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三十一章勝利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 晚上休息時,景添正和紅髮女郎兩人一路笑談著返回宿舍,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同時貝蒂的聲音響起:「厄爾斯,紅髮女。」 「怎麼?」紅髮女郎轉身問道。 貝蒂眼神玩味地在景添和紅髮女郎只見...

景添幾乎匯成一聲的四槍將導彈發射室中四名武裝人員爆頭,緊隨他進來的紅髮女郎也不甘落後,舉起她那特製的手弩將操縱台前沒有武器的普通操作人員一一殺死。

並非紅髮女郎心狠,畢竟這裡的所有人都參與了納米蟲彈頭髮射,明知後果如何還將洲際導彈發射出去,這裡的所有人都已經死有餘辜了。

斷路器在紅髮女郎清理完操作室后連忙來到控制台前,仔細地打量了一下操作系統后動手將這個房間的所有門全部關閉、以防眼鏡蛇成員的逆襲,而後這才來到一旁的導彈發射操縱台查看剩餘兩枚導彈的位置。

剛剛對開傘索報了兩枚洲際導彈的飛行路線和坐標,並讓他去追距離比較近的那枚飛往莫斯科的彈頭,眾人耳中的通話器里突然傳來霍克將軍的通訊:「紅髮女你們那邊的情況如何?」

「我們已經佔據了導彈發射中心,開傘索已經得到導彈坐標去追了1紅髮女郎回答。

「很好1霍克將軍說道:「你們那邊情況不緊急的話分出一隊去把他們的脈衝大炮毀掉!否則我們的傷亡恐怕會增大,一艘搭載兩百多名特種兵的指揮潛艇已經被大炮破壞了動力系統,如果再被打中的話所有人都逃不掉了1

『鏘』地一聲蛇眼將背後的武士刀抽了出來,直接轉身走到了通往眼鏡蛇基地內部的門口前,意思不言而喻。

「好的將軍,我們會去處理1紅髮女郎說著開啟了關閉的門戶。

砰砰砰!

景添在金屬滑門剛開啟一道縫隙時抬手就是三槍,金屬門打開后三名武裝人員剛剛倒地。

蛇眼回頭對景添點了下頭,隨即快步沖了出去。

眼看紅髮女郎也要往外跑景添連忙阻止她:「你去哪?」

「我去幫忙。」紅髮女郎回答。

「我去吧。」景添邁步向外走:「你和斷路器留在這裡輔助開傘索,對了,開傘索駕駛的那架飛機是聲控的,再加上麥卡倫是蘇格蘭人,所以一會控制武器系統的時候用凱爾特語試試。」

紅髮女郎聞言楞了一下後點點頭:「知道了親愛的,你小心1

景添微微一笑轉身出了門。

「親愛的~」斷路器戲謔地對紅髮女郎調笑了一聲。

紅髮女郎大方地揚了揚下巴重新走回操控台前……

景添用神識關注著蛇眼向脈衝大炮控制中心走去,不過見到蛇眼半路鑽進通風口後景添隨即轉了個方向,向整座基地的最中心區域進發。

一路上遇到的所有武裝人員均被景添開槍射殺,輕鬆地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了科研中心。

蛇眼那邊已經殺死了操縱脈衝大炮的人員,不過此時又被他的老對頭白幽靈給纏上了,兩人在脈衝大炮的充能天井中展開了近身搏鬥。

景添見劇情沒有脫離軌道后不再關注那邊,從空間取出一塊腕錶開始入侵基地系統將資料庫里的科技全部打包,畢竟這個眼鏡蛇組織據說開發了全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武器。

