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170章紋身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兄弟啪的給了一巴掌。嗷唔~~~這裡可是男人的要害部位啊,尤其還是處於充血狀態,這要是稍微用力一點的啊,搞不好就直接海綿體骨折,徹底斷根了……而秦方也不知道自己的會不會骨折,反正這一巴掌抽的...

第170章紋身

第一更,

……

篤篤篤篤~~

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隨即就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

「快,快躲起來……」

范寧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隨即想到了身邊還有一個秦方,立即就著急的小聲叫了起來。

「那個……她早看見了」

秦方一臉的苦笑,老早之前他就知道有人回來了,雖然未必看見他的臉,不過這樣隱藏也已經沒有什麼必要了。

「啊~~都是你……」

范寧頓時就傻了,狠狠的在秦方的身上狠狠的擰了一下,然後趕緊從秦方身上下來,鑽進了被窩裡,用被子遮住了自己那曼妙的身軀。

房門只是被悄悄的打開了一個縫隙,對方好像壓根就沒打算進來似的,只是透過那一道縫隙說了一句,「時間也不早了,你們也該起chung了,給你們半小時,然後我過來拿放在桌上的教案,或者你們給我丟出來也行……」

聲音還是昨晚秦方聽到的那個聲音,而且好像還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似的。

嗒~~

對方說完了這一句,房門又再一次關上了,房間里又再一次恢復了平靜。

秦方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而范寧面對這個奪了自己身子的男孩,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兩個人就這樣躺在chung上,身體微微依靠著,氣氛變得異常的尷尬。

「那一顆藥丸……」

沉默了許久,聽著房間外偶爾傳來的些許聲響,秦方還是忍不住開口了,他總覺得有些事情似乎並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的。

「別跟我提葯……說,是不是你把葯換了?」

不說葯還好,一說起那葯,范寧原本平靜臉上就立即顯得異常憤怒,甚至於又爬起來撲到秦方的身上掐起了他的脖子,似乎真有要把他掐死的yu望。

「這關我什麼事啊??」

秦方頓時氣急,「昨天我把葯給你的時候就已經說過,這種葯根本就不是能治病救人的,我當時就懷疑了,只是你不肯相信我的話……」

這倒是事實,秦方知道裡面的葯有問題,當初就奇怪范寧要這種葯幹什麼,只是當時范寧似乎很焦急的樣子,對秦方的反應根本就沒看在眼裡,甚至於連態度都是非常惡劣的。

可沒想到,她居然真的把這種葯當成仙丹吃了

「那你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裡?」

范寧這麼一想,好像秦方當時的表情也確實很奇怪的,也確實不是特別明顯的表達過這樣的意思,可問題是她現在身子丟了,她才是受害者,而秦方則是受益的那個人。

「不好……」

秦方這邊還沒有回答,范寧就突然臉s大變,趕緊翻過了身子,將自己的胳膊擰了過來,朝著手臂接近肩膀的那個位置看了過去。

「怎麼……沒了?」

可很快的,范寧就滿臉愕然,好像發現了什麼讓她非常震驚的事情似的,臉上的表情更是說不出的怪異,說她實在笑吧,又好像不是太像,說她是在哭吧,那……確實是在哭。

看到范寧突然哭了,秦方尷尬的愣在那裡,想伸手去安慰吧,卻發現手腕上還銬著手銬,根本動彈不得。

他這人別的毛病不多,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軟,尤其是見不得女人哭,范寧這樣一鬧,秦方頓時傻眼了,想開口安慰又不知道該從哪裡下嘴,只能喏喏的望著范寧,稍微調整了一下身體,可以讓范寧靠的更舒服一點。

范寧似乎也著實傷心,也沒有在意秦方的動作,似乎也是覺得這樣靠著比較舒服,就這樣趴在秦方的肩頭哭泣著,身體微微聳動著,顯然也是顯得極為傷心的。

「啊嗷~~~」

可是這樣的哭泣並沒有持續多久,秦方突然感覺到肩頭一陣劇痛,某個女人居然用嘴狠狠的咬住了秦方,而且還屬於那種半天不鬆口的,甚至於越來越起勁,秦方就忍不住哀嚎了一聲。

痛是一方面,主要還是這事兒來的太突然了一點,秦方一時沒有能夠接受罷了。

可那一聲之後,范寧似乎更加來勁了,居然死咬著不鬆口,而秦方只是默默的承受著,並沒有再出聲,也沒有任何的掙扎,就這樣靜靜的讓范寧發泄著。

或許是秦方這樣的沉默,讓范寧的心裡多少好受了一點,那小嘴也終於緩緩的從秦方的離開了。

「對不起……」

甚至於范寧還歉意的望了望秦方,尤其是秦方那兩隻手腕因為手銬掙扎而勒出的紅痕都已經有點發紫了,就更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沒事……能把它解開嗎?」

