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九十章老巢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剛剛才得到了一套威力巨大的格鬥術此時正興奮著呢哪顧得上吃飯,因此抬起手抹了把頭上的汗水將濕成縷的留海兒撫到頭頂,露出了他那英俊的面孔后道:「我不吃了,繼續在這裡練習。」 「勞逸結合啊,離拳...

雖然八神庵實力大漲但仍舊照高尼茨差了一些,就更不要說是將要徹底解封的大蛇了。+,

景添見此在和八神庵的對戰過後站在原地開始沉思,八神庵也沒打擾,安靜地站在景添旁邊做起了侍衛。

想了半天後景添突然轉頭看向安靜地站在一邊的八神庵,由於今早沒有刮鬍子,因此景添一邊打量一邊手指在下巴冒出的胡茬上摸索著。

八神庵被景添看得渾身發毛心中十分彆扭,但他仍舊沒有說什麼只是撇過了臉將目光放在遠方來個眼不見為凈。

又過了一會,景添突然『啪』地打了一聲響指,對回過頭來的八神庵興奮地說道:「有了,我教你一套功夫咱倆實驗一下。」

八神庵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但傲嬌的性子使他並沒有開口回應什麼,只是插在褲兜里的雙手攥了起來。

景添來了興緻便想到就做,一步來到八神庵身邊將他搬過身子,隨後抬手按在他的後背上說道:「等一下專心記住體內氣勁的運轉路線,知道了嗎?」

「嗯……」八神庵終於出了一聲,輕輕點了下頭。

景添見此回憶了一下,隨後一股氣從掌心渡進了八神庵的體內,緊接著按照『九陰白骨爪』的運行路線開始帶著八神庵體內的氣勁不斷運轉。

沒有錯,景添如今正在教授的正是九陰真經中的『九陰白骨爪』或者叫做『九陰神爪』這套手上功夫。

當初在武俠世界中打劫王重陽師徒的時候雖然景添主要是沖九陰真經的梵文總綱『九陰鍛骨篇』去的,但其內的其他武功同樣被過目不忘的記憶力給烙印在了腦海里,雖然他自己沒練但並不表示不會。

正好八神庵的招數除去血統的紫焰之外大部分都是靠著一雙手爪的,簡直和『九陰白骨爪』相得益彰。

至於為什麼不教八神庵更加厲害的『折梅手』,卻是因為折梅手不僅需要不斷積累更是需要深厚的中醫底蘊,而且還涉及到了古華夏的意境領悟,這東西就連大部分華夏人都弄不懂更不要說八神庵了,因此可以想象即使教給他折梅手恐怕八神庵也會浪費了這部絕學。還不如退而求其次教他『九陰白骨爪』好了。

景添帶著八神庵體內的氣勁運轉了五六遍,問過八神庵記住沒有得到肯定答案後景添開始傳授招式及運勁方法。

讓八神庵全身放鬆,景添分心多用,一邊用念力不斷控制對方擺出各種攻擊架勢,一邊不斷將『九陰白骨爪』的古文翻譯成日文白話詳細地解釋,並帶動八神庵體內氣勁配合招式不斷運轉。

教導一開始並不理想,一來八神庵十分不習慣被景添用念力完全操縱身體,二來也是被『九陰白骨爪』的威力給嚇到了,看著自己一爪抓出后憑空出現五道白刃將前方地面抓出一道道溝壑八神庵驚訝的不得了。

不僅如此,『九陰白骨爪』的一些攻擊路線還十分刁鑽。和八神庵平時的直來直去攻擊理念相差太多,讓他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適應。

好在八神庵悟性上佳毅力更是十分堅韌,過了半天收攏雜念后開始死記硬背景添的講解以及體內氣勁的各種運轉路線,兩人一個教的興奮一個學的認真,兩個多小時過後八神庵總算初步將各種招式的內勁運轉路線全部記住,招式也能夠擺出完美的架勢了。

剩下的就要多多練習了,如今八神庵彷彿又回到了前幾年的格鬥水準,一套『九陰白骨爪』打出來后只能一板一眼地表演似的從頭到尾按照路數來,而且還會不時忘記氣勁運轉方式。

對於這種情況景添也沒有辦法只能讓八神庵勤奮練習了。什麼時候可以將整套爪法像他們家的『八神古武流』那樣練成本能就好了。

離午飯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景添索性做起了人形靶子給八神庵不斷地喂招,而八神庵也沒讓他失望,又是一個多小時的練習過後已經完全將招數和氣勁運轉路線熟記了下來。雖然招式之間的銜接還有些慢。招式打出后還有些僵硬,但這些都是沒有辦法的事,只能堆積時間磨練了。

