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三章血液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住了景添立即動身的打算:「我們明天早上過去就好,現在布魯斯班納應該剛剛破壞完。」 「也好。」景添想了下後點點頭:「萬一對方沒有冷靜下來的話也是個麻煩。」 說著景添摟過露西繼續看起了電視...

白色人種如果臉紅的話將會非常明顯,景添見到布魯斯班納的神態后好奇地問道:「可以說一下具體原因嗎?女友?」

「是、不是……」布魯斯班納下意識地承認后又連忙改口:「還有其他原因……」

「沒關係,方便的話可以說一下我也好幫你運作。」景添笑著說道。

「好吧……」布魯斯班納猶豫了一下,舒了口氣道:「也有貝蒂的原因、哦對了,貝蒂就是我的女友。」

布魯斯班納補充了一句後繼續說道:「不過這不是主要的原因。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從小是被軍方機構撫養長大的,所以我如今所在的研究所也是軍方為我推薦的。另外,我和這個研究所簽署了合同,簽署的加盟年限也非常長……」

見布魯斯班納說到這裡停了下來,景添毫不在意地說道:「你的女友也可以一起來我公司,軍方的問題等我公司開業並舉辦產品發布會後也十分容易解決,至於你和研究所的合同問題,違約金當然由我們支付,這是我們邀請你的誠意、因此理所當然,那麼還有其他問題嗎?」

布魯斯班納聽了景添的話后更加動心了,對景添感激地笑了一下道:「呃……還有最後一個難題,我現在參與進了一個軍方的項目,項目沒有完成我是不可以離開的。」

「嗯……這倒是。」景添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問道:「那麼項目還有多久才可以完成?」

布魯斯班納扁著嘴聳了聳肩:「不清楚,這是一系列的研究,目前剛剛完成了伽馬射線彈頭這一個成果。」

「明白了。」景添微微點頭:「看來目前最大的難處就是這個捆綁項目了。」

景添說完在布魯斯班納點頭中思考起來,而布魯斯班納也開始靜等景添接下來給出的應對方式。

就在這時景添心靈之力一動瞬間將布魯斯班納的意識靜止下來,而旁邊的露西也彷彿早就等著這個機會一般向布魯斯班納抬起手。

一絲絲血液自布魯斯班納的手臂皮膚中滲透出來,很快漂浮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小團。景添念頭一動從空間中取出一支大容積的試管將血液裝好,收回空間后這才放開了心靈之力的控制。

兩人的動作非常快只用了十多秒鐘而已,布魯斯班納意識恢復后一點感覺都沒有,仍舊在等著景添的回復。

「這樣吧。」景添對布魯斯班納說道:「反正你也要等我的公司正式成立才可以加入,那麼這段時間你就先繼續在那個研究所留一陣子吧,等我公司舉行了產品發布會後想來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布魯斯班納不明白景添為何有這麼大的自信,只能默默點頭並不知不覺地流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

其實在現在這個研究所裡布魯斯班納工作得並不自在,以前還好,但是最近研究所被人外部注資,而注資的那個人還是貝蒂父親認可的未來女婿,也即是布魯斯班納的情敵。

雖然女朋友貝蒂並不喜歡對方仍舊全心全意地愛著他布魯斯班納,但巨大的身份差異讓布魯斯班納和貝蒂兩人只能被動地承受那個外來者的插足打擾,兩人已經十分厭煩了。

這也是景添的邀請使布魯斯班納十分動心的原因。

不過現在聽到景添讓他繼續等下去的話后布魯斯班納失望之餘還有一些擔心,擔心景添無法將她和女朋友從那個呆夠了的研究所『拯救』出去。

年輕的布魯斯班納不會隱藏情緒,景添發現對方的失望和擔憂后笑著安慰道:「放心吧班納博士,其他的因為商業機密的緣故我無法多說,只能告訴你我對將來要公布的產品具有十足的信心,產品發布后無論是軍政兩方還是其他各界都會求到我的頭上,到時候你的問題將沒有任何難度。」

看著景添那自信的笑容布魯斯班納心裡總算安定了一點,牽出一個笑容點了點頭。

「好吧,天色晚了我們就不多打擾了。」景添站起身,對布魯斯班納伸出手道:「我就先期待一下我們將來的合作了。」

布魯斯班納連忙起身,伸手和景添握了握點頭道:「我也一樣期待。」

景添笑著點頭,鬆開手后和露西在布魯斯班納的相送下向外走去。

「哦對了。」出了房門後景添不知從哪弄出一張名片,遞給布魯斯班納道:「這是我的聯繫方式,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聯繫我。」

