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374章擊殺LV4陳亮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這個人有所了解了。五毒散的毒素正在侵蝕著陳亮的五臟六腑,這種劇毒相當的霸道,根本沒辦法解除,按照陳亮自己的估計,一旦服下毒素,最多一兩分鐘的時間必然斃命,就算是想送醫院都來不及。正如陳亮所...

第374章擊殺1v4陳亮

第二更,

……

「你果然是烏家派來的1

陳亮聞言卻沒有半點得意,反而神情顯得相當的凝重,「看來烏家的人也不全是廢物,這麼快就查到我的頭上來了!那麼今天,你說什麼也別想離開這裡了……哪怕是你的屍體也不行1

這一句話,顯得無比的yin森。

毫無疑問,陳亮這一次不僅僅是動了殺機這麼簡單的,只怕是秦方真的被他殺死的話,連屍體都可能會被他處理掉,直接毀屍滅跡。

「烏老真是你打傷的?」

有了陳亮的這句話,秦方終於可以確認了,眼前的這個陳亮赫然就是那個兇手,他這一次還真的找到正主兒了。

「那陳青松跟你到底什麼關係?」

不過,秦方卻並沒有動手,而是繼續和陳亮對話。

「看來你知道的真的很多……那個老東西,應該說是我師傅吧1

陳亮的臉上顯得很淡然,對於陳青松的稱呼則是「老東西」,根本沒有半點尊敬的意思,甚至秦方覺得陳亮在說起陳青松的時候,就好像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狗一樣的,這一點讓秦方相當的意外。

「是不是覺得我這人很禽獸?」

可沒想到,陳亮捕捉到秦方這樣的一個神情,自嘲一般的說道,「若是你知道這個老東西是如此對待我的,我想你也肯定會跟我一樣的!知道這個老東西是怎麼死的嗎?是我殺的……是我用他教會我的武藝、用烏家的絕學虎頭沖,將他全身上下每一根骨骼,一寸一寸的打斷,然後活活疼死的!!1

聽著陳亮這冰冷的話語,還有那語句之中透出了濃濃的殺機,他便可以想象陳青松死前是何等的凄慘。

秦方几乎立即想到了古代了一種極為殘忍的刑法——千刀萬剮!

陳亮並沒有用刀,可是這樣的死法幾乎和千刀萬剮沒有任何區別,那種劇烈的痛楚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這一點秦方剛才xiong口的劇痛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可是陳青松卻不得不在清醒的狀態下,忍受著全身骨骼都被打算的悲慘境地。

儘管……那完全是他罪有應得!

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不下數十條之多,就算是死的再慘也是應該的。

只是秦方感觸的是,他當初居然從山崖上摔下去居然沒有死成,反而被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徒弟給虐殺了。

或者這就算是傳說中的因果報應吧!

不是不報,只因時辰未到而已!

「廢話說的已經太多了,現在該送你上路了……」

陳亮意猶未盡一般的說道,好像這樣的傾訴有著別樣的刺ji和興奮,不過此時看向秦方的眼神之中只有冰冷,彷彿秦方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具屍體。

聽到這樣一句話,秦方也站直了身子,儘管看起來還是有些晃dang,給人一種強撐著身軀的感覺,至少陳亮並沒有任何懷疑。

雙方決戰就在這一刻了,誰生誰死也即將揭曉。

不過秦方知道,自己獲勝的幾率更高,因為陳亮的兩大殺招已經被他剋制了,虎頭沖因為秦方使用鋼管粉碎了陳亮的右手手肘關節的骨骼,而五毒散……

秦方的生命值已經完全停止下降了,甚至秦方還吃了一個生命值+1的普通湯包將氣血補滿了,五毒散早已經被潛藏在秦方體內的小傢伙吞噬掉了。

「上路吧……」

陳亮輕喝一聲,腳下猛然間爆,左手為拳,向著秦方快的撲來,動作相當的靈活,若不是知道他右手已經廢了,秦方絕對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受了重傷的人。

砰~~

可是……秦方會怕他嗎?

很顯然不怕!