畢竟八神庵沒有景添體內這麼充裕的『氣』可以任何武學招式一學便會,一用就像浸淫了很多年一般。而且八神庵也無法和鎮元齋那樣的武學大家相比。說起來如今全世界的格鬥家除了鎮元齋之外所有人的格鬥技都傾向於自由搏擊,如今八神庵無法適應這種帶有路數的武功也說得過去。

眼看到了午飯時間,景添退出攻擊範圍對滿頭大汗同樣停下來的八神庵道:「走吧。回去吃午飯。」

八神庵一愣這才注意到天色,不過剛剛才得到了一套威力巨大的格鬥術此時正興奮著呢哪顧得上吃飯,因此抬起手抹了把頭上的汗水將濕成縷的留海兒撫到頭頂,露出了他那英俊的面孔后道:「我不吃了,繼續在這裡練習。」

「勞逸結合啊,離拳皇大賽不是還有好幾天呢么,不用這麼勤快吧?況且你如今的實力去參加拳皇大賽不覺得欺負人么?」景添奇怪地說道。

「大蛇。」八神庵惜字如金。

景添又楞:「你不是打算和大蛇比劃兩下吧,受虐狂么?」

八神庵沉默了一下,難得第一次詳細解釋:「現在全世界沒幾個對手,我打算真正成為拳皇之後退出格鬥家序列去過我想過的生活……」

景添聞言想了一下,在原著中如果今年八神庵沒有被大蛇打成重傷落下病根的話恐怕將來還真沒有那些各代boss什麼事兒了,八神庵想要獲得拳皇的話還真用不了幾年。又想到傳說中八神庵討厭暴力的性格,景添不由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你不喜歡做格鬥家嗎?」

八神庵想了一下:「不是不喜歡,而是將來沒有人值得我挑戰……」說到這裡八神庵眼神複雜地看了眼景添道:「如果大蛇和你在的話……」

這下景添恍然了,原來是八神庵太自信了,自信實力增長后全世界沒有值得他出手的格鬥家,有種高處不勝寒的孤獨感。

知道這點後景添心中失笑,這還沒登頂呢就開始感到孤獨了。

不過畢竟八神庵說的也是事實。景添沉默了一下問道:「如果說有那麼一個地方,那裡的格鬥家一個個都十分厲害,出拳毀山踏腳裂地,如果讓你熱ぢ穡俊

景添說的就是龍珠世界了,既然決定了以後讓薇思和麥卓去那裡進修一下何不順便帶上八神庵呢,反正在現實世界中因為對方人氣的關係景添先天對他就好感十足,因此也並不在意給八神庵一個開闊視野的機會。

八神庵聽天書般地看著景添,獃滯了好一會才回過神,極盡想象后強迫自己相信景添所說都是真的,幻想了一會後有些猶豫地點頭:「如果真有那種地方我倒十分感興趣。」

「那好。」景添點了下頭道:「等處理完大蛇的事兒我就帶你去。最近你還有什麼值得收尾的事情都處理一下吧,以後恐怕很長時間你都回不來。」

「隨時可以動身。」孑然一身的八神庵隨意地說道。

「嗯,那你隨意吧,我先去前面了。」景添說完擺擺手轉身向練習場外走去。

待景添的身影轉過大門消失八神庵這才收回目光,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雙手,體內氣勁按著剛學的方式不斷運轉起來。

只見八神庵雙手食指突然泛起了白色的金屬光澤,而手臂也出現陣陣模糊的殘影使雙手好像在不斷伸縮一般。

片刻之後,八神庵突然將右手向前沿著一個怪異的角度抓了出去,只見八神庵的手臂完全伸直后突然好像拉長了一截般再次向前伸出一段。緊接著五道白色抓痕從八神庵手中飛了出去。

『嗤嗤』幾聲響起,爪痕落到石質地面上瞬間犁出五道三米長的交叉溝壑……

八神庵將伸直的手臂緩緩收回,看了眼造成的破壞后再次低頭仔細觀察起自己的手臂:「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

