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三章三人行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說這些。」紅髮女郎嘆了口氣道。 兩名女特種兵對視一眼壞笑一聲,而後那名黑髮的特種兵道:「那你繼續跑吧,我們去品嘗美味了。」 紅髮女郎再次聳了下肩膀沒有說話,兩名女特種兵見此笑嘻嘻地和周...

景添對於霍克將軍過後的如何安排沒有理會,回到分配的宿舍后取出了裝載『甄維斯』智能系統的腕錶開始入侵這個世界的所有衛星和網路。≧,

雖然這個世界一些科技非常發達,但在電腦程序方面仍舊被智能系統『甄維斯』給欺負得死死的,除了那些用內部網路儲存並且屏蔽了無線信號的技術無法獲得之外,其他所有高端技術都被景添打包了一份。

按說景添如今所在的地下基地也有一些高端技術被保護得很好,比如那個外骨骼裝甲技術,但架不住景添這個入侵者如今正好就在基地內部,因此這裡的那些小型個人潛艇技術、背景投影服技術、外骨骼裝甲技術、能源、發動機技術等等一些看著比較高端的資料都被景添笑納了。

如此一來景添接下來只要將全部注意力放在納米蟲技術之上就好了,至於進入這個世界前定下的次一級目標『脈衝武器』技術,想來露西研究過景添送回的那些槍械后應該一清二楚了。

一下午沒人打擾,期間只有那個秘書將公爵貢獻出的前女朋友資料送來了一份。晚上吃過晚餐,閃爍獨自回宿舍後景添被斷路器邀請和大家一起去健身房鍛煉了一會。

因為所有男人鍛煉時都光著上身,所以景添索性也將上衣脫掉,黑色緊身背心下不遜色他人的流線型肌肉使健身房內一些女性特種兵一陣口哨調戲。

這裡的鍛煉器械對景添根本毫無作用,不過總要有點事做,景添索性開了一個跑步機無聊地跑了起來。

一開始斷路器還陪著景添跑了跑,結果一邊跑一邊聊,不到一個小時斷路器就投降閃人了,跑到休息區對重載一陣唏噓,給仍舊速度不減奔跑的景添打上了公牛的標籤。

在旁邊鍛煉上肢力量的紅髮女郎聽見了斷路器的嘀咕,生性好強的她不動聲色地來到景添旁邊的跑步機上。掃了眼景添跑步機的速度后開啟了自己腳下的跑步機,無聲地針對著景添跑了起來。

上身只穿了一件半身緊身背心的紅髮女郎本來那一對雄偉就夠扎眼的了,結果跑動起來后那反射著燈光的雪白半圓更是一顫一顫的,純天然的兩團隨著震動泛起一**水波般的波紋,使景添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住了目光,頻頻有些吃驚地轉頭看去。

紅髮女郎早就發現了景添的動作,不過她並沒有惱怒反而跑動時故意提升了顛簸的幅度,更加凸顯了胸前那晃眼的雄偉。

隨著紅髮女郎顛簸幅度加大,突然之間背心沒有跟上大白兔蹦跳的頻率,使一隻大白兔突然跳出了一大半。那貼著胸貼的景象使景添不由自主地腳步一頓,而後一個趔趄從跑步機上滑了出去,雖然沒有摔倒但看著也十分的狼狽。

「噗嗤……」紅髮女郎沒忍住捂嘴笑了一聲,毫不在意地用另一隻手將背心拉好,繼續跑了起來。

「哈哈哈……」早就在休息區關注著這邊的斷路器拍著大腿放聲大笑,一邊的重載也抿著嘴忍住沒有笑出聲,不過看他那極速顫抖的肩膀想來忍的也十分辛苦。

景添算是看出來了,這裡就沒有一個好人,都等著看他笑話呢。

對跑步機上的紅髮女郎背影翻了個白眼兒。又轉頭瞪了在那邊笑的開心的斷路器和重載,景添搖搖頭在休息區拽了一條毛巾搭在沒有出汗的脖子上對斷路器道:「我回去了,你們玩吧。」

