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二十二章返回基地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腳步稍微一頓,緊接著好像沒有聽到一般繼續駕著開傘索快步追了上去…… 「嘖嘖……」景添搖搖頭,隨後轉頭向剛才的戰場那邊看去,放出神識后念頭一動將來襲敵人散落在地的那些脈衝槍全部遠程收進了空間,也...

對峙的一方是稀里糊塗就被幾乎全滅的護送隊成員當然心情不好,另外一方的特種隊員們雖然成功保下了納米蟲彈頭,但也因為逃走了一個主要敵人沒有抓到幕後勢力信息而心氣不順,結果就是你讓我放下槍我讓你放下箱子地吵鬧起來。,

就在景添無聊地在一邊看熱鬧時,突然從不遠處的樹后跳出一個黑人護送隊員,舉著槍對準紅髮女郎這邊高聲道:「不許動1

見所有人將視線轉了過來,那名黑人護送隊員終於問了一個比較有價值的問題:「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不能說。」紅髮女郎聳了聳肩:「這個也屬於軍事機密,說了的話會被驅趕出去的。」

「我可不管。」黑人護送隊員抬了抬手中步槍:「現在我們是佔有優勢的一方,請老實地回答問題。」

拎著彈頭箱子的那名護送隊員見此同樣舉了下手中步槍認同了隊友的話。

『鏘』地一聲,蛇眼突然在那名黑人護送隊員身邊出現,將刀架在了對方脖子上面,同時閃爍也從旁邊走了出來,經過黑人身邊時一隻手突然揮舞了一下,『稀里嘩啦』聲響起黑人手中的步槍突然散架,各個部件掉了一地最終只剩個槍把還在對方手裡……

「呃……」那名黑人低頭看了看手中槍械,乾笑著咧了咧嘴將雙手舉了起來。

「都滅掉了?」景添對走到他身邊的閃爍問道。

「是的。」閃爍點了下頭隨即彷彿保鏢一般站在了景添身後,看了現場眾人一眼后收回目光,彷彿這裡沒他什麼事兒似的。

氣氛一時安靜下來,只剩下斷路器按著耳麥低聲地叨咕著什麼。

很快,斷路器上前一步,從腰包里拿出一支金屬桿,對拎著箱子的護送隊員道:「等一下,有人想要和你面對面說。」

來到對峙兩方中間的空地上。斷路器蹲下身用力將金屬桿插進了土地,隨後在金屬桿頂端的電子元件上鼓弄了兩下,頓時一道亮光出現,而後道道射線從金屬桿頂端散發出來最終投射成一個霍克將軍的虛擬影像。

「報上你的名字和軍銜1霍克將軍轉頭看了眼現場眾人後直接對拎著箱子的護送隊員命令道。

「你先報1護送隊員不甘示弱地反問。

「聽著小子,我們的人剛剛救了你們的小命,現在該是你們說謝謝的時候了1霍克將軍雙手掐腰微微歪著頭說道。

「這兩個字可不是我現在想說的,聽著!我沒有收到任何消息說這次行動會有支援1那名護送隊員仍舊強硬地說道:「所以誰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和襲擊我的那些人是一夥的在演戲,你想要談的話就先讓你們的人放下槍1

「還有放了我1那邊黑人護送隊員趁機插口。

霍克將軍的影像旁邊突然泛起波瀾,他那個秘書的虛擬影像出現了一瞬將一個文件遞給了他。

霍克將軍將文件拿在手上看了看而後斜眼看向那名黑人護送隊員:「好吧,開傘索?」

「呃……你怎麼認識我?」

霍克將軍沒有回答。直接念著文件上的信息:「傑出槍手,在你們營射擊排名第二,武器專家……持有噴氣機執照?」

兩名護送隊員這時也看明白了,明顯對方手上拿的就是他們的檔案,看來眼前這些是自己人沒錯了。

「還有你,公爵。」霍克將軍對拎著箱子的護送隊員道:「我想你們可能聽說過我,我是克萊頓.艾伯納西將軍。」

「霍克將軍?」那個拎著彈頭箱子代號公爵的護送隊員詫異地說道:「阿富汗,北約前線指揮官?」

「對,那是我上一份工作。」霍克將軍說著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我現在穿上不同的軍裝了。」

這時霍克將軍抬起手兩根手指向前擺了擺。他身後的斷路器立即拿著一個設備走了上來。

「放鬆小子,讓他將箱子的追蹤器關掉,你也不想繼續被敵人追殺吧?」霍克將軍安撫了一句,待斷路器用一個設備掃描完箱子回頭點頭示意后霍克將軍繼續道:「好了。下面任務由我們接手。」