標誌的三段笑聲響起,八神庵一手扶額仰天大笑。

突然。八神庵笑聲一收瞬間雙手不斷向前抓出,一道道爪刃接連不斷地散射了出去,沒多會兒遠處的地面已然變得破破爛爛……

「呼……」八神庵舒了口氣停止了攻擊,看著自己的攻擊成果嘴角興奮地翹了起來。但他的眼神中卻並沒有兇狠之意反而因為想到了景添的緣故十分溫和,心中也升起萬分感激之情。

腳下輕點向後退躍,離開了破壞的場地區域后八神庵穩定了下心神。擺出『九陰白骨爪』第一招的起手式后開始慢慢按著路數演練起來……

景添一路漫步向著原本的室走去,豈料並沒有在房間中找到神樂千鶴的身影,放出神識一掃發現神樂千鶴此時正躲在府邸辦公的房間中。

輕笑一聲哪還看不出來對方這是在躲著自己呢。不過也沒去打擾,反正晚上那個女人也逃不過他的調戲。

鳩佔鵲巢地吩咐下人備餐過來,照例打開電視開始觀看全世界的預選賽,一個下午的時間輕易地被景添宅了過去。

晚餐時景添對一臉疲憊回來吃飯的八神庵講解了一些修鍊中出現的問題,又在高尼茨處得知薇思兩人明天就回到達這裡。

吃完飯各自散去后神樂千鶴終於躲不下去了,不得已有些忐忑地回到了室。

景添的房間沒有任何變化就挨著神樂千鶴的室,聽到神樂千鶴回來的腳步聲後景倘你』的意念傳了過去,而後也不管對方在室中什麼反應,開門直接奔房后的溫泉而去。

這次在溫泉中等了半天,再次傳了一道信息給神樂千鶴后對方才姍姍而來,並且進入溫泉時居然內穿連體泳裝外套長身浴衣,整個身體保護個嚴嚴實實。

景添見此十分好笑,心想這不是掩耳盜鈴么。

招手在神樂千鶴的短促驚呼中將她用念力拉了過來,三下五除二便扒成了大白羊……

對於景添來說懷中的嬌軀只是一天不見而已,但對於神樂千鶴來說早已過去了將近一年,她身體在去年那一周間被開發出的感覺習慣早已恢復正常。如今再次身陷囹圄時又變得十分不習慣了。

景添可不管那些,動作不斷地再次享受起挑逗主角的滿足感來。

夜晚休息時景添霸道地要求神樂千鶴侍寢,當然調戲的意味居多,如果真成功了景添也不拒絕。最後神樂千鶴萬不得已只能搬出了去年時的約定條件,哀求等大蛇被封印后才將自己完全交出來這才被景添放過。

放跑了膽戰心驚的神樂千鶴後景添壞笑著回到了空間家中找三個大美人老婆去了,才沒空搭理看得見吃不著的神樂千鶴。

翌日,彷彿家庭主婦般送走了出門的蘭琪和布瑪後景添進入了拳皇世界,剛從室內走出來便見到了等在院中的高尼茨。

「這麼早什麼事?」景添好奇地問道。

知道『主人』估計是回了空間的高尼茨沒有在意景添的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微微躬身道:「薇思和麥卓凌晨已經回來了,正在等待向您報告。」

「好。我去會客室等她們。」景添十分滿意地吩咐一聲邁步向前院走去,而高尼茨則在景添走出院門后才直起腰化作一道旋風消失不見去通知了。

高尼茨先一步通知到了在客房休息的薇思和麥卓,等景添溜達到會客室時三人已然在裡面等待了。

「老闆1

景添進來后薇思和麥卓兩人同時起身打招呼。

「坐吧,說說看都調查到了什麼。」景添在兩人對面坐下說道。

「是。」兩人應聲入座,而後麥卓將早就準備好的文件遞給景添后開始解說:「老闆,我們配合巴西雇傭兵調查時直到去年年末才發現了一絲線索。」

「nests組織不得不說隱藏的很好,本來始終都只能在監聽電話中被一掠而過的提及,但在去年年底世界上的一些財團組織商討舉辦今年的拳皇大賽的時候才開始浮出水面。」

麥卓將所有資料都記在了腦海里,有條不紊地繼續說道:「因為那些財團的動作太大商討時居然舉行了聚會。因此雇傭兵接到了世界聯合組織的委託進行保全任務,並意外從兩個財團負責人的私下交談中聽到了nests組織的信息。」

麥卓說著見景添已經將資料翻到兩張照片上,隨即抬手指著照片內的兩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道:「原本聽到信息的人以為這次仍舊是無用提及而已,但巴西雇傭兵的莉安娜得知消息后卻發現這兩個財團負責人實在太年輕了。因此立即出動人手調查,並在確定為目標之後通過藥物催眠了兩人終於從他們口中得知了nests組織的信息。」

麥卓說著頓了一下,待景添看完照片將資料翻到下一頁後繼續指著資料說道:「這兩人雖然在各自負責的財團都有管理股份在手,但通過調查發現他們都各自在財團下的一個分屬科研機構擁有完全控股權。而通過催眠得知的信息也確認了他們控股的機構正是為nests組織服務的。」

景添簡單地看了一下兩家科研機構的信息,又翻了一頁資料見到都是一些其他機構的信息后抬頭對麥卓問道:「這兩家機構你們調查出什麼沒?有沒有發現nests組織的核心成員?」

麥卓搖搖頭:「抱歉老闆,因為這次調查只能在隱秘中進行所以用時比較久。最終突入研究所后也只發現一個核心成員,但對方非常決絕發現無法逃脫后立即通過身上的控制器將顱內的微型炸彈引爆了。」

