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五十七章御天敵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個身體往劍上掛著的屍體後面一躲,躲過了幾發炮彈后將劍從身前屍體中拔出。露出右半身『唰』地一下將手中能量劍扔了出去,『嗤』地一聲扎進了最後一名霸天虎的腦袋。 擎天柱扔下手中屍體邁開大步趕了過來,...

既然景添做出了決定露西也就不再說什麼,其實按她的想法來說現在就可以回去了,得到了火種源和矩陣鑰匙已經算得上是收穫頗豐,更不要說還有很多賽博坦知識,雖然宇宙可能不同,但其中的一些天文知識可不是還沒有走出地球的人類『估算』出來那些可比的。

至於景添所說的第三部電影中那個空間橋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可取之處,宇宙不同各種參數也不同,雖然電影中空間橋的表現顯得十分高端居然達到可以轉移星球的程度,但換了宇宙的話誰知道還有沒有用,再說空間中如今已經有了傳送門技術存在,空間橋這種東西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了。

不過既然景添都提到了空間橋的話索性露西也就打算幫愛人得到算了,反正這種技術沒準會帶給空間中那些科學家什麼靈感也不一定。

至於景添說的第四部那種變形金屬……想到這裡露西嘴角一翹,在景添的注視中俯身在兩人面前的茶几上伸出手指點了一下。

無聲無息中,以露西手指接觸到的桌面為中心突然改變了質地,銀白的顏色呈圓圈的形狀向外蔓延,很快一整張茶几完全變成了銀白色金屬質地。

景添愕然,敲了敲金屬茶几后問道:「這就是那種變形金屬?」露西笑著點頭。

「哦想起來了……」景添恍然道:「返回古代的時候你同樣去了恐龍時代?」

「不錯。」露西表情玩味地說道:「經歷了好幾個世界的遠古時期只有這個世界最有意思,其他無論什麼樣的世界中古代的恐龍都是因為冰河時代而終結的,但這個世界卻不是,而是被賽博坦人終結的。」

景添回憶了一下緩緩點頭:「不錯,電影中好像有那麼一個鏡頭,賽博坦人往地球上投放了那種轉換一切物質成為變形金屬的炸彈。由此使這個世界地球上的恐龍滅絕了。」

「是的,我去到了那個時期,親眼看見一艘賽博坦飛船在地球上投放炸彈將地表上的一切都轉換成了變形金屬。」露西講述道:「而他們將金屬收集走後地球又經過了一次進化才演變成教科書中的情景。」

景添擺了下手:「算了。那些與我們無關,既然你已經得到了這種金屬的分子式那麼第四部劇情我們就不要摻和進去了。早點完成第三部后我們就回家。哦對了……」

說著景添想到個問題隨即問了出來:「這種變形金屬是怎麼回事?我當初看電影里那個ceo可以隨意使金屬變形來著。」

「你想讓他們變什麼?」露西沒有回答反而笑著問道。

「呃……我也不知道……」景添說完看了看周圍:「這樣吧,讓它變成各種傢具好了。」

露西微微一笑,食指再次點了下去。「好了,現在試試看吧,我已經將你的腦波頻率設置進去了。」露西對景添示意了一下說道。

景添雖然還是有些疑惑不解不過還是按照露西說的去做了,看了眼客廳中的書架,景添剛剛動念便見身前的茶几突然彷彿變成了水流一般涌動起來,升高后一個金屬書架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是什麼原理?」景添一邊說一邊動念讓書架再次變回了茶几。

「這種金屬的每個分子都是活的。」露西笑著解釋道:「就像是納米蟲一般。不同的是這些納米蟲沒有搭載任何程序設定,但是一旦設置好了程序……」

「那麼就可以變成任何東西1景添替露西將話說了下去。

「不錯。」露西彎著雙眼點頭:「同時這種活著的金屬還可以自動接收腦電磁……」

景添明白露西笑容中的意思了,總結一下就是說這種變形金屬完全結合了『特種部隊』世界的納米機械蟲技術和『超能陸戰隊』中小宏的『腦波控制微型機器人』技術,也就是說景添以上兩個世界算是白忙乎了,折騰一番拿回來的兩種技術結合之後還沒有這種現成的變形金屬功能強大……

不止如此,變形金屬和之前組成巨型鋼鐵盔甲的那種納米蟲還有一點不同,那種納米蟲因為體積的緣故無法設置太過複雜的程序,至今為止只能輸入兩種設定,一種是啃食金屬后繁衍成新的納米蟲,而另外一種設定則是簡單變換組合出來的形狀。

