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六章弧線射擊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 砰砰砰…… 「哎呦!哎呦!哎呦……」 隨著景添和閃爍兩人將身體擺成各種姿勢一邊一邊反擊,冒頭的特種兵們紛紛被橡膠子彈打中頭盔發出一聲聲的驚呼,畢竟景添兩人手中可是大威力沙鷹,射...

槍斗術是融合了武術、劍術、槍術為一體的一種強悍射擊能力,經過多次的射擊實驗分析以及統計學原理,槍戰中的彈道及敵方位置均可以被統計學模型所概括。△,於是以此為基礎,包含射擊、劍道及體術的槍斗術就產生了。

槍斗術最早被人認知是在一部名叫『撕裂末日』的電影中,其分類也有很多種,例如『快槍斗術、槍斗術a、槍斗術β、槍斗術γ幾種。

景添剛才所用的當然不是以上那幾種標準規範的動作,而且他也不會,僅僅是靠著他那強大的反應能力和計算力硬著模仿出來的,不過就效果來說還是一樣的,讓第一次見到這種射擊方式的所有人都滿心震驚,對於軍人來說發現這種槍術之後那種誘惑力不是一般可以想象的。

此時霍克將軍從景添嘴中聽到『槍斗術』這個陌生而又貼切的名詞后心中早已沒有其他想法,什麼互給面子什麼誰讓誰出醜都忘得一乾二淨,滿腦子裡都是剛才景添射擊時的畫面。

「錄下來沒有1霍克將軍一把抓住身邊同樣驚呆的斷路器大吼:「剛才的那些都錄下來沒有1

「呃、有!有有!肯定錄下來了1斷路器回過神連連點頭。

「那就好!那就好1霍克將軍舒了口氣,而後突然回頭迎上往回走的景添,一把死死抓住景添雙臂眼中冒光地說道:「厄爾斯顧問!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把這種『槍斗術』教給我們!無論任何條件我都會答應1

還不待景添回答,霍克將軍又鬆開景添連連搖頭自言自語:「不對不對!不行!我要馬上去提交申請,無論如何也要把你調到這裡!你這種本領放在那個總統那裡太浪費了1

眼看霍克將軍轉身就要跑,景添笑著一把將他抓了回來:「冷靜下將軍,把我們留下來是完全不可能的,你認為總統會放人嗎?」

「什麼?」霍克將軍思考了一瞬便反應了回來,不過馬上臉色難看有些猙獰地低吼:「混蛋!那群吸血鬼懂個屁!你這種本領的人物就不應該只為他一個人服務!你是屬於全世界的1

霍克將軍吼完對景添道:「你就別管了,拼了一切我都要申請把你留下。即使我的位子給你都行1

霍克將軍說完直接轉身就跑,不過剛剛衝進人群突然又停了下轉身跑了回來,一臉懇切地對景添將姿態放到最低:「厄爾斯!好兄弟!請你一定要把這種『槍斗術』教給他們,有了這種『槍斗術』以後大家的生存率將會提高很多!我替他們求你了1

「將軍,你要知道這種『槍斗術』不是那麼容易就學會的,而是需要強大的反應能力和計算力,還要經過艱苦的鍛煉才可以有一些效果。」景添微微笑著說道。

「沒有問題!我的人最不怕的就是艱苦1霍克將軍說著回身看向圍觀的特種兵們。

「我們不怕1圍觀眾將兩人的對話都聽在耳力看在眼中,哪裡不知道這種萬年難遇的機遇就在眼前,要是不配合自家將軍而將這種『槍斗術』給錯過了那簡直就是白痴了。

景添看了眼周圍特種兵們那火熱的目光,特別看到貝蒂和紅髮女郎兩人那水汪汪的目光后只好微笑著輕輕點頭:「既然如此那麼沒有問題。我會指導一下的,至於能達到什麼程度那就是你們的事兒了。」

