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八章斯嘉蕾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關係1 「你確定?」景添的表情玩味十足。 「你看著辦1紅髮女郎瞪了景添一眼,從旁邊抽過一條毛巾不顧臉頰的傷口在臉上擦了擦,而後放下髮絲將傷口遮住后推開景添向外走去。 待紅髮女郎...

一切都步入了正軌,景添不知道眼鏡蛇組織什麼時候前來基地搶奪納米蟲彈頭,畢竟電影中也沒有細述。,

最近這半個月景添算是徹底放開了享受,貝蒂和凱倫兩女堅持了四天便舉手投降,而後牽線搭橋為景添找了好多床伴。每天從一堆玉體橫陳中起床,慣例的為最少三名女人按摩緩解疲勞後去食堂吃早餐,順便和紅髮女郎四人聊聊訓練的進度。

霍克將軍對景添每天的胡天黑地始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視而不見,他還巴不得景添會因此留下來呢,畢竟他就兩人所屬問題和上面的申請一直沒有什麼進展,那個美國總統始終死咬牙關不放人。

已經被紅髮女郎四人組遺忘的開傘索和公爵兩人雖然少了很多照顧但進展也不錯,如今身手已經趕得上b級特種兵的程度,就等眼鏡蛇組織上門來入侵了。

這天,就在景添晚餐后躺在貝蒂兩女的寢室中享受服務時,突然基地的警報聲刺耳地響了起來。

正埋頭在景添身下的貝蒂一愣抬起頭,迷茫了一瞬后突然起身開始穿衣服,並對其他三名女人招呼著:「快收拾!這不是演習警報1

其他三女聞言也立即開始從滿地的衣服堆里找自己的衣服,動作飛快地穿了起來,景添見此也不好拖拉,同樣下床開始著裝。

好在幾人間的『大戰』還沒開始,貝蒂等人體力充足下很快穿好了衣服開門跑了出去沒入了人流之中。

景添將上衣拉鏈拉好後放出神識籠罩了整個基地,瞬間便找到了那個正拎著裝有彈頭箱子撤退的女人,也就是公爵的前女友,如今眼鏡蛇組織的高層——安娜。

神識探入彈頭手提箱,念頭一動將四枚彈頭的其中一枚遠程收進了空間,而後才走出房門對已經等在門外的閃爍點了下頭向廣場走去。

入侵的敵人仍舊和當初埋伏護送車隊那些人一樣渾身籠罩在防彈盔甲之下,雖然人數只有十人。但在手中脈衝步槍的加成下將準備不足的特種兵們打的落花流水,直到b級特種兵上場才扭轉了戰局。

在幾名特種兵因為脈衝彈的範圍沒計算好,『槍斗術』躲閃失敗付出了生命之後,其他的b級特種兵紛紛重新開始計算脈衝彈的覆蓋面積,加大了『槍斗術』的動作開始反擊壓制起來,打得敵人只能無助地雙手抬起擋在眼孔弱點處被子彈推得連連後退。

安娜眼見不好不敢多做糾纏,招呼了一聲被蛇眼壓製得左支右擋的白幽靈后連忙尋找路線撤退。

白幽靈在付出手臂被砍中一刀的代價后一腳將蛇眼踹下了二層平台,這才有了脫身的機會,在附近裝備上一架個人噴氣飛行器后拽著剛剛擺脫紅髮女郎糾纏的安娜從基地飛機起落井逃了出去。

被拋棄的眼鏡蛇士兵仍舊留下來牽制特種兵給安娜和白幽靈爭取逃跑的時間,不過在景添和閃爍兩人到場后基本翻不出什麼浪花了。一共六發子彈其中三發弧線射擊,剩餘的眼鏡蛇士兵紛紛被景添爆掉了眼眶消滅。

