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四章對戰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了,我自己就好。」景添微微搖頭:「閃爍他的風格是一擊必殺不適合切磋交流,他收不住手。」 霍克將軍聞言楞了一下,看了看面癱無言的閃爍想想還真有可能。隨即點點頭對景添道:「那好吧,不過這樣對你的體...

貝蒂和凱倫兩女一會還有訓練任務及其他工作,因此匆匆吃完早餐便對景添飛了一個媚眼兒后離開了。△,

景添剛想繼續安靜吃早餐,斷路器端著餐盤湊了過來,先是對景添猥瑣地笑了一下這才低聲打趣:「看來你昨晚過的不錯啊,那兩個美女沒能把你吸干吧。」

景添聳了下肩。

「平時她們可不是那麼好相處的。」斷路器一大口土豆泥填進嘴裡:「看她們對你的黏糊勁兒想來這麼久的空虛準是被你填滿了吧嘿嘿。」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八卦……」景添無奈地白了斷路器一眼道。

「嘿嘿……」斷路器奸笑一聲,而後低聲說道:「你可小心了,看她們的樣子最近不會放過你,沒準過兩天基地所有女兵都知道你的厲害後會在你離開前吸干你。」

景添鬱悶地將餐盤一推乾脆不吃了,笑眯眯地對斷路器道:「我看你很閑啊,作為顧問讓我指導指導怎麼樣?」

「真的?」斷路器詫異地問了一句,而後打量了景添兩眼道:「你不是以為我們會怕吧,你等下,我去召喚他們幾個去。」

斷路器說完不給景添說話的機會直接站起來轉身跑開,好不容易終於有這麼一個可以看到景添出手展露真實實力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會放過。

「呵……」景添楞楞地看著斷路器跑到遠處一個餐桌和紅髮女郎幾人說著什麼,苦惱地笑了聲搖頭嘀咕:「真是,沒一個好人,又掉坑裡了……」

眼見那邊a級小隊的幾人快速將餐盤裡的食物吃光而後呼啦著走了過來,重載雙手支著餐桌俯身下來,一副壓力十足的樣子說道:「說吧,要比什麼?怎麼比?」

周圍餐桌的特種兵聽到重載的話后同樣來了興趣,一傳一地將a級小隊要和空降顧問比試的消息傳遍了餐廳。

景添見此知道收不住了只好無奈地對紅髮女郎幾人道:「好吧。既然要演練那就來個全套好了,槍法、格鬥、戰鬥武裝駕駛、對抗賽,還有什麼其他能加入的項目你們也可以提出來。」

「你認真的?」紅髮女郎聽完景添的話后懷疑地問道。

「當然了。」景添點頭確認。

幾人詫異地對視一眼后紅髮女郎道:「好吧,不過如此一來恐怕整個基地都會關注,需要準備一下了。」

紅髮女郎說完轉頭對旁邊餐桌上一個黑人特種兵道:「你去通知霍克將軍。」

「是1那名特種兵立即站了起來,滿臉興奮地轉身大步跑開去通知了。

「那我們現在去練習場吧,給你們一個熟悉地形和設備的時間。」紅髮女郎道。

「好吧。」景添用餐巾擦了擦嘴,起身對旁邊的閃爍招呼一聲:「走吧。」

呼啦啦一大群人來到了訓練場,很快不止周圍一圈,就連各種高架上都爬滿了圍觀者一直嗡嗡嗡地討論個不停。直到霍克將軍帶著秘書身後跟著公爵和開傘索過來時周圍才安靜下來。

霍克將軍顯然在來的路上就了解了一切,到達訓練場后直接一臉笑容地對景添道:「厄爾斯顧問終於肯出手給這些小子們展示一下本領啦?」

「交流一下而已。」景添微笑謙虛。

「那好,巨石教官做裁判,正好就在這裡切磋一下格鬥和冷兵器吧。」霍克將軍一揮手讓士兵們散開一些,而後問道:「我們這邊紅髮女郎和蛇眼出戰,你和閃爍上校商量一下出戰順序吧。」