霍克將軍欲言又止地半天也沒說出一個字來,最終一臉感激地使勁兒拍了拍景添的胳膊,轉身招呼秘書回辦公室打算和上面說一下將景添和閃爍留下的事去了。

霍克將軍一走周圍的觀眾們徹底鬧哄起來,不過因為和景添不熟的緣故只有紅髮女郎四人組以及貝蒂湊了上來。

斷路器此時也顧不上打趣被貝蒂死死抱著狠命親吻的景添了,一臉焦急地連聲問道:「厄爾斯!你真會把槍斗術教給我們吧?真的會吧?是吧?」

景添笑著將貝蒂安撫下來,看了看眼神火熱的斷路器幾人,笑著點點頭:「當然,不過以你們現在的程度估計只能接受簡單的訓練。頂多將槍法提升一個層次而已,想要達到我這種程度的話你們的反應能力和計算力恐怕不夠。」

「我們可以拚命訓練1紅髮女郎掃了眼仍舊死死抱著景添的貝蒂:「你不要小看了我們,反應能力可以訓練,計算力我可沒那麼弱1

「真的?」景添玩味地笑問。

「當然!我可是十二歲就大學畢業了1紅髮女郎驕傲地一抬下巴。

「那好。給你出個題。」景添說完瞬間思考後說出一道幾何計算的數據讓紅髮女郎給出最終結果。

紅髮女郎聞言皺眉專心默算,兩秒不到便給出了答案,並一臉『快誇我』的表情看著景添。

「呵呵……」景添笑而不語。

「怎麼?我算錯了?」紅髮女郎皺眉再次默算了一遍。

「結果沒錯。」景添搖搖頭:「只是快兩秒的時間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戰場上會吃到多少子彈?」

紅髮女郎聞言一窒,咬著下唇狠狠瞪了景添一眼。

「一定有特殊的鍛煉方法吧?」重載沉聲道:「雖然要求比較高但我想應該沒有你說的那樣無法辦到。」

看著紅髮女郎再次閃亮起來的目光。景添笑著輕輕點頭:「的確有辦法,計算力方面有特殊的公式可以提高計算速度,但是反應能力方面只能靠艱苦鍛煉了。」

「混蛋!逗我就那麼好玩嗎1紅髮女郎沒忍住給了景添一拳。

「某人不是……」景添沒有把話說清。只是戲謔地看著紅髮女郎,不過在場幾人都明白他沒說完的話是什麼意思,不由一起轉頭玩味地看向紅髮女郎。

「不行1這時貝蒂突然開口,死死抱著景添的手臂對紅髮女郎道:「你昨天才說過對厄爾斯沒興趣的,不能和我搶1

「鬼要和你搶1紅髮女郎聞言大羞,沒好氣地對貝蒂道:「再說他什麼時候是你的了?不說還有凱倫,而且你們不是只打算玩玩而已嗎1

「切。今天過後傻瓜才會放手1貝蒂說著轉頭踮腳在景添臉頰上親了一口。

「你……」紅髮女郎氣得在心中對貝蒂一陣大罵,各種不要臉、騷狐狸等等稱號默默地加在了貝蒂頭頂。

「厄爾斯,這種槍斗術在實戰中也有這麼厲害的效果嗎?」重載沒有理會女人間的戰爭,沉聲對景添問道。

「差不多吧。」景添沒有經歷過實戰,只能含糊地說了一下。

「可以演示一下嗎?我去找人布置場地?」

景添看著重載思索了一下,隨即點點頭:「可以,你去準備吧。」

「好,我去準備演習彈1重載說著轉身離開,招呼了幾名觀眾去準備了。

「厄爾斯,閃爍也和你一樣厲害嗎?」斷路器看了眼旁邊沉默無語的面癱閃爍問道。

「呃……」景添轉頭看了閃爍一眼。按說閃爍如今的實力也是毀山滅城一級別的,但是如果壓製成普通人實力的話景添也不清楚閃爍能做到什麼程度。

「可以。」閃爍看到景添猶豫后簡單地吐出一個詞。

「嗯,就像他說的那樣,我能做到的差不多他也可以。」景添想了想閃爍就算壓製成普通人的實力但反應力還在,對於什麼的基本很輕鬆。

沒過多久重載風風火火地拎著一個黑色旅行袋走了回來,將袋子往地上一仍:「這些都是演習彈,我又找了四十名士兵,一會配合我們四人在內對你和閃爍兩人進行圍剿,這樣安排可以嗎?」