一場入侵很快平息,整個基地開始運轉起來收拾殘局。

斷路器去照顧受傷的霍克將軍,重載則留下來配合巨石教官指揮基地的士兵開始收拾殘局,蛇眼坐在一旁低頭看著手中的刀陷入回憶,同時身體不時激動得顫抖一下,畢竟經過景添這半個月的抽空指點過後,蛇眼剛才可是將曾經與他勢均力敵的白幽靈壓著砍的。

讓閃爍留下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景添環顧一圈看到紅髮女郎的身影默默地走進了一個房間。想了一下邁步跟了過去。

原來紅髮女郎仍舊如電影中一樣和安娜對上了,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紅髮女郎出來時隨手穿在身上的背景投射服造成了她如今失敗的結局,被安娜潑了一臉油漆后在脫掉防護服頭套時露出了破綻。被對方輪著油漆桶打在臉上昏迷了過去,從未失敗過的紅髮女郎出現了人生第一個污點。

在電影中原本是對紅髮女郎有些心思的開傘索前去安慰的,不過此時開傘索正陪在好友公爵身邊安慰著對方再次受傷的心靈,因此安慰佳人這種活只好景添來做了。

靠在洗漱室門框上。景添抱著雙肩看著裡面對鏡輕拭臉頰和脖子傷口的紅髮女郎輕聲問道:「哭了?」

紅髮女郎轉移視線通過鏡子反射看了景添一眼:「你是來嘲諷我的嗎?」

「我還沒那麼無良。」景添看著紅髮女郎彎腰捧水洗臉的動作說道:「我只是來提醒你一下外物終歸是外物,你自身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這次你沒有穿那件衣服的話想來早就把對方留下來了吧。」

「說到底還是我輸了。」紅髮女郎抬頭看向鏡子。臉上的水珠滴滴划落,也看不出來裡面是否摻有淚水。

「無法接受失敗嗎?」景添邁步走到紅髮女郎身後通過鏡子看著對方道:「要說失敗的話在我出現后你就一直處於失敗之中。」

「你只是槍法和身手好而已1紅髮女郎倔強地說道。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抬手按在了紅髮女郎的頭頂,也沒在意對方激烈地扭頭甩掉他手臂的動作:「那麼唯一讓你還留有自豪的就是十二歲從大學畢業嗎?」

紅髮女郎咬著下唇看著鏡子中的景添沒有回答。

「我的電子學方面可以甩斷路器好幾條街,裝甲動力學可以讓重載看不見我的背影,能源方面站在世界最頂尖,就連細胞學、心理學等等方面也是專家級別的。」景添拍了拍紅髮女郎的肩膀:「如何?打擊到你了嗎?」

「哼!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說大話1紅髮女郎一臉驚訝,不過馬山隱藏好臉上的表情裝出不屑的樣子說道。

「你已經相信了不是嗎?不要小看我的心理學哦。」景添笑著說道:「所以說,你已經在我這裡就失敗了好多次了,這次的一時失利並沒有什麼。」

「你到底是來安慰我的還是來找優越感的1紅髮女郎轉過身盯著景添雙眼道:「我承認什麼都不如你可以了嗎?」

景添看著眼前身材傲人顏值卻中等的紅髮女郎,抬手用手指捏住對方的下巴,在紅髮女郎微驚而後變得急促的喘息中說道:「就算不如我但你也是個天才不是嗎,天才用不著別人來安慰吧?我想你應該很快就會調整好心情的是嗎?更何況不經歷失敗哪能有再次的進步。」

紅髮女郎眼神複雜地看著笑眯眯的景添呼吸越來越急促,沉默了一下紅髮女郎伸手抓住了景添的前襟:「那麼好吧!我的確不在乎失敗一次了!你不是清楚我選擇男人的標準嗎?是不是同樣打算來趁虛而入?」

景添聞言一挑眉角。語氣玩味地說道:「本來還沒有這個打算的,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到是來了興趣,那麼你打算如何呢?」

