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104章一刀天堂一刀地獄下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p>「看著我看嗎?師傅那是專業人士,當然要聽他的」秦方點了點頭,一回頭就看見幾個兄弟都看著自己,似乎在等秦方拿主意,立即笑呵呵的說道。「好咧哥哥我可是出了名的紅手,這次一定能出個更好的……...

第104章一刀天堂一刀地獄

上架第一章,拜求各位書友訂閱支持~~~~順便求一些月票

……

「這小夥子也太心急了吧,再等等說不定價格還能漲一點」

「那可未必,這個種水的料子價格差不多已經到位了。」

不管其他人是怎麼想、怎麼議論的,出身貧寒的秦方堅信一點,那就是錢到了自己兜了才算是真正的踏實下來。

交易的過程還是很順利的,奇石坊這裡就可以直接銀行轉賬,扣除了一定的手續費,秦方的賬戶里就多了三萬塊,對於秦方來說已經算是一筆巨款了。

「老四,晚上凝翠居搓一頓,你請客,沒問題吧?」

當秦方完成了交易回來的時候,另外那一塊毛料已經擺放在機器上了,只是幾個兄弟並沒有著急解石,而是等著秦方回來,先忽悠上一頓飯再說。

「沒問題,這頓我請」

儘管心裡有點肉疼,可是賺了這麼一筆意外之財,請一頓飯還是應該的,更何況都是跟一幫兄弟們了,當然也需要叫上唐菲菲和蕭慕雪的。

凝翠居雖然是大學城那邊檔次最高的酒店,可到底服務的還是大學城的學生和教職工,消費水平並不能跟市區這裡的酒店相比,就秦方這一頓估計也就花個兩三千左右。

若是以秦方以往的身家,那肯定是請不起的,不過這剛剛賭漲了一塊毛料,直接翻了30倍,請這一頓飯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老四,你來說吧,這塊怎麼切?」

肖楠等幾個人早已經迫不及待了,雖然他們挑選的毛料都賭垮了,而秦方的卻賭漲了,多少有那麼一點點小嫉妒,可這本來就是靠運氣的,秦方的運氣好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就好像沈洋那天鬥地主似的,明明贏得最多,卻硬是一把輸了上萬分。

「還是老規矩吧……」

秦方也不是很懂,前幾塊都是一刀切的,理所當然覺得這一塊也不例外,只是他這話剛一出口,旁邊的解石師傅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小夥子,這塊毛料的石皮並不是很厚,建議你們還是用砂輪機慢慢的擦,可能會比較費勁一點,不過這樣卻不會傷到裡面的翡翠,這樣開出來的翡翠最完整,自然價格也更高一些……」

「看著我看嗎?師傅那是專業人士,當然要聽他的」

秦方點了點頭,一回頭就看見幾個兄弟都看著自己,似乎在等秦方拿主意,立即笑呵呵的說道。

「好咧哥哥我可是出了名的紅手,這次一定能出個更好的……」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賭垮掉一塊毛料的沈洋立即狂笑著說道。

這傢伙在宿舍的時候就經常吹噓自己是大紅手,說是玩魔獸下副本,一般開屍體都是由他來的,就是因為他的手比較紅,連一些低幾率才有可能出的裝備都能讓他摸出來。

當然了,是真是假暫時還沒有人知道,秦方他們也不會去在意這個。

「別,你要是敢這麼叫的話,我覺得還是換個人來動手……」

秦方立即開玩笑道。

「兄弟……別這樣啊給哥一次機會吧」

別看沈洋是個大塊頭,可是搞怪起來那也是相當了得的,立即一把衝到秦方的面前,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同時還含情脈脈的朝秦方連續放電。

「得,算你狠,還是你來吧不行,我先去吐一會,又跟我一起的嗎?」秦方也是咧嘴笑了笑。

「我也頂不住了,同去同去」肖楠也是很愛搞怪之人,立即應和了一句。

「好啦好啦,別鬧了,咱們還是趕緊解釋吧,有點等不及了」

笑鬧了一下,不但讓秦方他們幾個人的心情輕鬆了下來,就連圍觀的那些人也都是臉上掛起了笑容,似乎也被秦方他們這樣的年輕人感染了似的。

「師傅,麻煩您幫忙劃下線……」

秦方他們沒有經驗,可是解石師傅有啊,自然的還是請解石師傅劃出一個預定的線,這樣擦起來也快,同時也能夠早一點確定裡面是否出綠。

滋滋滋滋~~~~

砂輪機快速的轉動著,一點一點的消磨掉翡翠毛料外面的石皮,向著預定的位置緩緩的靠近著,在一陣陣灰白色的煙塵之中,毛料裡面的情況也越來越清晰了。

「停」

而就在這時候,解石師傅突然叫了一聲,沈洋立即停手。

「怎麼了,師傅?」

秦方望了一眼,石皮還是石皮,並沒有出現任何一點綠色,就有點奇怪解石師傅怎麼這時候叫停的。

「換個方向,從這裡開始……」

那位師傅並沒有理睬秦方,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這塊毛料,然後重新換了一個方向,劃了一道線,指揮著沈洋過來擦。