「好……」斷路器忍住笑,看了眼跑步機上的紅髮女郎后對景添低聲道:「加油1

「什麼跟什麼礙…」景添聳聳肩邁步離開健身房返回了宿舍。

「噗嗤……哈哈哈……」景添身影消失后斷路器再次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呢斷路器?」健身房內鍛煉的兩名女特種兵走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是、是這樣的……」斷路器忍住笑聲。一臉好笑地將剛才的情況和兩人說了一下。

「呵呵哈哈哈……」兩名女兵聽完同樣一陣豪爽的大笑,而後一起來到紅髮女郎身邊:「怎麼樣?那個厄爾斯你有沒有感覺?」

紅髮女郎聳聳肩歪頭撇了下嘴:「如今看來還達不到讓我有感覺的程度。」

「那我們姐妹可就不客氣了?」一名黑色短髮的女特種兵笑著說道。

「隨意好了。」紅髮女郎聞言心中突然莫名出現一絲不舒服的感覺,不過馬上將這種感覺消除,毫不在意地回應道。

「嘻嘻……你以後可別後悔埃」那名女特種兵繼續說道。

「就是。以後你真改變想法了可不能怨我們,我們可是事先和你打過招呼了。」另外一名金色披肩發的女特種兵也開口說道。

「都說了對他沒有感覺了,你們想怎樣隨便好了。沒必要和我說這些。」紅髮女郎嘆了口氣道。

兩名女特種兵對視一眼壞笑一聲,而後那名黑髮的特種兵道:「那你繼續跑吧,我們去品嘗美味了。」

紅髮女郎再次聳了下肩膀沒有說話,兩名女特種兵見此笑嘻嘻地和周圍眾人打了聲招呼出了健身房,引起一陣怪異又羨慕的目光。

景添剛回宿舍不久便傳來了敲門聲,疑惑地對躺在床上正要起身的閃爍擺了下手,轉身來到房門前開啟了金屬滑門,見到門外兩名長相中上的女人後楞了一下:「有事嗎?」

「我叫貝蒂。」黑髮女兵笑著說道

「我叫凱倫。」金髮女兵同樣自我介紹。

「呃……厄爾斯……」景添楞著對兩人點點頭:「那麼有什麼事嗎?還是霍克將軍找我?」

「不不不,現在已經是休息時間了沒有什麼事情,只是我們想要認識你一下。」貝蒂大方地說道:「不請我們進去坐坐嗎?」

貝蒂說著側身向房內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臉面癱的閃爍正看著這邊。

「呃……原來給你分配的是雙人宿舍埃」貝蒂有些尷尬地說道。

「是呀。」景添不明所以地點點頭:「有什麼奇怪的嗎?」

「你不是顧問嗎?」另外那個凱倫也看見了閃爍,對景添道:「我還以為將軍會給你分配一個單人宿舍呢,要知道a級特種小隊那幾個成員都是單間。」

「呵呵沒什麼的。」景添擺擺手:「我們倆在這裡不會留太長時間,住兩個單間也是浪費資源。」

景添說完再次對兩人道:「那麼我們現在認識了,貝蒂我見過你有些印象。看到過好幾次你穿那件背景投影服訓練,那麼凱倫你呢?抱歉我沒有注意到你,不過想來你應該是做幕後工作的吧?否則這麼一個大美女我不可能沒有注意到的。」

