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五十八章暗度陳倉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子外響起,幾名士兵敲門進來表示接兩人去航空基地,對擎天柱等汽車人進行送別。 景添雖然原本不了解情況但一想就明白了,這是到了劇情中擎天柱他們假裝離開地球的時候了。 沒有嗦,景添和露西...

御天敵那看似十分有氣節的求饒剛剛說出口景添就知道要壞,果然,擎天柱僅僅猶豫了一瞬便轉過頭,看著景添鄭重地說道:「厄爾斯,情讓我們自己處理1

景添磨了磨后槽牙,無奈點點頭:「好吧,不過別打死了,他對我們還有點用……」

擎天柱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終沒有說出口,點頭答應下來。

景添放開念力壓制,御天敵感覺恢復自由后連忙爬了起來。

拿著能量劍上前兩步,擎天柱沉聲道:「老師、不……,御天敵!拿起你的武器……」

御天敵聞言掃了景添一眼,沉默了一下說道:「擎天柱,我的生死沒有關係,但你一定要將這些能量柱保存好,賽博坦的未來還要落在這些能量柱上面。」

「當然……」擎天柱鄭重點頭。

「那就好。」御天敵沒有在意將能量劍尖對準過來的擎天柱,半跪彎腰、動作小心地將散落一地的時空橋能量柱一一撿起,輕輕地放在了一邊。

收拾好后御天敵直起身仰面望天,少頃低下頭,右臂伸出一柄厚重的能量大劍,同時左臂從身後拽出一面盾牌。

「來1御天敵低喝一聲,壓低身體重心將盾牌護在身前,能量劍對準了,擎天柱。

擎天柱一雙藍色電子眼一暗,沉默了一下后抓著劍柄的手狠狠用力握緊,邁開大步沖了上去。

鏘!

劍與盾牌劃出一溜火花,面對反攻過來的大劍擎天柱一個側身閃過,快速抬起手臂將御天敵持有大劍的手腕抓住,手中的能量劍再次劈砍下去。

御天敵盾牌上揚再次擋下攻擊,卻不料擎天柱趁著他被盾牌遮住視線的時機抬膝撞了上來。

『』地一聲御天敵胸口被頂個正著、不由發出一聲悶哼蹌踉著後退,但擎天柱卻抓著御天敵手腕往回一拽的同時一劍捅了過來。

御天敵連忙將左手的巨大盾牌往身前一擋,而後用力一頂撞在擎天柱身上。

盾牌實在是太大了、幾乎覆蓋了擎天柱整個上半身。這回換做擎天柱視線受阻了。

御天敵趁機抬腿一掃將擎天柱踢倒,見其仍舊沒有放開抓著的手臂后御天敵用盾牌邊緣用力一磕,火花濺起擎天柱終於悶哼一聲鬆開了抓住御天敵手腕的手。

御天敵擺脫糾纏后抬起盾牌用力往下一頓,盾牌下方的尖端部分『鏘』地一聲砸在了擎天柱胸口。

擎天柱剛剛經受了思想打擊此時實力大減,不過御天敵放著大好的時機也不去把握,右手中的能量巨劍並沒有動作。

隱蔽地掃了景添方向一眼,御天敵撩起腿狠狠一腳將擎天柱踢得翻滾了出去。

「擎天柱,你如果只有這點本事的話就讓我太失望了。」御天敵沒有追擊,右手一抖頓時劍柄下方再次伸出一片對稱的劍刃,挽了個劍花將一端劍尖對準了從地上爬起的擎天柱。

擎天柱沉默不語。眼神複雜地盯著御天敵看了看后再次用力握緊了劍柄,『嚓』一聲臉上放下了面甲、將除了雙眼之外的部位全部遮住后俯身沖了上去。

「哈1御天敵吐氣開聲,手中的組合劍用力迎著擎天柱劈砍下來。

擎天柱低喝一聲抬劍磕了上去,『鐺』地一聲,擎天柱將御天敵的武器磕開,緊接著左拳快速變形,從手腕處伸出一個指虎拳套武裝在了手上,一拳將御天敵砸過來的盾牌同樣磕飛。

御天敵雙臂大開胸前露出了空門,擎天柱見此眼睛一眯。將下意識舉起的能量劍放下,發泄地怒吼一聲后左拳『』地一下砸在了御天敵胸口。

御天敵悶哼中連連後退,止住後退的腳步、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后看向沒有追擊的擎天柱。