紅髮女郎沒有回答,咬了下唇角後手一用力將景添拽了過來,仰頭吻了上去。

景添微楞沒想到對方這麼直接,感覺著紅髮女郎香舌在他嘴唇上胡亂轉著圈的動作,景添在嘴中布下念力后牙齒張開、反過來開始引導理論十足卻第一次實踐的紅髮女郎。

「你們……」

不知何時開傘索出現在門口,見到兩人熱吻的樣子后一愣,心中有些不舒服。

「呼呼……」紅髮女郎一驚連忙手上用力推開景添,轉頭看見開傘索后十分尷尬地轉身擰開水龍頭。捧起水不斷往臉上撩著冷水。

開傘索回過神,見到景添看過來後有些尷尬地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那個……不打擾你們了哈哈……」

開傘索說完轉身快步離開,鬱悶地搖搖頭將心中對紅髮女郎升起的那絲念頭掐滅。

「嗯……」景添沒有在意,摸了摸嘴唇笑眼看向紅髮女郎:「繼續?」

「混蛋1紅髮女郎聞言回肘打在了景添腹部。

景添一絲疼痛的表情都欠奉,伸手從背後環住紅髮女郎的腰,往回一抱下身撞到了兩半柔軟:「退縮了?還是那些條件都是你因為怯弱才公布出來的?」

「混……」紅髮女郎扭了扭身子,結果發現屁.股上傳來的感覺和見到景添再次挑起的眉角后連忙停了下來,似羞似怒地看著鏡子中的景添道:「放開!外面還有好多事要做1

「好吧,這個理由很強大。」景添聳肩鬆開手後退了一步。

紅髮女郎轉過身。眼神複雜地盯了景添一會後說道:「怎麼?那些小浪蹄子還沒把你吸幹嗎?為什麼要招惹我1

「她們戰鬥力不足。」景添笑嘻嘻地說道。

紅髮女郎咬了咬下唇:「如果你選擇我的話就不能再和她們有任何一絲牽扯1

「怎麼?」景添問道:「感覺她們不配和你相提並論?」

「無論什麼理由都好!總之要麼回你的淫.窩以後不要招惹我,要麼就和她們斬斷關係1

「你確定?」景添的表情玩味十足。

「你看著辦1紅髮女郎瞪了景添一眼,從旁邊抽過一條毛巾不顧臉頰的傷口在臉上擦了擦,而後放下髮絲將傷口遮住后推開景添向外走去。

待紅髮女郎離開景添才輕笑一聲嘀咕道:「希望你別後悔……」

因為基地被入侵所有特種兵們這一個晚上沒有再休息。紛紛忙著打掃基地,不僅要收拾敵我的屍體修理毀壞的設備,還要將眼鏡蛇組織用來入侵基地的地下穿行鑽頭車給弄出來,並將通道重新堵好。

霍克將軍重傷無法指揮。好在重載和巨石教官兩人的威望夠大安撫住了所有人,安排特種兵們有條不紊地收拾著。

對於霍克將軍受傷的事整個基地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低落之中,不過景添低落的原因可不是霍克將軍。而是那個貼身秘書在這次襲擊中被殺害了。

那個由『維多利亞的秘密』專屬模特扮演的秘書雖然長相不行但身材真的是一級棒,景添本來還想這兩天試試讓貝蒂聯繫一下嘗嘗鮮來著,沒想到因為劇情的不定期而導致對方首先香消玉殞了,對此景添心中大叫可惜。

景添發現自己真的被露西給慣壞了,通過露西一直以來不斷的放任和引導,景添如今對於女色漸漸越放越開。不說以前在影視中從來沒有這麼放浪過,更是對紅髮女郎也起了心思,整個人好像變成了色.狼似的。

好在心中對布瑪幾女的感情沒有任何變化,和這些女特種兵逢場作戲時也一直都在嘴中布下了念力隔絕了對方的口液交纏。

整個基地徹夜未眠,第二天上午重載才安排了一波輪休的士兵先去休息,而他自己和紅髮女郎等a級特種兵則加強了警戒級別繼續挺著照顧基地。

景添作為顧問也算得上是這個基地的高層了,因此並不好撇下眾人自己去休息,只好和閃爍兩人在現場呆著,不時幫一下忙。

中午時軍醫來告訴眾人霍克將軍度過了危險期不過需要一兩天的時間才會醒來,得知這個消息后重載等人才鬆了口氣。不過也因為放鬆了心神而導致疲憊的感覺佔據了上風,挺到下午那些輪班的士兵起來后這才各自回宿舍休息。

