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七章特工上門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可以考慮分你一點。」 「嘿嘿,上周剛交往的……」四號撓了撓頭收到一片白眼。 「好了別歪樓了,我們回基地遞交報告吧。」開車的二號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幾個隊友的笑鬧…… 景添站在二樓窗...

斷路器『陣亡』后只剩下不說話的蛇眼,缺少溝通下根本不知道同伴發生了什麼事,因此最終也沒逃過景添的弧線射擊,被景添用一個大幅度的弧線命中淘汰。如此一來這場2vs44的攻堅戰徹底宣告結束,突擊方景添和閃爍兩人獲得了最終勝利。

「厄爾斯1蛇眼被命中后重載終於忍不住激動跑了過來。

「停1景添抬手止住了重載想要抓人的架勢,在紅髮女郎三人同樣圍過來后說道:「剛才是弧線射擊,雖然對於反應力沒有什麼要求但同樣需要強大的計算能力和比學習『槍斗術』還要艱苦的訓練。

「我們不怕艱苦0紅髮女郎鄭重地說道。

「好吧。」景添聳肩:「反正教槍斗術也是教,你們想學的話就教你們好了。」

「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弧線射擊……」不像重載和紅髮女郎一樣現身看清楚景添動作的斷路器說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了厄爾斯。」

一群人一邊聊著一邊往演習場外走去,這次除了a級小隊這四人之外其他那些特種兵沒有再圍上來,剛才景添和閃爍兩人的實力算是徹底打擊到了他們,如果說在虛擬射擊場時特種兵們對景添的感覺是崇拜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敬畏了。

》出了演習場沒走多遠眾人就見霍克將軍又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抓住景添又是一頓竭盡所能的好言好語,直到得知景添答應同樣教授『弧線射擊』后這才一張臉樂成了花,又帶著秘書跑去繼續聯絡上級去了,顯然剛才對戰的影像霍克將軍同樣看見了。

對於眾人打算馬上開始訓練的要求景添搖頭拒絕了,指定從明天開始沒的商量,這才讓眾人放過了他。

沒再繼續停留在練習場,景添帶著閃爍以休息為借口回了宿舍。

景添當然不是真要休息,而是他既然放話要傳授『槍斗術』那麼就要拿出點實質性的東西來。畢竟他的槍斗術只是靠著強大的反應能力支撐的,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鍛煉方法。

回到房間和閃爍說了一下,而後景添一閃身進入了空間,並停止了『特種部隊』世界的時間。

掃了下家中,發現沒人在家後景添索性再次念頭一動回到了現實世界。

景添雖然打算把那個有槍斗術的電影世界建立出來,但可惜的是家中並沒有『撕裂末日』那部電影的光碟,畢竟那部片子不怎麼出名不說而且也太老了,當初購買光碟時根本就沒有賣的。

不得已景添只好下樓開車直奔市內,可惜連續找了好多家音像店都沒有找到有賣的。

返回家中,景添下意識就要給空間能力者王曉娜打電話。眼看就要撥過去時突然一愣放下手機,恍然想起來自己現在也具有空間能力了。

念頭一動身前突然出現一個藍色光點並迅速擴張,形成一個籃球大小的空間門露出對面一望無際的海面景象。

景添面色一喜,在現實世界空間門這個能力可以用就好辦了。

關閉空間門景添閉目放出神識向美國方向探了過去,找到洛杉磯后快速掃描,記下幾個音像店的位置後景添這才開始尋找沒有監控攝像頭和人煙的地方。

很快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樓道衚衕,景添念頭一動身前再次張開空間門,邁步而入后取消能力,人已經站在了美國洛杉磯一個無人的衚衕裡面。

與此同時。在魔都的一個筒子樓內,地下室突然響起了刺耳的報警聲,很快一群人紛紛沖了進來圍在一個顯示屏前。

「發生什麼事了1

「有能力波動,初步認定為空間系能力。」

「有記錄嗎?」

「沒有這種波動的記錄。」

「位置1

哩叭啦的一陣鍵盤敲擊聲后顯示器上出現了一個坐標。很快一個房子的畫面出現在屏幕上,正是景添的別墅。

「有記錄嗎?」

「有的……」哩叭啦過後景添的資料出現。

「念力能力者?那麼剛才的空間波動是怎麼回事?」

「不清楚……」

「那就派人去查1

「是……」

位於美國洛杉磯的景添可不知道自己這趟出門購物會引發一些騷亂,從遍布垃圾的衚衕走出來後向著記憶中的音像店走去。

第一家店沒有找到『撕裂末日』這部電影,景添只好轉移目標忽略掉那些小型的音像店來到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店面。