「這才像點樣子……」御天敵說著重新擺好架勢,眼角餘光掃了眼景添后又掃了眼時空橋能量柱。大喝一聲向擎天柱沖了過來。

御天敵並非直線前沖反而繞了個半圈,來到擎天柱身前也沒用能量劍攻擊,舉著盾牌直接撞了上來。

擎天柱右腳後撤一步壓下身體重心,『轟』地一聲用力和御天敵撞在了一起。

神色一愣。沒有感覺到對方多大力量的擎天柱不解地看著御天敵倒飛了出去,翻滾了兩圈半跪起身正好站在了那些能量柱中間。

「小心……」御天敵沒有看向擎天柱,動手將身下兩個撞到的能量柱挪了個位置。

一聲『小心』讓擎天柱停下了追擊的腳步等待御天敵轉移戰常不過御天敵放置好能量柱后並沒有移動,仍舊半跪在地,抬頭緩緩說道:「擎天柱……我認為你終有一天會發現我的做法才是正確的……」

「你的做法?」擎天柱語氣中藏不住的怒其不爭:「投靠霸天虎是正確的?你忘記了到底是誰挑起的戰爭嗎!你忘記了到底是誰使賽博坦越來越破落嗎1

「那些都無所謂……」御天敵低下頭看向能量柱:「只要可以將賽博坦恢復榮光……霸天虎也好……汽車人也好……無論怎樣都無所謂。」

「御天敵——1擎天柱大喊一聲:「臨死都要執迷不悟嗎1

「哼哼哈哈哈……」御天敵突兀地仰天大笑,又突兀地收起笑聲直視擎天柱:「那我們就以後走著瞧1

「你馬……」景添突然覺得好像要壞,爆了句粗口就要動手。

果然,在擎天柱等人毫無反應中御天敵周身的能量柱突然形成了一個立場,瞬間立場內的御天敵和能量柱一起消失不見……

轟!

與此同時景添放出的念力將地面砸得一震,方圓五六米的水泥地面裂開破碎、下降了十多厘米。

「我擦1晚了一步的景添再次爆了句粗口,隨即閉上眼瞬間放出神識籠罩了全球。

擎天柱等人也反映了過來,收起驚呆的目光后看向罵人的景添,不過見景添和露西雙雙閉著雙眼的樣子最終沒有出聲打擾。

好半天景添睜開眼,神色不渝地道:「露西?」

露西睜開眼搖搖頭:「地球上沒有。」

「我……」景添又想罵人,不過喘了幾口粗氣后倒底沒罵出來,畢竟御天敵逃走也有他沒注意的因素在內。

擎天柱聽了景添和露西的對話后也想明白了怎麼回事。頓時有些抱歉地說道:「是我的失誤……我沒想到……」

景添擺了擺手:「算了,不怪你,也是我沒注意。」

說完景添將神識收攏成一束向月球探去,結果將月球掃了個遍也只發現了一些隱藏在土層中的賽博坦飛船和霸天虎,御天敵的身影根本就沒見。

「好吧……他跑火星上去了……」景添嘆了口氣無奈地對露西說道。

露西皺了皺眉:「那麼我們只能等他再回來了。」

「等吧……」

景添對於這個基地的後續工作沒有什麼興趣,擎天柱也因為御天敵的叛變而顧不上和景添敘舊,相互告別後景添用心靈之力將所有人類腦中關於他和露西的記憶洗掉,而後開了個傳送門返回了洛杉磯家中。

