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九章追擊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1 「正在追1開傘索大喊道。 「再快!必須阻止他們!他們的目標是埃菲爾鐵塔1斷路器大吼道。 「老天……」追擊的幾人中除了景添之外都驚呆了,轉頭看了眼遠方隱約可見的埃菲爾鐵塔...

長吻過後紅髮女郎輕推了景添一把:「你先去吧,我再收拾一下。」

「好。」景添點頭應聲,轉身開門走了出去。

地下基地仍舊在到處維修,景添和之後姍姍來遲的的紅髮女郎在食堂隨便吃了口飯後繼續到處做起了幫手。

一夜過去又到了輪班的時間,兩人回到紅髮女郎的室打算休息,就在景添鬱悶懷中尤物仍舊不主動而不好下手時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誰?」紅髮女郎有些慌張地高聲問道。

「是我斷路器,開門斯嘉蕾。」

「有什麼事嗎?我睡下了。」紅髮女郎再次問道。

「找到那個安娜的真實身份了,快來指揮中心集合。」斷路器在門外高聲道。

紅髮女郎聞言一愣,連忙坐起身回應:「馬上就去1

「好,我們等你。對了你知道厄爾斯今天睡在誰的房間了嗎?」

紅髮女郎聞言羞澀地轉頭看向躺在桑猶豫了一下道:「不清楚……「

「那我等下廣播找找吧,你動作快些。」

「馬上。」

待門外腳步聲遠去紅髮女郎連忙起身下床,彎腰撿起地上的衣服一邊穿一邊對景添催促:「快點穿衣服我們去集合。」

「好吧」景添應了一聲坐起身開始從地上的衣服堆中尋找自己的衣物……

十多分鐘后兩人來到指揮中心,此時所有人都已經到了。

「你們來了,在哪找到厄爾斯的?我剛要廣播。」斷路器打招呼道。

「沒注意他從誰房裡鑽出來的。」紅髮女郎臉色微紅,裝出一副不忿的樣子說道。

景添聞言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解釋什麼,來到指揮室中間安置顯示器的圓桌處對眾人點了下頭,而後對斷路器問道:「對方的身份是什麼?」

「她的名字叫安娜.迪.科博瑞。在上流社會中還有一個男爵夫人身份。」斷路器看著顯示器上的安娜照片道:「顯然咱們公爵的前女友如今找到了一個好下家,雖然稱號上從公爵夫人降成了男爵夫人。」

斷路器調笑了旁邊面無表情的公爵一句,不過見到對方臉色不好后趕緊道歉:「不好意思我是開玩笑的。」

「沒有關係。」公爵微微搖頭眼神始終盯著顯示器上的照片。待見到一張結婚照時抬手指著照片中的男人問道:「他就是那個男爵?」

「是的1斷路器點頭:「這個具有男爵頭銜的男人叫丹尼爾.迪.科博瑞,法國粒子學家。擁有一家高端的實驗室!粒子加速器實驗室1

聽到斷路器話語中著重提醒了一下粒子加速器實驗室,重載緊皺雙眉問道:「你是說那些奪走彈頭的人打算用粒子實驗室的設備來激活彈頭?」

「是的,我想這個實驗室就是他們將要去的地方。」斷路器鄭重地說道。

在場幾人對視一眼后開傘索一拍腦門:「雖然不是太明白你們的意思……我們有麻煩了?」

「不錯1紅髮女郎皺眉看著屏幕上的資料道:「大.麻煩!