幾乎就在陳亮趕到近前的時候,之前還虛弱無比的秦方突然之間整個人氣勢一變,身體微動,迎著陳亮的拳頭就是一拳迎了上去。

兩隻拳頭重重的捶擊在了一起,秦方感覺到拳頭上微微一麻,身體被牽動了一下,不過他下盤扎的比較穩,居然只是肩部晃了晃,整個人連一步都沒有後退。

相反的,陳亮卻被他這樣勢大力沉的一拳打的左手胳膊一垂……就好像左手也斷掉了似的,整個身體頓時一個趔趄,差一點就摔了一跟頭。

「你……你……怎麼會?」

陳亮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無限的驚訝,對於自己的實力,沒有人比他更加了解,哪怕是剛才他是吃了很大的虧,可是虎頭沖的餘力爆在秦方的身上,那也絕對讓秦方身受重傷的,以他這時保留的實力,擊殺一個身受重傷的人,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可沒想到,事情到了最後,卻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秦方就好像完全沒有受傷一樣的,以逸待勞的等待著他的到來,並且又再一次對他偷襲成功了。

可是秦方根本就沒有給他那麼多廢話的時候,見自己一擊得手之後,立即動了極為迅猛的攻擊。

腳步一提,向著身體剛剛恢復平衡的陳亮就是一隻大腳踹了過去,同時另外一隻腳也緊隨而上……

一連串的組合式攻擊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的連續打了出來,陳亮這時候已經完全驚呆了,只能被動的迎接,可是心神有些恍惚的他不斷的出現錯誤,反倒是實力比秦方高出一籌的陳亮被秦方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

一直到……

砰!!!

嚓!!

一聲沉悶無比的撞擊聲傳來,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非常清脆的骨骼斷裂的聲音,那是秦方偷偷的取回了那根已經完全變形的鋼管又重重的偷襲了陳亮的另外一直左手的胳膊,將他左手也一併打斷了。

「礙…」

一聲慘烈無比的慘叫聲從陳亮的口中出,只可惜聲音剛出到一半就硬生生的卡住了,因為秦方已經用銀針封住了他的xue位,閉住了他的聲音,讓陳亮直接變成了一個啞巴。

嚓、嚓……

又是連續兩聲,陳亮既雙手被秦方打算之後,雙tui也同樣被打斷了,直接就變成了一個廢人,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徹底的失去了反抗能力。

「想殺我……一隻手的你,還差點1

秦方的臉上終於1u出了得意的笑容,隱忍了這麼久,裝了這麼長的時間,總算是讓陳亮放鬆了警惕,這才得以將其一擊即中了。

陳亮此時身體極度的扭曲著,可是失去了雙手雙腳的他,就像是一隻沒有鋒利的牙齒和爪子的老虎一樣的,只能任人欺負,卻毫無還手之力了。

除了用那極為怨毒的眼神望著秦方以外,他幾乎沒有半點抵抗力了。

「呼~~總算是搞定了1

秦方終於可以喘口氣了,這個陳亮的難纏程度真的相當的高,若非秦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襲得手的話,還真的沒辦法制服他。

不過……

望著手上那根鋼管,秦方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從這一刻起,曾經的悶棍套裝就徹底解散了,就如同它們聚合在一起就壓根沒有起到過什麼作用一樣的,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鋼管嚴重變形,在第一次被陳亮以虎頭衝擊中的時候,它的耐久度就已經直接清零了,剛才秦方又用了它一次,直接所有屬xing清零,變成了現在手上這一根報廢的鋼管,輕輕一捋,直接化為一對鐵粉了。

至於當初的麻袋,早就在流雲山的時候,就已經被秦方折騰成聞嫣的簡單內衣了,也早就報廢了。

如今也只剩下最後的一塊板磚了。

「也不知道我這算是吃虧了,還是佔了大便宜1

秦方無奈自嘲道,這時候才轉臉望向了陳亮,卻驚訝的現……

「嗯?」

陳亮此時的臉s有些青,並且嘴角開始流出黑血,七孔也開始溢血,這是中了劇毒的跡象。

「該死,這個hun蛋……」

秦方顯得相當的意外,沒想到這個陳亮的狠辣程度遠比秦方想象的更加兇殘,因為他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的師傅狠,對他自己更狠。

居然採用服毒自盡這樣的招數,根本就不給秦方任何拷問他的機會,或者說不給秦方將他jiao給烏家的機會。

可是秦方真的沒有辦法嗎?

