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六十四章親密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p> 御美琴將手伸進被子后摸索了兩下,碰到景添手腕后連忙將手縮了回去,顯然這個傲嬌炮要羞澀得多。 借著姬神秋沙在說神社的工作給眾人聽的功夫景添主動將手伸了出去,和御美琴再次猶猶豫豫的小手...

關於景攤哪的問題在佐天淚子回來后立刻解決了,還是按照當初在研究所時的習慣來,景添睡地鋪,其他人則自行決定。

少女們默默地整理自己位置的床鋪,御美琴和佐天淚子兩人一左一右佔據了景添身邊的位置,整理了一下枕頭鑽進被子,立即閉上眼睛開始裝睡。

白井黑子對景添一陣呲牙咧嘴,無奈挨著御美琴躺了下去,蠕動著身體想要往御美琴的被窩裡鑽。

初春飾利羞紅著小臉挨著佐天淚子躺下,同樣立即閉上雙眼,又是希望快點睡著又是希望睡不著,一時心裡鬥爭非常。

茵蒂克絲和最後之作見結局已定只好爬上了床乖乖睡覺,整個房間只剩姬神秋沙一個人還站在那裡。

「神明大人。」姬神秋沙面---無表情地開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後上前一步。

平時姬神秋沙外面只穿一件巫女服,裡面要麼真空要麼則用裹胸布代替內衣,此時換了睡衣后裡面是真空的,因此一個邁步的動作引起胸前一陣顫抖,摩擦下很快立起兩個小凸點。

姬神秋沙察覺到了胸前的變化,雖然仍舊面無表情但臉色有些微紅地對目帶問詢之色的景添道:「需要您的巫女侍寢嗎?」

『鏘鏘』兩道如刀的目光一左一右釘在了景添的身上……

景添眼角一抽,看著一臉壞心思的姬神秋沙翻了個白眼兒道:「免了,沒你的地方。」

「真的不需要嗎?獻身侍奉的神明可是我作為巫女的責任哦。」姬神秋沙不明心思地繼續挑釁:「而且……人家今天沒有帶魔杖哦。」

『你睡衣下那棍狀東西是什麼……』景添心中暗暗吐槽一句,無奈地對姬神秋沙擺了擺手:「快去床上睡覺吧,都半夜了。」

姬神秋沙聞言露出一個欲求不滿……不對,是惋惜的目光,轉身上了茵蒂克絲的床。

景添眼角直抽,暗自思量自己到底是哪裡惹到對方了。

其實姬神秋沙之所以如此還是景添自作自受。姬神秋沙如今負責學園都市中的那個神社事宜,但不要忘了那個神社還有一個負責人神樂千鶴呢。

兩個女人平時沒事的時候總要聊聊天,聊著聊著感情就親密了起來,自然會聊到一些各自的經歷。

姬神秋沙從小經歷了吸血鬼屠村,而後跟著一個魔術師滿世界跑經歷自然豐富,而神樂千鶴也不差,從小和姐姐神樂萬龜兩人肩負起了封印大蛇的使命,還要練習格鬥,長大后又幫助管理家族,可以說兩個女人的經歷都足夠寫出來兩本小說了。

知道了各自的生活后神樂千鶴和姬神秋沙兩人的感情更加好了,後來聊著聊著就提到了景添,結果兩人又相互交流了一下各自和景添的相識相處經歷。

在姬神秋沙眼中景添原本是非常溫柔的,實力那麼強大,地位那麼高,但是對一眾少女又那麼好,十分包容她們任由欺負,雖然有些色色的但也瑕不掩瑜。

但是在神樂千鶴眼裡的景添又是一種形象,畢竟自從她和景添接觸后留給神樂千鶴最深的印象就是陪寓陪寓還是陪原…

雖然也有實力強大等其他的印象,但總體來說神樂千鶴沒在景添身上感受到溫柔什麼的,雖然有時景添也會讓她感到感激,但很快就被陪浴這件事將那種感情磨滅。結果自然而然,神樂千鶴所說的經歷都是有關她是怎麼被欺負的話題。

好吧,姬神秋沙聽完神樂千鶴的講述后心中立即憋下了一股邪火,對景添的感官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將以前『有些色』的印象改成了『非常色』。

但是姬神秋沙對景添的其他感官並沒有什麼變化,仍舊在心裡將其放在了一個非常高的地位,只是那股頗有些怒其不爭的邪火始終憋在了心裡,總想著找機會收拾景添一頓,反正姬神秋沙見其他少女們欺負景添都習慣了,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這就導致今晚出現了姬神秋沙總挑釁景添的場面……

