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奇才 都市言情

全能奇才 第22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作者:九指仙尊

本章內容簡介:傷口……如今秦方佔據著主動,他老鼠強也是明白人,不放血是不可能走得了的,好在他剛從陳胖子那裡敲了一萬多塊錢,也就順手從兜里將那一沓錢又掏了出來,「老大,這點錢是小弟孝敬您的……」老鼠強這時...

新書上傳,求推薦票、收藏~~~

……

在這樣寂靜的夜晚,抽嘴巴發出的啪啪聲,是那樣的清晰,聲音傳的很遠很遠,只可惜附近卻沒有什麼人過來圍觀。

之前在哭泣的女孩也已經停止了哭聲,轉過臉來望向了秦方這邊,一張梨花帶淚的絕美面容卻是讓秦方都忍不住心中一痛。

他知道這個女孩很漂亮,卻沒想到在這樣楚楚可憐的樣子,殺傷力更是瞬間提升了數倍不止,差一點就把他這個沒啥經驗的小處男給秒殺了。

那個小混混沒看見,並不代表秦方也沒有看見。

只是秦方卻又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就這樣看著那個小混混接著抽老鼠強那張腫的比豬頭還要豬頭的臉,直到那臉上沁出了血跡這才算是開口了,「好了,停手吧……」

那個小混混聽到這句話,恍如那天籟之音一般,也顧不得老大老鼠強那怨毒的眼神,直接躲到一邊去喘粗氣去了,之前的那一場打鬥已經讓他的體力消耗甚大,而剛才為了讓自己少挨揍,他出手抽嘴巴子也是下手很重,這時候真的連動彈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

「強哥,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還帶著殷紅血跡的匕首在老鼠強的脖子上劃過,那冰涼的寒意頓時讓老鼠強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動彈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似乎很是擔心自己這一動,那匕首就會在自己的脖子上划拉出一道口子。

秦方的聲音的是那樣的平靜,好像跟老鼠強說話是老朋友之間的敘舊,而不是一個勝利者和一個階下囚的對話。

「這位兄弟……不,這位大哥……您大人有大量,把我當個屁放了吧1

老鼠強也算是能屈能伸了,眼前的這種情況已經很明了了,他和兩個小弟合起來三個人都沒有能把秦方怎麼樣,而且最後的結果居然是一個被打的奄奄一息,一個累的動彈不得,還有一個就是自己,就差沒尿褲子了。

「放了你?」

秦方不禁冷笑,這些小混混都是這個德行,得勢的時候囂張霸道,恨不得把人往死里整,可失勢的時候一個個比孫子還孫子,都恨不得跪下來舔你的腳趾頭。

指了指自己腰部那一處傷口,血已經止住了,可是那個傷口去依然還在,一道半截手指那麼長的豁口是那樣的清晰,「就這麼放你走,我這一刀豈不是白挨了?」

話說剛才挨這一刀的時候,秦方確實非常的害怕,害怕自己就這麼死去了,卻沒想到疼痛倒是有,但是這一刀並沒有刺中要害,損血很嚴重,卻還不至於到斃命的程度,可算是讓他保住了這條命。

可正是如此,他也有種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感覺,後背上也是一陣冰涼的,那就更不可能讓老鼠強這麼簡單的就走人了!

「我賠,我賠醫藥費成不?」

老鼠強看了看那傷口,也是頭皮一陣發麻。

他經常打架,也見過別人捅刀子的,差不多的傷口也見過那麼一兩次,可是哪個挨了這麼一刀不是哭著喊著上醫院的,也就是這一位居然自個兒就把血給止住了,可是那傷口……

如今秦方佔據著主動,他老鼠強也是明白人,不放血是不可能走得了的,好在他剛從陳胖子那裡敲了一萬多塊錢,也就順手從兜里將那一沓錢又掏了出來,「老大,這點錢是小弟孝敬您的……」

老鼠強這時候可算是做足了姿態了,想逃是不可能了,想打他也沒有那個力氣,只能出錢免災了,一張臉上可能做出可憐和害怕的樣子,就是希望秦方能夠不再繼續追究。

在他想來,秦方不過是個擺地攤的小販,就算是生意好點,做一個月都未必能掙到一萬多塊,他這錢砸出來,還不得把秦方給砸暈了。

「既然是你強哥孝敬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方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色,然後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一邊從老鼠強的手上接過了那一萬多塊錢,一邊嘴上還笑呵呵的說道。

「你……」

只不過,他這樣的表現看在女孩小雪的眼中卻是另外一回事了,女孩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是這話到了嘴邊卻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這些錢是她表舅陳胖子的,而且還是她親自拿過來的,現在這些小混混卻借花獻佛似的給了秦方,多少讓她有點難以接受。

可是一想到陳胖子的絕情,還有秦方救了她,讓她保住了自己的清白,甚至於還為她挨了一刀,女孩小雪的心就立即阻止了她說話的慾望了,甚至覺得這些錢根本就是秦方該得的。

「拿著,快回去吧1

只是,女孩這個想法還沒有完全結束,秦方卻已經將那一沓錢甩手丟給了小雪,並且簡單的說了這麼一句,便要打發她離開。

「給我……」

女孩頓時一愣,被秦方的這一手搞的有點莫名其妙。

可是秦方卻壓根就沒有要跟他廢話的意思,此時已經直接轉過頭去面對老鼠強了,「這孝敬的錢我已經收了,下面我們該談一談賠償多少醫藥費了……」

噗~~

老鼠強剛還在為自己的英明決策而沾沾自喜,卻沒想到他這還沒得意一分鐘,秦方甩手就給他來了一下狠的,如果他這時候真的能夠吐血的話,肯定當場噴秦方一臉的。

「老……老大,不帶……這麼玩人的1

老鼠強那一張瘦削的老鼠臉整個都揪在了一起,看起來更加猥瑣了,同時還更加可憐兮兮的望著秦方哀求道。

「玩人?我可從來都不玩人的……你也說了,剛才那錢是孝敬我的,我給你這個面子,錢我收了,可是我這一刀不能白挨啊,醫藥費那是肯定要賠的……不賠的話,我倒是不介意讓你也傷一傷,那咱就扯平了1

秦方臉上帶著非常柔和的微笑,一邊緩緩的說著話,一邊用那把帶血的匕首的挑起了老鼠強的t恤,在他的腰眼處滑動著,而且還時不時的對比一下自己腰部的傷口,嘴裡面還不時的小聲念叨著「好像是這個位置」這樣的話語。

「別,別,我賠,我賠還不成嗎?」

匕首依然還是那麼冰涼,上面還未乾的血跡沾在了老鼠強的腰上,那鮮血的血跡給了老鼠強一種非常強悍的視覺衝擊,將原本殘餘的那一點點不情願也給沖刷的乾乾淨淨了,一個勁的想要躲閃,同時嘴裡也是答應了下來。

「惡人自有惡人磨……啊,他好像不是惡人……」

不遠處拿著錢傻愣著的女孩親眼目睹的這樣的一幕,腦海中不禁冒出了這樣一句話,可隨即想到這句話並不太合適,立即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一張清秀的臉龐頓時緋紅一片,更是將她襯托的無比嬌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