景添回房時和紅髮女郎走在最後,就在景添下意識地想要推開貝蒂和凱倫兩女的宿舍門時突然胳膊給人拽了一下。

一回頭便和臉色不好的紅髮女郎看了個對眼,反應過來後景添好不容易忍住沒有笑出來。

既然佳人有約景添當然不會拒絕,和紅髮女郎兩人放慢了腳步,等其他人都進了各自宿舍這才來到走廊另外一邊,在紅髮女郎做賊心虛般地快速開門后一起進入了宿舍。

紅髮女郎進屋后便來到鏡子前坐下開始從抽屜中取出藥水給臉上的傷口換藥,一句話都不和景添說。

景添打量了一下房內沒什麼差別的布置后索性來到紅髮女郎身後,看著鏡子中眼神躲閃裝作認真換藥的紅髮女郎笑道:「把我拽進來就是看你換藥的嗎?」

紅髮女郎剛才也是一時衝動而已此刻正心虛呢。聽見景添的調侃后臉色慢慢變紅,手中的動作沒把握好將傷口弄疼不由呲了下牙。

「呵呵。」景添伸手抓住對方擦藥的手,將棉簽拿下道:「讓我來吧紅髮女。」

「叫我斯嘉蕾1紅髮女郎眼神躲閃地說道。

「好吧斯嘉蕾。」景添笑著應了一聲,將棉簽沾了點消毒水輕輕地為對方清理臉上的藥物殘留。而後換了一根棉簽沾了點藥水在斯嘉蕾臉頰上的擦傷處塗抹起來。

見氣氛有些沉默,紅髮女郎斯嘉蕾開始尋找話題對景添問道:「有多少兄弟傷亡?」

景添看了眼鏡子中的紅髮女郎道:「這個問題怎麼問我這個外人,不過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下,一共陣亡二十六名。重傷十四名,輕傷七名。」

紅髮女郎聞言臉上露出憂鬱的表情:「雖然自從走上這條道路開始就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但因為我所在小隊比較特殊的緣故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戰友犧牲……」

「你這兩天的第一次有些太多了吧。」景添為了讓對方不再難過開口轉移話題打趣了一句。

果然。紅髮女郎聞言一臉羞怒地罵道:「混蛋1

「呵呵。」景添輕笑著換完葯,見紅髮女郎仍舊坐在鏡子前沒有動作的樣子他不由彎腰伸手在對方一聲驚呼中將紅髮女郎抱了起來。

「你……放下1紅髮女郎見景添抱著自己走向床鋪后連忙掙紮起來。

「別亂動。」景添環過紅髮女郎上半身的手一勾,在對方那巨大的柔軟上抓了一把,頓時將紅髮女抓得渾身一僵不敢動彈了。

來到床前景添將紅髮女郎彎腰輕輕放下,伸手在對方因為羞澀而偏過去的臉上輕撫一下,而後勾起嘴角脫掉了身上的衣服。

紅髮女郎眼角餘光見到景添的動作后一驚,坐起身向床內側挪去,十分緊張地問道:「你、你……1

「我什麼?」景添很快脫剩了內.褲,上床將紅髮女郎拽了過來抱在懷裡,雙手上下分開開始解除對方身上的防護。

「你、你別動……」紅髮女郎滿臉通紅地推搡著景添,過了一會兒未果后也漸漸穩定了心神,破罐子破摔地不再抵抗任由景添將他的外衣外褲脫掉,只剩下上身的半身緊身背心和下身的黑色內內。

