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六十三章少女們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了個招呼后便被茵蒂克絲給拽走了。 小修女搶不過御妹妹們無法接近幻影。在景添的幫助下爬上在那邊裝標本不敢動的幻影肩膀后,茵蒂克絲這才雙手掐腰、群嘲般地對著下面正在努力攀爬的那些御妹妹們一陣得...

拿出擬人霸天虎后總算安撫了布里夫博士父女倆,接下來眾人觀看了一下哨兵的激活過程之後就沒了什麼興趣,不過布瑪他們父女並不在內,只看他們倆不時瞟向火種源的眼神就知道恐怕在打著什麼小心思。

景添見此故意帶著眾人轉來轉去並不時解說點什麼,就是不把話題往火種源上扯,直到大家想要回家時布瑪父女也沒有機會開口要火種源,景添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臨走時景添眼角餘光不經意掃到了孤零零站在遠處的幻影,楞了一下后環視一圈,發現哨兵們好像都下意識地遠離幻影後景添不由微微皺眉。

想了一下后對幻影招了招手,始終盯著這邊的幻影見此連忙跑了過來:「主人有什麼吩咐?」

景添看了看一臉雀躍的幻影,笑了下道:「你跟我們走吧。」

「什麼1幻影不敢置信地叫了出來,不過馬上有些驚喜、有些惶恐地半跪在地:「幻影領命1

景添點點頭,對身邊相送的玄天擇道:「以後要注意一下這個問題。」說著眼神向幻影轉了一下。

玄天擇一愣,順著景添目光看向幻影后很快反應過來,微微皺眉道:「是,吾父,以後我會注意這個問題。」

「恩。」景添看向遠處仍舊不斷激活哨兵的場面:「現在先發展你們的族群吧,這件事以後再說,他我就先帶走了。」

玄天擇聞言默默點頭,看向幻影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歉意,因為他始終沒有發現哨兵變形金剛對幻影這個『外人』的疏遠,畢竟怎麼說幻影才是這個世界的第一個變形金剛。

「走了。」景添對抱著擬人霸天虎、和父親在那看來看去的布瑪招呼一聲,隨後在身前一點開啟了一道蟲洞傳送門。

「咦?新能力?」布瑪見此詫異地問道。

「恩,回去再說。」景添說著對玄天擇等天字輩變形金剛點點頭,轉身邁進了傳送門。

眾人緊隨其後。布瑪和布里夫博士好奇地看了一會兒才鑽了進去,而後藍色蟲洞一閃而逝。

回到家布瑪和布里夫博士兩人急匆匆地拎著擬人霸天虎『』地上樓去了,借著家中小型實驗室開始他們倆的『分屍』大業。

景添無奈搖搖頭,對身邊有些拘謹的幻影道:「以後你陪著藍琪和岳母吧,外出時照顧一下她們。」

「是!幻影領命1

藍琪聞言興奮地舉起手:「我們現在就要出去。」

看出呆萌藍琪忍不住出去炫耀的心思後景添輕笑一聲:「好吧,路上小心,還有你們也要照顧一下幻影,別讓它被那些小傢伙們玩壞了。」

「交給我吧1藍琪重重點頭,一副我很靠得住的樣子說道。

送走了呆萌二人組,景添例行公事般地帶著小龍女和露西向收藏室走去。推門而入后看著只有幾件藏品的陳列櫃,一種虛榮滿足感油然而生。

從最早的藏品美國隊長盾牌開始看去,超級血清、微型機器人及配套的腦波控制器;超能陸戰隊各人的戰鬥服、機器人大白、特種部隊世界的脈衝槍、外骨骼裝甲、隱身衣、納米蟲彈頭,還有那非常顯眼的宇宙魔方……

吸收了一些宇宙魔方能量,景添打開一個新的陳列櫃將矩陣鑰匙放了進去,關上櫃門后開啟led燈,看著閃耀著光輝的矩陣鑰匙滿意地點了點頭。

「夫君。」小龍女看完收藏品后開口招呼一聲。

「嗯?怎麼了?」景添回頭問道。

「我的寒玉床沒在這裡么?」

「呃……對呀……」景添一拍腦門將意識散發了出去,很快在空間最底部的旮旯找到了寒玉床的蹤跡。

一招手一大塊散發著絲絲寒氣的冰床出現在收藏室內,同時旁邊還有一件栩栩如生的玉雕。正是天龍八部中那個無量玉像。

「你不提我都忘了還有這茬了,露西幫個忙做個展覽櫃。」景添懷念地看了看寒玉床和玉像后對露西說道。

「好。」露西並沒有見過床和玉像,好奇地打量了兩眼后邁步上前,將一旁的兩個展覽櫃改裝了一下。

景添將那本春宮圖似的北冥神功正版秘籍放在一個展覽櫃里。回身又將寒玉床和無量玉像用念力送入露西改裝完的展覽櫃,後退兩步后開始回憶是否還有其他忽略的東西。

確定沒有什麼遺落後景添道:「現在所有藏品就剩一個火種源沒在這裡了,不過那東西有些不安全,還是等玄天擇他們把裡面的能量用盡了再收回來收藏吧。」

露西掃視一圈仍舊顯得有些空落的收藏室道:「其實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放進來。那樣這裡就不會顯得空曠了。」

