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417章賭場遇事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他本來也不是來賭錢的,不然直接去俄羅斯輪盤那邊,三十六倍的賠率的賠率,要不了兩三把,估計賭場的保安就要出來趕人了。這是是錦城,可不是寧海,誰也不敢保證這裡的負責人有李睿那樣的xiong...

第417章賭場遇事

上一章章節數錯了,抱歉。第三更到,求訂閱、月票~~~

……

「不喝了,不喝了……」

喬振飛是最先頂不住了,他也喝了一斤多了,早就已經到量了,再喝下去肯定就要廢柴了,立即就嚷嚷起來了。

「我也不喝了想我縱橫酒罈十來年,還真是第一次喝酒喝到自己都害怕的地步,你真是禽獸礙…」

李楊比喬振飛稍微好一點,可也有喝了不少了,嘴巴勉強還算是利索,可對於秦方的酒量想不說一個服字都不行的。

「呵呵,我也就這麼點本事,見笑了……」

秦方笑了笑說道,他的酒量是鍛鍊出來了,飲酒技能也早已經達到了中級了,只是很少派得上用場而已,畢竟他還是個學生,總不能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去上課吧。

「真想不通你們男人,這酒有什麼好喝的,難聞死了……」

一直都沒有參與其中的江黎皺著小巧的瓊鼻聞了聞那酒味,頓時感覺到腦袋暈暈的,白皙的臉龐之上泛起了偏偏chao紅,看起來顯得更加可愛了。

「那是你小丫頭不懂」

李楊撇了撇嘴說道,「酒不喝了,咱們找點其他的活動吧……」

「不準叫那些1uan七八糟的nv人」

李楊這邊一開口,江黎這小妮子就不樂意了,立即張口反對道,剛才他們過來的時候,可是看到了會館的一些意外服務的,看的小妮子一張俏臉紅撲撲的,羞澀的都快要將她的頭低到脖子裡面去了。

「誰說叫nv人了?」

李楊翻了翻白眼,「看過賭神沒有?帶你去賭場見識見識……」

李楊和喬振飛十多年的好兄弟,喬振飛的那一點業餘愛好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既然有個小丫頭在場,其他的意外服務肯定是不指望了,那麼去賭場娛樂一下倒是很不錯的選擇。

跟名仕沙龍、碧海閣一樣的,錦城會館也還是有一個小型賭場的,或者說這裡的規模比名仕沙龍還要更大一些,跟碧海閣的賭場有點一拼。

單單從這裡的賭具來說,頗有點澳mn、拉斯維加斯的大賭場的味道,基本上只要是你想玩的,在這裡都能夠玩得起來。

可以跟會館的客人對賭,也可以跟會館的荷官對賭,這都是允許的。

只是一般人都不願意跟賭場的荷官對賭的,這些荷官都是經過訓練的,多少手上都有點本事,跟純粹靠運氣賭錢的客人相比,他們可是要難對付的多了。

賭博為了就是贏,為的就是那揭曉底牌那一刻的暴出來的爽感,至於錢不錢的倒是在其次,主要是能夠進入會館的都不是一般人,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物,基本上都不差錢的那種。

他們追求的是那種對賭時候的刺ji,還有那賭贏了的暢快,當然能夠贏錢也是最為高興不過的了,誰也不會嫌自己錢多的。

三個人從包間出來,就直奔賭場這邊來了,李楊是這裡的熟客,倒是輕車熟路的,都不需要有人在前面引路,一路暢通無阻的就到了錦城會館的賭場了。

此時的賭場,已經相當熱鬧了,偌大的大廳裡面各種賭具都是應有盡有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沒有賭不起來的,這一點自信錦城會館的老闆還是非常自信的。

李楊和喬振飛都是老手了,自然都有自己比較偏愛的賭具的,若是往日的話,他們都會直接過去,可現在他們身邊跟著一個秦方,還有一個拖油瓶一樣的江黎,他們據不得不詢問一下秦方的意見了。

「老弟,你……」

喬振飛可是知道秦方的本事的,而這也是喬振飛除了收藏以外最大的嗜好了,既然來到這裡,不玩幾把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倒是想拉秦方過去,兩個人聯手,獲勝的幾率還是要更大一些。