「可以。作戰地形呢?還是直接像我剛才演習那樣站著讓你們射擊?」景添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厄爾斯你開玩笑吧?」斷路器驚訝地說道:「四十人一起開火可不像剛才那樣,你確定你還能用槍斗術躲過鋪天蓋地的子彈?」

「呃……好吧,我說錯了。」景添一愣,隨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他剛才下意識地忘記了要用普通人的標準來衡量了,還以為向以前一樣可以用念力擋住子彈而沒把四十多名敵人放在心上呢。

「這才對……」斷路器鬆了口氣拋掉那不合理的幻想,而後對景添道:「至於作戰地形你有什麼建議?我們的訓練場現在只有這種城市場景,如果想換成叢林的話需要提前布置。用一些科技設備輔助的話幾個小時也能布置出來。」

「不用那麼麻煩了,反正只是給你們演示一下槍斗術的實戰效果而已。」景添搖搖頭說道。

「那走吧,大型實戰演習場不在這裡。」重載點點頭拎起地上的彈藥包轉身帶路。

又是一大群人呼啦啦地來到另外一個演習常景添看著搭建出來的廢墟場地點了點頭:「可以,這樣就足夠了。」

「那麼怎麼開始?」重載問道:「你和閃爍顧問先進去等我們圍剿嗎?」

「不用。」景添搖頭:「你們先進去埋伏好吧,我和閃爍兩人習慣了作為攻堅方,等你們準備好之後我倆會從入口向內推進。」

「好1重載猶豫了一瞬便答應下來,他們雖然也大都進行攻堅任務但陣地戰同樣也沒有問題,招呼周圍選出那四十名特種兵一聲就要往演習場里走。

「等一下。」景添叫住了重載:「你還是讓所有人都帶上防禦頭盔吧,我們習慣爆頭,雖然是橡膠子彈但受傷的幾率還是太大了。」

「去準備1重載沒有多說,直接對身邊幾名特種兵吩咐。

又等了一會,一群人搬著頭盔箱子走了回來,開啟后那四十多名要進行對戰的特種兵有序地上前領取戴在了頭上,就連重載和紅髮女郎四人也各拿了一頂套在了頭上。

沒什麼遺漏后四十四名特種兵首先進入了演習場埋伏下來,而景添和閃爍兩人也在旁邊士兵的幫助下開始準備彈藥。

過了一會兒,演習場門口的一名特種兵對景添兩人示意準備完畢,可以進場了。

景添兩手將沙漠之鷹甩了兩圈槍花,對閃爍道:「走吧,我剛才那個槍斗術你也應該可以用出來吧?」

「可以1閃爍點頭。

「那就好,走吧。」景添說完邁步進入了演習常閃爍迎身跟上。

演習場和剛才的射擊訓練場差不多,都是各種樓體廢墟,只是比射擊場範圍大了很多,還有一些巨石和破碎的牆壁以及報廢車輛擋在路上。

景添兩人進入場地后大致地打量了一下前方環境,而後相距四米左右並排向裡面推進。

「砰1

「哎呦1

景添首先一槍拉開了對戰的帷幕,將一名好奇心太盛沒忍住露出頭盔的特種兵爆頭。

砰!砰砰砰……

一時間三個方向紛紛冒出了埋伏的特種兵,槍口對準景添兩人開始掃射,大片的子彈雨撲面而來。

景添眼角一抽發現自己好像有些託大了,剛才射擊練習的時候最多才面對四名敵人,但頂多只有兩名敵人有開火的機會而已。可是如今埋伏的特種兵一出現就六七人,那密集的子彈雨還真不好躲避。