「沒必要。」景添微微搖頭:「只有那些非常有意義的東西才值得收藏進這裡,不需要湊數的東西。」

說著景添指了指特種部隊世界的兩件藏品:「按說那把安娜用的脈衝手槍和那件外骨骼裝甲其實檔次是有些不夠的,現在先放在這裡。等以後藏品豐富起來后一些沒那麼重要的再拿出去好了。」

說到這裡景添見小龍女站在寒玉床展覽櫃前露出了懷念的表情,不由問道:「龍兒怎麼了?懷念家鄉了嗎?」

「不。」小龍女看向景添微微搖頭:「只是一時感懷而已,忽然想到了師傅和師姐她們。」

「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景添走過去牽起小龍女的手:「要不要回去看看?你師傅沒有機會了,但是你師姐李莫愁可以將她帶出來。」

小龍女聞言有些意動,不過想了想還是搖搖頭:「算了,師姐無法適應這裡的,就像我恐怕無法再適應原本的古墓一樣。」

景添想想也是,受了情傷的李莫愁恐怕最見不得的就是別人幸福,本來當初因為玉.女心經的緣故就對小龍女有意見,如果知道自家師妹現在過得這麼好恐怕會嫉妒的發瘋,如果真把她帶到空間來說不定會惹出多大的麻煩。

既然小龍女都那麼說了景添也不會自找麻煩。結束這個話題又在收藏室呆了一會兒后三人返回了樓上。

在家老實地呆了一天等著各路小傢伙們前來賜見。景添他也清楚,雖然有『幻影』那個變形金剛可以分散一下少女們的注意力但註定無法分散太久,來到空間后那些少女見到的新奇東西太多了,早就有了免疫力,這次新鮮完了變形金剛后肯定會跑過來見見他這個消失了好多天的所長大人……

當然,少女們前來絕對不會說是想他了,那些一個比一個傲嬌的小傢伙一定會擺出高高在上的施捨姿態,所以說景添才會在心中用上賜見這個詞而非接見。

果然,從傍晚開始各路人馬開始匯聚,超炮四人組、茵蒂克絲和最後之作兩人組、還有一些熊孩子御妹妹們……

也不知道是誰把變形金剛的消息傳了出去。到後來學園都市的管理層月詠小萌一群人也彷彿約好了似的一起到達。

這還沒完,過了不久就連一方通行他們傭兵小隊都過來了,等景添看見為一方通行他們帶路的御妹妹后才終於知道是誰放出的消息,看著一樓花園中那些面無表情地往幻影身上爬的熊孩子御妹妹們,景添無奈地嘆了口氣。

既然人來的不少索性就召開一次聚會好了。給拳皇世界那波人發了消息,沒多久高尼茨領著麗安娜和養女、神樂千鶴帶著姐姐神樂萬龜和姬神秋沙一共五個人一起到達。

景添詫異高尼茨的動作還真快,這剛沒幾天就把麗安娜給帶過來了。不過他也沒有多嘴,只是對麗安娜表示了一下歡迎,又對神樂姐妹打了個招呼后便被茵蒂克絲給拽走了。

小修女搶不過御妹妹們無法接近幻影。在景添的幫助下爬上在那邊裝標本不敢動的幻影肩膀后,茵蒂克絲這才雙手掐腰、群嘲般地對著下面正在努力攀爬的那些御妹妹們一陣得意大笑。

這下御妹妹們不樂意了,彷彿平時鬧慣了那樣紛紛用level3級別的缺陷電流向茵蒂克絲攻擊了過去。

茵蒂克絲身上的移動教會自從空間陸地覆蓋了aim立場后就又能用了,雖然防禦力有所下降但御妹妹們的攻擊還真奈何不了她。因此面對攻擊茵蒂克絲表情不變,不時地向著下方做著鬼臉。

景添倒是沒有在意少女們的胡鬧反而把目光放在了幻影體表蔓延的那些電流上,想到能源問題后跳上幻影另外一邊肩膀問道:「你的能源用的是什麼?」

「我用的是能量塊。」幻影一邊小心翼翼地轉頭避免碰到另外一邊肩膀上的茵蒂克絲,一邊回答景添的問題。

「這樣礙…」景添點了下頭:「那你現有的能源可以讓你維持多久的活力?」

「如果沒有戰鬥的話足夠我用三百多年。有戰鬥的話這個時間會相應地縮減。」

「三百年?那沒事兒了。」景添聽到這個數字后不再瞎操心,從幻影肩膀上跳了下去向對著這邊招手的月詠小萌幾人走去。

一場聚會前半場所有人都圍繞著幻影轉,滿足了好奇心之後才投入到聚餐之中。

宴會直到半夜才散去。不過當初在超電磁炮世界時住在研究所的少女們都沒有走,各自和家人說了一聲后,彷彿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留了下來,並用各種水汪汪的目光不時瞟景添兩眼。