正在景添往空間內收取成品納米蟲時,突然身邊『』地一聲出現一股白煙,渾身濕漉漉的閃爍現出了身形。

「怎麼搞的?」景添詫異地打量了一眼臉色不好的閃爍問道。

閃爍眼角抽動了兩下:「被打黑槍了……」

「哈?」景添一愣:「被自己人打黑槍了?」

閃爍一臉鬱悶地點頭。

「怎……哦……明白了……」景添一想就明白了這裡面的齷齪。

自從他和閃爍空降特種部隊基地后可謂是佔據了所有風頭,他自己展露了一次實力后便成天和女性特種兵胡天黑地,並且挑的還都是基地里容顏頂尖的那一批,自然有很多人對他看不過眼。

而閃爍在這段時間接過了特種兵的教練任務,不患寡而患不均,在閃爍手下訓練的都是B級以上的特種兵,下面那些等級的士兵恐怕早就有怨言了,更何況閃爍每天面癱地擺出一副冷酷的樣子,恐怕就連B級特種兵里的人都有對他不滿的更不要說B級以下那些特種兵了,這也就導致閃爍剛才被那些對兩人嫉妒的特種兵打黑槍毀掉潛艇了,反正這種混亂而又視線不好的戰場中也不會有人發現。

想明白這些後景添無奈地搖搖頭,笑著對閃爍道:「把身上清理一下吧,出手的做掉了嗎?」

閃爍聞言渾身氣息爆發,一震後身上的衣物恢復了乾燥,而後點點頭:「滅掉了。」

「嗯,那就得了。」景添說完再次開始往空間內收取他認為有價值的東西。

「轟1

一聲爆炸聲在兩人所處的房間內出現,隨即一大片火光在房間蔓延開來。

景添隨手揮舞了一下手臂將火焰驅散,神識放出發現整個眼鏡蛇基地到處都開始發生連鎖爆炸。

「厄爾斯你沒事吧?」通話器中傳來紅髮女郎的呼叫。

「沒事,我很安全你們呢?」

「開傘索已經打掉了一枚洲際導彈,正在追趕剩餘的那枚1紅髮女郎回答。

「了解,你們小心,打掉了之後儘快撤退吧,這個基地快要挺不住了。」景添說道。

「明白1

景添放出念力撐住了整間屋子,而後在控制台前開始等待資料下載,此時已經下載超過百分之六十的資料了。

下載到百分之八十多時,通話器中傳來紅髮女郎的公共通訊:「僅剩的彈頭已經消滅!威脅解除1

通訊器中的公共頻道隨即響起一片歡呼聲,不過很快公爵焦急的聲音響起:「大家注意!麥卡倫打算引爆上方的冰層!所有人趕快撤退1

「什麼!那可是上萬噸的金屬和冰塊1斷路器驚呼一聲。

話音剛落,外面的冰層突然開始出現成片的爆炸將整個海底染成了金紅色,上方的冰層開始破裂緩緩下沉。

「所有人撤退1通話器中響起重載的命令。

「厄爾斯快撤退1紅髮女郎聯繫景添語氣焦急地催促。

「不用擔心,我這裡很安全。」景添反過來說道:「你和斷路器快點撤退,出去后按照前、左、前、右的路線撤退,那邊有一架升降梯可以讓你們升上冰川。

「明白1紅髮女郎的話音有些顫抖,顯然已經和斷路器開始跑了。

「蛇眼,你撤退的路線是第二個路口右拐,到時你和紅髮女郎將會匯合1景添繼續給蛇眼指路。

「明白1蛇眼那陌生的聲音在通話器中響起,使所有聽見的人不約而同地一愣。

很快,通訊器中響起紅髮女郎那驚喜的聲音:「蛇眼!你的誓言達成可以說話了?」

「是的1蛇眼低沉的聲音再次出現。

「太好了,恭喜1隨著紅髮女郎的祝賀通訊器中響起一片恭喜之聲。

「現在不是祝賀的時候1通訊器中傳來霍克將軍的聲音:「所有人快速撤離!回來我給你們開慶功宴1

霍克將軍話落又是一片歡呼聲響起。

過了一會景添耳麥中再次傳來紅髮女郎的聲音:「厄爾斯我們已經匯合進入升降梯,你那邊怎麼樣撤退了嗎?」

景添掃了眼百分之九十多的進度條道:「已經在撤退了,沒有危險放心吧。」

「那就好。」紅髮女郎鬆了口氣。

轟!