好在子彈分成了兩撥沒有隻對著景添或者閃爍射擊,因此雖然困難提升但景添仍舊腳步不斷挪移,用『景式槍斗術』開始回擊。

砰砰砰……

「哎呦!哎呦!哎呦……」

隨著景添和閃爍兩人將身體擺成各種姿勢一邊一邊反擊,冒頭的特種兵們紛紛被橡膠子彈打中頭盔發出一聲聲的驚呼,畢竟景添兩人手中可是大威力沙鷹,射出的橡膠子彈衝擊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壓上!壓上1特種兵們的通話器內響起了重載的指揮,沒辦法,僅靠不到十人一波的壓制根本就拿景添兩人沒有任何辦法。

隨著特種兵們雨後春筍般的不斷冒出。景添和閃爍兩人的突進速度不得不慢了下來,槍斗術雖然沒有停止反擊但開槍的頻率也大大降低,更擠旁諏碩惚懿歡仙淅吹淖擁上面。

好在敵人只有四十名而且景添還將閃爍也拉了過來一起,否則單靠他一人還真沒準就栽在這裡了。

隨著景添和閃爍兩人的不斷推進。特種兵們的數量越來越少並持續『陣亡』著,兩人那打拳一般的槍斗術給仍舊存活的特種兵們壓力越來越大,而那些『陣亡』的特種兵們也紛紛冒出頭眼神火熱地盯著景添兩人的動作。

終於最終只剩重載四人還沒有陣亡,實力頂尖的四人反應力的確比普通特種兵強大。面對景添射過來的子彈靠著掩體躲過了幾次。

四人中最憋屈的就熟重載了,手中的重武器完全沒有用武之地,被景添和閃爍兩人打得不敢冒頭。

「該死1紅髮女郎躲在一個牆壁掩體後面也憤憤地罵了一句:「要是我的手弩在就好了。自動瞄準設備下我就不信那兩個傢伙還能躲的過去1

斷路器無奈地看了紅髮女郎一眼,轉頭對一身漆黑的蛇眼道:「有什麼辦法嗎?要不要我們幫你和紅髮女壓制對面一下,好給你們創造機會?」

「真憋屈1還不待蛇眼表態重載突然錘了一下掩體牆壁:「如果是在真實戰場的話恐怕誰對上他們都會崩潰!也就像這樣的演習眾才能讓人不顧生死為同伴以命做掩護吧1

「嘿……」斷路器沉默了一下,而後對重載道:「看來我們以前的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好在這次的經歷打醒了我們,以後要加倍訓練了……」

「別說那些了。」紅髮女郎探出身子向演習場大街上悠哉站著的兩人看去。

砰!

「混蛋1紅髮女郎快速收回身,一發子彈貼著腦門飛了出去。

「轉移1重載招呼一聲:「我和斷路器找掩體給你們倆掩護,蛇眼你轉移到那邊后從高處突襲,紅髮女把握好機會,在我們三人給對方造成干擾的時機發揮你那精準的槍法,怎麼也要存活一個,否則就太丟人了1

「好1其他人聞言點了下頭,而後從掩體建築中快速轉移向其他地方。

場中景添和閃爍兩人那非人的耳力早就將幾人的嘀咕給聽在了耳里,景添微微一笑對閃爍道:「你退下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閃爍聞言點了下頭直接轉身就走,將場地留給了景添一人。

