、李、寧稍次一點的公子對秦方也是相當忌憚的。

「好像是蜀南來的,沒什麼印象……」

李楊對這個年輕人也沒有什麼好印象,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之後,他這心裡直冒火的,雖說他身在軍方,跟錦城市裡、西蜀省里的那些公子們jiao情不算是特別深,可作為強勢的軍公子之一,身上的光環可是一點不弱的。

由於軍方的特殊xing,有時候李楊犯起hun來,便是西蜀的頂級公子們也不得不退避三舍的。

可沒想到今天還真有一個不怕死的,都調戲到他李楊的表妹頭上來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更誇張的是,這小子居然還想拉自己的表妹去陪酒,這不是活膩歪了嗎?

……

「好,我答應你」

李楊那邊怎麼樣想,這便是沒有人知道的,而那個年輕人雖然有些驚訝秦方到底哪來的這樣自信,明知道自己那一方並不佔什麼優勢,還主動提出這樣的賭注,要麼真的是腦袋chou風了,要麼就是有著強烈的自信,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贏得。

可這個年輕人卻也有著自己的底牌的,不然他也不至於答應的這麼爽快了。

一百萬美金都不是小數目,只是秦方手上還就是資金比較多,放在銀行都快要霉了,就是沒有能夠hua出去。

那個年輕人也是一樣,只不過他不是hua不出去,只是平時積攢著的,卻沒想到用來投入了一次的豪賭。

既然是對賭,用老虎機肯定是不行的,這東西屬於零錢賭具,也就是消耗零錢的賭博方式,真正想贏大錢的,用這個是最不靠譜的。

再者說了,兩人是對賭,總不能你一輪,我一輪的慢慢磨下去吧,一百萬美金砸下去,光是玩老虎機玩到明天都出不了結果的。

最終兩個人採用的對賭方式是百家樂,一種在國際上非常流行的撲克玩法,同時也是千術高手們最喜歡的玩法,因為它的作弊放肆也是最多的。

百家樂的玩法也有好幾種,不過秦方他們選擇了最為簡單的一種,單純的比點數。

撲克只用一副,兩人輪流坐莊洗牌,然後由賭場方面的荷官進行切牌,對賭的雙方分為莊家和閑家,而後荷官開始牌,兩人對賭。

起始每人兩張牌,數字相加得到一個數,兩人比的就是這個,9點為最大,1o、j、q、k均以o計算。

點數不夠大的可以要求補牌,每個人最多允許補三張,且數字相加的和過1o點直接以爆頭計算,不需要比下去,直接就輸掉這一局。

當然,起始兩張牌相加過1o點不計算在內。

莊家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在同等點數下,莊家要大於閑家的,也就是說只要莊家出9點直接就贏了,而閑家出9點,還必須要保證莊家拿不到9點才能贏。

一百萬美金分成五輪,每次下注二十萬美金,獲勝的一方可以得到對方輸掉的二十萬美金。

這樣算起來,其實這一場賭局並不需要話費太長時間就可以搞定了,一局五分鐘,理論上來說,最快連半個小時都需要就可以結束了。

當然了,這只是理論上的情況,可若是你贏一局、我反贏一局,如此反覆的出現,那麼就會出現一個膠著狀態,那就不好說了。

所以最後又有了一個補充的規定,將時間限定在兩小時,兩小時后之後若還沒有將對方完全贏光,那麼就以各自手上的籌碼計算,誰手上的籌碼多,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雙方商議好對賭的規則,確認沒有問題之後,這一次的對賭就正式開始了。