「咯咯咯……」凱倫一陣滿意的嬌笑:「顧問你可真風趣,不過我的確是做幕後工作的,在指揮中心做操作員,你去過那裡兩次沒有在那麼多人中發現我並不意外。」

「不要叫顧問了。」景添微笑:「我們不是朋友了嗎?叫我厄爾斯就好了。」

「好的厄爾斯1凱倫再次嬌笑。

「我呢?」貝蒂裝作一副不滿的樣子:「她是大美女那麼我就是醜女了吧?」

「怎麼會。」景添道:「能裝備那件作戰服訓練的本來就具有被人認可的本事,更難得你也同樣是個大美女,在我心裡可是留下了深刻印象呢。」

「算你過關。」貝蒂嫵媚地對景添揚了揚下巴。

「那麼要進來坐坐嗎?」景添側身示意。

「不了。」貝蒂看了眼屋內已經將視線放在手中書籍上的閃爍之後說道:「不過我有個更好的主意,不如去我們倆宿舍坐坐?」

「當然可以。」景添僅僅猶豫了一瞬便答應了下來,正好紅髮女郎勾引起來的心火還沒有消掉呢。送上門來的滅火器何樂而不為。

貝蒂和凱倫兩女見此心中高興,本來還想和屋內的閃爍打聲招呼,結果見閃爍仍舊沒有抬頭毫不理會的樣子只好打消了念頭,帶著景添向兩人宿舍走去。

來到走廊另外一邊不遠的一個宿舍門口,貝蒂和凱倫兩人打開門后當先走了進去,而後回頭勾人的眼神對景添示意了一下。

景添微微一笑,邁步跟了進去。

就在這時,走廊拐角處紅髮女郎的身影轉了出來,看見景添邁步進入宿舍的身影不由一愣。腳步停了下來臉上羞憤的神色一閃而逝,撇了下嘴嘀咕一聲:「沒定力的傢伙……」

景添可不知道被紅髮女郎抓到了小尾巴,進入宿舍后掃了一眼室內布置,發現除了多出一些女性用品外和自己宿舍並沒有什麼太大差異。隨後將目光放在了兩個姿色還不錯的女人身上。

「隨便坐厄爾斯。」貝蒂一邊說一邊脫掉了上衣露出了一件黑色緊身背心。

凱倫同樣將外套脫掉,回頭笑著對景添道:「可惜基地不讓往宿舍帶酒,只能等將來有機會邀請你去我家時再招待你了,否則在食堂一起細細品嘗紅酒感覺太怪異了。」

「沒關係。我並不好酒的。」景添笑著回答。

「還穿著外套幹嘛?怕我們倆吃掉你那一身讓人眼饞的肌肉嗎?」貝蒂說著坐在了單人床上,向後支著兩手翹起了腿。

「不,只是習慣了而已。」景添說著拉開外衣拉鏈開玩笑道:「平時很少脫掉外套。怕被別人嫉妒。」

「有讓人嫉妒的資本為什麼非要隱藏起來呢。」凱倫來到景添身前,伸手撫摸著景添脫掉外套后露出來的那黑色背心仍舊遮掩不住的八塊腹肌說道。

「肌肉不是用來讓人看的。」景添低頭看著掩飾不住眼中火熱的凱倫笑著說道:「而是用來儲存力量的。」

就在這時隨著『砰砰』兩聲輕響,床邊的貝蒂脫掉了軍靴走了過來:「那麼你的力量有多大呢?看來要我們兩個來驗證一下,你投降的話還來的及哦。」一邊說貝蒂一邊伸手環住了景添的脖頸。

「再來十個八個還差不多。」景添笑道:「同樣,你們投降的話還來得及。」

「是嗎……」貝蒂說著眼中春水快要溢出來了。

景添微微一笑一隻胳膊探了下去,從貝蒂兩腿間一穿而過,輕輕用力直接將貝蒂直接給抬了起來,在對方一聲輕吟中邁步向單人床走去。

「哦天……」凱倫見著景添輕鬆托著貝蒂的樣子雙眼微微睜大,不由一聲感慨。而後快速彎下腰開始解著軍靴的鞋帶。

景添來到床邊,看了眼后一邊托舉著貝蒂一邊彎下腰用另一隻手將床拽住,輕輕用力后在一陣『吱嘎』聲中將單人床拽到另外一邊,使兩張床並靠在一起。

剛剛直起腰,騎在景添胳膊上的貝蒂已經忍不住環著景添脖頸的雙手一個用力,迎身探頭吻了過來。

景添瞬間猶豫,因為不好拒絕傷了對方面子,只好在口腔中布下一層念力迎上了貝蒂的舌吻。

不一會,身後一具柔軟的火熱嬌軀抱了上來,景添輕輕將騎在胳膊上的貝蒂放在床上。回頭迎向了另外一張誘人紅唇,同時雙手也沒有閑著,在已經脫剩三點的嬌軀上滑動起來。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床上的貝蒂脫去迷彩服褲子和軍靴,而後下床蹲了下去,很快替景添脫掉了軍靴並且雙手抬起為景添解著腰帶……