「那還等什麼?我們出動埃」開傘索見眾人沉默無言的樣子不由提議了一下。

「可是霍克將軍還沒有轉醒,我們如果出動的話沒有辦法得到各國的戰鬥授權。」斷路器解釋道。

「等授權一切就都晚了,先做了再說1開傘索大義凜然地說道。

「可是……」斷路器仍舊猶豫不決。

「就這麼辦吧。」重載插話道:「大家都了解過彈頭的威力,如果真的在城市中爆發的話後果難料,我們出發吧,其他的以後再說1

斷路器轉頭看向紅髮女郎。見她同樣一臉贊同的樣子只好無奈點了點頭:「那好,我去準備電子設備和飛機,你們去準備武裝。」

有了定議后眾人紛紛離去做準備,景添讓閃爍跟著重載去取武器后在指揮中心找到了凱倫,聊了兩句安撫下佳人這兩天的憂慮后這才直奔停放飛機的地下一層而去。

沒過多久兩架小型飛機從基地天井中飛了出去,一架裝有各種武器和那兩件外骨骼裝甲,另外一架則搭載著眾人一併向發過巴黎的方向飛去。

八個多小時之後,巴黎午時,一輛十分厚重的黑色防彈越野車停在了一個研究所門口,車門推開后從上面下來四人。三男一女分別是兩個被納米蟲控制著的無痛覺死士、白幽靈以及拎著納米蟲彈頭箱子的安娜。

四人大步走進樓門進入了一個大廳,在門衛奇怪的眼神中安娜對身邊一身白衣的白幽靈打趣道:「你去登記還是我來?」

白幽靈斜了安娜一眼,雙手一抖從衣袖中滑出兩隻十字飛鏢。一甩手腕將飛鏢扔了出去劃過接待員的喉嚨。

白幽靈突然眼角一抽看了眼左臂,顯然前晚被蛇眼砍傷的手臂還沒有恢復有些妨礙發揮。

接待員倒下后大廳中的保安人員大驚,立即掏出電棍向白幽靈衝來,不過又是四道飛鏢過後大廳內的保安人員便同樣被劃過了喉嚨,倒在地上痛苦地捂著不斷噴血的脖子很快失去了氣息……

不久之後白幽靈四人進入了地下建築,強硬地殺出一條血路將所有保安人員消滅,最終進入了粒子實驗室的中心。

白幽靈在周圍科學家詫異的目光中進入實驗室,『』地一聲將裝有納米蟲彈頭的箱子平放在了桌子上。

「嘿你是誰?」一名帶著眼睛長相斯文的男人迷茫地問了一句。

安娜這時跟著白幽靈走了進來,對問話男子直接說道:「我需要你幫我個忙。而且是件急事。」

「安娜?」安娜如今的丈夫丹尼爾男爵見到一身黑色緊身戰鬥服的妻子后更加迷茫了。

「嗯哼~」安娜應了一聲問道:「親愛的可以幫我嗎?」

「這是什麼?」丹尼爾男爵下意識地問了妻子一句。

微微一笑,在白幽靈輸入完密碼后安娜將手移到箱子扣鎖處。手指一掰將鎖打開,而後開啟箱子一邊低頭看過去一邊說道:「這是彈……」

說道這裡安娜愣住了。隨即眼神變得有些驚恐,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同樣臉色大變的白幽靈。