「不!我接受了這個任務,只要我沒死誰也別想從我手裡拿走箱子1公爵心明鏡地了解眼前都是自己人不可能對他出手。

一來公爵帶領的護送隊伍已經被全滅,回部隊的話恐怕要接受處分從大頭兵做起,二來眼前這隻隊伍一個個無論裝備還是能力都比較高端。使公爵不由起了小心思想要加入進去順便躲避任務失敗的處分,當然也有想要依靠這支部隊為死去的戰友報仇的想法。

霍克將軍不知道對方一瞬間便轉動了那麼多小心思出來,聽了公爵的話他還一臉讚賞地點點頭道:「好吧小子。那麼看來你們如今缺少交通工具,要搭順風車嗎?」

公爵聞言微不可查地翹了下嘴角,因為計劃成功而一時忘形,沒有提繼續護送箱子到目標地點的任務反而對霍克將軍問道:「那麼你們的位置坐標在哪?長官。」

「你自己來看吧。」霍克將軍說著關掉了虛擬影像,弄得自己十分神秘似的。

這下公爵終於放下了搶口,對眾人道:「好吧,我們怎麼走?」

紅髮女郎等人對視一眼,重載一揚下巴:「跟上吧小子。」

公爵邁步來到同伴開傘索身邊架住了一條腿受傷的好友,兩人對視一步跟了上去。

景添和閃爍兩人並沒有動身,在公爵和開傘索經過身邊時景添翹著嘴角低聲說了一句:「長官?」

公爵腳步稍微一頓,緊接著好像沒有聽到一般繼續駕著開傘索快步追了上去……

「嘖嘖……」景添搖搖頭,隨後轉頭向剛才的戰場那邊看去,放出神識后念頭一動將來襲敵人散落在地的那些脈衝槍全部遠程收進了空間,也不知道特種小隊那幾個人是不在乎這種高端武器還是忘記了這茬。

一行人來到飛機處一一登上了飛機,隨著機身一震飛機緩緩垂直升空,懸空原地轉了個方向後向著埃及方向飛走。

飛出吉爾吉斯坦的領空之後眾人徹底放鬆下來,重載站起身開始脫掉身上的特種作戰服高聲道:「警戒消除1

「呼……」紅髮女郎等人舒了口氣。紛紛放鬆了精神開始去除身上沉重的裝備。

景添就坐在紅髮女郎旁邊,看見對方脫掉緊身戰鬥上衣露出裡面更加緊身的半身背心時,景添看了眼那不斷水球般晃動的雪白半球不由吹了聲口哨。

紅髮女郎轉頭盯向景添,手中動作不停繼續將上衣完全脫掉,翻了個白眼後起身向旁邊受傷的開傘索走去。

坐在對面的斷路器將這一場面看在了眼裡,有些戲謔地對景添嘿嘿一笑:「怎麼?有想法?」

「只是逗逗她。」景添輕笑著搖頭。

「得了吧。」斷路器明顯不信:「沒有什麼的,我們都是失敗者,紅髮女郎可不是那麼好拿下的,除非你能證明比她更強更聰明,要知道僅僅十二歲從大學畢業這一點就把我們全部淘汰了。」

景添聞言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反而有些怪異地看著斷路器道:「話說你們對我的態度怎麼變了?什麼時候可以將我當自己人一般的輕鬆說笑了?」

「嘿夥計。」斷路器看了眼沉默無語的閃爍后對景添道:「你知道的,不客氣地說我們在全世界都是最叮以前對你們疏遠還不是以為你們沒什麼本事,現在知道你們實力了當然可以聊聊了。」

「你做什麼了?」景添轉頭對閃爍問道。

「三槍1站在旁邊收拾裝備的重載搶在閃爍開口前插話進來:「遠距離三槍消滅了三名敵人,搶槍命中頭盔眼部。」

重載眼神火熱地看著閃爍:「那種距離不用輔助電子瞄準鏡的話我們只有用狙擊槍才能辦到,起碼在射擊這一方面我們自愧不如。」

那邊正在給開傘索查看傷處的紅髮女郎聞言轉頭怪異地看了景添一眼,她可是見到景添當時把他撲到後頭也不回地一槍殺掉了一名敵人,本來她還有些認為景添當時是蒙的,但聽到閃爍的槍法評價后心中頓時有些吃驚。暗想難道當時景添那槍是故意的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這個色眯眯的傢伙恐怕就更恐怖了。

紅髮女郎思索著回過頭打算繼續查看開傘索的傷勢,結果一回頭正好看見開傘索正瞪大著雙眼盯著她的胸口。

「又是一個混蛋1紅髮女郎暗罵一聲對蛇眼招呼了一下開始準備治療,手上的動作因為心中生氣而稍稍加大,結果因為手臂用力而帶動了身體、使紅髮女郎胸前露出的兩大團半圓晃動的更加激蕩了……

