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367章追兇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他的救命恩人,若非是他們師傅倆到來,只怕是烏老現在已經駕鶴西去了。正如羅友恆所說的那樣,烏老今天的氣s不錯,jing神也明顯好了許多,蒼白乾皺的臉上隱約的有了些許血s,只是身體依然還是非常的...

第367章追兇

第一更,

……

「茜茜,茜茜……」

一聲聲呼喊從xiao院里傳了過來,頓時讓這一對年輕男nv都是臉s一變。

秦方聽得出這個聲音,赫然是羅茜的父親羅友恆,看樣子烏老爺子那邊的情況已經趨於穩定了,或者是已經休息了,烏家人自然是歡天喜地的各自回去休息了。

而羅友恆這時候過來,一來是看看自己的nv兒,二來多半是想看看秦方的情況,畢竟秦方現在算起來可是烏家的恩人,烏明和烏海或許來不了,羅友恆過來也是很給面子的。

要知道,剛才秦方和羅茜的關係緩和了不少,兩人也簡單的jiao流了一下,羅茜的身份也呼之yu出了,誰讓他有一個任職省公安廳副廳長的老子呢。

「啊!我爸來了……」

聽到羅友恆的聲音,羅茜立即蹭的一下從被子里鑽了出來,就想出去攔住羅友恆,只是秦方卻一把拉住她,指了指她身上的衣服,示意光又再一次外泄了。

「都怪你……」

羅茜恨恨的嘀咕了一句,一邊七手八腳的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邊還忍不住給秦方丟了一個白眼,儘管那個白眼怎麼看都像是在拋媚眼。

羅茜很難得的1u出了些許xiaonv兒姿態,尤其是那一個媚眼拋過來,更是給人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倒是讓秦方略微意外了一下。

不過羅茜很快就鬱悶了,身上的衣服都濕了,那個妞妞罩更是早就被秦方扒下來了,她必須要重新換一身衣服才能出去見人,否則他老爸肯定要誤會她和秦方的關係了。

「得,我去應付你爸,你趕緊換身衣服1

秦方苦笑了一下,他和羅茜這麼一鬧騰,兩個人身上的衣服都濕了,羅茜可以換衣服,他卻不行,而且他和羅茜這樣走出去,羅友恆就算是想不誤會都難,最終他也只好tian著臉出去攔人,讓羅茜換衣服。

「羅師兄……」

幾乎在羅友恆快要踏入客廳的時候,秦方已經整理好的衣服在那裡等候著了,只是身上的衣服濕了,穿著很不舒服。

「秦師兄,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羅友恆本來就是過來看秦方的,見秦方已經蘇醒過來了,他自然是非常高興的,臉上也是充滿了喜悅之s的。

「我本來也沒有什麼事兒,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對了,老爺子怎麼樣了?」

秦方笑了笑說道,事實上老爺子一個多xiao時之前就已經被秦方酒醒了,而秦方只是昏mi了幾分鐘而已,不過這都不足為外人道也,而是轉移話題道。

「毒素清楚了,不過xiong前的傷勢卻還是比較重!這個不要緊,馬老會親自過來,有他在應該問題不會太大……」

羅友恆很是放心的說道,馬老是醫道聖手,之前之所以治不了不是他能力有限、水平有限,完全是因為無法確認烏老身中劇毒的。

五毒散這種劇毒很霸道、也很狡猾,若非把毒素凝聚起來的話,連銀針都探不出來的,也就是秦方的回天九針才能有這樣的功效。

當然了,若非是秦方身上那個xiao傢伙提醒秦方烏老是慎重五毒散的話,秦方就算是有回天九針也照樣不明真相的。

「那就好!相信烏老很快就能恢復的……」

秦方點了點頭,烏老實力強悍,修為高深,有馬老幫著調養治療,相信不需要太久就真的可以恢復健康的,只是烏老這大病一場,只怕是一身修為很難再回巔峰了。

當然,烏老的實力早就不在巔峰時期了,練武之人雖然說高手的年輕都不xiao,可實際上年紀越大,實力卻不是越來越強,而是越來越弱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態,誰也躲不過、誰也避不了,烏老也已經算是風燭殘年了,這一次能夠頂過去,下一次或許就未必有這樣的幸運。