「你動過彈頭?」安娜皺眉問道。

「箱子一直在你手裡1白幽靈瞪了眼安娜說道。

「那這怎麼辦?消失了一枚彈頭1安娜沒好氣地嗆了白幽靈一聲。

白幽靈盯著安娜伸手從褲兜中掏出手機:「還能怎麼辦?如實彙報1

「我說親愛的你們到底在搞什麼?」丹尼爾男爵不耐煩地低聲厲喝。

「閉嘴1

「砰1

在安娜轉頭喝罵丈夫的同時白幽靈突然抬手一槍將躲在遠處的一名青年科學家殺死,殺雞儆猴下丹尼爾男爵和實驗室其他科學家立即閉上了嘴紛紛後退。

白幽靈眼含怒火地掃了眼在場科學家。按下手機撥號鍵很快和眼鏡蛇首領接通了電話。

「怎麼了?」麥卡倫的聲音從電話中傳出。

「事態有變,彈頭消失一枚1白幽靈聲音清冷地說道。

「消失一枚?」麥卡倫的聲音突然尖銳地提高:「什麼意思?是搶過來時就消失一枚還是被你們報廢一枚?」

「搶過來時。」白幽靈回答。

麥卡倫沉默了一下而後語氣恢復了平和:「算了。可能被那些特種兵拿去實驗了,三枚就三枚吧,足夠我們計劃啟動了1

「還有什麼指示嗎?」白幽靈問道。

「沒有了,按計劃行事吧,這次不準再出任何差錯1麥卡倫警告的聲音傳了出來。

「嗯。」白幽靈應了一聲結束了通話。

將還剩三枚彈頭的箱子往丹尼爾男爵身前一推,白幽靈幽幽地說道:「我需要你用粒子加速器將彈頭激活,否則我殺光這裡的人1

「安……」丹尼爾男爵剛要開口,不過見到白幽靈將手槍對向一名科學家后連忙收住口。十分為難地強調道:「可是我們這裡是民用實驗室……我們沒有任何殺傷武器相關的行為許可。」

安娜微微嘆氣從綁在腿上的槍套中將脈衝手槍掏出,指向丹尼爾男爵身後的科學家們:「我手裡的東西就是許可,好了嗎?我說了,這是件急事1

「你……好吧……」丹尼爾男爵看著妻子巨大的變化無奈答應下來……

就在實驗室中所有人員開始準備激活彈頭時,早已到達巴黎的景添等人正乘坐一輛偽裝成新聞車的汽車快速向實驗室駛來。

車內重載正在駕駛,斷路器坐在副駕駛上不斷雙手哩叭啦地在筆記本電腦上敲擊查找信息,而後面車廂里景添和閃爍正在看著紅髮女郎為公爵和斷路器裝備外骨骼裝甲和外掛武器,蛇眼則坐在車廂最裡面擦拭手中的武士刀……

任由紅髮女郎不斷給他裝備外掛武器的開傘索忍不住打破了車廂內的寂靜,對眾人問道:「那麼我可以問一下行動計劃是什麼嗎?」

「紅髮女郎和蛇眼打頭陣,開傘索和公爵掩護。斷路器會做大家的眼睛隨時告知你們行動路線,兩位顧問可以隨意行動1開車的重載顯然仍舊不相信公爵和開傘索的實力,即使他們倆穿戴上了外骨骼裝甲也沒有分配給他們主要的任務。

「呃……就這樣?」開傘索有些不習慣地問道。

「就這樣1重載回頭看了眼裝備完外骨骼裝甲的兩人:「我會指揮你們倆的行動。當我下命令時,照做!明白?」

「是……」開傘索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

「各位!馬山到了1斷路器這時突然出聲提醒,於此同時重載一轉方向盤將車轉入了一個彎道,一幢十多層的樓房建築出現在車內眾人眼中。

「那是……」公爵頭盔面具上的輔助系統放大了遠處的圖像,見到正好從樓內快步走出鑽入一輛黑色越野車的四人後,公爵連忙抬手指著前方:「是他們1

重載聞言一踩油門,汽車輪胎髮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突然加快了速度,可惜到達研究所門前時那輛黑色越野車已經飛快從旁邊的台階衝下離去了。

「蛇眼抓住他們1重載一聲令下。蛇眼拉開車門不待汽車停穩便跳下了車。而後邁開雙腿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追了上去。

「公爵和重載掩護!上1重載再次下令,離車門近的公爵聞言伸出雙手一扒車門兩邊快速躥了下去。渾身機械響動聲中,在外骨骼裝甲的提升下快速沖了出去。

開傘索待公爵追遠后仍舊在貓著腰小心地往車下走。那十分外行的動作看的重載和斷路器一陣眼角抽搐,最終重載實在看不下去不得不提醒:「小心點!你那一身裝甲好幾百萬元1

「好幾百萬元?」開傘索吃驚地轉身看了過來,不成想裝甲突然撞到了車門框使他失去了平衡,好在開傘索往車門外栽倒時伸手抓住了車門框,但同樣因為對裝甲的不熟悉,開傘索手上的力氣過大直接將門框金屬捏斷,最終還是沒有逃脫一屁墩兒摔出去的命運。