這次終於找到了『撕裂末日』這部電影。同時景添索性在音像店中繼續逛了逛,在所有可以引起空間反應的光碟中挑出家中沒有的那些放進了購物籃。

結賬時景添直接付現金的行為引起周圍人一陣詫異的注目,不過景添也沒理會。對售貨員的欲言又止也沒有在意,多付了點錢買了個背包將幾十張光碟裝起來后直接離開了音像店。

出了音像店景添向隱蔽的衚衕走去打算回家,進入衚衕后心靈之力一放,身後跟著的三名黑人頓時眼神迷茫了起來。

打開空間門景添邁步而入,取消能力后已經橫跨了半球回到了別墅室,景添扔下背包感慨一聲:「這空間能力真是太方便了……」

將裝有大堆電影光碟的背包放好,景添拿著『撕裂末日』的電影光碟剛要進入空間突然雙眉皺了起來轉頭向外面看去。

不一會兒,神識看到外面五個人不告而入直接跳牆進入院子的行為景添危險地眯起雙眼。

很快五個人來到門前,其中一名身穿戰鬥服的抬腳就要往別墅門上踹。

「住手1後面一名西裝革履的人員連忙開口阻止,可惜說的有些晚,那名身穿戰鬥服的已經將腳踹了出去。

景添眼中怒火一閃,瞬間放出念力將外面五人全部控制住,並且念頭一動那名想要踹門的人員抬著的腿突然發出一陣『嚓』脆響,一聲慘叫中骨茬透過褲子血淋淋地冒了出來。

「三號1其他人大驚,不過無論怎麼掙扎身體都一動不能動。只能驚恐地瞪大雙眼。

『吱嘎』一聲房門緩緩打開,來人向屋內看去,只見景添一臉冷色地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打量著眾人漫步走到了門前。

「給我個不殺你們的理由1景添冷著臉問道。

「抱歉景添先生1那名唯一身穿西裝的男人連忙搶在其他身穿戰鬥服的人員之前開口:「十分抱歉,請聽我解釋1

「說吧。」景添面無表情地吐出兩個字。

「是這樣的。」西裝男連忙說道:「我們發現了這個房子里出現了空間波動,可是你的資料是念力,所以我們以為你這裡遭到了入侵,請相信我們沒有惡意。」

「哼1冷哼一聲景添放開了念力,門前的五人頓時身體一個趔趄穩住了身形,只有那名被景添弄斷腿的戰鬥人員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又發出一陣慘叫。

「三號1其他三名戰鬥人員連忙上前查看。見到傷勢后紛紛抬起頭對景添怒目而視,不過回頭見到那名西裝男搖頭后卻並沒有什麼動作。

「還有事嗎?」景添根本不理會幾人的反應直接問道。

「呃……」西裝男一窒,而後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道:「我叫金澤,可以問一下景添先生剛才的空間波動是怎麼回事嗎?」

景添楞了一下,一邊思考借口一邊看著金澤有些疑惑地問道:「金澤?怎麼感覺有些熟悉呢?我見過你嗎?」

「這個……好像沒有……」金澤聞言楞了一下搖頭道。

「奇怪……」景添嘀咕:「到底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來著……」

「咳咳……」金澤咳了一聲道:「那個景添先生,是否可以說一下那個空間波動的事了?」

「哦,是一個空間能力者剛才來過。」景添已經想好了說辭:「說是一個什麼……什麼組織來著?」

搖搖頭景添繼續道:「算了,沒注意聽,反正是代表一個什麼超能力者組織來邀請我加入的。」

「那你答應對方了?」金澤皺眉小心地問道。

「沒有。」景添搖頭:「我不喜歡被打擾喜歡安靜。所以拒絕了。」

「那就好……」金澤舒了口氣后問道:「那麼可以描述一下對方的樣子嗎?是外國人嗎?」

「不清楚,對方帶著面具。」景添搖頭。

「那好,打擾你了。」金澤點了下頭轉頭看向地上呻.吟的三號,皺了皺眉對景添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告退了。請原諒三號的失禮行為,而且他也受到懲罰了,以後如果有那個能力者的消息希望景添先生能配合我們一下。」

景添點點頭,看了眼始終對自己怒目而視的四名戰鬥人員后念頭一動從屋裡抽屜中飛出一個支票本。接在手中直接填了一張百萬數額的支票,撕下后遞給金澤:「抱歉,剛才被空間能力者無辜打擾了安靜我比較煩躁。因此出手過重了,這些補償請你們收下。」