只是這些跟秦方的關係都不大,他不是什麼救世主,更加不是無所不能的神靈,能力也僅限於此而已,再給他提更高的要求,他是明顯做不到的。

「你這身上衣服怎麼都濕了?」

羅友恆點了點頭,五毒散盡去,老爺子的身體就頓時健康了不少,再有馬老幫著調養,相信康復並不是什麼問題,這樣烏家人的心情頓時就輕鬆的多了。

不過這時候羅友恆倒是注意到秦方身上的衣服了,好像都濕漉漉的,雖然不能說是從水裡撈上來的,看起來也差不多。

「別提了,口渴起來倒水,腦袋昏昏沉沉的,不xiao心把水壺打翻了,淋了我一身……」

秦方苦笑著表示道,樣子是做足了,事情也是半真半假的。

「茜茜怎麼不幫你?」

只是羅友恆卻是眉頭一皺,有些奇怪的問道。

「羅警官當時好像是去洗澡了,沒有注意到,這個不怪她……」秦方趕緊解釋道。

似乎是為了正視秦方這句話的真實xing,羅茜也剛好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身上的也確實換了一身衣服。

不是正裝,而是將她那完美軀體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居家服。

山上的氣溫有點低,那種太單薄的睡衣在室里穿穿沒問題,走出來就真的不合適了,更別說還有一個男人在家裡了。

「爸,您來的正好,我們剛還想去找您呢!秦方,你來說吧。」

羅茜直接來帶到了羅友恆的旁邊,挽住了老爸的胳膊,笑呵呵的說道。

「羅師兄,我剛才和羅茜聊了一會,現了一些情況……」

秦方沒有再猶豫了,那個案子涉及的層次不低,羅友恆是省廳的副廳長,雖然不會專項負責這個案子,可若是由他來幫著說話,事情會比較好辦的。

「哦,什麼情況?」

羅友恆也是微微一愣,倒也一點不介意的問道。

「是這樣的……」

於是秦方便將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都跟羅友恆介紹了一下,提到了自己的懷疑和猜測,也簡單的列舉了一些例子,試圖說服羅友恆幫忙。

「秦師弟,怎麼說呢?這件事很複雜,也很麻煩……這樣吧,明天老爺子醒過來,你親自問他吧!至於讓你進專案組的事情,我來想辦法1

只是羅友恆卻並沒有答應什麼,似乎這件事裡面還有什麼秦方不知道的內幕,而這個事情的癥結可能還是在烏老爺子的身上。

「好吧1

秦方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就算是強求也沒用的,至於能不能進專案組,只要烏老爺子點頭了,相信一切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一夜無話。

秦方是在羅茜的院子里住了一夜的,當然不是在羅茜的室,鬧了這麼一回已經夠折騰的了,他真要是在那裡住一晚上,羅茜樂意,羅友恆還不樂意呢,所以秦方是住在客房裡的。

第二天一大早,羅友恆就過來找秦方了,說是老爺子已經醒過來了,氣s明顯好得多了,已經可以勉強說話了,第一個要見的就是秦方師傅倆個。

蔡平原是烏老的好朋友、把兄弟,而秦方算是烏老的師侄,同時又是他的救命恩人,若非是他們師傅倆到來,只怕是烏老現在已經駕鶴西去了。

正如羅友恆所說的那樣,烏老今天的氣s不錯,jing神也明顯好了許多,蒼白乾皺的臉上隱約的有了些許血s,只是身體依然還是非常的虛弱,身體也瘦削了不少,這個只能依靠後期的這

「師傅、烏師伯……」

秦方是跟著羅友恆一起過來的,蔡平原已經早早的坐在這裡了,秦方立即客氣的跟兩人見禮,至於剩下的烏明、烏海,他們算是同輩,只是簡單的招呼一下就可以了。

蔡平原只是點點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師徒倆的關係非常好,這些繁瑣的禮節實際上老蔡是一點也介意的。