「不了,我自己就好。」景添微微搖頭:「閃爍他的風格是一擊必殺不適合切磋交流,他收不住手。」

霍克將軍聞言楞了一下,看了看面癱無言的閃爍想想還真有可能。隨即點點頭對景添道:「那好吧,不過這樣對你的體力方面有些不公平了。」

「將軍你錯了1圍觀人群中的貝蒂突然笑著高聲插嘴:「我可以保證厄爾斯顧問的體力沒有問題1

「哈哈哈……」周圍士兵中知道怎麼回事的聞言突然放聲大笑起來,一時口哨聲不斷。

霍克將軍有些迷惑,不過秘書馬上上前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后霍克將軍這才哈哈一笑。怪異地看了景添一眼道:「那好吧,我們這邊紅髮女郎先上。」

紅髮女郎聞言邁步上前,來到圍觀圈子內開始活動渾身關節,並挑釁地看向景添。

景添笑了一下。剛要邁步上前突然一頓,伸手拉開迷彩服上衣的拉鏈將外套脫了下來遞給一旁的閃爍。

「哦~」周圍人見到景添的身材后立即響起一些女兵的調笑聲和口哨聲,至於男兵們則不斷對紅髮女郎打氣。讓她給景添點顏色看看。

兩人在圈子內面對面站好,隨著巨石教官一聲「開始1,擺著格鬥術架勢的紅髮女郎上下打量了正常站立的景添兩眼,突然腳下用力迅速躥出,並指如刀向景添咽喉插來。

景添臉上始終微笑不減,斜上前一個跨步同時側身閃過掌刀,而身體已經與紅髮女郎持平。

紅髮女郎見此立即插出的手刀回收,用肘部向身邊的景添擊去。

景添見此身體沒有躲閃,反而抬起手在紅髮女郎的後背一推使對方不由自主地向前蹌踉了兩步,攻擊當然也沒能繼續下去。

「喔……」周圍響起一片讚歎聲。

景添這一下算是有效命中了,雖然看似只是推了一下,但換做戰場上真實對戰的話完全可以變推為砸,以特種兵的力道將敵人打失抵抗力完全沒有問題。

穩住平衡的紅髮女郎也清楚這點,咬了咬下唇快速回身再次和景添對峙起來,不過這次她可沒有再衝動地主動攻擊,而是擺著格鬥術的起手式不斷尋找景添的空門。

景添當然不會主動出手否則就太欺負人了,因此對峙了一會兒後腳下一動看似打算邁步,進而露出了一個空門,紅髮女郎見此立即抓住機會,再次沖了上來。

來到景添面前紅髮女郎一拳打向景添腦袋。不過拳頭只佯攻到一半便停了下來,真正的殺招卻是由下而上地一腿『撩陰腿』踢向景添下體。

景添按照普通人體質應對,伸手下壓擋住了踢腿的同時格擋的手臂向外揮開,看似好像被踢開了一般,與此同時紅髮女郎被擋下的腿快速落地變為支點,另外一條腿再次瞬間踢起。

景添另外一隻手再次下壓格擋,剛剛和紅髮女郎踢起的腿相接觸時紅髮女郎剛才打出一半的拳頭突然再次擊了出來。

不得已景添只好擋住下身的攻擊同時側頭閃避上方的拳頭,可是還不等他反擊紅髮女郎腿落地時另一條腿的膝蓋再次撞了出來。

對於如此攻擊景添完全可以抬膝格擋,但如此一來以他的身體強度恐怕會令紅髮女郎受傷,不得已景添只好雙腳連連後退。向後不斷閃讓紅髮女郎雙腿雙腳輪盤一般的接連攻擊。

「好樣的紅髮女1周圍士兵響起一陣歡呼。

眼看被逼到人牆,景添面對紅髮女郎的再一次踢腿突然不再後退反而向前斜上躍起,讓開撩陰腿的同時雙手交叉在面前向紅髮女腦袋撞去。

紅髮女大驚,快速收回腿平衡身體並將雙手豎立在面前。

……

紅髮女郎只覺得雙臂一疼,而後一股巨力傳來使她不斷後退,五六步才停下了身體恢復了平衡。

「阿根廷特種格鬥術?」沒有追擊的景添笑著問道。

「你懂的還挺多。」紅髮女郎甩了甩雙臂再次擺起了起手式。

景添笑著邁步上前回到場地中間,笑著道:「還好,就連中國武術我也會,畢竟我長著一張東方面孔嘛。」

「哼1紅髮女郎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感受到景添的力量后她心中明白要換一種格鬥術了,否則硬碰硬她沒有任何優勢。想到這裡紅髮女郎慢慢向前蹭著腳步接近景添。