景添一愣沒想到還有這麼不怕死的,不過想到nests的特色克隆人後也就不再奇怪了,估計對方只是個被灌輸特定記憶和指令的克隆人而已。

繼續翻了翻資料景添同時問道:「那還有其他信息嗎?那兩個財團負責人知道多少?」

麥卓聞言回答:「那兩個人並不知道太多,他們只是負責賺錢後為兩家機構注資而已,真正負責的是那名自殺的人員。」

「還有其他信息嗎?」景添知道如果只有這些的話兩人不會這麼輕鬆地來此彙報,因此將這一篇揭過後問道。

「是的老闆。」麥卓道:「後面我們繼續對全世界所有財團進行排比,將和那兩個傀儡有相同條件的所有人員全部調查了一番,一共找出類似研究機構十三家,每兩家研究中心都由一名nests組織核心成員負責,雖然他們身上的自我毀滅方式多種多樣但最終通過同時突襲終於生擒了兩名人員。」

「在哪?帶過來了嗎?」景添有些高興地問道。

「仍舊關押在巴西雇傭兵大本營裡面。」麥卓道:「不過老闆。那兩人同樣也沒有問出什麼信息,他們都是由上層組織單線聯絡的,只是負責在和上面聯絡時報告各自負責的研究機構是否有新的研究成果出現而已,即使上交成果也僅是列印成紙質資料放在對方交代的地點等待收齲」

「算了,直接說一下調查的最終成果吧。」景添不想繼續嗦下去了,反正其中的複雜信息都無所謂,只要能抓到正主就好。

「是。」麥卓應了一聲后說道:「我們發現了一個衛星號碼和一個處於公海內可能存在重要實驗室的坐標。」

「嗯?衛星……」景添聞言突然愣住了,不斷在腦中回想那一閃而逝的念頭。

麥卓見此立即安靜下來避免打擾景添的思索。

過了一會景添終於一拍大腿想了起來,這個nests組織的大本營好像是在外太空來著,合著這兩年自己白忙乎了。當初進來前又忘記查找詳細資料和設定了……

立即將神識擰成一股向太空探去,閉著眼掃描了十多分鐘后才在地球的另外一邊的太空中找到了那座空間站。

「總算找到你了1景添神識觀察著空間站內幾名感受到危機加身而大亂的人員興奮地說道。

麥卓聞言和薇思對視一眼,不明白自家老闆是用什麼辦法和怎麼通過這點信息就找到對方的,畢竟景添並沒有和她們說過神識的事情。

興奮過後景添收回神識,睜開雙眼一臉高興地對麥卓道:「好了,可以讓巴西雇傭兵那邊停止調查了,過後你們通知對方一下。」

「是1雖然滿腦子疑惑但薇思和麥卓兩人還是應了下來。

找到nests的信息一切就都好辦了,只待解決了大蛇的問題後景添就可以去掃蕩,反正配合著空間瞬移可以隨時過去。至於在拳皇大賽前就不必動手了。萬一引起劇情大幅度變化干擾了景添對大蛇的計劃就不好了。

心中落下一塊大石的景添心情十分不錯,帶著三人直接奔練習場走去,打算找八神庵活動活動筋骨順便教高尼茨三人點什麼。

果然不出景添所料,到達練習場時八神庵已經在裡面揮灑汗水了。

景添見此先讓高尼茨上去試了一下。結果不知八神庵變化的高尼茨立即吃了虧,如果不是內氣雄厚並且在天地元氣的影響下源源不絕恐怕真要被八神庵給打敗了,但就是如此高尼茨也勉強靠著控風之力才能保持不敗,但身上的衣服早被八神庵不時放出的爪刃給割成了一條一條的。

景添在場外看得連連點頭。如今八神庵所有招式都沒有什麼差錯,唯一欠缺的就是熟練而已,明明有時出現了絕佳的出招時機卻都被八神庵給錯過了。

一年沒見八神庵的薇思和麥卓兩人也是吃驚不校看著高尼茨的慘狀估算一下后發現換了自己上去恐怕早就被打敗了,頓時兩人對八神庵為什麼有此變化產生了十分濃厚的興趣。

又過了一會,高尼茨終於靠著控風之力的最大輸出用一道巨型龍捲將八神庵擋住后跳離開來,並在八神庵非常癲狂地僅憑雙手扯碎無形龍捲風后舉手認輸。

景添揮手讓高尼茨去換身衣服再過來,而後邁步進入場中,對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雙手的八神庵問道:「感覺如何?」

八神庵聞言抬起頭,看著景添真誠地說了一聲:「很好!多謝1未完待續。。

ps: 求零點之後的推薦票!求月票,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感謝★→寂寞的風←★ 連續月票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