一聲巨響一塊巨大的冰塊砸在景添和閃爍所在房間之上,好在被念力擋了下來,否則這一下就會完全將房間擊毀。

景添為了使科研中心的電力不被影響而將念力罩的範圍繼續擴大,將落向附近的巨大冰川全部擋下,直到一分鐘左右資料下載進度達到百分之百這才收起腕錶,轉頭對閃爍道:「我們上去吧,小心不要被別人看見了。」

「是1閃爍上前一步伸手扶住景添手臂,而後一團白色煙霧出現后兩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幾乎同時,因為失去了景添念力的支撐整個房間突然一震而後瞬間黑了下來,在一塊巨大堅冰的碾壓下房間突然破碎被徹底毀滅……

「特種潛艇隊安全1重載通報。

「我們也安全了。」紅髮女郎看著身邊的斷路器和蛇眼同樣彙報。

「我和閃爍也安全。」景添的聲音響起:「不過最好來個救援隊,我們正在一塊浮冰上被一隻北極熊虎視眈眈呢。」

「哈哈哈……」通訊器中傳來一片笑聲。

「厄爾斯你稍等,我們先去把罪魁禍首抓祝」霍克將軍笑著道:「救援人員很快就會過去,你們倆先和北極熊好好交流一下吧。」

「好吧,我試試看能不能把它拐回去做寵物。」景添躺在北極熊的身上,雙手枕在腦後翹起了二郎腿看著天空對通話器里開著玩笑。

閃爍憐憫地看了景添身下不斷掙扎的北極熊一眼,暗道你惹誰不好……

沒多久一艘潛艇在附近升了上來,從出口爬出來的紅髮女郎看見景添身下的北極熊不由呆住了。

景添起身笑著對紅髮女郎揮了揮手,放開壓制著北極熊的念力,沒理會北極熊哀嚎著跳進海水的樣子和閃爍兩人進入了潛艇。

這次行動終於落幕,因為期間公爵起到的作用最大功勞也最大,因此被霍克將軍安排去關押眼鏡蛇的兩名首領和送他的女友安娜去關押治療,其他人則返回埃及基地開始休整。

回到基地后霍克將軍立即開辦了一場盛大的慶功宴,所有參與行動的和沒參與的特種兵們都興奮地鬧了起來,杯光交錯,熱鬧非凡。

宴會持續到一半時景添正在和貝蒂等一圈同他有過『戰鬥』的女特種兵聊天,就在這時貝蒂等人的神情突然變得怪異起來。

景添楞了一下,還沒等他回頭順著貝蒂等人的視線去看,一陣腳步聲在身後響起,衣領被人從後面拽祝

「抱歉打擾你們了。」紅髮女郎的聲音讓景添放棄了抵抗,借力站起后對貝蒂等人微微一笑後轉身跟著紅髮女郎離開了宴會。

兩人一路沉默著來到紅髮女郎的宿舍,關上門后紅髮女郎轉身推著景添的胸口使他靠在門上:「這次與納米蟲彈頭的任務結束了。」

「嗯。」景添點頭。

「你要走了?」紅髮女郎抬頭注視景添雙眼。

「嗯。」景添再次點頭。

沉默了一下,紅髮女郎眼神複雜地盯著景添道:「吻我1

景添微微一愣,本來他還打算就這麼放過紅髮女郎的,畢竟他馬上就要離開這個世界,可不想頭一天吃掉對方第二天就消失。

「吻我1紅髮女郎再次說了一遍,隨即推著景添胸口的雙手改推為抓,抓著景添衣襟的雙手微微用力收回。

景添來不及猶豫俯身吻了下去……

天雷勾動地火,今天的紅髮女郎可能是因為喝過酒的緣故顯得特別的主動與熱情,兩人一路親吻,晃悠著倒在床上時已經退去了渾身衣物扔得到處都是。

「你想好了?」交疊在床上時景添暫離紅髮女郎的雙唇,認真地問道。

