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366章同一個兇手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句,就連剛剛對秦方產生的些許好感也立即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不僅如此,羅茜還一把掀開了被子,讓她那本來就沒有來得及遮掩起來的光又毫無掩飾的袒1u在秦方的面前。「你不就是想要老娘的身子嗎?來...

第366章同一個兇手

第三更,一萬二千字已更,求推薦票、月票、訂閱!!!

……

此時,秦方的心裡當然是非常得意的。

不過他卻又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還不是一般的不對勁,是很、相當、非常的不對勁。

至於原因嘛,則是在於秦方胳膊上的那個紋身,也就是秦方的那一隻寵物。

這個小傢伙在秦方的身體上是可以隨意流動的,就好像它最初是出現在秦方的手腕部位,隨後就來到了秦方的胳膊的頂端,靠近肩部的位置。

而現在……它居然跑到秦方的xiong口了。

「難道剛才生的事情,是它搞的鬼?」

秦方的心裡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實在是剛才生的事情真的有點詭異,看起來好像一切生的都是順理成章的,可是回過頭來仔細的一想,卻又覺得有一種說不出詭異。

原本秦方的生活始終都是好好的,雖然有些麻煩,卻總是能夠按照秦方預計好的方向行走,可自從這個小傢伙,或者說從得到這個寵物蛋開始,事情就開始變得很離奇了,不少事情都有點脫離秦方的掌控了。

好在這些事情大多不是壞事,或者說大多數對秦方來說都是好事,唯一一個、也是最大的缺陷,秦方現自己身邊的nv人越來越多了。

秦方這才想起來,自從得到這個小傢伙開始到現在,秦方一直都沒有來得及對它使用偵查技能,因為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何種生物,更加不知道它有著怎麼樣特殊的能力。

實在是當初那一起兇殺案的突然出現,打斷了秦方的思緒,之後更是一件事跟著一件事,這才讓秦方逐漸的淡忘了。

現在,在人前,小傢伙這以紋身的形式留在秦方的身上,倒是不怕被人現,也省了秦方不少的麻煩。

「算了,等以後有空再慢慢研究吧。」

這個小東西確實讓秦方有點頭疼,不過現在卻不是研究它的時候,只能以後找個時間慢慢了解了。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躺在,互相都沒有干涉對方,也好像兩人都沒有看見身旁的異xing似的,或許他們都在回味著剛才的那一切吧。

只不過這場面有點太火爆了,羅茜前xiong完全袒1u,秦方也基本上差不多,ku子也都是鬆鬆垮垮的,羅茜的裙子更是已經被撩到了腰際,那黑絲映襯下的某處早已經濕潤了,那一處的穢跡相當的明顯。

夜晚的風還是有點冰涼,尤其是這樣的山頂上更是如此,兩個人的身上多少都沾了一些水,清風吹過都帶來了陣陣涼意。

秦方立即坐了起來,輕輕的用被子將羅茜那完美無瑕的軀體蓋了起來,然後又走過去將mn窗都關嚴實了,將那些風都阻隔在了外面。

動作很輕柔、也很溫柔,讓已經有點回神的羅茜都是薇薇一怔,似乎有點不敢相信這樣溫柔的秦方還剛才那個粗獷彪悍的似乎要將她完全吞噬的魯男子劃上等號。

毫無疑問,這樣這樣一個貌似不經意的舉動,讓羅茜心裡對他的評價不由得上升了不少,雖未必能夠讓她將秦方列為白馬王子的選,可是比之前那種仇視、嫉恨明顯要好了很多個檔次了。

不過,羅茜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的衣襟打開,即便是隔著一層被子,她也依然有些不太適應,就掙扎著想要將衣服穿好。