金澤沒有接支票而是轉頭看向坐在地上的三號。

景添見此同樣轉頭看向咬著牙眼神複雜的三號,對他點了下頭:「抱歉了,我有些過了。」

「算了……」三號使勁兒咬了咬牙將兩腮肌肉繃緊:「是我倒霉1

「既然這樣大家就揭過此事吧。」金澤見此伸手接過了支票:「知道您不在乎這些錢所以我就厚顏收下了。」

金澤揣好支票后請求道:「景添先生,聽說您還是實力不下於化勁的高手?不知可否請你幫三號止一下血……」

「可以,應該的。」景添點了下頭蹲下身子,並指如劍在三號腿上點了兩下后說道:「我已經給你止住了血和麻痹了神經,接下來我會把骨頭接回去,看著有些危險。」

三號有些驚訝地想要動一動受傷的大腿,結果發現一點感覺沒有后這才驚奇地抬頭看向景添,沉默著點頭。

景添見此也不拖沓,直接抓著三號的腿一拉一按,在其他人看得眼角直抽中將扎出來的骨頭重新按了回去。

「好了,點穴還能持續兩個小時。足夠你們到達治療中心了。」景嘆起身。

「多謝你了景添先生。」金澤感謝道。

「沒什麼。」景添道:「你們比上次來的那些特工態度好多了,我這人就這樣,你對我好我也不會給誰臉色。」

金澤笑了一下:「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景添幫忙用念力將三號搬到車上,再次收穫一句感謝後轉身進了別墅。

特工們關上車門,一名戰鬥人員這才出聲對金澤問道:「組長,為什麼對他低聲下氣的?」

金澤嘆了口氣:「他可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念力和武者嗎?還有什麼其他原因?」那名戰鬥人員繼續問道。

「一號你不明白的。」金澤想了下道:「這些都是表面上的資料,上次孫志超小隊回去報告還說這裡發現了外星人,最終靠這個景添和那幾個二貨傭兵的配合拿下了那名外星人。」

「我知道啊,就因為活捉了外星人我們分部才得到了很多資源,不過這和對他低聲下氣有什麼關係?」一號不解地問。

「好吧。反正你們的級別夠了我就和你們說一下吧。」金澤低聲道:「上次參與和外星人戰鬥的那些成員雖然報告一致看著沒什麼,但局裡會探查記憶的能力者發現他們的記憶有些斷層,外星人出現的太突兀了,因此局裡懷疑有心靈系能力者與那件事有關。」

「心靈系能力者!?」一號大驚。

「是啊,直到現在全世界都無解的心靈系能力者。」金澤嘆了口氣:「所以說和心靈系能力者有關的一切能不惹就不惹,否則誰知道心靈系能力者如果犯二了會引發出什麼樣的暴動。」

「那你也不用對他這麼低聲下氣吧,我都受傷了。」三號插話進來,有些不滿地抱怨:「而且誰知道那個心靈系能力者是不是真的和那傢伙有關。」

「好了別抱怨了三號。」金澤笑著搖頭:「就當是訓練受傷好了,反正回基地你這傷很容易治好。再說人家不是給了藥費么。」

「給了多少?」另外一名戰鬥人員問道。

「一百萬。」金澤掏出支票揚了揚:「不過沒你什麼事吧四號?你貪財的毛病能不能收一收。」

「嘿嘿……」四號傻笑一聲:「最近女朋友相中一個包……」

「哪個女朋友?」三號笑問:「是我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如果是那幾個我認識的其中之一的話我可以考慮分你一點。」

「嘿嘿,上周剛交往的……」四號撓了撓頭收到一片白眼。

「好了別歪樓了,我們回基地遞交報告吧。」開車的二號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幾個隊友的笑鬧……

景添站在二樓窗口看著外面的黑色麵包車緩緩離去,放出神識探查了周圍一圈沒有發現其他監視后這才收回目光。

就像他說的那樣。這次前來的幾名特工態度的確不錯,因此景添也就給對方面子道歉賠償什麼的一個不落,否則還像上次那些特工那樣的話景添恐怕就會直接將對方人道毀滅了,就算鬧大也沒有關係。反正就現在而言景添已經徹底無所顧忌了,心態的變化使景添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怕麻煩。

至於空間門這個能力的問題景添也沒在意,反正已經買到了那麼多電影光碟以後估計很少有機會再出去買。再說他也不怕特工們發現他具有這個能力,剛才聽到那幾個特工在車內對心靈系能力者的嘀咕后,景添已經徹底不拿現實中任何勢力當事兒了。

念頭一動進入空間出現在最底部,隨著手中『撕裂末日』電影光碟化作灰飛消失,一個新的世界翻湧一陣后形成。

不過這個世界顯得非常的殘缺只有一個大型城市大小,由此也看出來這部電影是真的不怎麼受歡迎。

沒有在意那些的景添念頭一動進入了『撕裂末日』世界,輕易地找到了主角和最大反派后直接對兩人讀取記憶。

得到了『槍斗術』的完整訓練方法後景添放出神識將整個城市掃描了一圈,沒有發現其他有價值的東西后直接返回了空間,至於那個讓人失去感情的藥劑景添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將『槍斗術』上傳到空間伺服器上,再次將意識沉浸入『特種部隊』世界,將靜止的時間恢復后閃身進入,出現在宿舍中。