「當然1紅髮女郎雖然眼中春情無限但小臉同樣紅撲撲的顯然仍舊十分害羞,聽了景添的話后說道:「難得碰到可以在任何方面都比我厲害的人,恐怕錯過這次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可是我終究要離開的。」景添輕聲說道。

「不要去想那些。」紅髮女郎的雙手在景添後背上輕輕撫摸:「離開前給我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可以嗎?」

景添沉默著注視了紅髮女郎一會,這才輕輕地喚了一聲:「斯嘉蕾……」

下身一動紅髮女郎不由發出一聲悶哼。

景添詫異地停止了動作。

「怎麼了?」紅髮女郎問道。

景添奇怪地看著身下雙眉微皺的佳人:「你那裡怎麼沒破?以你的訓練程度來說應該早就破掉了。」

「當初……破了一半……」紅髮女郎有些害羞地說道。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而後再次溫柔地動了起來……

畢竟紅髮女郎出現了『傷情』因此景添沒有隻顧享受,將紅髮女郎送上一個巔峰后停了下來,摟著渾身無力的佳人扯過被子休息了起來。

「你……以後還會回來嗎?」紅髮女郎稍微緩過了一些后輕聲問道。

「不知道……」景添給不出確切的答案,因為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再次回來的價值了。

聽出了景添的猶豫紅髮女郎抬頭微微一笑:「沒有關係,不用去想那些了,未來如何誰也不清楚。」

景添無言,只能將摟著紅髮女郎的雙臂往懷內緊了緊。

任務的疲憊,酒精的催眠再加上剛才巔峰感覺消耗的體力,紅髮女郎很快漸漸睡了過去,景添腦中天馬行空的各種念頭不斷閃過,同樣不知何時閉上了雙眼。

第二天基地內再次恢復了正軌,因為這次任務陣亡了很多士兵的緣故各種後事有很多需要處理,整個基地都忙碌了起來。

紅髮女郎在景添的懷中醒來后只是幸福地一笑沒有再提景添去留的問題,恢復了以往的自信與開朗參與進基地的工作中。

午餐后霍克將軍找到了景添,兩人來到辦公室后霍克將軍問道:「怎麼樣厄爾斯?留下來吧1

景添無奈搖搖頭:「不可能的。」

「只要你留下來我的位置儘管拿去,只給我留個指揮官的位置就好,而且基地內那麼多美麗的尤物你能捨得嗎?」霍克將軍無所不用其極地誘惑道。

「你真是……說的我好像什麼跟什麼似的……」景添再次苦笑:「你還是不要想了,我和閃爍頂多再繼續留一段時間,把槍斗術都教授完畢可以了吧?」

「真的不行嗎?」霍克將軍仍舊不放棄地問道。

景添搖頭:「真的不行。」

「哎……」霍克將軍嘆了口氣:「那好吧,那麼那些小傢伙們就拜託你和閃爍顧問了,請你儘管使勁兒地訓練他們。」

「放心。」景添笑道:「只要他們努力的話我保證再有兩個月的時間他們都可以將『槍斗術』學會。」

「辛苦你了。」霍克將軍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以後的話希望我們還有更多合作的機會1