少女們都躺好後景添念力一動將燈關掉,頓時房間內一片漆黑,除了少女們若有若無的呼吸之外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床上傳來翻身的動靜,翻了幾次后茵蒂克絲的聲音響起:「吶~都說點什麼呀,好不容易大家又像回到了從前一樣睡在一起。」

雖然茵蒂克絲開了頭但少女們仍舊沉默不語,平時相處都很隨意但今天卻都害羞了起來,明顯各有各的小心思。

景添見此不能讓氣氛繼續沉默下去,只好隨意地找了個話頭,對身邊御美琴問了一下學校的生活。

御美琴聞言只好回答,雖然回答得有些漫不經心但總算有了個好的開頭,待她回答完之後景添又問了問不同學校的佐天淚子和初春飾利。

佐天淚子回答得可比御美琴大方多了,不僅回答了問題還找到一些以前的感覺,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氣氛總算恢復了正常。

景添聽著少女們不時插話參與聊天不由暗暗鬆了口氣,這時,一隻小手從被縫中伸了過來,摸索兩下后牽住了景添的手。

景添側頭一看,只見黑暗的中佐天淚子雖然看不見但卻瞪著雙眼直直地盯著景添腦袋的地方,嘴角微翹一絲高興的表情浮現在臉上。

景添心中一軟,握住了佐天淚子的小手,看著少女臉上那愈加燦爛的笑容景添也不知不覺地翹起了嘴角。

彷彿又回到了在『超電磁炮』世界的時光一般,當初每晚景添也是如此摟著左右兩位少女、痛苦又享受地度過一個個夜晚。自從回到空間后因為各種原因使大家無法像以前那樣親密了,本來景添還以為少女們會漸漸地認清整理心中的感情,但通過今晚大家的表現看來好像和他想的不一樣,少女們仍舊在心中保留著對景添那份不知該不該擁有的感情。

或許……感情會因為距離的緣故產生更加劇烈的反應?

剛剛想到這裡,突然景添感覺到另外一邊同樣小心翼翼地伸過一隻手,轉頭一看,夜視下將御美琴那羞紅的小臉看得一清二楚……

御美琴將手伸進被子后摸索了兩下,碰到景添手腕后連忙將手縮了回去,顯然這個傲嬌炮要羞澀得多。

借著姬神秋沙在說神社的工作給眾人聽的功夫景添主動將手伸了出去,和御美琴再次猶猶豫豫的小手碰到后、景添趁著御美琴的手還沒來得及逃跑時一把抓住,微弱地掙扎對峙幾下御美琴安靜下來,黑暗中俏臉兒更加紅暈了。

漸漸的,彷彿找到了當初那種安全感,佐天淚子和御美琴聊天的語氣開始活潑起來,更加主動地挑起話題,不時地扭動兩下和各自挨著的白井黑子還有初春飾利肢體玩鬧一陣,不知不覺,御美琴和佐天淚子不知什麼時候鑽進了景添的被子,像以前那樣背靠在了景添的身上。

仰天而的景添在黑暗中微微一笑,心中暗道一聲『隨緣』后鬆開抓住兩位少女的手,抬起兩隻胳膊放在了左右兩個少女的頭頂。

御美琴和佐天淚子感覺到景添的動作后同時一愣,緊接著又同時抬起腦袋,讓景添將胳膊插到她們頭下之後兩人才一臉幸福笑容地枕在了上面,蹭了蹭找到舒服的位置、更加開心地笑鬧起來。

景添由於張開了胳膊所以沒有意外地又碰到了初春飾利和白井黑子,兩人愕然地摸索一陣,明白摸到的是什麼后突然笑鬧中斷。

初春飾利渾身一僵頓時不敢動彈,小臉通紅的同時心中也升起一股久違的熟悉感覺。而白井黑子同樣心中出現了久違的溫馨感,不過她可不慣著景添,使勁兒掐了景添胳膊一把後主動抬頭枕住,而後向著御美琴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正大光明地將景添被子扯過來蓋在身上,張手將御美琴攔腰抱祝