「躺著別動,我們好好說話……」

只是秦方卻是按了按被子,阻止她的動作,然後才微笑著說道。

「說什麼……」

羅茜似乎對秦方的這句話還是比較受用的,沒有反駁,也沒有再動,只是平靜的問一句。

「嗯,我想起來了……你好像還答應了我一個條件的,現在烏老已經醒了,是不是可以履行了……」

秦方想了想,似乎和羅茜的jiao集不多,能說的話題更少,但是很快想到了那個兇殺案,秦方便立即想起來了,便對羅茜說道。

「你……你hun蛋1

羅茜微微愕然,她沒想到秦方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提這個,立即臉上泛起了強烈的怒意,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就罵了一句,就連剛剛對秦方產生的些許好感也立即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不僅如此,羅茜還一把掀開了被子,讓她那本來就沒有來得及遮掩起來的光又毫無掩飾的袒1u在秦方的面前。

「你不就是想要老娘的身子嗎?來吧,拿走吧……老娘就是叫了一回鴨子1

秦方頓時傻眼了,他想起了當初他和羅茜說的話,卻是把羅茜誤會他的意思這件事給選擇xing的丟棄了。

他倒是忘記了,偏偏羅茜並沒有忘記,加上剛才生的事情,秦方在打算更進一步的時候,被羅茜非常暴力的打斷了,現在他在替這個事情,羅茜立即以為秦方是想要以此作為要挾,繼續未完成的事業。

換做是任何一個nv人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只不過羅茜的反應似乎太極端了一點,或者這就是這種暴力nv警hua的xing格所致吧。

「怎麼?還想要得寸進尺?還打算讓老娘親自伺候你?mn兒都沒有……嘿嘿,鴨子,來吧,老娘絕對付得起價錢1

看到秦方傻愣在那裡,羅茜頓時就得意了。

自從和秦方碰上以來,數度jiao鋒全部以慘敗告終,剛才的那一次更是賠上了自己的清白,甚至剛才若不是她及時醒悟的話,只怕是現在自己的清白身子已經是秦方的了。

可是這一次她主動出擊,居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居然讓她心裡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愉快,或者說她終於有一次站在勝利的高點上了。

「唉……」

秦方輕嘆一句,顯得相當的無奈。

不過她還是靠到了羅茜的身旁,羅茜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卻還是咬著牙頂住了,不過預想中的事情並沒有生。

秦方並沒有去脫她身上的衣服,恰恰相反的,秦方居然拉了拉她的那件小襯衣,然後一顆一顆的將口子給扣上了,這才勉強遮掩住了她xiong前的g上些許水漬讓這件絲質的小襯衣多處都浸濕了,隱約的1u出了裡面的顏s,尤其是那兩粒葡萄的凸起更是清晰。

羅茜感覺自己的腦袋有點懵,明明面前這個hun蛋對自己的身體垂涎三尺,可是自己都擺明了送上mn,他不僅不動手,反而把她把衣服穿好了,這就真的是奇了怪了。

「我想你一直都誤會我的意思了……」

秦方拉過了被子,披在了羅茜的身上,然後才有些苦笑著說道。

哼~~

對此,羅茜的反應則是一聲冷哼,腦袋偏到一邊,根本不理睬。

「我之所以救烏老,並不是因為你的美s,完全是出於對烏老的尊敬,當然也是不希望師傅這麼大一把年紀還要失去摯友……」

秦方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應,只是細細的闡明了道理,而羅茜聽到這一句有那麼些許感觸,可是明顯對秦方的品行還是很不相信的。

「還記得我在答應你救烏老之前跟你說過的話,問過的事情嗎?」秦方繼續說他的話,並不太在意羅茜的反應。

「其實,我跟你說的條件,只是希望依靠你的能力,或者說烏家的關係,將我nong進你們警方的這個專案組裡面去,僅此而已……」

話說到這裡,秦方基本上已經將自己的意願大致的表達出來了。

「你說真的?」

羅茜這時候終於不能再繼續保持沉默了,用一種極度不相信的眼神表示道。

「當然是真的。」

秦方點了點頭,從一開始他就是打的這個主意,他在這裡無權無勢的,除了依靠烏家的關係,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

「為什麼?查案是警方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

羅茜顯然還是不信的,實在是秦方的這個理由太牽強了,總感覺是編出來的。

「我先問你一句,那個男xing死者的死亡原因是什麼?」

秦方卻不答,而是反問了一句。

「半邊腦袋都被轟掉了,就是人都活不下來……」羅茜撇了撇嘴說道,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這話里就飽含著深深的嘲諷。