烏老也是差不多的,不過他的臉上明顯有著些許的微笑,好像是強擠出來的,儘管還是忍不住chou動了傷口,讓他的臉s頓時慘白了一下,卻讓秦方相當的感動。

「烏師伯,您老身體還沒有恢復,最好還是不要有太大的動作……」

秦方立即勸慰了一句,他可不想自己冒險救回來的烏老因為一些xiao細節的疏漏而出1uan子。

「我已經沒事了1

烏老卻是輕輕的搖動了一下腦袋,然後從口中擠出了這麼一句話,倒是讓秦方明白了這個老爺子的脾氣,相當的固執和強勢,這也難怪烏家能夠在這一帶如此強盛了。

「秦方,別理他,這老東西就是這個臭脾氣1

倒是蔡平原在旁邊笑了一句,他們是老朋友,偶爾就是依靠這樣的聊天打屁、互相諷刺來jiao融彼此的感情。

對此,秦方也是一直微笑著,他是晚輩,不適合參與這個級別的戰鬥,索xing還是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裡消滅在早餐是最合適的。

「xiao秦,我聽友恆說你要調查那一起兇殺案,並且還有所現?」

不過,很快秦方就不安寧了,烏老居然主動放棄了和蔡平原的爭論,轉向了秦方這邊了,看樣子他已經從羅友恆那裡得到消息了。

「是的,烏師伯!事情是這樣的……」

秦方不得不又將自己了解到的細節對烏老說了一遍,儘管烏老、蔡平原等人臉s都沒有什麼變化,就好像他們事先早就知道了似的。

而事實也確實是如此……

「你說的對,打傷我的和犯下那一起案子的兇手,確實是同一個人1

烏老很是鄭重的點了點頭,只是他這一開口,蔡平原、烏明、烏海、羅友恆等人都是不約而同的抬起了頭。

他們雖然也知道這個事實,可是對於那個兇手是誰卻一直都拿不定主意。

懷疑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當年被打下山崖的陳青松,可陳青松早在二十年前就應該死了,又怎麼會在最近連續犯下了兩起這樣的案子呢?

這是他們最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毫無疑問,烏老是唯一知情人,剩下的兩個已經是的不能再死了。

「兇手是一個年輕人1

烏老沉默了許久,然後才幽幽的說道。

「年輕人?」

眾人都是微微一愣。

兇手是不是年輕人本來並不重要,可是能夠將宗師級武者打傷差點掛掉,這一份修完幾乎讓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高手都忍不住動容的,這起碼需要等同於蔡平原、烏明這樣的實力,就算是烏海這個剛入大師級的武者都不行。

可是一個年輕人,能有這樣的實力?

二十多年前有一個,那就是陳青松,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陳青松就算是還活著,也已經差不多五十歲了,這根本算不得年輕人了。

「雖然我沒有看清楚他的相貌,不過年輕應該不大,肯定不過三十歲1

烏老很是鄭重的表示道,雖然眾人都不知道那天到底生了什麼事情,不過烏老受傷的時間實在傍晚,那時候天s已經昏暗了,加上又是對方偷襲出手的,一擊便走,沒有看清楚兇手的相貌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對手是正面出擊的,就算是記不住準確的容貌,留下一點點印象卻不是什麼難事。

「而且……」

不過真正的爆點卻還是這樣一個轉折處,「而且我懷疑,他是青松的傳人……」

嘩~~

眾人,包括秦方在內。

「爸,你是說陳青松沒死?」

烏海是武痴,xing格比較直一些,立即驚訝的問道。

當初陳青松根本沒有來得及娶烏家的xiao姐,就犯下了這樣的罪行,被他玷污過的nv人也全部都被殺害了,根本就沒有子嗣留下來。

那麼說下來,唯一一個可能就是陳青松從山崖上摔下去根本沒有死,然後利用二十年的時間調教出了一個弟子,現在回來報仇了。

「這怎麼可能?」

可是大家的心裡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要知道陳青松當時受了非常重的傷,根本就沒有救治的可能,而且又是從山上摔下去的,粉身碎骨都算是便宜的了。

想要活下來?

真的比登天還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