「算了,你們去玩吧,我陪著她吧」

秦方卻搖了搖頭,他對賭博的興趣不大,儘管他有一個千術的技能,還有高級偵查技能,這樣的賭博對於他來說,真的難度被降低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程度了。

他雖然不一定可以保證贏,但是卻基本可以保證不會輸的太狠,或者說只要賭場方面不要把手腳做得太狠,秦方贏得機會還是更大的。

「原來賭場就是這個樣子的礙…」

江黎這個小丫頭還是第一次來賭場,哥、華仔、星爺他們主演的《賭神》、《賭俠》、《賭聖》等等幾部相當經典的賭片她自然都是看過的,只不過也就是看一看而已,感覺跟自己的真實生活相差太遠了一點。

當初的秦方也是這樣想的,可真正見識到賭場之後才知道,其實電影也不過是生活的一種投影罷了,只不過是被藝術化而已,真正的賭場有時候比電影裡面的劇情還要更加的兇殘和離奇的。

「想玩點什麼?」

秦方笑了笑,他手上有一些兌好的籌碼,也不是很多,加起來也不到兩萬塊,在這裡動輒幾萬、十幾萬、幾十萬的投注中,他這一點注碼扔下去,連個水漂都打不起來。

不過他本來也不是來賭錢的,不然直接去俄羅斯輪盤那邊,三十六倍的賠率的賠率,要不了兩三把,估計賭場的保安就要出來趕人了。

這是是錦城,可不是寧海,誰也不敢保證這裡的負責人有李睿那樣的xiong襟,可以忍受秦方那樣程度的打臉……

李楊或許會很有面子,只不過事情鬧大了,確實對誰都沒有好處的,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秦方還是打算儘可能少做的。

也就是因為這樣,秦方才會顯得相當的低調,儘可能不去惹事。

「我玩那個,老虎機……」

江黎在大廳裡面看了好幾圈,最後選定了靠在角落處的老虎機。

老虎機是一種用零錢賭博的機器,在現實來說,是屬於非常常見的,類型也是相當的多,有著各種不同的玩法,但總體的原理還是差不多的。

江黎在幾台不同類型的老虎機之前轉悠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了相對小巧一些的水果機。

這種老虎機是最為常見的,一般的遊戲機室都會有的,至少秦方在寧海就見過不少,屬於那種邊緣xing的賭博工具,警方要是嚴打的話,肯定會沒收掉,只不過一般來說都是睜一眼閉一隻眼的,只當作是沒看見。

水果機的玩法還是很簡單的,就是投入了一定的注碼,折算成相應的積分,然後就開始下注選擇了,選擇了一個就扣除相應的積分。

選擇好了之後就點擊開始,水果機便開始閃爍起來,在轉悠了很多圈之後慢慢的停下來,最終落到一種水果圖案上面。

對比這種水果和你的選擇,選錯了那自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的,這些積分全部都扣除掉;若是選對了,那麼就是對應的下注積分乘以這種水果的相應倍數的……如此反覆的選擇,要麼最後所有的積分都輸光了,要麼就還剩下一些積分,可以再次兌換成籌碼的。

水果機簡單的玩法,江黎幾乎只是玩了一兩輪就已經知道該怎麼玩了,秦方主動遞上了籌碼,換上了積分,江黎就興沖沖的玩了起來。

江黎真玩的不亦樂乎,儘管一直都在輸,可是她卻顯得相當的高興,尤其是當她贏了的時候,那個興奮的樣子,好像恨不得衝上來抱住秦方,然後用她那小巧you人的嘴上啃上一口似的。

秦方也只是站在江黎的身後看著,也不說話,就只是簡單的看著,只有江黎跟他說話的時候,他才會偶爾回應幾句。

「美nv,你這樣玩不可行,應該學我這樣……」

老虎機這邊玩的人不是特別多,但也有那麼幾個的,都是一些年紀不大的小年輕,裝扮的很chao,一看就知道是家裡錢多的燒手的富二代,幾個人聚在一起,正在對江黎評頭論足的,嘴裡面多多少少也有點不是很乾凈的,尤其是為的那幾個年輕人的眼神之中都透著一抹奔騰的火焰。