而變形金屬則不同。因為金屬是『活』的,因此配合賽博坦獨有的程序可以儲存很多數據。

如此一來如果換成這種變形金屬來組成巨型鋼鐵俠盔甲的話,那麼景添就等於擁有了一件獨有的變形金剛盔甲。讓露西設定好程序后不用時可以當做普通汽車。作戰時可以讓汽車瞬間便形成巨型鋼鐵俠盔甲,同時也不再像以前那具盔甲般只能肉搏,而是想變什麼熱武器就變出什麼……

想明白這些的景添雖然高興但心裡也有種說不出的鬱悶,畢竟上兩個世界的成果等於是瞎忙乎了不是。

不過景添立即開始打算將鬱悶驅散,心中告訴自己上兩個世界只是去收集收藏品了而已,反正如今家裡收藏室裡面的藏品在那擺著不是么。

只是如此一來景添仍舊有些不甘,沉默了一會兒后雙眼一亮,轉頭雀躍地對露西說道:「我有個想法1

「什麼?」露西歪了下頭笑著問道。

「你看啊親愛的。」景添搓了搓手:「雖然這種變形金屬很強大但它畢竟不是真正的變形金剛,沒有那種能量護盾的話防禦力太低了。」

「嗯哼~」露西點了下頭示意景添繼續說。

咧嘴一笑。景添道:「那麼你看如果將變形金屬和振金納米蟲結合一下怎麼樣?」

「結合?」露西考慮了一下道:「倒不是不行,不過那樣一來設定就很麻煩了。」

「不不……」景添搖搖頭:「不用那麼麻煩親愛的。我們只要讓振金納米蟲組成外殼就可以了,無論是交通工具的外殼還是變形盔甲的外殼。而內部的構造則不用振金納米蟲參與進來。這樣設定不就很容易了嗎?」

景添說完露西也潰點頭肯定道:「可以,這個辦法是最合適的了。」

得意地呲牙笑了起來。景添終於驅散了心中的鬱悶,抱過露西就是一個長吻……

汽車人勝利了。滅世危機過去後世界再次恢復了和平。當初戰爭結束後人類方面層一度動了心思想要對汽車人們動手,不過由於汽車人武力的威懾人類方面始終猶豫不決,直到擎天柱說明霸天虎並沒有滅絕,首領威震天帶著手下逃跑這種情況後人類才安份下來……

巢穴部隊仍舊存在,雖然擎天柱帶領汽車人仍舊全世界抓捕漏網的霸天虎,但和人類的配合之間早已貌合神離。

那些加入汽車人的先驅者們只有五人離開了地球,其他的則留了下來,畢竟矩陣鑰匙就在擎天柱手裡。先驅者們還指望擎天柱靠著矩陣鑰匙來發展族群呢。

威震天和紅蜘蛛跑回了火星基地不知在幹什麼,地球上能找到的霸天虎也越來越少,整個世界一片歌舞昇平。

一晃四年過去,第二年的時候米凱拉終於失去了激情和景添好聚好散,當然景添也不會虧待對方,美金這種對他來說沒什麼用的東西送了米凱拉一大堆,接近兩億的資金足夠米凱拉享受一輩子了。

或許是因為金錢攻勢的緣故,米凱拉和景添分手后並沒有徹底絕情仍舊兩三個月便來一次,以前是景添將她當成了洩慾工具,但是如今卻身份對調。變成米凱拉有需要了就找過來享受一番……

擎天柱和汽車人們自從那次埃及大戰後再也沒有來接觸過景添,畢竟他們對兩方之間的關係也感到十分複雜,索性保持不再產生交集的狀態。這樣對誰都好。

幾年來景添和露西並沒有始終呆在變形金剛世界,而是不時地返回空間開始加速變形金剛世界的時間進度,只保持過幾個月便進入一次和米凱拉聯繫一下……都懂的……

當然為了早點結束這個世界景添和露西回到空間后也沒有分心去做別的事,因此直到第四年過去了他們倆也沒有去完成更改火種源設定的事兒。

又是一次加速後進入了變形金剛世界,景添和露西出現在客廳后按下了電話留聲機,發現空蕩蕩一片后和露西對視一眼聳了聳肩。

「已經半年多沒有聯繫了呢。」露西說道。

「是啊,可能米凱拉已經徹底厭倦了吧。」景添無所謂地將留聲機關閉:「這樣也好,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個念想也結束了,斬斷一切關聯后我們也算輕鬆了。」

露西瞳孔收縮一陣道:「擎天柱他們已經從月球將御天敵接回來了。你打算怎麼做?」

景添想了想問道:「我記得好像鐵皮是被御天敵殺死的吧?」

「不錯。」露西點頭。「那麼我們最後為汽車人再做一件事吧。」景添深吸口氣:「救下鐵皮,然後活捉御天敵並從他那裡得到時空橋的所有資料。」

「好。」露西欣然同意……

兩天後。華盛頓巢穴部隊總部,以出去了解這個新世界為理由剛從外面回來的御天敵在基地廣場變成了機器人形態。

作為擎天柱的老師。御天敵受到了所有汽車人的尊敬,即使與他同一代的先驅者們對他也十分敬佩,不說御天敵那第一代汽車人首領的過去,光說他相當於賽博坦人中的愛因斯坦這一點就足夠所有人尊重他了。