重載和斷路器心疼得再次眼角抽動了幾下,就連紅髮女郎都一腦門黑線地罵了句:「見鬼1

「抱歉!我的錯1開傘索一邊慌忙地擺手一邊站了起來:「放心!下不為……1

可能因為司機被全身裝甲的開傘索驚呆的緣故。一輛車一點剎車徵兆都沒有地突然沖了過來,直接將開傘索撞得飛起空中翻轉三百六十度後面朝下趴了下去。

「嘿1重載心疼死了,眼看就要發火。

「抱歉1開傘索因為心虛不敢多留,撐起身連忙加速跑了出去……

「混蛋!回去再和你算賬1重載罵了一聲回頭道:「紅髮女!你上還是我上?」

「我1紅髮女郎看見停車場停放的兩輛摩托車后雙眼一亮,快速下車沖了過去同時從腰間掏出一個萬能鑰匙,將其中一輛啟動后一擰油門騎著前輪高高抬起的摩托車沖了出去。

景添可是知道等下紅髮女郎會被安娜用脈衝槍擊毀摩托車而出現危險的,因此同樣下了車向另外一輛摩托車衝去,同時頭也不回地高聲說道:「你們追1

來到摩托車前景添念力一動直接破壞了鑰匙開關將摩托車啟動,一擰油門從旁邊的樓梯直接沖了下去。

重載見此轉動方向盤沿著另外一條路開車追上,同時讓副駕駛座上的斷路器為眾人報告位置。

景添直接將油門擰到最大。將車速提升超過八十多邁在道路上的密集車輛中穿行追擊著,同時神識放出照看周圍,看似十分驚險地躲過一輛又一輛汽車的擦碰。

衝過十字路口、衝過巴黎標誌性建築凱旋門。很快景添追上了紅髮女郎的摩托車,而後不遠不近地跟在了後面。

又追擊了兩條街,通話器中突然傳來重載和斷路器驚慌的呼叫:「快點阻止他們1

「正在追1開傘索大喊道。

「再快!必須阻止他們!他們的目標是埃菲爾鐵塔1斷路器大吼道。

「老天……」追擊的幾人中除了景添之外都驚呆了,轉頭看了眼遠方隱約可見的埃菲爾鐵塔后全部炸了毛,身穿外骨骼裝甲的公爵和開傘索立即抬起手臂,用機甲手臂上的外掛武器開始向前方黑色越野車開火,同時已經趴在那輛車車頂的蛇眼也半跪起身,掏出手槍將一彈夾子彈全部打在了車頂的一個點,雖然沒有打穿防彈車頂但也將防護板打保而後抽出背後武士刀一刀終於扎穿了進去。

隨著蛇眼和開啟車窗的白幽靈開始戰鬥,景添和紅髮女郎兩人騎著摩托車超過了公爵和開傘索。距離黑色越野車越來越近。

突然,蛇眼由於掛在車外難掌平衡而被車內的白幽靈一拳擊開。緊接著駕駛黑色越野車的司機猛地轉動方向盤,打算蹭撞向一個停靠的小貨車將蛇眼碾死。

「蛇眼1紅髮女郎見此驚呼了出來。

「不要緊張1景添的聲音在紅髮女郎的通訊器中響起:「蛇眼在車底。」

紅髮女郎一看果然如此,不由鬆了口氣。

正在這時,黑色越野車的副駕駛車門打開,一個黑西裝的冷麵男人探出身。持槍彎腰打算去襲擊扒在車底的蛇眼。

紅髮女郎見此立即掏出她那特質的手弩,兩道紅外瞄準線聚焦在襲擊者腦袋上,扣動扳機后一發弩箭射了出去將對方命中。緊接著『』地一聲爆炸后一具無頭屍體從車上掉落在地上翻滾了一段距離。