「好。」景添笑著點頭。

「那就不佔用你的時間了,想來很多美女都在找你呢哈哈。」霍克將軍戲謔地調笑道。

景添聳肩:「誰叫我身體好呢,可不像將軍你連啤酒肚都出來了。」

「去你的。」霍克將軍笑道:「這也是男人的一種魅力,就還有喜歡我這種的。」

景添再次聳肩,告別後轉身出了辦公室。

「哎……」霍克將軍盯著關閉的房門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是真的希望景添和閃爍兩人可以留下來,雖然他的隊伍在戰鬥素質方面的確可以稱得上世界頂尖,但實力並沒有超過太多,只是高端的科技和武器比較多這才顯得優勢巨大而已。

在見識過景添的實力后霍克將軍心中可是火熱不已,如果把景添留下來帶領特種部隊的話、哪怕將來士兵們有景添一半的實力都足夠霍克將軍睡覺笑醒了,那時這支部隊才敢稱的上世界最頂尖,任何任務都無法給特種兵們造成任何麻煩,傷亡也會降到最低的程度。

可惜,近一個月以來霍克將軍所有辦法都試過了也無法讓景添留下來,只能無奈放手,把所有期待都放在『槍斗術』上……

晚上休息時,景添正和紅髮女郎兩人一路笑談著返回宿舍,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同時貝蒂的聲音響起:「厄爾斯,紅髮女。」

「怎麼?」紅髮女郎轉身問道。

貝蒂眼神玩味地在景添和紅髮女郎只見來回掃視,而後對紅髮女郎道:「怎麼樣?今天讓我們加入進來如何?」

「想都別想1紅髮女郎翻了個白眼果斷拒絕。

「不是吧。」貝蒂詫異地盯著紅髮女郎:「吃獨食可不好,你難道只顧自己而不考慮厄爾斯的感受嗎?太自私了吧。」

「什麼意思?」紅髮女郎不解。

「我們的意思是你能滿足厄爾斯嗎?」凱倫插話進來:「你一個人的話厄爾斯根本就無法滿足。」

紅髮女郎聞言皺眉道:「那是我們的事,而且我們昨天都很好。」

「好了貝蒂、凱倫。」景添阻止兩女繼續說下去,對她們使了個眼色道:「交給我好了。」

貝蒂和凱倫聞言聽話地不再和紅髮女郎計較,對景添擺了個加油的手勢:「讓她見識一下你的厲害!別太寵著她了厄爾斯1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

目送貝蒂和凱倫離開后紅髮女郎這才奇怪地對景聽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明天你就知道了。」景添微微一笑:「走吧。」

紅髮女郎無語地搖搖頭,兩人一路回到了宿舍。

昨天時機不對而且氣氛也不對,因此景添才放過了紅髮女郎一馬,而紅髮女郎也因為理論十足經驗為零的緣故以為一切正常,這才對貝蒂和凱倫兩人的責問不明所以。

然而今天景添可沒打算放過紅髮女郎了,一進屋便開始放開了戰鬥力,讓紅髮女郎終於了解到了什麼叫做體力無限。

叫聲由一開始的中氣十足到漸漸有氣無力,最後變得嘶啞只有偶爾響起一陣哼哼聲,直到半夜紅髮女郎有氣無力地推搡著景添求饒兩人這才樓在一起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的起床廣播聲陷入深沉的睡眠中紅髮女郎根本就沒有聽見,景添穿好衣服出門去給她請了個假,這才直奔食堂而去。

沒一會兒出操的士兵紛紛湧入食堂,貝蒂和凱倫兩女拿著餐盤來到景添身邊問道:「怎麼樣?」

景添笑著點頭:「她求饒了。」

「哈哈哈……」貝蒂一陣快慰的大笑,凱倫也一副出了氣的樣子道:「活該,叫她吃獨食1

「出操時怎麼沒見她人?」貝蒂問道。

「我給她請假了。」景添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笑道:「估計今天她起不來了,早上我也沒有給她按摩。」

「噗嗤……」兩女再次嬌笑起來。

笑過後貝蒂對景添飛了個媚眼兒:「晚上我們直接過去,看她今天還敢說什麼。」

景添聳聳肩……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