三息不到,隨著迷彩褲滑落景添突然停止了和凱倫口舌交纏,閉目抬頭一陣長長的滿足吸氣,小景添被溫熱包裹。陣陣電流般的舒爽遍布了全身。

凱倫嫵媚地看了景添享受的表情一眼,嘴角一翹慢慢蹲了下去……

不知何時三具糾纏在一起的身軀倒在了拼湊的大床上,很快一聲滿足的女聲尖叫響起,隨之一陣節奏感十足的吟唱。沒過多久,另外一個女聲也伴隨著金屬床鼓點般的伴奏吟唱了起來……

清晨,一陣起床廣播在室內響起驚醒了床上兩具雪白的嬌軀,隨之一陣無力的呻.吟響了起來。貝蒂和凱倫對視一眼后無奈地身子支撐起一半便栽回床上。

「厄爾斯你把我們害慘了……」貝蒂看著一臉微笑的景添鬱悶地呢喃一聲。

「算了,有失有得,拚命也要去出操。大不了支撐不住挨訓唄。」凱倫無力地說道:「以你一直以來的成績教官不會拿你怎麼樣的,我倒是沒什麼問題,反正只是在指揮中心坐著工作。」

「說的輕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爭著那件背景投影服的訓練機會呢。」貝蒂說著抬手撫上景添胸口:「不過你說的對,昨天一晚也值了。」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坐起身,在兩女好奇的目光中下床彎腰撿起了迷彩褲。

「喂厄爾斯,你不會做出那種吃干抹凈就跑的事吧?」凱倫怪異地說道:「雖然昨晚我們不知道有沒有把你滿足但怎麼說我們也沒少付出努力。」

景添將手伸進褲兜從空間中取出兩塊巧克力並注入了一些『氣』進去,回頭對錶情複雜的兩女挑了挑眉角:「你們認為我是那種人嗎?我太傷心了。」

景添說著把手從兜里拿出,對兩女示意了一下手上的巧克力道:「好東西哦,可以快速回復體力,你們部隊根本沒有這種高級貨。」

「真的假的?」貝蒂眼底快速浮現笑意:「不過就算假的也沒關係,你能有現在的表現我們已經值了。」

景添將巧克力剝開上床餵給兩女:「趴下去,我給你們疏鬆下身體,很快你們就會精神十足了。」

「真的?」凱倫雖然一副詢問的語氣但也聽話地翻了個身趴在了床上,貝蒂見此同樣翻過了身。

景添輕笑一聲伸手拍了拍兩女的挺翹,引起兩聲撒嬌的呻.吟后雙手分別在兩女的後背活動起來,看似按摩實際是渡了兩股微弱的『氣』過去,為兩人緩解全身的肌肉疲勞。

「嗯……好舒服。」貝蒂閉眼呻.吟了一聲。

「是啊,厄爾斯你的手真熱。」凱倫也十分舒服地稱讚一句。

不到五分鐘景添將手從兩人身上拿開,再次拍了拍兩女的挺翹說道:「好了,快點下床整裝吧,出操時間快到了。」

兩女聞言試著撐起身,結果雙雙發出一聲驚疑,活動活動四肢后十分驚奇地看向景添:「真的好了!簡直太不可置信了1

貝蒂雙手一撐躥下床,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道:「這是什麼按摩手法這麼神奇。簡直太厲害了。」