夜晚的時候芝加哥一道巨大的能量柱衝天而起,黑夜中美國範圍內的所有城市都能清楚地看到。

景添神識掃過後再次嘆了口氣,視那些不斷從光柱內跳出來的霸天虎而不見。和露西對視一眼后搖搖頭:「那傢伙還是沒有露面。」

「月球。」露西提醒:「既然御天敵要把月球的霸天虎傳送過來那麼一定要親自去月球架設傳送陣。」

景添聞言噌地一下站起身,一道蟲洞傳送門在身前張開:「走1

露西應聲跟著景添穿過了蟲洞傳送門,出現在芝加哥的小型時空橋附近。景添撐起一個巨大的念力罩將自己和露西包住,頂著霸天虎們肆意的攻擊從連接月球的傳送陣跳了進去。

渾身一輕景添和露西兩人出現在了月球背面,還不待兩人看清周圍突然響起一聲驚叫,就在景添轉頭看去時,只見御天敵周身一閃瞬間消失,景添和露西剛剛通過的傳送門也同時不見,只剩幾名霸天虎撲騰撲騰地砸在月球地面上濺起一片灰塵。

「媽蛋!他屬耗子的?」景添呲牙盯著御天敵消失的地方罵了一句。而後看向周圍正在向他開火的十來名霸天虎,抬起手將拳頭一握。

月球沒有空氣也傳不出聲音,無聲無息間周圍所有霸天虎突然被擠壓成了一團。

遠處原本正向這邊衝來的幾十名霸天虎見此腳步一頓後轉身就跑,跳上了賽博坦飛船向地球衝去……

「真火大……」景添轉頭看向火星的方向。右手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真想一發氣功炮打過去……

最終景添再次嘆了口氣放下手,畢竟這個世界是有邊際的,雖然火星看著就在那但是景添就是去不了。

「算了。回吧,我就不信那個混蛋永遠都不去地球1景添說完念頭一動帶著露西返回了空間,而後再次進入變形金剛世界出現在洛杉磯家中。

隨著霸天虎傾巢而出不斷進入地球。人類的軍隊遭受了重大的打擊。

第二天,再次冒出來的威震天聯繫了人類各國高層,表示只要將汽車人全部驅逐出地球的話他們霸天虎便會停手,同樣撤出地球。

各國也沒有辦法了,討論一番后最終答應了威震天的提議,將命令一層一層下達給了巢穴部隊。一名口才不錯的議員參謀通過視頻對擎天柱等人進行了言辭苛刻的指責,洋洋洒洒一大堆的罪證列舉后對擎天柱轉達了驅逐的決定。

擎天柱安撫了身後不忿的手下,想了一下后在所有人的詫異中點頭答應離開地球……

第二天清晨,一陣直升飛機轟鳴聲在景添房子外響起,幾名士兵敲門進來表示接兩人去航空基地,對擎天柱等汽車人進行送別。

景添雖然原本不了解情況但一想就明白了,這是到了劇情中擎天柱他們假裝離開地球的時候了。

沒有嗦,景添和露西換了身衣服坐上了直升飛機,起飛向著航空基地飛去。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中午的時候直升飛機到達了基地。景添下了飛機後向著從遠處迎來的擎天柱走去。