這次紅髮女郎打算用巴西柔術,不過這種格鬥術中主動攻擊的招式太少,只能先引誘景添攻擊她才好防守反擊。

景添不知對方所想。眼看兩人距離已經在兩米範圍之內了紅髮女郎還不攻擊,只好隨意地抬起手臂,張開手掌向對面按去。

紅髮女郎眼中精光一閃,快速上前半步兩手抓住景添抬起的手臂。而後腳下用力一個倒立後空翻,雙腳向著景添的脖子夾去。

景添一愣不過馬上抬起另外一隻手,手掌抓住紅髮女郎一條腿的同時手臂橫著支起。用胳膊肘將紅髮女郎另外一條夾過來的腿給支祝

就在這時,紅髮女郎突然鬆開了抓著景添胳膊的兩隻手,頭衝下地借著慣性劃了一個半圈,腦袋景添腿后盪去。

景添知道這招,好多影視裡面最讓人難以忘記的就是『鋼鐵俠2』裡面黑寡.婦娜塔莎用這招的風姿。

明白紅髮女郎想要靠著盪身慣性加上腿部的力量將他摔倒,景添可不會順了對方的意,腳下步伐交錯身體順著紅髮女郎上半身遊盪的方向開始旋轉起來。

這一旋轉紅髮女郎頓時盪身的慣性消失雙腿用不上力氣了,更無奈的是她反而被景添的旋轉給帶了起來,頓時紅髮女郎開始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被動等待對方的攻擊。

景添旋轉中被紅髮女郎鬆開的那隻手臂抬起同樣抓住了對方的腳踝,兩圈過後已經變成景添雙手抓著紅髮女郎的雙腳、彷彿奧運會上鏈球比賽般不斷旋轉著。

幾圈過後紅髮女郎危機中也沒有驚呼,景添心中佩服下開始收手,雙臂調整角度后再次旋轉一圈鬆開了雙手,將紅髮女郎直接向上空扔了出去。

「呀1紅髮女郎飛上空中終於發出一聲驚呼,被扔了四五米高時才在周圍人群的驚呼聲中開始掉落。

情知這下絕對會受傷的紅髮女郎並沒有完全失去冷靜,在空中開始調整落地姿勢以求等會兒減輕一點傷勢。

見蛇眼等人向這邊衝來打算救援的景添當然不會讓紅髮女郎受傷,微笑著抬起頭伸出雙臂準備將對方接祝

紅髮女郎看見了景添的動作心中頓時一輕、擔憂消去了一大半,配合著調整好姿勢落在景添雙手臂彎中,並為了減輕衝力紅髮女郎還抬起雙臂環住了景添的脖子。

蛇眼等人前沖的腳步一頓,看著景添和紅髮女郎兩人那甜蜜的公主抱姿勢無奈地對視一眼,訕訕地回到了圍觀人群中。

在一片歡呼中景添笑著將紅髮女郎放下:「怎麼樣?認輸了吧?」

「哼1紅髮女郎說不出到底是生氣還是嬌羞地哼了一聲。臉上泛起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害羞而出現的紅暈,理都沒理景添直接轉身退出了觀眾的包圍圈,來到蛇眼旁邊冷著一張臉不言不語起來……

