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295章羽墨的初吻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ao島某企業在內地的總經理助理的身份接到了邀請這才能夠步入會場的。這個企業秦方已經讓唐城幫忙調查過了,沒有任何問題,至於范寧的這個身份也是存在的,只是這個總經理助理卻有好幾個,政fu方面也確實出...

芳菲雪開業的事宜秦方都jiao給唐菲菲和蕭慕雪去處理了,時間還是比較充裕的,倒也不用太著急,而秦方則是要專心於準備接下來的那個任務。相比秦方暫時的悠閑自得,作為市局局長的葉恆,也是忙的焦頭爛額的,雖然沒有生什麼大案,可是xiao案頻,各大分局的頭頭都被他罵慘了。

即便是他聽說了秦方已經從南粵返回了寧海,可還是沒有主動找上秦方的頭上來,他的兒子葉翔的病情已經趨於穩定,除了沒有知覺以外,倒也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秦方很清楚,葉恆的耐心並不會持續多久,這一次的jiao流會很重要,作為市局局長,葉恆的壓力和責任都很大,不容許他出現任何的失誤,即便是兒子的事情也只能暫時放到這件事了結之後才會來找秦方的。

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責了,秦方在幾天里看似悠閑,但實際上卻做了不少的準備的,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這位從xiao島過來的行政院高官按照預定的行程從寧海機場下了飛機,省委省政fu方面前表示了高度的關注,外jiao部也派遣了一名副部長下來陪同,安全防衛全部都是由寧海軍區接管了。

這些都跟秦方沒有任何的關係,那些恐怖分子就算是再如何想刺殺這位姓李的高官,也不可能在重兵把守的機場下手的。

而事實也是如此,代表團一行順利的抵達了寧海,並且入住了安排好的寧海飯店。

寧海飯店是寧海的一個標杆,在數十年之前,寧海飯店那一棟樓曾經是全國第一高樓,位於寧海市中心最為繁華的地帶,雖然如今幾十年過去了,寧海市區的高樓鱗次櫛比比寧海飯店高的大廈多了去了,可是它的名頭卻依然非常響亮的,是寧海幾個五星級酒店之一。

當年戰敗之後,便退走xiao島,而寧海就曾經是的都城,這位李姓高官的祖輩、父輩都曾經是將領並且還是寧海人,雖然他們都已經逝去了可是這一位李姓高官對於寧海還是有著很高的認知度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有了這一次的寧海之行,即便是他也聽說了有人要對他不利,可他還是毅然來到了寧海。

酒店方面已經全部清查過了代表團一行人全部入住頂層的套房,並且最上面五層都全部封閉了酒店方面的服務人員都是經過了嚴格調查之後才允許進入的,並且在代表團入住的這段時間,不允許更換或是添加任何一個人。

秦方也已經跟隨唐城一起,編入了特別行動隊,只可惜沒有代表團那樣好的待遇,只能在樓頂上喝西北風。

一夜平靜的過去了,真正危機的時刻才算是開始。今天白天代表團將會與江南省委省政fu進行一場座談會,同時外jiao部官員也會陪同,考慮到這次代表團來寧海只是一個簡單的經貿方面的jiao流,太高級別的國家領導人倒是沒有過來。

白天的時候秦方chou空睡了一個安穩覺晚上會有一個歡迎的晚宴,那時候才是下手最佳的時機,因為秦方知道,組織方面通知范寧在這個晚上動手的。

「真的不會有問題?」

范寧實在秦方的陪同之下進入會場的組織方面還真的是神通廣大,居然給范寧nong了一個xiao島某企業在內地的總經理助理的身份接到了邀請這才能夠步入會場的。

這個企業秦方已經讓唐城幫忙調查過了,沒有任何問題,至於范寧的這個身份也是存在的,只是這個總經理助理卻有好幾個,政fu方面也確實出了邀請函的,只是沒想到邀請函到了范寧的手中了。

「放心吧,等你拿到了毒yao之後,只管放在我們預定的位置,我會幫你處理的……」

秦方輕輕的拍了拍范寧的手算安慰道。

按照組織的計劃xiao,范寧會在這裡和她上面的接頭人碰面,並且拿到計劃好的毒yao,真正下手的人卻是范寧,至於那個接頭人年不能曝光。

秦方的安慰似乎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范寧雖然還是有點忐忑,不過卻已經平靜了許多。

「按計劃行事」「」

正巧秦方這時候看見了寧羽墨,而寧羽墨也看見了秦方,立即低聲對范寧說了一句,便立即笑眯眯的迎著寧羽墨過去了。

秦方是代表軍方的人員,而寧羽墨則是代表著寧海警方,所以當兩個人碰面的時候,略微有點驚訝,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意外。