『嘿嘿』陰笑著,白井黑子立即開始了對御美琴渾身上下的摸索大業,互相攻防中白井黑子不時地摸到景添的身體,同樣每摸到一次就掐一次,而後繼續向御美琴進攻。

景添無奈搖搖頭,微笑著閉上了雙眼,感受著越來越熱鬧的氣氛他心中同樣升出一股滿足感……

漸漸地少女們將話題帶到了景添身上,由此他只好挑一些電影世界的經歷講給她們聽,不知不覺時間到了後半夜,眾位少女終於一一睡去。

景添用念力給眾位少女掖了掖被子,嘴角噙笑地閉上雙眼開始休息……

清晨,睡足了三個多小時的景添清醒過來,感覺到右手傳來的柔軟和左手傳來的微微凸起,景添像以前身處『超電磁炮』世界時一般苦笑一聲。

睜開眼左右看去,由於屋裡人多的緣故溫度有些高,此時左右的少女們早已將被子都踢到了腳下,稍微有一點兒的涼意也因為你抱我我抱你的緣故抵消了。

鬆開捏在大小柔軟上的手,景添輕輕將手臂從御美琴和佐天淚子兩人的脖子下抽出。

佐天淚子的睡姿是死死地抱著景添更是一條腿壓在他肚皮上,因此感覺到移動后困難地將雙眼睜開一絲,見是景添后迷糊地招呼一聲:「大叔……」

看著還不待他回應便又睡了過去的佐天淚子,景添無奈一笑坐起身將佐天淚子的腿從肚子上輕輕挪下。掃視一圈後站起身,用念力將所有少女的被子重新改好,引起一陣迷糊的呢喃后輕輕開門走了出去。

九點多,少女們雖然睡得晚但在生物鐘的影響下也紛紛在御美玲的呼喚中起床了,一個個揉著眼開始洗漱。

一起洗漱的御美玲不時地用奇怪的目光看看少女們,她發現不知什麼原因這些少女好像和昨天的狀態有些不一樣了,但她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奇怪在哪裡,直到坐在餐桌前也沒發現任何線索。

家中只剩下小龍女在宅著,布瑪一大早就和布里夫博士去了實驗室區;藍琪和布瑪媽媽也被一名御妹妹起早給叫走了,據說是御宿舍要進行什麼比賽;而露西也化作粒子消散,去監控整塊大陸了。

剛剛發展起來的空間雖然一片平和但小問題仍舊不少,畢竟兩個城市沒有經歷從無到有的慢慢發展過程而是被景添生硬地搬過來的。龍珠城還好各種設施和線路都鋪設的很好,但學園都市需要改造的地方就多了,光是各種線路各種管道就有的忙了,更不要說還要照顧城市的平衡發展了。

也就是白皇后艾瑪被景添鍛煉的很強大,這才一直在露西的幫助和暗夜行者賽琳娜的協助下支撐了下來,將城市管理得井井有條……

此時景添和小龍女正在練功室練功,一個在適應昨天吸收宇宙魔方后出現的身體協調性問題,一個在慣例地溫養體內靈氣,就在這時一名小型家政機器人開門飛了進來,說是下面餐廳那些少女們有請。

「就知道會這樣……」景添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和少女們恢復了以前的親密的確很好,但也有麻煩的,那就是景添又要準備隨時響應召喚了。

小龍女運功中睜開眼微微一笑:「夫君快去吧,別讓孩子們多等。」

「孩子……」景添微微搖頭:「她們可沒把自己當孩子,都在打你夫君我的主意呢。」

小龍女也沒有在意,笑著緩緩說道:「她們現在還小,夫君要收的話須得再過幾年。」

「得了,你和露西一個毛病,都巴不得我來者不拒埃」

「不是的。」下龍女微微搖頭:「只是那些孩子都很好,所以我們才不在意,如果換做是其他什麼隨便的人、龍兒還是會感到不舒服的。」

「放心吧,有你們就已經很足夠了。」景添說著換了件T恤:「我下去看看她們。」

小龍女微笑點頭,再次閉上雙眼將心神放在體內。

來到樓下,剛剛進入餐廳便被正對門口的佐天淚子發現了,少女頓時舉起手連連招呼:「大叔快來、快來。」

「怎麼了?」景坦去,在御美琴和佐天淚子中間那張彷彿早就準備好的椅子上坐下。

「吶。」佐天淚子將她那粉色的腕錶遞了過來。

「幹嘛?」

「我們決定了,以後一半時間住在這裡一半時間回家住,美玲阿姨已經同意了,現在該你通知大家的家長了。」佐天淚子理直氣壯地說道。

「呵呵……」景添嘴角一抽看向笑眯眯的御美玲:「你同意了?」

御美玲聳聳肩:「沒辦法,只要孩子們快樂就好,正好我覺得那個家裡人氣有些不足,以後也有借口經常過來了,當然你不覺得麻煩的話。」

「不麻煩、不麻煩……」景添算是看出來了,恐怕御美玲根本就不知道少女們說得住過來可是意味著和他睡在一起的,不過景添也不會說出來,否則不止御美玲,恐怕少女們也要收拾他。