賭場方面特地為了兩人涉及到千萬賭資的賭局單獨空出了一張長條形的賭桌出來,秦方和那個至今還不知道姓名的年輕人分別坐在兩端,賭場的荷官則是站在中間。

賭場派出的荷官是一位打扮的相當xing感火辣的美nv,那窄小的緊身衣裡面並沒有穿妞妞罩,那兩點凸起相當的閃眼,只可惜這個時候卻沒有幾個人注意到她。

撲克都是全新的,現場拆封,由荷官向在場的所有人展示,確認沒有任何問題,這才由猜硬幣的方式來確定誰來第一局。

誰來第一局,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優勢的。

一共只有五輪,是單數輪,兩人jiao替坐莊,也就是說誰第一個來就可以做三次庄兩次閑,而對賭的規矩明顯是對莊家有力的。

只是秦方的運氣似乎並不是很好,猜硬幣是純粹的靠運氣的,兩人是先猜后扔硬幣的,他的千術和偵查技能都完全用不上,純粹靠運氣的。

而對面那個年輕人卻猜中了,頓時臉上充滿了欣喜的,似乎他搶佔了先機就已經贏得了最終的賭局似的。

兩人坐定了,賭局也就正式開始了。

「第一局,葉先生請」

xing感的美nv荷官輕啟雙g感的著裝和惹火的身材,還是讓不少人都微微心動的。

只不過兩個對賭的年輕人都不為所動,他們現在都在默默的調整著自己的心態,這是一場運氣和實力的對賭,稍有不慎極有可能會輸的很慘。

兩個人都有著不能輸的理由。

秦方不在乎那一百萬美金的輸贏,可他不能讓江黎去給那姓葉的陪酒,想起這個他就有點後悔,怎麼就把江黎給扯進來了,不免對江黎就有點歉意。

姓葉的那個年輕人則是正好相反,道歉什麼的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即便是被對方諷刺幾句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也就是丟點面子而已,可若是那一百萬美金輸了,他將不得不過上好長一段時間拮据的生活,畢竟家族給零hua錢都是年初就放的,而現在距離年底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

直到這個時候,秦方才知道這個年輕人叫做葉明,來自於西蜀省南部的一個城市,緊挨著雲貴一帶,倒是跟苗疆靠的比較近,而他是西蜀省委某高官的侄子,剛到錦城過來沒多久,不過為人卻相當的高調,錦城本地的公子大多不太喜歡他。

不過,這個跟秦方沒多大的關係,他們現在是對手,秦方只要知道一點點根底就行了,剩下的還這個葉明有沒有點底牌,要是太弱的話,秦方打算戰決,儘快幹掉他收錢完事了。

聽到美nv荷官的話,葉明站了起來,四平八穩的邁著步子走到了荷官的身邊,從美nv荷官的手中接過了那一副撲克,居然還忍不住調戲了這位xing感的美nv荷官,原來是本xing使然,也難怪他會調戲江黎了。

此時江黎已經回到了李楊和喬振飛的身邊了,安全xing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了,葉明的那些小弟之中可是有人認識李楊的,看見這架勢就知道他們撞到鐵板了,不少人都在琢磨著是不是在秦方和葉明對賭之中主動卻跟秦方認錯道歉去。

依鈦睿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返回蜀南去,那裡是他葉家的地盤,即便是李楊去了那裡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可他們這些人都是在錦城hun的,李楊要讓他們好看,絕對只是張張嘴的事兒,有的是人趕趟兒似的收拾他們的,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物。

這些都是下面人的心理活動,而更多的人還是關注著上面賭桌上的對賭的,第一局就要開始了。

葉明做了一個深呼吸,雙手分開了撲克,形成了兩份,然後就開始洗牌了,他洗牌的手法與常人完全不一樣,非常的hua哨,看起來像是在表演雜耍似的,那賣相真不是一般的好看。

一張張撲克牌在他的手中快的閃動著,猶如一隻只jing靈一般的,顯得非常活躍,剛才還在這隻手裡面的,很快就到了那隻手裡面了,然後再繼續如此的穿cha往複,不多時的功夫就完全這找不到它的存在。

這樣的一種洗牌手法不僅僅是好看,簡直都已經藝術化了,完全將這一副牌都玩出hua兒來了,給人一種眼hua繚1uan的感覺。

「我x,這牌洗的,神了」

「尼瑪,老子眼睛都看hua了……」

不少人看著看著,就感覺自己的眼睛hua了,越是盯得比較緊的,這眼睛也越是累,眼角都是紅紅的了,看起來相當辛苦的樣子。

「千mn幻術?」

秦方看到這個年輕人玩出的這一手,頓時就忍不住眼神凝滯了一下。

他事先也確實猜到了這個年輕人可能有一定的底牌,可是真當他出手的時候,秦方還是忍不住驚訝了一下,因為他所使用的手法赫然是千mn幻術。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的才是mn道。

這裡圍觀的大多數都是身價不菲的富豪官紳,他們可沒有多少賭術可言的,最多好一點的也就是jing於計算而已,對於hua樣繁多的千術知道的卻不多。

可是賭場方面確實有不少人是識貨的,他們是吃這行飯的,自然是比較專業一些的,至少站在葉明旁邊的那個xing感妖yan的美nv荷官就是其中之一,一雙妙目炯炯有神的,顯然也是認出了這種在賭壇很有名氣的千mn幻術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