「那位美nv就是……」

只是讓秦方意外的是,剛剛走到寧羽墨的跟前,秦方的這位干姐姐就非常熱情的給了秦方一個擁抱,只是兩人的臉頰貼在一起的時候,寧羽墨卻極為xiao聲的問了一句。

「是什麼?」

秦方微微驚訝了一下,輕輕的推開了寧羽墨,卻還是故作不解的反問道。

「別跟我裝傻了!別忘了上次那東西是誰遞上去的,你的這位美nv老師在上面已經掛了號的……」

寧羽墨只是翻了翻白眼,那細嫩光滑的手臂就挽住了秦方的胳膊,兩個人就依偎在一起,寧羽墨很xiao聲的說道。

「厄……」,」

秦方頓時一驚,上次他做辜已經算是非常謹慎的了,卻是沒想到還是牽連到范寧了,在上面掛了號,那豈不是這一次,」

「xiao寧姐,別嚇我,那上面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秦方對寧羽墨最終還是沒有隱瞞,很xiao聲的問道。

「沒什麼意思,你跟她的那點關係早就被人盯上了,別以為我不知過……好像是打算利用她放長線釣大魚,「」,寧羽墨好像知道的好挺多的,就連看向秦方的眼神也是帶著一抹怪異的神s。

「只怕是上頭要失望了,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秦方苦笑了一下,他查談過范寧的意識,知道她只是一個被控制的受害者,除了聽命行事之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你怎麼知道她什麼都不知道?像她這種人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除非是採用一些極為特殊的手段,否則她們是什麼都不會吐露的……」

寧羽墨又是一個白眼丟過來,很是不爽的說道,似乎是有點諷刺秦方的無知和幼稚。

秦方頓時無語,他有心反駁一句吧,開不了。,總不能告訴寧羽墨他會讀心術吧,而且還是能夠完全看透內心的讀心術,而不是心理學上面的那種低級猜測用的所為讀心術。

「等等…」,」

寧羽墨還想要說什麼,突然現一個人出現了,雙眼頓時爆sh出一道jing光。

對方似乎也感覺有人在注視他似的,居然眼神也下意識的向著秦方這邊看了過來,秦方微微一慌,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考慮的捧住了面前那張宜喜宜嗔的完美臉龐,就用他那火熱的唇印上了對方那xiao巧櫻紅的嘴唇。

寧羽墨幾乎是瞬間就懵了,兩眼睜得大大的,驚訝無比的注視著面前的秦方,雙手微微張開,似乎都不知道該放在那裡了。

「xiao寧姐,請配合我一下,那個人有問題,他正在看著我們…………」

幾乎是下意識的,寧羽墨想要伸手給這個騙走了自己初吻的男孩一巴掌,可是她還沒有動手,耳邊就突然響起了這樣一句話,愣是讓她那已經提起來的手又放了下來,然後雙手微微的落下,摟住了秦方的腰部,兩人就像是情侶一樣的擁吻了起來。

只是在身體微微側向的時候,寧羽墨也已經注意到了一個男人出現她的視線里了,並且那人也是朝著她和秦方這邊望了一下,然後轉過身去,在那邊的桌子上的果盤裡擺nong了一下,隨後便離開了。

望著眼前的這個男孩,寧羽墨心情是十分複雜的,感受著對方那火熱的嘴唇,即便是一向對男人不屑一顧的寧羽墨也是忍不住有點悸動的。

雙手貼合在秦方的背上,秦方雖然穿著禮服,可實際上並不厚,寧羽墨掌心的熱力可以輕鬆的穿透衣服碰觸到秦方的肌膚。

同樣的,寧羽墨也可以感受到秦方那看似瘦弱身軀下那羌比強健的體魄。

「我應該給他一巴掌的,可為什麼因為他的一句話,我就放棄了呢?」寧羽墨心中這樣問自己,有些疑惑,可是又好像責些滿足。

這二十多年來,她始終都對男人不屑一顧,追求她的男人很多,卻沒有一個能夠讓她看得順眼的,似乎秦方是唯一一個跟她比較親近的,儘管她覺得他是一個弟弟。

唇分。

秦方意猶未盡的放開了寧羽墨的香唇。

兩人雖然說是擁吻,實際上就是嘴唇的碰觸而已,秦方倒是有心勾搭一下寧羽墨的香舌,可是他也清楚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

「秦方,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寧羽墨顯然還是有點生氣的,雖然不知道一巴掌甩過去,可是一張俏臉也是微微寒的,儘管她的臉上依然還有著未退的紅chao。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