布魯斯班納伸手接過名片感激地點點頭。

景添微微一笑,轉身和露西上了車,發動后離開此地。

布魯斯班納目送汽車在遠處的街角消失,這才低下頭看向手中的名片。

金黃色的名片讓布魯斯班納以為是鍍金的,不過感覺了一下重量后布魯斯班納微微皺了下眉,心裡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后搖搖頭。

從兜里掏出錢包,將帶有精緻的復古花紋、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和電話的純金名片小心地插進錢包裡面,再次看了眼汽車消失的方向後轉身回入了屋裡……

景添這邊,行駛過兩條街道后對旁邊的露西問道:「我們該往哪邊走親愛的?」

因為此時還沒有車載地圖,露西只好抬手在景添手臂上一點將地址傳了過去。

「了解。」景添收到信息後放出神識,而後一轉方向盤將車往神識找出的近路駛去。

半個多小時后兩人開車來到了舊金山郊區的貧民區,七拐八拐后在一座十分破敗的房前停下汽車。

下車來到用鐵絲網圍城的院牆前,伴隨著狗叫聲兩人向幽暗的房子看了看后從院門口走了進去。

就在這時,房門『吱嘎』一聲被人從裡面拉開,一個頭髮亂糟糟渾身髒兮兮的老頭子走了出來,一臉戒備地對兩人說道:「你們是誰?來我家做什麼?」

對於這個大衛班納景添就不會像對布魯斯班納那麼客氣了,瞬間心靈之力放出將對方意識靜止。

汪汪汪……

伴隨著鐵絲網搖晃的聲音一陣更加劇烈的狗叫響起,景添聞聲看去,只見房側三隻嘴角流涎、狀若瘋狂的狗正扒在鐵絲網圍城的籠子上,向這邊呲著尖牙狂叫不已。

微微皺眉,景添頓時用神識模擬出一股霸王色霸氣壓了過去,但是結果出乎預料,三隻狗被霸氣掃過後並沒有夾著尾巴安靜下來,反而叫得更加兇狠了,同時眼中綠色幽光更盛……

「沒有用的。」露西見此解釋道:「他們是用綠巨人的細胞改造出來的,綠巨人在資料中表明其具有非常強大的心靈抗性,所以這三隻狗同樣對這方面的能力有抵抗力,或許也可以說這三隻狗的意識中只有對主人的忠心這個先天意識以及憤怒的意識了。」

「這樣么……」景添看了看三隻惡狗后對露西問道:「有沒有什麼研究價值?」

「沒有。」露西搖頭:「只是三隻失敗的改造動物而已,細胞內充斥的伽馬射線但已經飽和,除了力量大一些體型也可脹大之外沒有任何價值,並且因為細胞中射線飽和的緣故,如果受到超過極限的外力干擾后將會產生連鎖反應,』』地爆成一團伽馬射線消散。」

「嗯。」景添聞言不再關註:「那就不用理會了,給這個大衛班納抽血吧。」

露西聞言微微點頭,上前一步對著意識被靜止住的大衛版納遙遙一抓,頓時從對方體表滲透出一蓬血絲,聚攏成一大團血球凌空漂浮在兩人面前。

景添翻手從空間中取出一個密封燒杯,將血液裝入后低頭翻看起來。

一隻手托著燒杯,另一隻手攥拳垂在身側不斷地摩擦手指,很明顯景添手癢了。

「呼……」吐了口氣景添將視線從燒杯中的血液上離開,沉默了一下后著兩腮肌肉將燒杯收進了空間。

安靜地站立了片刻,揮手又從空間中將燒杯取了出來……

連續來回兩次後景添最終苦笑一聲,轉頭對露西道:「完了,忍不住想要研究,一想到那種元素化就怎麼都忍耐不篆…」

露西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研究好了,反正距離最精彩的劇情開始時間還有五年,正好找點事做。」

景添再次苦笑,這還是露西第一次誤會了他的想法。

本來景添說出想法是希望露西安慰他一下的,如果是露西的話定然可以找到讓他將研究慾望壓下去的辦法,結果沒想到露西居然反過來鼓勵他研究一下。

事到如此景添只好決定了下來,當下便掏出了手機按下了通話鍵。

「老闆又有什麼指示?這都快十點了,如果不是簡單的事兒我可不答應哦~」

聽到電話對面艾瑪的聲音後景添無奈地搖搖頭,對旁邊露西說道:「真是,越來越不拿我當回事兒了。」

在露西微笑中電話對面的艾瑪立即不幹了:「怎麼沒拿您當回事了?是誰一直以來為你東跑西顛兒的,是誰一直以來為你兢兢業業地照顧城市的,是誰按照你的任性想法有吩咐就辛苦去做的……」