「勝利方——厄爾斯顧問1巨石教官適時地大聲宣布。

掌聲奚落地響起,雖然圍觀者對景添的格鬥實力十分認同但怎麼說對方也欺負了他們的兵花不是,所以鼓掌者寥寥。

「還可以繼續嗎厄爾斯顧問?」霍克將軍眯著眼讓人看不清楚神色地問道。

「沒有問題。」景添笑眯眯對他點了下頭。

「格鬥術這方面紅髮女郎在我們這裡屬於頂尖的了,雖然力量方面的問題不及男性但想來換了其他人結果也差不多。」霍克將軍在語言上給自己一方找著面子,對景添道:「那麼接下來由蛇眼上場和你進行冷兵器切磋吧,不知厄爾斯你習慣用什麼兵器?」

「我的習慣?」景添楞了一下,見霍克將軍點頭后想了想道:「你們這裡不是有那種訓練棍嗎?不是用那種東西比試?」

「那樣對你不公平。」霍克將軍不懷好意地說道:「那種訓練棍蛇眼比較拿手,你用的話恐怕無法發揮出實力。」

景添聞言挑了下眉角。哪能聽不出霍克將軍的小心思,嘴角一翹問道:「那麼蛇眼最厲害的兵器是什麼?刀嗎?」

「是的。」霍克將軍裝作愕然的樣子道:「你不會打算和他較量刀術吧?」

不等景添回答,霍克將軍立即接著說道:「如果你有信心的話也當然可以,反正對於蛇眼來說完全可以收的住手,不會有受傷的情況出現的。」

「呵……」景添對於霍克將軍不斷的語言陷阱行為感到十分好笑,輕笑一聲道:「沒有問題,就比試刀術好了,麻煩你們給我準備一下了。」

「還是換木刀吧,萬一收不住手也不好。」霍克將軍虛偽地再次擠兌景添一句。

「不用麻煩。」景添搖頭:「假道具反而發揮不出來。」

「去拿刀1霍克將軍聞言立即轉頭對身邊一個士兵命令。那名士兵立即轉身跑開。

「將……」

「噓1

斷路器一把拉住想要說些什麼的紅髮女郎,對她搖搖頭低聲道:「將軍開始置氣了,沒事,你對蛇眼的實力還有什麼不放心的。他們倆不會出事。」

「呵呵。」旁邊的重載轉頭對紅髮女郎笑了一聲:「怎麼?動心了?」

「沒有1紅髮女郎白了重載一眼:「他只是格鬥不錯罷了,想讓我動心等下還有射擊呢。」

「他們倆的槍法可是很厲害的。」斷路器擠眉弄眼地說道。

「那又怎樣!我還可以和他比知識1紅髮女郎一副不屑的樣子梗了下脖子。

「呵呵……」重載和斷路器對視一眼又是一陣輕笑,直到被紅髮女郎錘了兩人幾拳這才收回了笑聲。

很快一名士兵將一把東洋刀拿了過來交給了景添,景添拔出刀看了眼沒開封的刀刃挑了下眉角。沒有說什麼隨意地甩了甩后邁步來到圈子中間,一手執刀斜指著地,一手悠哉地背到了身後。

「裝模作樣……」紅髮女郎撇了下嘴嘀咕一句。而後對邁步上前的蛇眼在身後大聲打氣:「蛇眼!給那傢伙點顏色看看1

蛇眼不言不語地來到場地中心和景添相距三米面對面站好,他可不像其他那些起鬨的士兵那樣沒有將景添放在心上,景添那看似耍帥的姿勢在對東方武術十分精通的蛇眼來看可沒那麼簡單。

「準備好了嗎?」巨石教官確認一遍,見兩人點頭這才舉起的手猛地往下一揮:「開始1

蛇眼沒有進攻,而是收起刀對景添行了一個古武禮,景添見此微微俯身低了下頭同樣回禮。

行禮過後景淌撇槐洌仍舊右手持刀刀尖對向地面,左手握拳背在身後。兩腳不丁不八地分開站在那裡。

而蛇眼則雙腿微曲下蹲,雙手緊握刀柄將刀身豎在身體一側,渾身肌肉緊繃開始戒備起來。

少頃,蛇眼突然雙腿快速邁動向景添沖了過來,雙手將刀舉起頭頂一個霸道的力劈華山向景添砍了過來。

景添看出對方已經收力了,因此握著刀的手快速抬起,一刀架在了蛇眼刀身發力最弱的地方,使蛇眼這一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地十分難受。