凱倫也下床開始快速著裝:「是啊,如果這種手法可以普及的話對軍隊的作用簡直太大了。」

「秘密。」景添笑著同樣開始穿著衣服道:「你們要保密哦。」

「沒問題。」貝蒂和凱倫對視一眼後點點頭,隨即想起什麼的兩眼放光對景添道:「那今晚……」

「沒什麼事的話我還會來和你們『切磋』的。」景添動作飛快已經穿好了衣服邁步向房門走去,在門前轉身對兩人笑了一下:「不過你們現在還太弱,需要加倍努力鍛煉才行埃」

景添說完開門轉身走了出去,好在周圍宿舍的士兵已經早就穿好了衣服去操場集合了,因此並沒有被人看到他從兩女的房間里出來。

景添走後貝蒂和凱倫對視一眼,隨即不約而同地有些臉紅笑了起來。

「這次我們撞到寶貝了。」凱倫一臉燦爛笑容:「你說我們要不要和那些女色狼們炫耀一下?」

「得了吧。」貝蒂穿好了迷彩服:「有好東西不藏起來難道等著被搶嗎?先享受夠了再說,過兩天如果還不行的話再叫支援。」

「ok!聽你的。」凱倫笑著回應一聲,隨後一臉的回味無窮:「哦天埃他可真強壯,真迫不及待馬上時間跳轉到晚上了……」

「快走吧!他又跑不了,一會過了集合時間了1貝蒂回頭對凱倫翻了個白眼,開門快步走了出去。

「呵呵……」凱倫再次回味地一笑,而後連忙跟了上去。

這一天凱倫和貝蒂兩人容光煥發、精神十足的樣子使周圍不知情的人一陣好奇略過不談,不用出操的景添先回了宿舍一趟洗漱,而後才和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的閃爍兩人悠哉地去看特種兵早操。

早餐時貝蒂和凱倫兩人直接坐在了景添兩邊引起食堂內特種兵們一陣詫異,吃到一半時昨天健身房當時在場的一個壯碩特種兵走了過來對貝蒂道:「嘿貝蒂,晚上去我那坐坐?我讓人出任務時順便帶回來了幾張電影光碟。」

「走開巴特。回去玩你的握力器去吧。」貝蒂掃了特種兵一眼直接移開目光,並小心地瞄了景添一眼害怕他生氣。

叫巴特的士兵聞言聳了聳肩,站起身離開時對景添說了一句:「嘿我們的顧問先生,看貝蒂精神十足的樣子想來你被她操練慘了吧哈哈。」

「閉嘴巴特1旁邊的凱倫瞪著巴特道:「如果不把你那大嘴巴閉上。我發誓只要你還在這個基地內就只能每天捏捏握力器玩了1

「嘿好吧……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巴特可真不敢惹基地內的女兵生氣,畢竟女兵們十分團結,如果凱倫真在女兵面前說他什麼壞話的話他的下半輩子幸福可就要斷送掉了。

巴特訕訕走後,凱倫小聲對景添道:「別往心裡去。從進入這個基地以來我們倆只有剛開始來時被欺負一次而已。」

「放心吧,我還沒有那麼小氣。」景添一邊慢悠悠地細嚼慢咽一邊說道。

「其實你也可以揍他一頓的。」貝蒂低聲道:「只要不過火也沒人會記仇,再說巴特真要記仇你離開了他也沒有辦法。」

「放心吧我真沒有不舒服。」景添咽下嘴中食物:「一隻兔子在巨龍面前蹦了兩下巨龍會在意嗎?」

凱倫和貝蒂聞言雙眼一亮。貝蒂低聲笑道:「的確,他在你面前就像個小丑一樣,沒有什麼必要把他放在眼裡。」

「與其關注那些,你們倆最好還是努力鍛煉一下身體吧,否則以你們現在的狀態就太虧欠我了。」景添再次叉起一塊牛排填進了嘴裡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ps: 求各種票,求各種賞!

怎麼這個劇情讀者們還是不喜歡嗎?不說這兩天訂閱不高,各種票賞都沒有,就連一個贊都沒有了。

既然這樣這章就當是魚餌了,看看能釣出多少潛藏的巨鱷……/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