「好好好好……」景添用一連串的『好』來表示投降,打住話題后對電話對面的艾瑪說道:「說正事,明天你在工業園區裡面劃出個地方,作為生物試驗室區域來用。」

電話對面一靜,很快艾瑪炸毛的聲音再次響起:「有沒有完啦!怎麼不早說啊,現在規劃都已經定好了老闆你又找事兒1

「咳咳……」景添尷尬地咳了一聲后連忙恭維道:「誰叫我手下就你本事最大呢,能者多勞吧,也就你能很好地完成我的所有任性想法了。」

「哼1艾瑪嬌哼一聲,聲音中掩飾不住的自得。

「好吧,我讓閃爍去訂購飛機好了。」艾瑪想了一下問道:「那麼老闆你最好仔細想想還要不要再加一些其他方面的實驗室區域,別以後你又想一出是一出的。」

「這次沒有了,絕對沒有了1景添保證完又叮囑道:「對了,生物學區域不用太大,只用一棟樓就可以了,反正就是一個幌子而已,真正的實驗地點都在地下呢,將來我和露西兩人弄就可以了。」

「OK,還有其他事嗎?」艾瑪說完又好奇地問道:「還有老闆你在哪啊?怎麼還有吵鬧的狗叫聲?」

「沒什麼,在大衛班納這裡呢。」

「大衛班納?哦,是綠巨人那個可以元素化的父親埃」

「嗯,好了沒有其他事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好吧,拜拜。」艾瑪說完當下便掛斷了電話。

景添聽著手機中傳來的『嘟嘟』忙音無奈地搖搖頭,對露西抱怨道:「真是,和以前那個謹小慎微的艾瑪相比怎麼如今變化這麼大,都快管不住了。」

露西聞言微笑道:「誰叫你對自己人那麼慣著,不過也沒有關係,只要你能分清到底誰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自己人就好了。」

景添聳聳肩,將手中裝有大衛班納血液的燒杯再次收進空間,念頭一動放開了對大衛班納的心靈之力壓制。

「你好,我們浩克保險公司新出一種保險業務,你需要了解一下嗎?」景添敷衍地對恢復了意識的大衛班納說道。

大衛班納由於失去了很多獻血的緣故突然莫名其妙打了個冷戰,也沒有多想只以為天涼的原因罷了。聽了景添的話后大衛班納沒好氣地用沙啞低沉的嗓音說道:「你們是在消遣我嗎?看我的房子!你們認為我可以買得起保險?」

說著大衛班納轉頭對籠子里的三隻狗大聲喊了一句:「安靜下來孩子們1

三隻狗十分聽話,隨著大衛班納話落立即老實下來,不過仍舊盯著景添和露西兩人低沉地『呼嚕』著。

大衛班納轉過頭,打量了景添和露西兩人一眼後繼續沒好氣地問道:「你們自己有買保險嗎?如果有意外保險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們賺一筆,只要讓我的三個孩子咬一口就可以了,怎麼樣?」

景添聳聳肩:「那麼打攪了。」說完轉身就走。

大衛班納沒有進屋,看著景添開車消失不見后才來到籠子旁,開門將三隻狗放了出來。

帶著跟在身後的三隻狗大衛班納戒備地在住處周圍巡邏了一大圈,沒有發現任何疑點后這才回到了家中,確認剛才的景添兩人只是一次普通意外而已……

得到了綠巨人父子完全變異前的血樣後景添今天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和露西兩人駕車回到了舊金山市內,在距離漁人碼頭不遠的費爾蒙酒店訂了一個房間入住了進去。

接下來幾天兩人便在舊金山悠閑地逛了一起來,同時等待著布魯斯班納實驗發生意外,完全激活綠巨人血脈。

過了六天,這天晚上景添慣例用神識掃描了一下布魯斯班納聲,結果發現裡面已經亂糟糟一片,中間的一個樓層彷彿剛剛經歷了拆遷一般到處都是破碎的牆壁和各種設備。

「親愛的有事做了。」景添對露西招呼一聲:「綠巨人已經誕生,我們該去關懷一下了。」

「不急。」露西止住了景添立即動身的打算:「我們明天早上過去就好,現在布魯斯班納應該剛剛破壞完。」

「也好。」景添想了下後點點頭:「萬一對方沒有冷靜下來的話也是個麻煩。」

說著景添摟過露西繼續看起了電視……

第二天上午,景添和露西再次駕車來到布魯斯班納家門口,神識掃過房內發現布魯斯班納正穿著一件破損的大褲衩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景添正想不告而入,這時剎車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同時一道女聲傳來:「你們是誰?」