景添聽著掩體里幾人的腳步聲笑了一下。想了想抬起槍扣動扳機,同時手腕一甩,一發子彈劃了個弧線射擊出去,打在一個牆壁上彈開。

景添的槍聲使還存活的四人嚇了一跳,趕緊找掩體躲避。

「誰出局了?」重載急聲問道。

「沒事1

「沒事1

「咚咚1

聽完最後蛇眼用手指敲擊通話器的聲音后重載疑惑地問道:「那厄爾斯胡亂開槍做什麼?他好像從來沒有浪費過子彈吧?」

「不清楚,或許是打算引我們冒頭?」斷路器遲疑地說道。

「別管了,照計劃行動1紅髮女郎說了一句結束了通話。

景添再次將幾人的驚疑聽了個正著,僅僅笑了一下沒有理會,再次揮舞手臂抖動手腕開了一槍。

砰!砰!砰!砰……

打光一支彈夾後景添終於停止了開槍,悠哉地換上新彈夾后壞笑著向重載躲避的掩體看去。

眼睛一眯。景添自然垂下的手臂突然抬起,同時扣動扳機並抖動手腕,『砰』地一聲槍響,橡膠彈頭從沙漠之鷹的槍口中飛射而出,而後怪異地在半空劃了一道弧線,拐著彎鑽進了掩體後面。

「哎呦1重載一聲痛呼。

「怎麼了?」

聽著耳麥中傳來的詢問重載苦笑一聲,詫異地低頭看著地上的橡膠彈頭揉了揉肩膀。

「我肩膀中彈了1重載聽著耳中不斷傳來的詢問痛苦地回了一句。

「你怎麼中彈了?沒有躲好?」紅髮女郎問道。

「不對,怎麼會肩膀中彈,厄爾斯不是只打頭嗎?」斷路器疑惑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重載迷茫地說道:「我在掩體后躲的好好的。可是突然隨著槍聲肩膀就中彈了,也沒見到子彈通過掩體反射回來的畫面。」

「那是……」

砰!

「哎呦1

「又怎麼了?」紅髮女郎再次問道。

「……我陣亡了……」重載沉默了一下一臉凝重地說道,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從自己腦門彈飛掉落在地的彈頭。

知道重載陣亡后剩餘三人沒再詢問,畢竟換做真實戰場的話死人也不會說話。

重載沉默著從掩體後走了出來看向場中。正好看見景添笑眯眯地對他擺了擺手,而後轉頭向另外一個方向看去。

重載死死盯著景添的動作,直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將他淘汰的子彈是怎麼打中他的。

景添此時用『弧線射擊』將重載淘汰后已經差不多適應了如何讓子彈拐彎兒后保持精準,看向斷路器三人躲藏的地方后大約計算了一下。最終將下一個目標放在了離掩體邊緣比較近的紅髮女郎身上,畢竟他的這種『弧線射擊』還沒有電影中那麼非常識地可以轉個直角彎兒,僅僅能劃出個弧度比較大的弧線而已。

大腦飛速計算彈道。景添垂在體側的胳膊再次掄起,扣動扳機手腕抖動,『砰』地一聲后一發橡膠子彈在重載目瞪口呆中劃了個弧線鑽進了另外一邊的掩體後面,隨之重載耳中傳來紅髮女郎的一聲痛呼:「哎呦……」

「怎麼了?」斷路器下意識地一聲詢問。

「……我陣亡了……」紅髮女郎和重載的反應如出一轍,沉默了一下后眼神盯著地面上的橡膠子彈渾身僵在了那裡……

剩下的斷路器和蛇眼躲在掩體后離邊緣比較遠,弧線射擊后子彈的彎度不足以命中他們,景添想了想放棄了主動突擊進去淘汰他們的想法,大腦飛速計算后開始活動雙臂。

砰!一發弧線射擊在重載和紅髮女郎的注視中被景添打了出去。

砰!景添另外一隻手中的沙漠之鷹同時開火,一發子彈直直射擊出去。

直線的子彈追上了弧線的子彈,在進入掩體之後兩發子彈相互撞擊,其中一發子彈突然轉了個直角彎。

「哎呦1斷路器一聲痛呼叫了出來……未完待續。。

ps: 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兩張月票支持,俺想你了~

感謝☆墮落の天使掌門的月票,您太寵著地球了,換做其他人欠賬沒還早就抱怨了,地球最近實在是沒有時間,每天回家碼完字趕緊就睡第二天起早去看著裝修,否則那些混蛋偷工減料不幹活……

感謝夢魘永恆15同學的打賞~

書評區的建議地球看到了,希望更多書友可以提出意見!

最後,求一下月票和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