紅髮女郎剛剛轉動車把躲開地上的屍體,突然前方越野車的後窗打開。安娜探出半個身子將手中脈衝手槍對準了紅髮女郎,毫不猶豫地一扣扳機后一大團微藍色的衝擊波發了出來。

「哦!該死1紅髮女郎躲閃不及直接被衝擊波命中了身下的摩托,好在紅髮女郎有所準備跳了起來。

不過因為慣性的緣故紅髮女郎跳得太高了,升起五六米的高度才開始降落,一陣『ohmygod』驚呼聲不出來。

「放那我來1跟在紅髮女郎身後不遠的景添立即大喊一聲制止了身後開傘索打算救援的動作,一捏剎車同時將摩托車橫了過來,滑出一段距離后正好停在紅髮女郎的落點,一伸手將從空中掉落下來的紅髮女郎抱在了懷裡。

「好樣的1開傘索稱讚一聲和公爵兩人『呼』地一下從景添身邊衝過。繼續向黑色越野車追了上去。

景添低頭看著懷中驚魂未定的紅髮女郎,將對方頭盔摘掉后問道:「嚇到沒?」

「沒事!你幹得不錯1紅髮女郎一邊極速喘息一邊閉了下眼,微微笑著回答。

「沒事吧?快上來1這時重載開著車減低了速度沖了過來,在通話器中對景添和紅髮女郎喊道。

景添做完了要做的事後對於追擊沒有什麼興趣了,聞言將紅髮女郎放下,待汽車減速經過身邊時和紅髮女郎一前一後地躥進了車內。

接下來景添開始坐看前方的追擊大戲,看著公爵和開傘索先是被黑色越野車頂冒出的脈衝炮擊飛,而後兩人又翻轉跳躍地躲避黑色越野車兩側飛出的小型導彈,一番追逐后結果越野車不小心被高速的城鐵撞到車尾翻飛出去,公爵和開傘索也或躍或穿過城鐵后不斷翻轉撞擊,一時無法起身……

由於景添等人所乘汽車同樣被城鐵所阻而無法繼續追擊。等城鐵過後大難不死的安娜和白幽靈已經鑽進了建築,因此無奈之下重載只能將車停在那輛毀壞的黑色越野車前,由斷路器開始用探針插入駕駛員死屍的大腦開始探查記憶畫面。

景添見到這種技術后雙眼一亮。十分詫異這個世界居然可以用科技手段做到心靈之力讀取記憶的效果。再看看毀壞的黑色越野車,景添發現自己好像對這個世界的技術有些小瞧了,看來隱藏的黑科技還有不少的樣子。

正在這時,突然一發拖著白色尾煙的納米蟲彈頭在前方遠處的空中飛過,在重載和斷路器獃滯的呢喃中最終命中了埃菲爾鐵塔,彈頭爆開后一大片綠色煙霧散開,埃菲爾鐵塔中彈處的金屬開始快速腐蝕風化,使下方的遊客紛紛驚呼逃跑引起了巨大的騷亂。

「公爵!制動開關在安娜身上!你一定要關掉它1斷路器只能將所有希望都放在公爵身上,最後掙扎般地大聲吼了一句。

不一會兒開傘索身穿裝甲走了回來。紅髮女郎見對方頭盔上沾滿的紅色詫異地問道:「這是什麼?血嗎?」

「不,番茄醬……」

「不不不不……」突然斷路器一陣哀嚎。只見地上的那個死屍突然開始迅速腐爛風化,很快整個*完全融化了一般消失不見。原地只剩下一件西裝。

「怎麼了夥計?」開傘索詫異地問道。

「沒什麼。」斷路器突然臉上慌張的神色消失恢復了平靜,而後指著面前西裝上的一個胸針式飾物道:「剛才裝成那樣都是給麥卡倫看的,你看,這是攝像頭。」

吱!吱!吱!吱——

突然眾人身後一陣陣刺耳的輪胎摩擦聲響起,大家回頭一看才發現一大群特種防暴人員已經舉著槍將眾人包圍了起來……未完待續

ps:感謝宇宙時空管理局、雷鳴兩位朋友的再次打賞。

小區下水道匯流排路堵塞,租的房子是一樓,結果臭水漫金山……

從昨天到現在超過三十多個小時沒有睡覺,半睜著眼好不容易碼完了這章……

最後看在地球這麼可憐的份上,月票,打賞什麼的來一些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