「厄爾斯,感謝你來為我們送行。」擎天柱半跪下來看著景添說道。

景添表情有些詫異,上下打量了擎天柱一眼說道:「看這樣子你們是真打算離開地球了?」

「為什麼這麼說?」擎天柱奇怪地問道。

景添回頭看了看,見周圍沒有外人這才說道:「不是應該躲在火箭的一級推進器里來個暗度陳倉嗎?」

「暗度陳倉?」擎天柱疑惑地重複了一下,隨即手指一點太陽穴通過網路查找到了這句成語的意思,恍然後搖搖頭:「不,我們並沒有那種想法。」

「那你們是真的要放棄地球了?」景添有些不可思議地問。

「是的。」擎天柱說完見景添神色怪異的樣子不由問道:「怎麼了?」

「呃……怎麼說……」景添想了下道:「就是感覺這個決定有些不像是我認知中的擎天柱能說出來的。」

「呼……」擎天柱做出一個呼氣的人類動作:「厄爾斯……非常感謝你的信任1

景添愣了一下后微微一笑:「這麼說這裡面果然還有其他隱情?」

「不錯。」擎天柱點頭承認:「一直以來我們汽車人和人類雖然看似合作不錯但並沒有那麼親密,那些官員經常指手畫腳,這次更是做出了自掘墳墓的決定要將我們驅趕出地球。」

擎天柱語氣有些氣憤:「可是他們卻不清楚霸天虎的話根本就不能相信,我們一旦離開這顆星球霸天虎一定會將這裡弄得亂七八糟。想來那時各國領導人才會發現他們錯了……」

景添恍然點頭:「那樣的話你們再出現就不是普通盟友而是救世主的姿態了,將來的行動也更加的自主。」

「是的。」擎天柱點頭:「雖然這種應對方式和我一直以來的行為準則有些不符,但這也是最好的辦法了。」

「也是……」景添贊同,而後問道:「那你們打算藏在哪裡?」

「原本是打算先藏在月球上的。」擎天柱回頭看了眼遠方的宇航火箭,回過頭道:「不過你的話給了我新的思路,躲在火箭一級推進器底部反而更方便我們隱藏,否則我們去月球的話容易被那些衛星發現。」

「不錯。」景添點了下頭,隨即將劇情中發生的情況說了出來:「而且各國將你們驅出地球的決定是霸天虎主導的,如果你們全員都搭載在火箭中的話到時候霸天虎只要一顆導彈就能將你們全滅。」

擎天柱聞言立即將一對金屬眉毛皺了起來。片刻后一臉后怕地說道:「再次真誠地感謝你厄爾斯!恐怕這次你又救了我們所有人一命!我們沒人有想到過你說的這種情況……」

景添擺了擺手:「我們之間用不著謝來謝去,你還是快去和鐵皮他們商量一下吧,我看火箭用不了多久就準備完畢了,到時候一大堆麻煩。」

「好。先失陪1擎天柱也不拖拉,果斷轉身向汽車人圍聚的地方走去。

沒過多久汽車人那邊響起一片嘩然聲,紛紛轉頭向景添這邊看來。擎天柱拉住想要過來感謝的幾名汽車人後連聲下達著指令,很快汽車人們紛紛向曰鵂走去。和負責人交流了一下后以協助建造為借口,紛紛進入了火箭開始改裝。

洛杉磯那邊的霸天虎們老實了一天沒有繼續破壞城市,顯然是在等待汽車人離開地球后才再次發難。一夜就這麼平靜過去……

第二天中午時火箭建造完畢,汽車人們紛紛圍過來和景添看似告別實則感謝,直到發射時間臨近這才一一登上了火箭。

其他人全部撤離了發射場,半個小時左右之後,隨著『轟』地一聲火箭推進器點燃,搭載了所有汽車人的航空火箭緩緩升空,在巢穴部隊那些和汽車人建立了深厚戰鬥友誼的軍人們不舍地注目中,火箭漸漸遠去……

不久,火箭的一級推進器從上面脫離向下方的海中落去,二級推進器點燃。火箭加快速度向宇宙中衝去。

就在這時,發射中心突然響起了一片警報聲,『發現霸天虎信號』的報告被一名監控員大聲喊了出來。

就在所有人的茫然無措中,監控畫面里出現了紅蜘蛛的身影,突然從雲層中冒出來后發射了四發旋轉著的導彈、向著仍在繼續升高的火箭衝來。

轟!轟——!