那邊開傘索繼承了黑人的碎嘴毛玻不僅啵地對紅髮女郎和蛇眼兩人說個不停,更是毛手毛腳地想要摸一下蹲在過道中整理器械的重載頭頂短髮,直到被重載一個擒拿手拿下才老實了下來,被紅髮女郎按著腦袋按躺了下去。

這時公爵終於有機會插話:「說起來你們的戰鬥服很特別埃一看就不是普通部隊的,聽口音也聽的出來。」

「你是英國腔。」公爵對重載揚了揚下巴得到一個白眼,不過他也沒在意。見到重載好像不好說話后立即轉移目標,轉頭看向斷路器:「你的呢?聽著帶點兒法國腔。」

「摩洛哥。」斷路器從蛇眼手中接過一個電子設備裝進了腳下背包中回答。

「你呢?」公爵又對蛇眼問了一句。

「他不說話。」斷路器提醒了公爵一句。

「是的,他從來不說話,所以你們也不要問。」紅髮女郎和蛇眼的關係最好,平時相處也如同親人一般,因此也開口警告了公爵一聲。

「好吧,不說話……」公爵嘀咕一聲后又轉頭看向景添和閃爍打算尋找新的突破口。

「不關我們事兒。」景添挑了挑眉角:「我們只是臨時加入的編外人員。」

公爵見到景添那玩味的目光立即想起來上飛機前對方的揭穿調侃,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的公爵連忙轉過頭,看著各自整理的幾人道:「不管怎麼說你們都不會放過那些襲擊我們的人對吧?所以無論你們是哪個部隊的,我要加入1

「那你要親自去和將軍說了。」紅髮女郎已經給開傘索掛上了點滴,起身坐回景添身邊說了一句。

公爵見自己打算融入幾人的計劃不怎麼成功立即識趣地閉上了嘴。不再說話免得多說多錯。

其他人也不一會都收拾完裝備,坐回各自的位置開始養神,機艙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飛行了三個多小時,飛機回到埃及沙漠中的地下基地降落下來,艙門開啟眾人拎著包紛紛下機。

「歡迎回家。」得到斷路器途中發回消息的霍克將軍帶著秘書親自前來迎接,更是難得地對走下飛機的景添和閃爍兩人一臉笑容地道謝:「多謝你們的幫手了。」

「過獎了。」景添笑道:「沒有我們參與他們也能輕鬆完成任務,大家都非常不錯。」

這時公爵也和開傘索一起走下了飛機,霍克將軍對景添點了下頭后迎了上去寒暄起來,景添見此直接帶著閃爍對看著兩人的秘書打了聲招呼後向升降台走去。

不一會霍克將軍帶著開傘索和公爵也走了過來,秘書按動啟動鍵。升降台一震后緩緩降落。

連續幾層的地下基地讓公爵和開傘索兩人眼界大開,看著各種超科技的設施和訓練裝置使兩人幾乎目不暇接地瞪大了雙眼。

霍克將軍對公爵和開傘索兩人可不像對景添那麼疏遠,本來霍克將軍就有吸收公爵兩人加入自己隊伍的打算,因此一路上難得地對他們的各種疑問做出了大致的講解。

眾人一起來到最下層的指揮中心,一名工作人員迎上來報告:「麥卡倫先生已經準備好了將軍。」

「用全息投影把他連接過來。」霍克將軍吩咐了一聲后帶著眾人來到室中心的圓桌處。

在等待連接中,景添突兀地對霍克將軍說了一嘴:「這個麥卡倫可是不簡單呢,要知道就連美國總統都沒有用上這種投影設備。」

將軍一愣,皺了下眉道:「麥卡倫畢竟和北約走的比較近,可能是花了巨大代價得到這種設備了吧……」

就在霍克將軍心中起疑打算仔細思考景添的話時。指揮中心棚頂安置的投影設備開始放射射線,很快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虛影在開傘索身後出現,並穿過開傘索的身體走到了眾人中間打斷了霍克將軍的思考。

「這位是麥卡倫先生,mars工業集團的首席執行官。也是這些彈頭的製造者。」

隨著霍克將軍對手下們的介紹,麥卡倫的影像轉了圈頭顱十分審視地在每個人身上看了看。

景添和閃爍兩人並沒有圍上去反而在不遠處坐了下來打算看戲,反正接下來的扯皮也沒什麼意思。

隨著麥卡倫和公爵兩人的一翻唇槍舌劍,最終在霍克將軍對公爵的幫腔中結束了爭執。接下來。麥卡倫用製造者的身份以檢查安全為借口讓斷路器打開了裝有彈頭的箱子,裝模作樣地檢查了一番后偷偷地啟動了箱子里另外一個隱蔽的追蹤設備,而後虛偽地和霍克將軍寒暄了一句后結束了通話。