「主人1閃爍眼見景添突然消失后又突然出現。知道怎麼回事的他不由開口打了聲招呼。

「嗯。」景添抬手按在了閃爍額前:「我把槍斗術傳給你,明天開始由你教導他們吧。」

「是1

過了一會閃爍吸收完記憶后睜開雙眼:「沒有問題了主人。」

「很好,我再給你傳點學園都市中的計算公式,好讓你教導他們提升計算力。」景添說著再次用心靈之力傳了一些計算公式給閃爍,當然這些公式都不是什麼高深的東西,學園都市中level2程度那些能力者掌握的計算公式放在這個世界中就已經很高端了……

這一整天基地中可謂是熱鬧非凡,景添的『槍斗術』和『弧線射擊』徹底在基地中傳開了,沒有現場親眼所見的那些特種兵也在其他人一個比一個誇張的描述中儘可能地想象景添的厲害,如此一來導致午飯和晚餐時景添兩人幾乎變成了被人觀賞的大熊貓,到處都是指指點點嘀嘀咕咕。

霍克將軍因為絞盡腦汁地和美國總統索要景添兩人而和上司吵鬧了一天。如此一來公爵和開傘索兩人的訓練計劃也沒有展開,如今基地中沒人會在意他們兩個了,這也導致晚餐時兩人看景添和閃爍的眼神那叫一個幽怨。

原本晚餐過後紅髮女郎四人組還打算和景添聊聊明天訓練的問題來著,卻不成想貝蒂和凱倫吃完飯後一邊一個直接將景添架走回了寢室。

在周圍的口哨聲和紅髮女郎一臉羞怒中,景添只好臨走前交代閃爍對重載等人簡單地說一下『槍斗術』的事,而後欣然地和身邊兩個尤物返回了寢室去繼續鍛煉身體了。

一夜過後,第二天早上景添再次為兩個渾身癱軟的女人按摩恢復體力,而後一邊穿衣服景添一邊調笑道:「你們兩個戰鬥力不夠埃」

貝蒂無奈和凱倫對視一眼,起身穿著衣服道:「等下早餐的時候你看看相中誰了就告訴我們。剩下的交給我們來辦。」

凱倫點點頭贊同:「不過除了紅髮女1

「為什麼?」景添有些詫異,畢竟兩女和紅髮女郎的關係看著還不錯來著。

貝蒂撇了下嘴:「如果她也加入進來的話我們可沒信心能爭過,她實在是太優秀了,那樣的話我們只能撿點剩湯剩水了。」

景添腦門一黑:「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還剩湯剩水……」

「咯咯咯……」凱倫一陣浪笑。

穿戴整齊三人出了宿舍,兩女去出操而景添則回房間招呼了閃爍一聲后直奔食堂而去,想來如果不趁著大部分人都在出操趕緊吃早餐的話一會准吃不消停。

果然,就算食堂人不多景添也沒吃消停。周圍那一道道的目光看得景添渾身彆扭,只能匆匆吃完后和沒有出操的紅髮女郎四人簡單地聊了聊關於訓練的事。

早餐過後,霍克將軍現身將基地內所有b級以上的特種兵集合。特別開出了一片場地以供閃爍教導槍斗術。

寡言的閃爍言簡意賅,冷著一張臉開始從計算公式教起,上午訓練眾人的計算力,下午則開始傳授槍斗術的武術動作。

至於這部電影的兩個主角也終於被霍克將軍想起,隨意地安排了一個c級特種兵對兩人展開訓練后,不服老的霍克將軍同樣彷彿乖學生般混進了學習的隊伍,認真學習閃爍教授的槍斗術基喘…

時間一晃過去了半個月,槍斗術方面雖然整個基地沒有人練成但無論是計算力和反應力特種兵們都提高了很多,配合每天打軍體拳般地記憶槍鬥武術,如今一些頂尖的特種兵們在虛擬射擊訓練中已經可以躲避要害攻擊了……未完待續。。

ps:感謝宇宙時空管理局的打賞,感謝經肛互擼娃的月票支持!

金天下午回來的還算早可是一開始碼字就沒思路了,這就是卡文?

回答冰封雷龍同學的問題,其他世界珠的主人將會在本書大後期時才會出現,而現在這本書劇情才進行到大綱的一半而已~

最後,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求訂閱,求贊,求一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