就在紅髮女郎緊張地等待下一步時。景添將被子一拽抱著她躺了下去,用被子將兩人蓋住后抱著紅髮女郎溫聲道:「好了快睡吧,起來后還有一大堆事兒要做呢。」

紅髮女郎聞言渾身一抖,而後漸漸放鬆了下來,半晌不見景添繼續動作後有些猶豫地將臉埋在了景添的胸口,嘴角微微翹起閉上了雙眼……

景添當然不會在這種不合時宜的時機吃掉對方,不過也不能就這麼干摟著,一隻手緩緩將懷中紅髮女郎的緊身背心推了上去,去掉胸貼后抓住一團一掌難控的柔軟揉了揉。

「嗯……」一聲悶哼從埋頭於景添胸口的紅髮女郎鼻子里發了出來,景添微微一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閉上了雙眼……

紅髮女郎一覺睡了近八個小時。凌晨時才醒了過來。

睜開雙眼感受著在她胸前輕柔動作的大手,紅髮女郎反應過來后連忙抬手按了上去,制止了那隻做壞的大手繼續動作。

「醒了?」景添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嗯……」紅髮女郎蚊子般應了一聲。

視黑暗如無物的景添看著懷中一改往日英姿颯爽反而變得小女人般害羞的紅髮女郎微微一笑,被按住的手再次開始動了起來,待對方無力放開後手漸漸輕撫著嬌軀滑了下去。

「礙…」突然紅髮女一聲驚呼條件反射地夾緊了雙腿,同時用力抱住景添將臉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胸口。

景添大感有趣,沒有繼續進攻下方再次將手挪了上來,握住一隻幾乎有排球大小的柔軟。

兩隻排球間來回活動,不時在葡萄上輕輕捏一下。很快將紅髮女郎弄得渾身燥熱驚呼聲不斷。

沒多會兒,紅髮女郎突然抱著景添的雙臂加大力氣,渾身僵直了一會兒后大口大口地喘息起來,身體軟了下去。

景棠同時心中微微一嘆。本來還想挑逗紅髮女郎使她忍不住做出一些主動反應呢,結果不成想紅髮女郎居然始終被動地忍了下來。

錯過了吃掉對方的機會後景添將癱軟的紅髮女郎再次抱住輕撫其背,過了一會估計對方差不多緩過來后低聲道:「餓了吧?我們起來去吃點東西吧,然後繼續收拾基地。」

「……嗯……」紅髮女郎沉默了一下輕輕應了一聲。

半天不見紅髮女郎有任何動作。景添只好鬆開抱著對方的手臂掀開被子坐起身:「起來吧。」

「嗯。」這次紅髮女郎終於坐起了身,不過又呆在了那裡不知接下來該做什麼。

景添見此無奈地搖搖頭,將床頭柜上的檯燈擰開使房中出現了柔和的橘黃色光亮。

「啊1紅髮女郎一聲驚呼連忙雙手捂住了胸口。而後低下頭不敢看向景添,有些慌張地將捲起的背心放了下去。

景添笑了一聲下床撿起衣褲開始穿著,沒有再去逗弄對方。

紅髮女郎定定地看著景添的背影發了一會兒呆,而後咬了咬牙直接掀開被子邁腿下床,雖然臉上仍舊還有一絲羞澀但比剛才放開多了。

下床后紅髮女郎感覺到內內的不舒服后皺了下眉,掃了眼正在系鞋帶的景添彎腰從旁邊的柜子里拿出一條新的內.褲,將檯燈關閉后窸窸窣窣地換了上去。

景添清楚地知道紅髮女郎動作,回頭看了眼后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很快檯燈再次亮起,而景添也穿好了鞋直起身。

「我先出去?」景添問道:「在食堂等你?」

「好……」紅髮女郎微楞後點點頭,不過就在景添笑著轉身要走時紅髮女郎突然上前一步將他拉了回來,雙手環住景添的脖頸踮腳吻了上去……未完待續。。

ps: 感謝宇宙時空管理局的打賞~

感謝zeuscannon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