火箭從頂端開始爆炸,一節一節地很快炸到了底部,最終發生一次更大的爆炸后各種碎片紛紛向下方的海中落去。

無論是火箭發射場的控制中心還是在外面觀看的軍人,連帶各國通過視頻同時觀看這一畫面的所有人都全部失了聲,目瞪口呆地看著爆炸畫面大腦一片空白,此時就連普通人都可以看出這完全就是霸天虎的毒計了。更不要說智商本來就越用越高的各國高層……

與此同時,芝加哥方面的霸天虎突然展開了攻擊,遍布城市上空和地面的霸天虎們徹底掀開了虛偽的偽裝,肆意地向著所有能看見的人類和建築開火。

很快芝加哥那邊的情況反饋回了火箭發射場這邊,不過無論是巢穴部隊的人員還是政府的代表此時都沒有任何反應,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整個基地只有兩個人和景添認識,一名是雷尼克斯上校,另外一名則是和雷尼克斯形影不離的那名黑人中尉,不過此時兩人仍舊處於獃滯中根本就顧不得招呼景添和露西。

景添睜開閉著的雙眼。無奈地看向露西。

露西微微搖頭:「御天敵還是沒有來地球,那些能量柱都是由霸天虎們在布置。」

「繼續等。」景添『嘖』了一聲道:「那個主控能量柱還在御天敵手裡,他想要將賽博坦通過時空橋弄過來的話就必須來地球,早晚抓到他。」

「我們去看看擎天柱他們嗎?」露西輕聲說道。

「不用了。和他們沒有什麼交集,等御天敵到來我們直接去抓他就是了。」景添說完轉身對仍舊獃滯的雷尼克斯上校道:「上校,我們就不在這裡呆著了。」

聽著景添故意用一副悲憤的語氣說出來的話,雷尼克斯上校張了張嘴一個字都沒吐出來。最終只能失落地嘆了口氣,揮了揮手示意請便……

景添和露西轉身離去,出了基地后在一個沒人的地方開啟一道傳送門。直接去了洛杉磯。

在一棟人早已跑光的大樓中邁過傳送門,景添和露西來到落地窗前向下方災難大片似的城市看去,同時各自用能力開始監控整個城市,隨時準備著一旦御天敵出現就將其立即拿下,就連下方正在遭難的人類都沒有理會。

一夜過去,第二天太陽升起時所有拿著能量柱的霸天虎才不再移動,將所有能量柱都放在了指定的位置。一夜沒睡的景添見此立即打起了精神,準備隨時出動。

沒過多久,籠罩整個城市的神識發現擎天柱帶領汽車人從城外沖了進來,避過一路的巡邏向城市中心趕來。

隨著時間過去御天敵的身影仍舊沒有出現,就在景添越來越不耐煩時,終於一座樓頂突然出現一圈能量立場,散去后露出御天敵那半跪著的身影。

「終於來了……」景添從椅子上站起,臉色不善地轉頭看向御天敵所在的方向,低聲罵了一句:「你這個雜碎……」

眼看景添就要動身露西突然出聲:「等等。」

景添一愣,詫異地回頭問道:「怎麼了親愛的?」

「現在整個市中心都處於能量立場的籠罩之下,御天敵隨時都可能逃跑。」露西說道:「不如靜待劇情發展好了,等擎天柱趕來時一定會將御天敵從能量柱旁引走,那時才是我們動手的最好時機。」

「不用那麼麻煩吧?我直接把那些能量柱收走不就好了?」景添不解地說道。

「不。」露西微微搖頭:「如果你想留下那些能量柱的話就不能動,否則引起立場破損的話那些能量柱同樣會損毀,我也是在御天敵到來后才發現這點的……」未完待續……

ps:感謝中華劍中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

阿西吧,排版又出現錯誤了,從word上粘貼過來后又出現段落消失的情況,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點娘的問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