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257章報仇了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還真沒有往這方面想過,一直都在擔心兒子的病情了。「正所謂解鈴還需系鈴人」這件事恕老朽無能為力……」,得到這樣的一個答案,馬老也是微微驚訝了一下,然後就搖了搖說道」馬家雖然簽了葉恆一個人情,可...

「老二,有空嗎?」

秦方走出名仕沙龍的時候」就立即打電話給了肖楠。

經過這些天的養傷,加上夏芸無微不至的照顧,肖楠的傷勢早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不過這傢伙還在宿舍里裝受傷,繼續接受夏芸的照顧」似乎已經有點享受這樣的日子了。

「嗯?怎麼了?」

肖楠這時候正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的看電影,接到這個電話還顯得非常的驚訝,他還不知道秦方要幫他報仇的事情。

「別裝死了,馬上開車來市區,省立第一醫院」我想過去等你……」

秦方卻是沒有直接說出來,反倒是先賣了一個冠子。

「去醫院幹嗎?你受傷了,喂喂喂1

肖楠正納悶秦方叫他去市區幹什麼,正準備問一下的時候,秦方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了。

不過肖楠也知道秦方應該不是在跟他開玩笑,立即從不繼續裝病了,穿上了衣服,就出mn開車往市區方向趕過來了。

大約四十多分鐘之後,肖楠便在醫院mn口看見了秦方正悠閑自得的在那裡晃悠著,便立即走過去」很是驚訝的問道,「我說老四,到底出啥事了」這麼急火火的把我叫來幹嘛?」

「反正是好事,你自己去7樓3號加護病房看看就知道了……」

秦方繼續賣關子,就是不肯說,只是給肖楠指明了位置就立即坐到肖楠的車裡去了。

肖楠滿頭霧水,可還是乖乖的上樓去了」大約十多分鐘之後,肖楠這才從病房樓出來了,之前的的不明真相的臉上已經全部都是欣喜了。

「你乾的?」,坐會了車裡之後,秦方便立即開車和肖楠一直離開了」路上肖楠的笑容就一直沒有消失過,沉默了許久才忍不住問道。

「跟我有點關係吧,被氣的……」

秦方笑了笑,並沒有告訴肖楠關於生死針的秘密,只是說了這麼一個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實。

「被氣的?你幹什麼事情了?居然能把他氣得半死」肖楠這就納悶了,他去看的自然就是昏mi不醒的葉翔了」那不是嘴上說的那種「半死」,而是真正的半死,隨時都可能會上西天的那種半死。

「他輸了五百萬給我……」

肖楠正興奮的喝著水,突然聽到秦方的這句話,頓時一口水就狂噴了出去,「這xiao子也真是夠狠的」一次贏了五百萬……」

若是秦方說他一晚上賺了五百萬,肖楠或許還不是特別相信,可是說秦方贏了五百萬」他絕對是相信的。

上一次他可是親眼目睹了秦方幫他贏了努倍的俄羅斯輪盤,還有宿舍裡面的鬥地主已經禁止秦方參與了,就連自認地主高手的沈洋也已經甘拜下風了。

「會不會有事?」

肖楠又有點擔心的問道,他是知道葉翔的身份的,秦方把葉翔搞成這樣」他還是擔心葉翔身後的那些人的報復。

「放心吧,沒事的1,秦方笑著搖了搖頭,語氣也很平靜,這也讓肖楠多少放心了一些。

「謝了兄弟1

肖楠沉默了一下」然後才說道。

「跟我客氣個屁」秦方卻是笑了笑,兩人的感情沒必要把感謝放在嘴上的。

特殊病房外。

「老葉,xiao翔他……」

葉恆的妻子朱紅梅比葉恆來的要更早一點,此時已經哭成一個淚人了,一看見葉恆」更是傷心yu絕。

其實她並不是葉翔的親生母親,甚至平時對葉翔也不是特別好,每次葉翔鬧出事情來,她總是會說那麼一兩句來。

葉恆也正是因為從xiao失去母愛,加上繼母朱紅梅對他又不是很好,頤有點對不起他,這才會如此嬌慣他的,這才養成了現在的xing子。

看到朱紅梅這樣低劣的演技,葉恆心中頓時閃過了一絲不滿,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立即走進了葉翔的主治醫生的辦公室了,朱紅梅也立即擦乾了眼淚,恨恨的看著一眼住在加護病房裡的葉翔,恨不得他趕緊死掉。

「譚大夫,我兒子的病情怎麼樣?」

葉恆本來還在市局加班的」可是突然聽說自己的兒子葉翔出事了,並且還吐血昏mi了,立即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趕到醫院來了。