很顯然不是的。

只見秦方手腕一翻,五枚銀針非常突兀的出現在他的手指之間,然後手指快的移動著,五枚銀針jing準的刺入了五處xue位,正好封住了五個大xue,這樣毒素就一時半會要不了陳亮的命。

「為什麼?」

陳亮也是不禁愕然,雖然他沒辦法說話,可是他眼神之中的驚訝就好像是在表達著這樣一個意思。

他服用的可是他自己配置的強效五毒散,毒xing之強絕對是見血封喉的,可沒想到他都已經感覺到體內的變化了,自己卻還沒有死,原因則是秦方刺出的五枚銀針。

「不為什麼,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我應該知道的秘密而已!放心,這五枚銀針最多只能保住你兩分鐘的xing命……」

秦方說的不錯,這五枚銀針只是為了暫緩五毒散的毒xing,而不是為了救人。

如此兇殘的毫無人xing的陳亮,必須要死,而且還必須要死在秦方的手上,否則……秦方在心裡大聲呼喊著,「你讓我去哪裡hun這麼一筆經驗呀!1

儘管秦方暫時穩住了陳亮體內的劇毒,可是效果不並不是特別明顯,而他本人則是不斷的往陳亮的身上丟讀心術。

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這時候的陳亮,內心遠沒有平時那樣的堅強,似乎是他回憶著他這樣短暫的一生,而秦方的讀心術這時候卻正好可以起到相當大的作用。

於是……

陳亮在回憶著過往的同時,秦方也在快的瀏覽著陳亮的這二十多年的生命,總算是對這個人有所了解了。

五毒散的毒素正在侵蝕著陳亮的五臟六腑,這種劇毒相當的霸道,根本沒辦法解除,按照陳亮自己的估計,一旦服下毒素,最多一兩分鐘的時間必然斃命,就算是想送醫院都來不及。

正如陳亮所說的那樣,真正了解他這些年是怎麼熬過來的,或許秦方就能夠理解他為什麼會那樣虐殺陳青鬆了。

陳亮不把陳青松當作人來看,原因便在於陳青松也同樣沒有把陳亮當人看,那個過程之中生的事情,即便是秦方作為一個旁觀者,都覺得看不下去,恨不得把陳青松碎屍萬段了。

而陳亮之所以xing格扭曲成現在這個樣子,也完全是陳青松一手造成的,只不過最後陳青松死於xing格嚴重扭曲的陳亮的手上。

「唉,上路吧1

同樣的一句話,只不過這一次轉換了說話的對象,由秦方的口中說出來了,一枚銀針在手,直接以回天九針的特殊手法針刺陳亮的頭頂百會xue。

之前還臉s猙獰而扭曲的陳亮,雙眼微微一滯,眼神之中的神采便快的消退了,幾乎在瞬間瞳孔就徹底散了。

陳亮死了!

在五毒散毒素依然在侵蝕著他的身體的時候,他人卻已經死了,直接的腦死亡,死亡是在一瞬間完成的,沒有任何的痛苦,死的相當的安詳。

回天九針之絕命針!

這是回天九針的禁術,乃是一針絕命的秘技。

這一套針法來自於一代名醫皇甫謐,醫生是治病救人的,可是有些病人真的已經病入膏肓了,身體無法承受那種病痛,他便會選擇讓病人安詳的離去,至少逝去的時候不會有任何痛苦。

可就算是這樣,皇甫謐這一生也僅僅只是使用過三次而已,所以在皇甫謐的傳人之中也有著這樣的規定——事不過三。

不過這對於秦方這個「偽醫生」來說,卻並沒有那樣的限制。

陳亮年紀不大,可是他的這一生卻可以稱之為罪惡的一生,在他短短的二十多年的生命之中,已經沾染了十六個人的鮮血,無一不是死狀相當慘烈的。

這樣的人,即便是不被秦方殺死,抓起來也肯定是死刑,落後烏家人的手中也絕對逃不出一個死字!

所以他才會在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脫之後,毅然的服食了劇毒的五毒散,了結了自己這罪惡的一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