「人腦是人體最為結實的部位,你說使用什麼東西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秦方只是笑了笑,對羅茜的嘲諷置若罔聞,而是又反問了一句。

「……」

這一次羅茜愣住了,她很想說是重物,法醫的報告上也是這樣寫的,可實際上羅茜知道那並不是,她也是近距離觀察過那一具屍體的警察之一,同時也是一名武者。

「手!準確的說應該是手肘……」

羅茜沉默了,可是秦方卻一口爆出了答案,而對於這一個答案,羅茜的反應很平靜,因為她知道秦方說的是對的,那個男xing死者確實是死於手肘的猛烈撞擊之下,直接轟爆了半個腦袋當場死亡的。

毫無疑問,這個兇手是一個武者,而且還是一個實力相當強悍的武者,並且所使用的手法裡面有著些許形意拳的手法在裡面。

當初之所以懷疑秦方是兇手,最開始是羅茜在詐秦方的,可是審訊室的那一次jiao手,卻讓羅茜現秦方是形意拳的高手,這個本來的嫌疑人一下子就被她認定了。

「你知不知道,你外公、也就是烏老的傷勢,除了身中五毒散之外,還曾經被人施展過重手打傷……」

這個其實秦方不用說,羅茜就知道,或者說整個羅家的人就沒有不知道的,若不是秦方現了五毒散的話,他們所有人都只覺得烏老是被高手打傷的。

「而你又知不知道,那個打傷你外公的,和那個擊殺那個男人的兇手,所使用的手法都是一樣的,甚至於連力道、強度這些都是相差無幾的……」

不過前面說的那些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秦方最後曝出來的這個猛料。

啪~~

羅茜頓時據僵住了,差一點就蹭的一下竄了起來,整個臉部的表情也變得異常jing彩了起來。

「你……你是說……那個殺人犯就是打傷我外公的兇手?」

儘管秦方的話已經表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可是羅茜還是忍不住重複了一遍,似乎生怕自己聽錯了。

「不離十!我不相信菏這個世界上有兩個人有著幾乎相同的實力、相同的招數還有完全相同的小動作……」

秦方非常肯定的表示道。

這三個相同,前面的兩個都可能有可能,但是最後一個卻不可能。

哪怕是完全使用同一種方式訓練出來的殺手,可以讓他們擁有非常標準的招式,也可以有著相差無幾的實力,可唯獨這種小動作卻幾乎都是個人的一些非常隱蔽的習慣,亦或者是不經意之間nong出來,這幾乎都具備了相當的不可複製xing。

哪怕是同一個人,做同樣的小動作也不可能完全一樣的。

而秦方之所以認為他們是同一個人,就是因為這個兇手的胳膊上似乎有一點很特殊的記號,比如說傷疤之類的。

這樣的東西在平時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可是這一次秦方的運氣似乎不錯,居然讓秦方在那個死者和烏老的傷口處都現了極為近似的一個小細節,這才讓他確認了這樣一個結果的。

「走,跟我去見舅舅……」

不知道是不是兩個人的關係突破了一些禁忌,也可能是秦方在羅茜心中的評價已經完全改變了,羅茜就是覺得秦方的判斷應該是很準確的答案。

現在烏家人都在尋找那個謀害老爺子的兇手,只可惜之前老爺子昏mi不醒,一直都沒有半點線索,現在秦方得出了這樣一個答案,那就絕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說不定順藤mo瓜的找下去,還真的能夠找到那個兇手。

只要能夠找得到兇手,以烏家的實力,絕對不可能讓他逃掉的。

「那個……老爺子已經醒了,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知道答案或者已經知道了……」

只是秦方卻一把抓住了羅茜,微笑著表示道,同時又指了指在那浸濕了好幾處的襯衣上的印出來的s和凸起,示意她zou光了……

「礙…」

羅茜這才反應過來,立即臉s緋紅,如同靈貓一般的趕緊鑽進了被窩裡面了,哪怕是裡面也有不少地方是濕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