「御天敵老師1此時基地中大部分汽車人已經出去執行任務,留守的鐵皮迎上來尊敬地招呼了一聲。

「恩。」御天敵應了一聲,轉頭看向基地外幾輛黑色的越野車雙眼中電子光輝一閃而逝。

御天敵前行了幾部將背影留給鐵皮和大黃蜂,看著基地建築內的忙碌景象問道:「那些能量柱呢?」

「已經收在倉庫里了。」鐵皮回答道。

「恩……」御天敵緩緩點頭:「我今天終於明白了一件事……」

「什麼?」鐵皮有些不懂御天敵的意思。

「我明白了……光靠汽車人根本沒有辦法復原賽博坦的榮光……」

鐵皮聞言沉默了一下后語氣堅定地說道:「我不這麼認為,在擎天柱的帶領下我們一定會再現賽博坦的輝煌……只是時間的問題。」

「呵……」御天敵輕笑一聲:「我還有個更加容易的辦法。」

「什麼辦法?」鐵皮問道。

「為了賽博坦星球著想……」御天敵背對著鐵皮沉聲道:「我們必須與威震天……合作1

「什麼1鐵皮和大黃蜂兩人聞言大驚,看著御天敵的背影一時失了神。

「不好!探測到霸天虎的強烈輻射1一名士兵拿著一個儀器從建築內跑了出來大聲喊道。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拉動槍栓的聲音響起,背對鐵皮和大黃蜂的御天敵突然轉身將槍口對向了仍舊沒有回神的鐵皮。二話沒說便扣動了扳機。

在鐵皮的獃滯中,一發強熔彈瞬間命中在了他的胸口使鐵皮栽倒在地,一層藍色的能量護盾亮起將爆炸抵擋在外。但能量盾卻肉眼可見地消融,眼看就要破碎。

突然。又是一層藍色防護罩在鐵皮體表出現,恰好將突破了鐵皮能量護盾、向他軀體黏來的強溶液體擋了下來。

砰!砰!

御天敵並沒有發現鐵皮的情況,接連兩槍再次打在鐵皮胸口后將槍口對準了驚呆的大黃蜂。

好在大黃蜂見到槍口時總算反應了過來,隨著御天敵扣動扳機連忙向著旁邊翻滾了出去躲在了樓體後面。

御天敵並沒有追擊,看也沒看躺在地上呆住的鐵皮轉身大步衝進了建築內,直奔放置時空橋能量柱的倉庫而去。

與此同時,基地外面停著的四輛黑色越野車突然變形,四名雙眼冒著紅光的霸天虎跳了進來。舉起雙手對著一切可以移動的和不能移動的瞬間開火。

躲在建築掩體後面的大黃蜂探出身配合巢穴部隊開始反擊,而鐵皮則由於打擊太大而始終躺在地上,獃滯地捂著胸口看著天空,對於落在他身上的所有攻擊無動於衷……

一個藍色光點出現在鐵皮身邊,迅速擴大形成一個蟲洞傳送門,景添和露西兩人的身影從中邁了出來。

「信念崩潰?」景添對著彷彿屍體一般的鐵皮說道,同時手一揮將鐵皮胸口仍舊粘著的那些強溶液用念力弄了下來,隨手扔向旁邊的一輛武裝車。

強溶液剛一接觸到武裝車立即發出了一陣『滋滋』的聲音,武裝車肉眼可見地出現土黃色跡,所有金屬彷彿融化了一般坍塌、風化……

用念力將刺鼻的氣氛阻斷。景添向不斷傳出巨響的建築中看了一眼,收回視線后對鐵皮道:「還打算繼續裝死嗎?不去收拾那個叛徒?」

「有什麼用……」鐵皮終於出現了反應,慢慢雙臂支撐著半坐起身。低著頭喃喃道:「我又打不過他。」

轟!