「讓哥哥教教你怎麼玩吧……」

「哥們的技術一級bang,肯定讓你high上天的……」

幾個年輕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越說越是不像話了,就連秦方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江黎聞言愣了愣,隨即循聲望了過去,就看見那幾個調笑的年輕人,一雙秀眉就忍不住皺了起來,顯然對這群人不是很感冒。

「你玩你的,不用理睬他們的」

秦方就站在江黎的身後,輕輕的拍了拍江黎的肩膀說道,語氣顯得很平靜,就好像這幾個人只是路邊的阿貓阿狗一樣的,完全不在意。

「他們看起來都不像好人,不會有事吧?要不……我們去表哥那裡」

江黎卻明顯沒有秦方這樣平靜的,對方人多勢眾,而他們這邊也就只有秦方一個,顯得勢單力薄了。

去李楊那邊,那麼自然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在錦城,還真沒有多少人敢在李楊的面前撒野的,真要是那麼幹了,純粹就是找死。

「不用在意他們,就當作是幾條瘋狗在那裡1uan吠……」

秦方卻顯得相當的淡定,壓根就沒把這幾個小年輕放在眼裡的,除了為的那個小夥子實力不錯,有著3級的實力以外,其他人都只是很普通的1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種,這最多也就是「我爸是xx」這樣的殺傷力強大的攻擊xing武器之外,實在是沒有什麼太強力的,秦方又怎麼可能在乎他們呢。

噗~~

江黎樂了,被秦方這句話給逗樂了,她還真的沒想到秦方膽子這麼大,面對著對方這麼多的人,居然還敢這樣明目張的罵人,太兇殘了。

「,這小子罵我們……」

「老大,揍死他」

「,打死他,再把那個小妞拖出去米……」

那邊幾個富二代年紀都不大,可是這心卻不是一般的狠,這句話一出來,江黎一張俏臉整個都蒼白如雪了,她害怕了。

「秦……秦方,我們……去表哥那邊吧」

江黎真的很害怕,nv孩子碰到這種情況出現這樣的反應也是很正常的,別看江黎有一個當將軍的舅舅,可她家裡只能算是普通人家,可折騰不起這樣的。

心裡慌了,人也好像沒地方可站了,只能倚靠在秦方的身旁,雙手緊緊的拉住秦方的衣服說道。

「放心吧,一切有我」

秦方倒是相當淡定,輕輕的拍了拍江黎的手背,示意她不會有任何危險,然後才轉臉朝著對面的那些腦mn上寫著「我爸是xx」的富二代、官二代們看了過去。

「不想在醫院裡躺半年的就給我閉上你那張臭嘴……」

秦方對於這群仗勢欺人的富二代真的沒有任何好感可言,自然的,說話也變得相當的不客氣,對於這些人就是要比他們更加的強勢,否則只會讓他們更加的囂張。

「,這小子膽子真大」

「厲害真能吹啊老子就站在這裡,有種過來礙…」

「老大,動手吧」

那幾個富二代被秦方這話給氣的,頓時就七竅生煙了,可是看到秦方有恃無恐的樣子,他們又不敢輕舉妄動了,最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他們領頭的那個年輕人的身上。

「你敢這樣跟我們說話,還真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礙…」

領頭的那個年輕臉syin沉,嘴上也開始說話了,只不過並沒有著急動手,而是望著秦方那張臉,似乎在思索著是否見過。

錦城是西蜀省的省會,省市兩級的官二代數量不少,這裡面有些人是他得罪不起的,不過左思右想他還真沒有能夠找到一個跟秦方、江黎對上號的,這心裡也變得有恃無恐了起來,琢磨著要動手了。

「我也不跟你們為難,自己過來,老老實實的給這位美nv道歉,我就當這件事沒生過,既往不咎,否則的話……」

秦方也懶得廢話,正好旁邊有一把鋁製的凳子,就看見秦方將凳子拿在手中,手腕一掰,那凳子頓時就變了形,頓時將對面的那幫子小年輕嚇唬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好半天合不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