「令郎的情況不是太妙,可是從表面檢查來看,卻又什麼病情都查不出來」,」葉翔的主治大夫譚平的醫術相當不錯,是資深的主任醫師,只是以他的醫術的卻依然查不出什麼問題來。

「怎麼會這樣?」,葉恆臉s微微一變,本想斥責一句,可是看到譚平似乎有話要說的樣子」這到了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噎了回去,轉而問道。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已經是被人制住了某些特殊的xue位,必須要用特殊的手法才能夠解得開……」

譚平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了。

「xue位被制住了?」

葉恆聽到這個理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譚平在胡說八道。

可是葉恆有很清楚,譚平絕對不是那種人,那麼他說的話應該就是真的了。

「譚大夫,你跟我說句實話,除了您之外還有誰有辦法救得了我兒子……」葉恆心中的火氣其實已經非常大了」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憋在心裡。

「我的老師馬教授,馬家是神醫世家,祖傳的醫術非常了得,馬老更是曾經給老長治病許多年,是醫術界的泰斗級神醫,若是連他都沒辦法解決的話,那我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譚平還真的是馬老的學生,曾經跟隨馬老學習過好多年」對於馬老的醫術那真的是敬佩不已」儘管他自己是學西醫的。

「馬老?」

葉恆聽到這個名字,也是忍不住愎不是他沒有聽說過」正相反,在寧海本地的高官還真沒有誰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的。

「譚大夫」我會去請馬老出手,這段時間還請譚大夫幫忙照顧我兒子……」葉恆沉默了一下,還是和譚平打了聲招呼,隨後便立即離開了,連夜駕車前往馬家去了。

一般人想要見馬老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甚至於連啞伯這一關都過不去」可是葉恆說說明了自己的身份和來歷史后,啞伯還是放葉恆進mn了」並且立即通知大了馬老。

「馬老,我這次來想請您老這出山,我兒子如今命在旦夕,請您老出手救治……」,葉恆不敢耽誤半點時間,葉翔如今還躺在加護病房之中昏mi不醒,他也不敢耽誤半點時間的。

「哦,你先簡單說一下病情和出現的癥狀……」

馬老並沒有著急答應下來」而是先詢問情晃葉恆之所以能夠撿到馬老」並不是因為他是市局局長,而是因為他曾經在馬老的一個兒子出事的時候,就是葉恆幫了忙,這才得以脫罪的,所以馬老就曾經表示過,欠了葉恆一個人情。

葉恆點了點頭,立即將葉翔的病例帶了過來,並且對於自己看見的葉翔的一些情況做了一個簡單的描述。

「葉局長,老朽冒昧的問一句,令郎是否是得罪了什麼人?」

馬老聽了葉恆敘述了一下葉翔的病情,沉默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個……我還不是很清楚1

葉恆聞言微微一愣,他還真沒有往這方面想過,一直都在擔心兒子的病情了。

「正所謂解鈴還需系鈴人」這件事恕老朽無能為力……」,得到這樣的一個答案,馬老也是微微驚訝了一下,然後就搖了搖說道」馬家雖然簽了葉恆一個人情,可是這件事卻並不是這麼簡單的。

「馬老,請您老務必出手救救我兒子,除了您之外,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葉恆一聽醫術通神的馬老居然不肯幫忙,頓時就慌了。

譚平之前就曾經表示過,若是馬老不肯出手的話,那麼他兒子就只能閉目等死,這顯然不是葉恆所希望的。

「葉局長,不是我不肯幫你,一來我不能壞了規矩,二來是這個出手之人所用的手法非常的了得,就算是我出手,也未必能夠起到什麼作用的,這種手法很像是一種失傳已久的絕技。」

馬老自己雖然沒有親眼目睹葉翔的病況」可是光是看看病例便可以這肯定這一點了,甚至於他連嫌疑目標都已經有了,只是他不會說出來的。

「馬老……」

葉恆還想要說什麼,迎來的卻是馬老的拒絕。

「還是那句話,解鈴還需系鈴人,沒有他的親自出手,哪怕是我拼掉一身功力也不太可能治得好令郎,所以你就不用再費心了。」

只是馬老還是搖著頭拒絕了,態度相當的堅決,並沒有因為葉怛的話很軟就答應下來,倒不是他九死不救,只是他知道這種老式傳統的絕技大多是有一些特殊的規矩的,不允許同行出手,這就是最常見的傳統規矩」馬老是不會主動破壞這樣的規矩的。

「是」馬老……」

葉恆也只能頑然的離開了馬家,走出了mn立即拿出手機給手下的一個親信打了過去。

「xiao顧,幫我調查一下我兒子葉翔到底走出於什麼原因變成這樣的……你去名仕沙龍調查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