一道霸天虎發出的炮彈在景添身邊炸開,不過被念力保護著的景添和鐵皮都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站在景添身邊的露西回頭看了一眼,隨即抬起手對著剛剛發出攻擊的那名霸天虎遙遙虛握了一下拳。

嘎吱……刺啦……

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那名霸天虎突然在一陣摩擦聲中向內縮成了一團,瞬間變成一團廢鐵球『』地一聲砸在地面上。

周圍亂戰成一片誰都沒有發現露西的動作,而露西也懶得去搭理另外三名霸天虎,反正一會只要抓住正主御天敵就好了。

這時鐵皮將按在胸口的手放了下來,看著完好無損的胸口轉頭對景添沉聲道:「謝謝……是你出的手吧……又救了我一命……」

「那沒有什麼。」景添道:「在意那些的話你們恐怕欠我的就多的去了。」

「哈……也是……」

在周圍的亂戰中兩人就這麼無視一切地交流著,鐵皮緩緩從地上站起。看著景題次你們為了什麼而來?」

「御天敵。」景添沒有隱瞞:「那傢伙腦中的時空橋技術我比較感興趣。」

「這樣嗎。」鐵皮轉頭向不斷傳出巨響的建築內看去:「抱歉了,我好像幫不到你們什麼忙……」

「沒關係。我們自己動手就好。」

景添話音剛落。突然一名霸天虎發出一聲慘叫倒飛了過來,『』地一聲砸在景添附近的地面上。捂著胸前的一個大洞掙扎了兩下后失去了聲息。

景添轉頭一看,只見擎天柱不知何時衝進了基地,左手槍右手劍地攻向了剩下的兩名霸天虎。

『』地一炮將一名霸天虎打了個趔趄。擎天柱緊接著一劍捅進了對方的胸口。而後整個身體往劍上掛著的屍體後面一躲,躲過了幾發炮彈后將劍從身前屍體中拔出。露出右半身『唰』地一下將手中能量劍扔了出去,『嗤』地一聲扎進了最後一名霸天虎的腦袋。

擎天柱扔下手中屍體邁開大步趕了過來,意外地看了眼景添和露西后大聲地對鐵皮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你這是在做什麼!怎麼不攻擊?」

鐵皮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麼和擎天柱解釋御天敵叛變的事,畢竟他知道在擎天柱心中御天敵佔據了多麼重要的位置……

就在這時,建築內突然傳來『轟』地一聲炸響,同時御天敵的聲音傳出:「滾開1

擎天柱一愣,以為還有敵人的他連忙轉身就要向建築內衝去支援。

「不要去1鐵皮一把將擎天柱拽祝

「你在做什麼!放手1擎天柱是真的生氣了。語氣十分嚴厲。

轟!

又是一聲爆炸,一團火光從建築內沖了出來夾雜著幾名人類士兵的身影……

就在擎天柱打算用力掙脫鐵皮時,御天敵那紅色的巨大身影從建築內沖了出來,一手抓著幾隻長方形的金屬箱子捂在胸前護著,另外一隻手則變成了長管手炮,回頭對著建築內就是一炮。

「老師1擎天柱下意室簧,剛要說什麼突然被鐵皮一股大力給拉的一個趔趄。

「你到底在做什麼1擎天柱回頭對鐵皮吼道。

鐵皮悲哀地看了看擎天柱,又看了看衝出倉庫后見到擎天柱愣住的御天敵,沉聲道:「御天敵背叛了我們,他投向霸天虎了1

「胡說什麼1擎天柱厲喝一聲轉頭看向御天敵。

「擎天柱……」御天敵招呼了一聲。就在擎天柱剛要回應時突然舉起手中的強溶槍,一發炮彈向著擎天柱打來。

擎天柱和鐵皮剛才的反應一模一樣,面對攻擊徹底呆在了那裡。一點反應都沒有。

景添挑了下眉角,心神一動一層念力壁在擎天柱身前升起將炮彈擋了下來,爆炸過後一灘黃色溶液順著念力壁滑落了下去。

「這、這……」擎天柱一眼便認出那種溶液是什麼了,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看向一臉詫異的御天敵。

景添不想拖拉下去,抬起手對著御天敵遙遙一個下壓,一層散發著微藍色光芒的念力壁突兀地出現在御天敵頭頂,瞬間下壓。

「啊1

御天敵毫無反抗地被念力壁拍倒在地,手中護著的能量柱嘩啦啦地散落一地。

掙扎了兩下仍舊無法動彈,御天敵見到擎天柱回過神后那一臉悲憤的樣子連忙開口:「擎天柱!你難道就這麼看著一個外人對付我嗎1

御天敵畢竟剛剛被激活不久還不是那麼了解地球。對於景添的行為頓時誤會了,以為這個星球的生物都這麼強大呢。因此心中驚恐的情況下連忙求救。

「為什麼……」想明白了前後因果的擎天柱語氣悲傷地問道。

「我太急切了1御天敵看了眼散落在身前的時空橋能量柱,一副知錯的語氣對擎天柱道:「我太急著拯救賽博坦了!原諒我擎天柱!我知道我的行為不可饒如。但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體面的結局!不要讓賽博坦人之外的生物侮辱我……」未完待續

ps:煩躁……外面又有人在屋頂正上方渡劫,提心弔膽地碼完字后又打不開作者後台……

好不容易換了好幾個瀏覽器才登陸上來,結果排版又出了問題,段落消失……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