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八章暗度陳倉

作者:地球本地人  |  更新時間:2015-06-18 22:50  |  字數:6941字

御天敵那看似十分有氣節的求饒剛剛說出口景添就知道要壞,果然,擎天柱僅僅猶豫了一瞬便轉過頭,看著景添鄭重地說道:「厄爾斯,情讓我們自己處理!」

景添磨了磨後槽牙,無奈點點頭:「好吧,不過別打死了,他對我們還有點用……」

擎天柱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終沒有說出口,點頭答應下來。

景添放開念力壓制,御天敵感覺恢復自由後連忙爬了起來。

拿著能量劍上前兩步,擎天柱沉聲道:「老師、不……,御天敵!拿起你的武器……」

御天敵聞言掃了景添一眼,沉默了一下說道:「擎天柱,我的生死沒有關係,但你一定要將這些能量柱保存好,賽博坦的未來還要落在這些能量柱上面。」

「當然……」擎天柱鄭重點頭。

「那就好。」御天敵沒有在意將能量劍尖對準過來的擎天柱,半跪彎腰、動作小心地將散落一地的時空橋能量柱一一撿起,輕輕地放在了一邊。

收拾好後御天敵直起身仰面望天,少頃低下頭,右臂伸出一柄厚重的能量大劍,同時左臂從身後拽出一面盾牌。

「來!」御天敵低喝一聲,壓低身體重心將盾牌護在身前,能量劍對準了,擎天柱。

擎天柱一雙藍色電子眼一暗,沉默了一下後抓著劍柄的手狠狠用力握緊,邁開大步沖了上去。

鏘!

劍與盾牌划出一溜火花,面對反攻過來的大劍擎天柱一個側身閃過,快速抬起手臂將御天敵持有大劍的手腕抓住,手中的能量劍再次劈砍下去。

御天敵盾牌上揚再次擋下攻擊,卻不料擎天柱趁著他被盾牌遮住視線的時機抬膝撞了上來。

『嘭』地一聲御天敵胸口被頂個正著、不由發出一聲悶哼蹌踉著後退,但擎天柱卻抓著御天敵手腕往回一拽的同時一劍捅了過來。

御天敵連忙將左手的巨大盾牌往身前一擋,而後用力一頂撞在擎天柱身上。

盾牌實在是太大了、幾乎覆蓋了擎天柱整個上半身。這回換做擎天柱視線受阻了。

御天敵趁機抬腿一掃將擎天柱踢倒,見其仍舊沒有放開抓著的手臂後御天敵用盾牌邊緣用力一磕,火花濺起擎天柱終於悶哼一聲鬆開了抓住御天敵手腕的手。

御天敵擺脫糾纏後抬起盾牌用力往下一頓,盾牌下方的尖端部分『鏘』地一聲砸在了擎天柱胸口。

擎天柱剛剛經受了思想打擊此時實力大減,不過御天敵放著大好的時機也不去把握,右手中的能量巨劍並沒有動作。

隱蔽地掃了景添方向一眼,御天敵撩起腿狠狠一腳將擎天柱踢得翻滾了出去。

「擎天柱,你如果只有這點本事的話就讓我太失望了。」御天敵沒有追擊,右手一抖頓時劍柄下方再次伸出一片對稱的劍刃,挽了個劍花將一端劍尖對準了從地上爬起的擎天柱。

擎天柱沉默不語。眼神複雜地盯著御天敵看了看後再次用力握緊了劍柄,『咔嚓』一聲臉上放下了面甲、將除了雙眼之外的部位全部遮住後俯身沖了上去。

「哈!」御天敵吐氣開聲,手中的組合劍用力迎著擎天柱劈砍下來。

擎天柱低喝一聲抬劍磕了上去,『鐺』地一聲,擎天柱將御天敵的武器磕開,緊接著左拳快速變形,從手腕處伸出一個指虎拳套武裝在了手上,一拳將御天敵砸過來的盾牌同樣磕飛。

御天敵雙臂大開胸前露出了空門,擎天柱見此眼睛一眯。將下意識舉起的能量劍放下,發泄地怒吼一聲後左拳『咣』地一下砸在了御天敵胸口。

御天敵悶哼中連連後退,止住後退的腳步、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後看向沒有追擊的擎天柱。

「這才像點樣子……」御天敵說著重新擺好架勢,眼角餘光掃了眼景添後又掃了眼時空橋能量柱。大喝一聲向擎天柱沖了過來。

御天敵並非直線前沖反而繞了個半圈,來到擎天柱身前也沒用能量劍攻擊,舉著盾牌直接撞了上來。

擎天柱右腳後撤一步壓下身體重心,『轟』地一聲用力和御天敵撞在了一起。

神色一愣。沒有感覺到對方多大力量的擎天柱不解地看著御天敵倒飛了出去,翻滾了兩圈半跪起身正好站在了那些能量柱中間。

「小心……」御天敵沒有看向擎天柱,動手將身下兩個撞到的能量柱挪了個位置。

一聲『小心』讓擎天柱停下了追擊的腳步等待御天敵轉移戰場。不過御天敵放置好能量柱後並沒有移動,仍舊半跪在地,抬頭緩緩說道:「擎天柱……我認為你終有一天會發現我的做法才是正確的……」

「你的做法?」擎天柱語氣中藏不住的怒其不爭:「投靠霸天虎是正確的?你忘記了到底是誰挑起的戰爭嗎!你忘記了到底是誰使賽博坦越來越破落嗎!」

「那些都無所謂……」御天敵低下頭看向能量柱:「只要可以將賽博坦恢復榮光……霸天虎也好……汽車人也好……無論怎樣都無所謂。」

「御天敵——!」擎天柱大喊一聲:「臨死都要執迷不悟嗎!」

「哼哼哈哈哈……」御天敵突兀地仰天大笑,又突兀地收起笑聲直視擎天柱:「那我們就以後走著瞧!」

「你馬……」景添突然覺得好像要壞,爆了句粗口就要動手。

果然,在擎天柱等人毫無反應中御天敵周身的能量柱突然形成了一個立場,瞬間立場內的御天敵和能量柱一起消失不見……

轟!

與此同時景添放出的念力將地面砸得一震,方圓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