看了看少女們,景添在一片『惡狠狠』的注視中無奈用腕錶給佐天淚子、白井黑子、初春飾利三人的家長發了視頻通話,在御美玲的幫腔下順利通過了少女們的提案。

少女們彷彿鬆了口氣似的開始笑容滿面地享用早餐,景添早上吃過了因此只好做起了侍應生。

御美玲吃完飯告辭離開,她為了打發時間已經在政府部門應聘了一個文案的工作,今天已經算是遲到了。

長輩一走少女們立即原形畢露,好好的早餐頓時變成了自助宴會,你搶我盤子里的食物、我搶你的果汁。

抱著不自覺地坐到他懷裡來的佐天淚子,景添待少女們鬧累的間歇時敲了敲桌子,將所有注意力吸引過來后說道:「先說好,我可不能一直都陪你們,畢竟我可是有愛人的。」

景添這麼說也是打算做后一次努力,希望少女們多少能正視一下現實情況,如果能掐滅她們心中那對他有些不正常的感情最好。

少女之中佐天淚子是擺明了車馬就是喜歡景添的,御美琴是喜歡和感激並存,慢慢的分不清到底是什麼感情后少女索性歸類到了愛情上,在她想來反正不管什麼感情都好,只要能和景添在一起享受那種充實的安全感就是了。

初春飾利由於性格的緣故一直以來始終處於被動狀態,不拒絕也不表明,對景坦是達不到愛情的程度,但是憧憬還是有的。

然後是白井黑子,她對景添的感官其實很不錯的,要說愛情的話同樣達不到那種程度,僅僅有一絲喜歡罷了。

但是不要忘了她可是寫作黑子讀作變.態的,在明知道御美琴徹底陷落的情況后也只能對景添放任了,和不和景添在一起都無所,反正只要和她的姐姐大人在一起就可以了。

至於姬神秋沙對景添同樣是憧憬的感情,她閱歷較多所以能清晰地分清感激和喜歡的區別,在一起她是沒有想過,但景添想要她的話也不拒絕,這點光從她毫不猶豫地答應做景添神社的巫女這點就可以看出來。

還有最後之作和茵蒂克絲,這兩個小丫頭對景添的想法是一樣的。

茵蒂克絲對景添無關愛情,如今已經徹底將自己擺在了『景添所有物』這個位置上,每天該玩就玩、該鬧就鬧,一切都隨緣好了。

最後之作同樣將自己當成了景添所有物。剛剛清醒那會兒還只是感激罷了,但隨著覺醒的御妹妹越來越多,每一個御妹妹在了解當初情況之後都會出現一股感激之情,兩萬名御妹妹的感激之情匯總到最後之作這裡已然將她徹底擊垮,對景添的好感無限擴大。最後只能破罐破摔地將自己貢獻出來,景添想要拿她怎樣都無所謂了,每天和茵蒂克絲一樣盡情地揮灑著景添對他們的嬌慣……

此時眾位少女聽了景添帶有隱喻的話后只有御美琴想的比較多、心中小小地糾結了一陣,不過很快,沒有正確的、成熟的愛情觀少女就將糾結拋到了腦後,傲嬌地說道:「我才不想要你陪呢,只是最後之作和茵蒂克絲需要,所以你每周最少都要有兩晚的時間陪她們才行。」

最後之作聞言從美食餐盤中抬起頭,迷茫地說道:「啊?我怎麼了?」

「繼續吃你的吧。」御美琴一瞪眼,立即將最後之作嚇得乖乖低頭繼續吃了起來。

景添聞言看了看其他人,見沒有其他表態后只好點頭答應下來……

送走了少女們景添嘆了口氣返回了練功房,繼續進行協調身體和意識的同步訓練,終於用沒有人打擾的一個下午時間將身體再次協調好。

少女們晚上都各自回家準備去了並沒有立即搬過來,晚上景添將情況和愛人們說了一下,醋性最大的布瑪仍舊是沒有當回事兒,讓景添隨意就好。

翌日,早餐時景添對布瑪道:「今天你還去實驗室嗎?」

「當然,怎麼了?」布瑪奇怪地問道。

「等下我跟你們一起去。」

「那邊有什麼成果了嗎?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沒。」景添搖搖頭:「沒有什麼成果傳來,只是想要去了解一下各種進度罷了,都快忘了我曾經下過什麼命令了。」

「哦……」布瑪恍然:「那走吧,有你帶著正好省時間了。」

景添無奈地笑了一下,轉頭對布里夫博士問道:「岳父,那個變形金剛研究的怎麼樣了?」

「那個啊,已經研究完了。」布利夫博士用餐巾擦了擦嘴回答。

「這麼快。」景添一愣,暗道什麼時候布里夫博士和布瑪的技術水平這麼高了。

布里夫博士好像看出了景添的疑惑,哈哈一笑道:「是露西給了我們資料,她將賽博坦技術上傳進伺服器里之後都翻譯了過來,我們借著資料很容易就弄懂了。哦對了,謝謝你的資料了孩子。」

說到最後布里夫博士轉頭對露西道了句謝。

「應該的。」露西抿嘴一笑……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