見范寧的情緒好了一些,雖然秦方還是覺得有點無厘頭,不過還是忍不住小心的示意了一下自己的雙手,實在是這樣被吊了一晚上,太難受了,兩條胳膊都快不是他自己的了。

「哼,想的別想,老實交代錯誤……」

可惜范寧的溫柔只不過是一時的而已,還是看在秦方肩膀上那一口非常清晰的牙印的份上,只不過那牙印的殺傷力實在是有限,連血量都沒有損失,很快就完全恢復如初了,只有那麼些許的紅痕而已、

范寧雖也覺得有點奇怪,卻也只當是秦方的皮比較厚,更加皮實一點而已。

「我……我是你叫過來的,我手機還在ku兜里,你自己翻看通話記錄……」

秦方一臉苦笑的說道,若非他接到范寧的求救電話,他還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會傻傻的自己吃了那顆藥丸。

真要是提前知道的話,哪怕是他對范寧還很有點意見,卻也會主動提醒一句的。

范寧聞言一愣,便下意識的去扒拉秦方的ku子找手機。

可昨晚上秦方屬於被迫的一方,連ku子都沒有扒掉,到現在還掛在他的tui上你,范寧這樣找手機,不可避免的就用她那張完美無瑕的臉龐擦過秦方那已經半耷拉下溶了。

現在的秦方初嘗女s,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刺ji,本來半耷拉著,現在更是蹭的一下揚眉劍出鞘,差一點就沾到范寧的臉上了。

「死東西,拿開……」

范寧臉s微紅,瞥了一眼這個長相醜陋的傢伙,惡狠狠的回頭瞪了秦方一眼,卻沒想到秦方此時正雙眼冒光的看著她的翹臀……

「你……臭流氓」

范寧這時候才想起來,她下面也是什麼也沒穿,這樣翻找秦方的ku子,不可避免的就是她的身子是背對著秦方,而她的隱si要害部位卻恰恰正對著秦方,那神秘所在更是被秦方一覽無遺。

儘管兩人已經有了最親密的接觸了,可是兩個人的實際關係遠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哪裡受得了這樣的眼神。

范寧怒了,想也不想就對秦方的兄弟啪的給了一巴掌。

嗷唔~~~

這裡可是男人的要害部位啊,尤其還是處於充血狀態,這要是稍微用力一點的啊,搞不好就直接海綿體骨折,徹底斷根了……而秦方也不知道自己的會不會骨折,反正這一巴掌抽的他當場就倒抽冷氣了。

「厄……」

范寧雖然怒極,可到底不是那種什麼也不懂的小女孩,也知道對男人來說,這樣的傷害意味著什麼,臉上立即lu出了歉意的神s。

「你趕緊找手機,還我清白先……」

秦方則是一臉的苦笑,心說:這能怪我嗎?還不是你自己給我看的……不過話說回來,昨晚上范寧確實被他折騰的厲害,某神秘之處已經變得一片紅腫。

范寧也沒有再吭聲,心說都已經被他看了,也不在乎多看這麼一會了,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便繼續從秦方的ku子里mo出了手機,然後翻看起了通話記錄。

除了幾個未接來電之外,已接和已撥電話的最後一個都是和范寧的,再看看時間……范寧便知道確實是就主動給秦方打電話的了,而時間又恰恰是在她服下那一枚藥丸之後不久。

范寧知道自己誤解秦方了,可是一想到這個傢伙奪了自己的身子,那剛剛泛起來的些許同情,就立即煙消雲散了。

「你還清白,我這好好……就被你這個禽獸糟蹋了」

女人從來都不是那種會講理的人,明明錯在自己,可偏偏還死不承認,於是這個罪名就又回到了秦方的頭上,還被冠以「禽獸」這個強大的稱謂。

秦方一臉苦笑,他想爭辯,可是很顯然沒有什麼用處,到底他是佔便宜的那一個,再說多的話,只怕是范寧真的要跑去拿刀砍死他了。

「有一件事,我不是很明白,這個東西……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不過秦方也不是沒有什麼話題的,他突然間想起了一件事,雙手雖然不能動,可是他的頭部還是能夠有一個不是很大的移動範圍的,就看見秦方伸出嘴巴輕輕的靠了靠自己的左臂問道。

而在那個位置,秦方那原本還算是比較光潔的胳膊上,不知道何時居然出現了一個極為詭異的紋身……

「怎麼到你身上了?」

范寧也是好奇的望了一眼,雙眼頓時圓睜,幾乎是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但很快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