「你們幹嘛?」被看得心驚肉跳的景添忍不住問了出來。

少女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將佐天淚子推了出來做發言官。

「咳咳……」佐天淚子以拳掩嘴咳了兩聲,一臉鄭重地對景添說道:「吶吶,大叔你難道看不出來嗎?看到我們幾個就想不到什麼嗎?」

「想……什麼……」景添小心翼翼。

「最開始是我和初春還有茵蒂克絲……想到了嗎?」

景添懵然搖頭。

「然後是美琴和黑子……」佐天淚子說完見景添仍舊一臉茫然的樣子不由有些鬱悶,轉頭看了看小夥伴們鼓勵的目光,佐天淚子回頭繼續提示道:「接下來是姬神秋沙,哎呀笨蛋大叔你還沒意識到什麼嗎?」

「不是……你們到底要表達些什麼?直接說出來……唄?」景添對一直打機鋒的佐天淚子哭笑不得地說道。

「哼1佐天淚子可愛地津了津鼻子:「幻想哲學與文化形態與植物學與醫學研究中心1

「呃……」景添繼續懵:「我知道啊,我那個奇葩的研究所,怎麼了?」

眾位少女不約而同地低下頭嘆了口氣,一臉看不下去了的表情。

佐天淚子以手扶額,半晌放下手。小臉通紅地咬了咬嘴唇,一跺腳:「哎呀不管了1

說完兩步躥上前來一把將景添手臂緊緊地卡在兩團柔軟中間,眼神飄忽地看著遠處、語氣堅決、語速飛快地說道:「我們好久沒有和大叔親密相處了!美琴說想念那個時候的時光,所以今天大叔要像在研究所的時候那樣陪我們1

御美琴小臉唰地一下變得通紅,急忙大聲反駁:「什、什麼呀!我哪有說、說過那樣的話1

景添一愣而後恍然,頓時十分尷尬地轉頭四處看了看,見沒有人發現這邊的情況后這才開始為難。

面對一群少女們那含羞帶怯的水汪汪目光,景添想了想終於輕輕點頭:「好吧,我去給你們整理個房間……」

「耶~」抱著景添手臂的佐天淚子歡快地一蹦,向對面同伴們比了一個剪刀手。

「那、那個……麻煩所長了……」初春飾利紅著小臉低頭說道。

「用我和最後之作的房間吧1茵蒂克絲彎著雙眼催促:「快去快去。」

白井黑子看了眼將小紅臉埋在初春飾利肩膀上的御美琴。傲嬌地對景添道:「先說明,我才不喜歡和你睡一個房間呢!只是好久沒有抱著姐姐大人了而已。」

「是、是……」景添放低了姿態一副我很榮幸的樣子對白井黑子連連點頭。

「呵、呵。」沒有返回神社的姬神秋沙意義不明地笑了一聲,伸手按住胸口巫女服的衣襟,一根棍狀凸起顯露出來……

景添眼角一抽,擺脫了佐天淚子的摟抱后說道:「我先把美琴的媽媽安頓好,你們先活動活動當做飯後散步吧。」說著招呼一邊的家政機器人攙扶著御美玲向樓上走去……

御美玲當初剛來空間時因為知道了景添為女兒和克隆女兒們所做的事,所以曾經一度對景添犯了花痴,最後還是在御美琴和番外個體的強硬鎮壓下才不了了之。後來她知道了景添有很多老婆后才徹底的打消了心思。

不過從那以後相比其他人而言御美玲彷彿將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一點都不見外。每次聚會時都彷彿主人似的幫景添招呼少女們的家長,和這個寒暄寒暄、和那個喝兩口小酒……

以往御美玲在宴會結束后都會帶女兒御美琴回分配給她們的別墅,不過今天可能是心情比較好的緣故多喝了點,宴會就要結束的時候已然不省人事地趴在酒桌上睡了過去。

景添讓家政機器人抱著御美玲上了樓。找了個客房將她安頓好,留下家政機器人照顧之後出來和布瑪幾女說了一下晚上睡哪的事。

布瑪她們也沒多想,叮囑景添照顧好孩子們之後便一起回房了,只有露西在走時留給景添一個玩味的笑容……

景添正在糾結晚上睡覺的事兒沒有發現露西的目光。回過神后搖搖頭,有些懷念有些尷尬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招呼家政機器人取了被褥後進入茵蒂克絲和最後之作的房間。開始布置起來。

