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四章普通航班

作者:冷酷社會  |  更新時間:2014-03-17 06:48  |  字數:2921字

屋子裡空蕩蕩的,所有值得回憶的東西都被潘紅升塞進了行囊。

摸摸自己電腦顯示器,上面滿是塵土。

他也記不清自己多久沒掃去這些歲月的灰塵了。

「真的要走?」蘇雅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門前,輕輕咬著嘴唇……

潘紅升沒有回答,隨手按了一下電話答錄機。

「小潘?你在?聽到這則留言之後立刻收拾東西,你殺死國安組守衛的事情已經被搞大了!我只能拖延時間,你快點走吧!」

答錄機在「滴」一聲後發出刺耳忙音,屋子裡一陣寂靜。

「咕咕噠!」窗前鳥籠里的畫眉緊張不安的鳴叫著,似乎也感受到了氣氛的壓抑。

潘紅升收拾行李的動作遲緩下來,他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蘇雅,似乎雙眼就像是一台照相機,要把這個女人的影像全部拓下來。

「我和小雪商量了,國外的生活我們還……很不適應,我們還些親眷年紀都大了,我們走了他們怎麼辦?」蘇雅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不看著潘紅升。

「沒事,我懂得。」潘紅升微微一笑,笑容中卻帶著幾分凄楚:我不會強迫你們做任何事,以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

蘇雅捂著嘴巴離去,走的步子很亂。

潘紅升拿著行李徑直上了汽車。

117次航班,空曠的機場。

沒人送我。

老爺子給我起名潘紅升,寓意是讓我步步高歌猛進,福星高照,步步高升……很淺顯易懂的名字。

但我很顯然一直沒有遵循他老人家的意願,一直以來都是離經叛道,即使是在象徵著最高執行力的國安組,我也沒有收斂自己的性子。

我曾經對自己此時的境遇不滿,認為自己為這片土地,這個國家這些人們做了那麼多事,理應享受更多,約束更少。

但是從那些死難守衛的葬禮歸來,讓我想明白了很多。

即便是再平凡的人,也有家人,孩子,朋友……也有屬於自己的生活和世界。

不能因為自己強勢就把別人的世界肆意踐踏,別人的一切剝奪。

我以前一直以為自己做的很對,自己拯救了一切,但從哪些被我殺死的警衛家屬眼裡,我看到了絕望。

對於他們來說,家人就是一切,我已經毫無怨言。

我試圖勸說自己想開點,卻沒有成功,這次就連花妖都沒法讓我釋然。

說起花妖,我還真沒想到這丫頭偷偷喜歡上我……我一直遵循著「不能把手下的女人變成手上的女人」這個準則,但這次看來要破例了。

「要不要我送你上飛機?對不起直通航班已經沒有座位了,我買的是普通航班,會慢一點。」臉色微紅的花妖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長。

或許她有點可憐我?沒想到自認為遍地都是紅顏知己,到最後只有她一人形影不離?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或許只有在花妖這個女人面前他才可以毫無忌憚的在車裡抽煙。

昨天的一幕幕伏在腦海里翻騰:

「佳佳你知道的,她為了跟自己的媽媽在一起連留教的機會都不要了……還有王小姐……」

是啊,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牽絆,只有我沒有。現在想想老爺子當時為我辦好瑞士國籍,沒準那個時候已經預料到會有今天。

「您的機票,請收好。」

穿著紅色制服的空勤小姐很漂亮,但普通話卻很不標準帶著泥土味,牙齒還帶著點米色。

再回頭看一眼,這座熟悉的城市,

呵呵,也罷;隨她去吧……

在空中的幾個小時,宛若幾年一般漫長。

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前半生。

到底做了什麼?

是成功,還是一塌糊塗?

這些年我擁有了普通人做夢都想像不到的財富,地位和榮譽,但又給我,給愛我的人們帶來了什麼?

我真的給女孩們幸福了嗎?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牽腸掛肚?

我試圖算清自己對女孩們食言的次數,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或許……她們早就受夠了我一次又一次無法兌現的承諾?

「能不能把那玩意關了?」我突然臉紅脖子粗的站起來,嚇得空姐連退幾步。

我這種不紳士的行為立刻遭受到周圍乘客鄙視的白眼,但老子沒心情在乎了。

這架老式飛機上還像城鄉公交車一樣,過道裝著閉路電視,現在正在播放的是《富士山春劇毒》。

作為一個**型電影人,我見識過的爛片子不計其數,自以為會很淡定的看待一切事物,但這部片子還是讓我失態了。

但我這種粗暴的行為並不是沒有價值,閉路電視換成了棒子劇,好吧……至少這些棒子們是很認真在演電影的棒子。

到了瑞士我才發覺,冬天在我渾然不知的狀態下降臨了。

漫天大雪,據說雪中華麗之都米蘭,在現在的我眼裡,卻只是一個花枝招展俗不可耐的妓女,它甚至不如我筆記本電腦上面的一張靜態圖片。

一大幫來接機的人,各種膚色;這些白種人黑種人還有半黃不黑膚色的人們,歡天喜地的迎接自己的親人,朋友,同事。

一對青年男女還當眾熱吻,旁邊的人連個側臉的都沒有,顯然都見過世面。

去他娘的情侶!我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故意蹭了他們一下,那個大鼻子白人男青年居然還笑著對我說「騷瑞」。

我本以為,就算再不濟道格拉斯也會來迎接我,就算女人都靠不住,男人之間的情意靠譜的多;但那狗日的道格拉斯卻只派了一名禿頂龐司機來接我,直接把我從機場接到了太陽花酒店。

這是上次我執行任務的時候,帶著蘇雅蘇雪他們住的酒店;原來這酒店已經破產了,全球經濟不景氣時期它被劃分成無數商品房出售,只不過大廳廁所還是那種酒店燙金酒紅風格。

「丈夫,有什麼事情請打我這個號碼,就不要再打道格拉斯丈夫的工作號碼了,他很忙。」

那雜種禿頂司機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看起來他意識到了自己的主人對我漠不關心。

人走茶涼……呵呵,我早猜到了,沒什麼。

但這種境遇還是讓我心裡很不好受,穿過走廊的時候我甚至想直接把行李丟到牆壁上,直接衝到道格拉斯面前狠狠給他一頓胖揍。

門開了,意外的是裡面居然有個穿制服的女服務人員,還戴著低檐帽。

「這是……」我突然意識到,道格拉斯很可能以自己的思維樂趣來判斷別人的思維,所以給我安排了一頓葷腥。

女服務員不聲不響的走到門前,用修長的腿把門踢上了。

瀑布般的長髮,從低檐帽中流淌出來,熟悉的臉讓我表情扭曲了:「小凌!你!」

「你想丟掉我們來這裡找洋妞?沒門!」

王小凌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此時廁所的門開了,一大堆人沖了出來……

「小雅,小雪……你們……」

蘇雅頗為得意的環顧左右:「怎麼樣姐妹們?我的演技不錯吧?」

「是啊,瞧他那小可憐的樣!就像是一隻被人拋棄的小捲毛狗……」許舒居然用手掐我的臉!笑的有點猙獰。

後來的話我都聽不清楚了,只覺得耳朵邊嗡嗡作響,無數只枕頭向我飛來……

恍惚間我看到道格拉斯那孫子,站在門前的他抱著個金髮妞右手還端著杯紅酒,沖我舉了一下:「兄弟,這才是生活。」

我的視線,被枕頭裡飛出來的羽毛遮蓋住了,在喧囂中回頭看看地上的機票,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