景添手用力將蛇眼頂開,笑著畝苑降潰骸安揮昧羰秩力攻擊吧,刀術我沒研究過可是劍術方面我可是十分自信的。」

蛇眼聞言點了點頭。後退一步再次舉起刀,微微一頓后一個突刺直直衝了過來。

景添發現蛇眼的這次攻擊仍舊只是花架式后心中無趣地搖頭,再次找准了對方刀身上的無力點,一抬手用手中武士刀磕了上去。

『叮』地一聲脆響景添一刀再次將蛇眼的攻擊架開,而後一鬆手,手中武士刀借著反作用力在手掌中轉了一圈被景添抓住遞了出去,『啪』地一聲刀身拍在了蛇眼來不及收回的手腕上。

蛇眼左手手腕一麻不由鬆開了握刀的手,好在另外一隻手沒事將刀單手握住,一個后跳和景添拉開了距離后不敢置信地低頭看著發麻的手腕。握了握手掌緩解麻木后看向景添愣在了那裡。

「嗡」地一聲周圍人群突然嘈雜起來,和蛇眼關係不錯的更是都有些不敢置信了,不敢相信蛇眼只是一個回合就被對方命中,換做真實戰鬥的話此時蛇眼已經算是被廢掉一隻手了。

在霍克將軍臉色難看中景添手中武士刀在手心轉了一圈。對蛇眼問道:「繼續嗎?」

蛇眼猶豫了一下重重點頭,再次雙手緊緊握住了刀柄壓下身體重心開始戒備。

「儘管攻過來。」景添仍舊一手背後,持刀的手再次將武士刀用手指轉了兩圈一把抓住后說道。

蛇眼聞言向前蹭了蹭腳步,而後一刀橫切向景添頭顱。結果出刀一半便無法繼續下去了,面對景添手中武士刀擺成的姿勢,蛇眼連忙腰部用力勉強收手。再次後撤一步拉開距離。

原來面對攻擊景添突然將手放低斜上豎起了手中的武士刀,如果蛇眼繼續攻擊下來的話景添只要微微後仰便可以閃過攻擊,但是蛇眼卻會被豎起的刀身斬斷雙手,因此蛇眼才不得已停止了這次攻擊。

「怎麼回事?蛇眼為什麼不攻擊了?」不明所以的觀眾紛紛議論起來。

蛇眼勉強收招后感覺十分彆扭,不過沒有多想再次舉起刀從上而下地斜著劈了過去。

景添見此一個側身同時伸直手臂將武士刀遞了出去,使蛇眼的這次攻擊如果繼續的話仍舊會雙手主動撞上景添的刀刃。

蛇眼下劈的動作又是劈到一半的時候勉強停住收回了刀,連續兩次收手蛇眼只感覺胸前發悶。

沒有理會周圍的議論聲,蛇眼接下來並沒有發力攻擊,反而怪異地擺出了一個攻擊架勢腳下並沒移動。

景添見此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微微一笑將武士刀的刀身擺了個角度。

蛇眼見此移動雙手刀身又擺了個不同的姿勢,而景添同樣移動刀身角度,兩人就在場中不停地原地擺起了姿勢,讓周圍所有人一片茫然……

幾分鐘后蛇眼搖搖頭收起刀,後退一步一個九十度的鞠躬,持續了三秒后這才一邊後退一邊直起身,而後轉身進入了人群。

「到底怎麼回事?」周圍士兵們紛紛議論起來。

「蛇眼?」霍克將軍問了一下,結果見到蛇眼搖頭后只好回頭高聲宣布:「蛇眼放棄,這局厄爾斯勝利1

「我明白了1愣神中的紅髮女郎突然一聲驚呼……未完待續。。

ps: 求各種票,各種賞!

感謝任雨朋友的兩張月票並進入粉絲榜~

釣魚失敗,只釣出一個來……任雨同學果然真性情~以後我會繼續用那種情節釣你滴~/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