「聽師傅的……」

沈洋望了秦方一眼,對這個師傅如此指使多少有些不爽,好在秦方還是有這一點自知之明的,立即點了點頭,沈洋這才提著砂輪機換到了這個方向,繼續擦了起來。

這一次沈洋的動作要輕柔的多,幾乎是一點一點的向著裡面擦進去的,小心翼翼的,似乎很擔心碰壞了似的。

「老三,砂輪機給我,我自己來……」

只是越是如此,秦方等人的心就越發的平靜不下來,眼看著就快要到解石師傅畫的那條線了,秦方終於忍不住了,立即主動跳了出來。

毛料是秦方的,現在秦方要求自己來擦,沈洋雖然有點不舍,可還是將砂輪機遞給了秦方,然後靠在最近的位置,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滋滋滋滋~~~

砂輪機已經在轉動著,一點一點的將翡翠毛料的石皮擦下來,秦方整張臉都快要貼上去了,那摩擦飛濺起來的碎屑撞擊在平光眼鏡和秦方的臉上,咯的響、生疼生疼的。

只是秦方就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似的,甚至於他自己都覺得呼吸都好像停滯了似的,胸口都別了一股勁了。

那些圍觀的看客們也都是氣氛有點凝重,畢竟那個經驗豐富的解石師傅出現那樣的表情,他們就已經估計到極有可能會出綠了。

嚓~~

當這一小塊石皮被擦下來的時候,終於露出了這塊毛料的真面目了

「漲了,又漲了」

不知道靠近的誰突然叫了一嗓子,把秦方嚇了一跳,原本就就顯得有些沉悶的快要窒息的氣氛立即隨著這一嗓子完全釋放了出來。

「我x,這運氣……沒得說了」

「居然兩塊都賭漲了」

「太神了這小子怎麼不去買彩票……」

各種各樣的議論鬧哄哄的,無一不是對秦方這樣連續賭漲兩次表示了驚嘆,這運氣是在世好到爆棚了。

當然也不乏一些嫉妒者吃不到葡萄倒吐葡萄皮的酸話,比如「我看就是狗屎運,瞎貓逮個死老鼠罷了」這類的。

「狗屎運?你倒是撞上一次試試」

「就是啊你怎麼就沒踩上這樣的狗屎呢」

「別人賭漲了就在那哼哼,有種你也賭漲一次看看」

很快這樣的言論就被淹沒在眾人的嘲諷之中了,明顯是眾人都看不慣這種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的酸白菜心理,加上人多勢眾,立即將那幾個嫉妒成狂的傢伙嘲笑得灰溜溜的逃掉了。

「對了,種水如何?」

「剛才只顧著看見出綠了,還真是忘了看種水了」

「前面的,誰說一下,種水如何?」

收拾了這幾個傢伙,看客們這才想起來,他們居然沒有仔細的看一看種水。

秦方的這一塊毛料購入價很低,基本上屬於那種只要出翡翠就肯定不會賠本的貨色,哪怕是最爛的狗屎地也能賺回個幾百塊,不至於虧太慘的那種。

「師傅,這種水如何?」

這時候,秦方已經用水將那個切面清洗了一下,那一處綠意已經完全顯露了出來,只是秦方對於翡翠的種水如何劃分還不懂,只好詢問解石師傅。

「水頭還算是不錯,達到了蛋清地,綠意雖然有點偏淡,不過顏色還是比較正的,又是一次大漲礙…」

解石師傅簡單的看了一下,然後才如此說道。

「比剛才那塊?」

秦方自然知道是大漲,而且看起來無論是綠意、顏色等等,似乎都要比之前三萬賣出去的那一塊要好上一些。

「當然要強很多了……不信你聽聽他們的報價」

解石師傅丟了一個鄙視的眼神給秦方,然後又笑了笑,朝著那邊的幾個玉石商人努了努嘴。

「我出二十萬」

似乎是聽到了解石師傅跟秦方的對話,一個玉石商人立即開始報價了。

「我出二十二萬」

「我出二十五萬……」

秦方甚至於都沒有來得及開口,就已經被一個個爆出的數字嚇得快要站不住腳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還在為自己賭漲了一塊毛料,將一千塊的成本變成了三萬塊的暴利,直接翻了三十倍,這就已經讓秦方有點心神恍惚的不敢相信了。

卻沒想到現在同樣是一千塊的成本,這一次的報價直接讓秦方快要抽過去了,這才第一輪報價的功夫,利潤已經翻了兩百五十多倍,並且還在不斷的上漲著,似乎這一次連三十萬都打不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