「斷路器?」紅髮女郎回頭詢問。

「我的聲音分析器上顯示他的位置上下左右搖擺不定。」斷路器搖搖頭說道。

「看來我們的麥卡倫先生正在忙一些不想讓我們知道的事情……」這句容易讓人想歪的話從重載嘴裡說出來后讓眾人一陣詫異。誰也想不到平時一臉嚴肅古板的重載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霍克將軍對於手下的舉動沒有在意,嘴角翹了一下回頭對斷路器吩咐:「既然如此就不要管了,起碼他是屬於咱們北約的人,這次那些敵人有什麼線索嗎?」

「我從一個作戰攝像頭上捕捉到了這個畫面。」斷路器坐在操作台前將畫面調出顯示在大屏幕上接著道:「現在我正在根據對方的臉型做全球匹配掃描。」

「嘿……」開傘索見到大屏幕上顯示的那個女人頭像后湊到公爵耳邊想要說些什麼。

「噓1公爵阻止了開傘索的話,眼神複雜地看向大屏幕上的畫面雙眉皺了起來。

這時秘書來到霍克將軍身邊將一個平板電腦遞了過來,霍克將軍看著上面的電子文件對公爵和開傘索道:「好了,看來我已經被任命為這些彈頭的看管者了。」

霍克將軍將電子文件對向公爵:「你們的任務到此結束,公爵。」

公爵聞言心中焦急,他可不想失去加入這個部隊的機會。連忙爭取道:「將軍,當你們移交彈頭時還可能會受到對方的攻擊,我們的護送被搶劫雖然有一部分信號發射器的原因但還有任務泄露的緣故1

「你想要說什麼?」霍克將軍問道。

「既然有人泄露我們的行動那麼當你們將來行動時還會被泄露,所以你們到時同樣會像我那支隊伍一般陷入被動。」公爵鄭重說道:「所以將軍你想要把握主動的話最好的可能就是加派護送人手,四年前你考察過我和開傘索,因此我認為我們足夠加入進來,不僅是我們希望加入這個部隊,還有我們想要通過繼續任務為那些犧牲的隊友們報仇1

霍克將軍心中早就意動了但也不能讓兩人太過簡單地加入他的隊伍,因此仍舊繼續拿捏道:「那可不行,想加入我們這裡只有通過邀請。不接受申請。」

「好吧……我認識她1有些心急的公爵沒有耐心繼續拖延下去了,突然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

「什麼?」霍克將軍疑惑。

「要在將來把握到主動就要知己知彼。」公爵說著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張照片遞給了霍克將軍:「所以我知道她是誰,我可以把我知道那些關於她的所有信息全都告訴你,但是將軍你得同意我們加入1

霍克將軍接過照片看了看上面甜蜜相對的一男一女,而後抬頭裝作接受了公爵的威脅,擺出一臉難看的樣子道:「好吧,不過你們的實力還不夠看,接受我們的特種訓練,只有通過了你們才可以臨時加入我們。」

「是1公爵和開傘索同時敬禮。不同於開傘索出乎意料的驚喜,公爵則暗暗地鬆了口氣,只要加入了進來他有信心會在以後的表現中將那個『臨時』的頭銜去掉。

此時看了一場好戲的景添從椅子上站起身:「我就不打擾你們交流情報了,過後交給我一份就好。我先回去休整一下。」

「哦?厄爾斯顧問這樣好嗎?或許這份情報對任務很重要也說不定。」霍克將軍詫異地轉頭說道。

「沒有關係。」景添笑眯眯地看了眼周圍的特種小隊人員:「我認為你們有足夠的實力完成這項任務,所以接下來的布置和指揮就放心地交給將軍你了。」

霍克將軍對景添的識趣表現十分滿意,連忙開口感謝一番后熱情地噓寒問暖,詢問景添還有沒有什麼需要的他會立刻為兩人安排。

在景添表示滿足現狀沒有其他特別要求后。霍克將軍對景添邀請道:「之前對你們實力有所懷疑我感到十分抱歉,或許接下來請厄爾斯少將和閃爍上校可以對我們的隊伍做一下訓練指導?」

「將軍過獎了,大家切磋交流一下就好。」景添謙虛了一句。

「那好。就不打擾你們休息了,有什麼需要儘管和我說。」霍克將軍十分親切地說道。

景添笑著應下,而後對在場特種隊員們點點頭帶著閃爍離開了指揮中心。

眾人目送景添離開,霍克將軍回過神對公爵和開傘索道:「好了小子,將情報說一下吧,而後給你們一天的時間整理心情,明天開始接受訓練。」

「是1公爵和開傘索立正敬禮,隨即公爵開始講述他和那個名叫安娜的女人故事……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求各種票各種賞!

感謝動漫迷城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