沒過多久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傳來少女們一擁而入,不過除了茵蒂克絲和最後之作仍舊雀躍外其他少女們一個個都安靜了下來,小臉嫣紅地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做什麼好。

景添發現了少女們的反常,知道畢竟時間過了許久都有些不習慣了,因此開口指揮道:「都洗澡了嗎?去換睡衣吧,衣帽間我記得有很多,你們看有沒有合身的,沒有的話我去給你們找。」

「哦、哦……」少女們一陣點頭紛紛衝進衣帽間開始挑睡衣,好在茵蒂克絲和她們的身材相仿。很快御美琴、初春飾利還有白井黑子換了睡衣走出來,招呼一聲後去外面的大浴室洗澡了。

姬神秋沙和佐天淚子的身材實在太女人了所以茵蒂克絲的睡衣尺寸不夠,佐天淚子見此乾脆上身只穿了一件少女內衣跑了出來,一臉羞紅地和景添將情況說明了一下。

視線不知不覺被少女胸前浮現的兩個小凸點吸引,景添連忙移開目光,尷尬地咳了一聲道:「你等下,我去給你們找件合適的。」

說完景添頗有些狼狽地轉身快步走出了房間,結果聽見旁邊房間內傳來的水聲後下意識地用神識『看』了一眼……

渾身一頓,景添連忙將神識收了回來,一邊念叨著『罪過』一邊快步離開。可是腦海中總是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剛才『看』到的畫面,那散發著青春氣息的嬌嫩……咳咳……

回室找了兩件布瑪的睡衣,讓露西將尺寸稍微縮小點兒之後景添返回了茵蒂克絲房間,敲了敲衣帽間的門。

開門的是姬神秋沙,把門開了一道縫隙后探頭向外看來,見是景添后姬神秋沙什麼都沒說地將房門的縫隙再次拉開了一點,伸出手道:「拿來。」

景添眼角一抽,伸手就是一個輕輕的腦崩:「不要忘了我可是你供奉的神明啊,居然敢一副命令的語氣對我說話。」

「唔……」姬神秋沙豎起了八字眉。不再一臉三無反而委屈地撇了撇嘴:「淫神……」

「淫……」景添好懸一口氣沒上來。

趁著景添獃滯的功夫姬神秋沙將胳膊伸出來,一把搶過景添手上的睡衣后『』地一聲關上了衣帽間的房門。

「呵呵……」景添被氣笑了,無奈搖搖頭轉身出了房間,去另外一個浴室洗漱。

沖洗了一遍身體。用念力將水珠和染上的酒味兒驅散,換了睡衣景添回到茵蒂克絲室,一推門裡面剛剛還有的說話聲頓時消失,幾名如出水芙蓉般的青春少女齊刷刷地將目光轉了過來。

景添被看得十分彆扭。動作頓了一下後走進房間笑道:「你們幹嘛這麼看我,又不是沒見過。」

就在御美琴三女無言以對時茵蒂克絲打破了沉默,雀躍地對景添招手:「景添景添。今天陪我睡。」

以前的茵蒂克絲雖然平時看著傻乎乎的但其實很成熟,許多別人不懂的事兒她都清楚,不過自從有了景添這個靠山後茵蒂克絲習慣性地不去想那麼多,徹底解放了少女的本性。

茵蒂克絲在學園都市度過了近一年的歡快少女生活,之後來到空間她就更活潑了,再加上每天更多的時間都是和那些御妹妹以及最後之作這樣的真正小孩子在一起相處,這就導致茵蒂克絲的心理年齡越來越向最後之作她們靠攏,彷彿真正地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經常睡覺時都要纏著景添將她哄睡了才行。

茵蒂克絲最開始的時候對於景添是感動與喜歡兩種感情並存的,不過漸漸地變成了親情,直到徹底拋棄了羞澀與男女之防,所以才會如現在這般毫不在意地說出讓景添陪她一起睡的話。

隨著茵蒂克絲話落,在書桌旁盯著電腦畫面的御美琴下意室簧:「不行……」

唰……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御美琴。

「呃……」御美琴嘴角一抽:「我、我的意思是等下淚子回來大家再一起決定怎麼睡吧,哈、哈哈……」

「我不管,反正我要摟著姐姐大人睡。」白井黑子說著說著臉上的表情就變了,一副陷入幻想中的樣子,裂開嘴流下咸濕的口水……

景添想扯出一個溫暖的笑容但是嘴角抖了兩下卻笑不出來。少女情懷總是詩,景添始終小心地維護著,使一直以來的詩歌都是浪漫溫馨的,唯恐少女們變成李清照或者李煜,又或者李莫愁……

話說怎麼都是姓李的……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月票,求各種支持!

感謝雷響的打賞~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