回頭一看,只見布魯斯班納的女朋友貝蒂羅斯正坐在車裡,透過車窗微微皺眉看著兩人。

「呃……你好,我是厄爾斯.景,布魯斯班納博士的朋友。」景添對貝蒂點點頭打了個招呼。

貝蒂動作麻利地從車上下來,走過來后從挎包中拿出一串鑰匙說道:「你們好,布魯斯前幾天和我說過你們的事,非常感謝景博士您的邀請。」

「沒什麼。」景添微微一笑后指了指身後的房子:「我聽說你們的研究所出了點事,有些擔心布魯斯班納所以過來看看。」

貝蒂點點頭,抬起手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鑰匙道:「我也是因此才過來看看,布魯斯的電話打不通。」

「那一起進去看看吧。」景添說著讓開身:「是否打攪你們……」

「沒關係的。」貝蒂對景添友好地笑了一下,上前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景添和露西對視一眼,跟在貝蒂身後走進了屋子。

很快三人在室里看到了布魯斯班納,貝蒂因為男朋友的扮相而感到吃驚過後這才想起來還有外人在,不好意思地對景添和露西笑了笑就要上前叫醒布魯斯班納。

景添念頭一動,心靈之力放出瞬間將貝蒂的意識靜止了下來。

不過就在景添打算將布魯斯班納同樣定住以防意外時卻出了狀況,一股無限憤怒的意識從布魯斯班納腦中傳出,頓時景添的心靈之力失去了作用。

景添雙眼愕然地瞪大,沒想到以他心靈之力如今的程度居然會被擋下來,除了當初面對天使的那次之外這還是頭一次心靈之力失去了作用。

睡眠中的布魯斯班納裸露的後背皮膚突然出現一絲綠意,景添見此連忙將心靈之力收了回來,雙眼微微眯起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最終綠巨人並沒有出現,在景添收回心靈之力后布魯斯班納皮膚上的綠意也漸漸消失,恢復了正常的膚色。

「看來心靈之力是徹底對綠巨人不起作用了。」景添對露西嘀咕了一句。

「不,還是可以起到作用的。」露西微微一笑:「起碼你可以將憤怒的情緒傳進他的腦海,那樣一來綠巨人就會瞬間出現,不用讓布魯斯班納醞釀一番才會變身了。」

聽著露西難得開一次的玩笑景添聳聳肩:「好吧,我心裡平衡了。」

露西笑著抬起手向著布魯斯班納遙遙一抓,一蓬血絲從對方皮膚中鑽出,在露西手掌前方凝聚成一團。

景添再次拿出試管將血液收好,隨後收回加諸在貝蒂身上的心靈之力。

貝蒂身體彆扭地一抖恢復了意識,沒有多想地快步上前,來到床邊俯身推了推男友:「布魯斯,布魯斯。」

「呃……」布魯斯班納有些虛弱迷濛地睜開雙眼,看清女友後有氣無力地招呼了一聲:「貝蒂……你怎麼來了。」

「布魯斯快起來。」貝蒂小聲提醒:「快點,景博士來了。」

「嗯?景博士?」布魯斯念叨了一句后突然精神一震,連忙雙手用力將身體從床上支撐了起來,轉頭見到門口的景添和露西后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

「你好班納博士,我又來打擾了。」景添笑著打了聲招呼。

「你好厄爾斯博士,讓你見笑了。」布魯斯班納一邊拽過被子將光著的上身遮住一邊說道。

景添點點頭:「那我們去客廳等你。」

「好……」布魯斯班納歉意地點點頭。

待景添和露西轉身去客廳后布魯斯班納小聲對貝蒂問道:「你怎麼來了?還有厄爾斯博士夫婦什麼時候來的?」

「你的電話打不通所以我過來看看。」貝蒂怪異地看了眼男友下身那破損的褲子,轉身十分熟悉地走到衣櫃前,打開后從中取出衣褲遞給男友,而後說道:「他們和我都是剛剛到,在門口碰到的。」

布魯斯班納聞言點點頭,默默地接過衣褲就要換上。

這時布魯斯班納發現了身上褲子的不對勁,原本好好的休閑褲如今小腿部位已經全部消失,大腿部位也幾乎變成了布條,就彷彿是從內而外脹碎了一般。

手上的動作一頓,布魯斯班納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將褲子脫掉換上了新的,隨後將深藍色的T恤套在了身上……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