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八十四章紅十字會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招,最後那道火柱更是模仿八酒杯用出來的。景添心中篤定八神庵一定有所領悟才這麼問。 八神庵低頭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雙手,突然雙手手心出現兩團青紫色的火焰,定定看了半天才將火焰散去,抬頭看了景添一眼...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的幻想世界》更多支持!

八神庵的一句話問得平平淡淡,語氣不帶一絲起伏就好像自言自語一般。

景添發現八神庵純粹就是個氣氛終結者,一句平淡的問話將他心中的說辭都給頂了下去,不由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景添沉默了一下,而對面八神庵也沒其他反應仍舊那麼獨眼定定地看著他,好一會景添心中按滅了幾套說辭后不得不直白地說了出來:「我想要你一點血液,什麼條件隨便你開。」

『呼』地一聲八神庵垂著的右手掌中冒出一團青紫的火焰,將手托在胸口仍舊平淡地說道:「自己來齲」

話音剛落,八神庵一甩手青紫色的火焰在草地上拖出一道焦黑的痕快速向景添蔓延了過來。

景添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反應了過來,動作相同,下垂的手掌中出現一團正常顏色的火焰,甩手扔了出來飛速向八神的火焰撞去。

『』地一聲無形的火焰發出了有形的撞擊聲,而後兩團火焰一起爆開,火苗猛地一躥后消散不見。

八神庵見此渾身氣勁猛地一爆平淡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吃驚,不過很快感受到景添的火焰中並沒有草薙家火焰的性質這才又將身上的氣息收攏,一彎腰拖著一道黑紅相間的殘影瞬間向景添沖了過來,所用步伐正是八神庵獨有的『鬼步』。

『呼』地一聲來到景添身前後八神庵猛地一爪由下而上地抓了過來,待景添後仰躲過後另外一隻手同樣呈爪狀,五根手指上泛著青色的光芒由上而下地斜著向景添胸口抓來。

景添抬手一擋,兩人手臂相交處發出一聲清脆的『啪』聲。八神庵攻擊不停,邁步沉肩繼續向景添胸口撞來。

腳步一轉,學自鎮元齋的醉拳步伐用了出來。景添一個轉身躲過了八神庵的肩撞來到他的身後,抬手舉杯向八神庵的後背砸去。

『轟』地一聲八神庵身上突然冒出一股青紫色的火焰,緊接著他的身體瞬間迴轉上升,一股火焰劃出一個半圓迎上了景添的攻擊。

景添攻擊一頓,腳下輕點地面身子突兀地向後平滑開來躲過了火焰。

兩人的一番交手全部發生在片刻之間,待八神庵落地看向景添的眼神認真起來時距離兩人扔出火焰的時間還不到三秒。

景添略帶讚歎地看向仍舊錶情平靜的八神庵,要知道去年的時候八神庵的格鬥技還沒這麼行雲流水,仍舊有一些其他格鬥家那種只會死板架勢的影子,但現在八神庵對出招的時機把握已經擺脫了那種框架達到了隨心所欲的程度。

而此時八神庵心中同樣也吃驚非常,自從他將家傳武學練成之後無論和什麼樣的對手打鬥都會上手便硬碰硬和對方糾纏在一起。還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幾手攻擊后兩人一招都沒中的情況出現。

擺正心態認真起來,八神庵抬起雙手呈爪狀一上一下地擺在身前,雙腿微蹲擺起了八尺瓊家族格鬥技的起手式。

景添嘴角一彎,隨意擺了個起手式架子打算領略一下八神庵的實力。

同樣又是『鬼步』,八神庵近乎瞬間移動般出現在景添身前右手當胸就是一爪,緊接著在景添抬手招架後向下抓取的手爪突兀地變換方向,由爪變拳向景添臉上打去。

就在景添後仰躲閃時八神庵繼續上前一步,左手凝聚了濃郁的氣勁向景添的胸口打來,同樣被擋住后另外一隻手再次一個勾拳。正是他的獨有招數『葵花三式』。

換了一般人早在葵花第一式的時候便被鑽入體內的氣勁打的僵直了,但景添卻用氣中和掉了八神庵手中發出的針形氣勁,因此並沒有出現僵直。

八神庵見此只好將葵花第三式收了起來,因為第三式需要爆發更大的氣勁。在發出後會造成自己攻擊的停頓,如果對手吃下完整的葵花三式還好,但遇到景添這種將招式防禦下來的就不能再繼續使用了,否則會被對方在停頓的時候反擊。

整個葵花三式是由體內氣勁的一種特殊爆發方式支撐的。八神庵雖然收住了第三下攻擊但因為氣勁自動運轉到雙腿的緣故不得已跳了起來,不過八神庵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直接用力整個人越過了景添的頭頂。同時在景添頭頂正上方的時候伸出了勾腿,用出了外式百合折。

換做一般人恐怕在八神庵跳到頭頂時會抬頭看去而忽略正面迎來的勾腳,但景添即使不用神識也知道他有這一招,因此隨著八神庵的跳躍景添嘴角一翹身體也同時向後飄退,后躍落地後手中出現一團火焰,學著剛才八神庵的樣子一招模仿的百式鬼燒用了出來。

一圈盤旋上升的火焰閃過,八神庵一身火焰地被景添從空中打翻了出去。

景添這招火焰中並沒有摻雜那種具有腐蝕對方防禦效果的氣,因此八神庵落地後身上燃燒的僅僅是普通火焰而已,被八神庵體內氣勁一震便滅掉了。

「你是誰?為什麼會我家的招數?」八神庵的語氣終於不復平淡,有些疑惑地問道。

「跟你學的。」景添說著擺出了八神庵的起手式,在對方微楞中嘴角一翹,一彎腰同樣的『鬼步』用了出來,托著一片殘影瞬間來到還沒回神的八神庵身前,一爪抓了出去。

八神庵下意識地抬手一擋,結果景添有樣學樣地變爪為拳,一拳敲在了八神庵的下頷處將他打得一個後仰。

繼續模仿,景添另一隻手一個勾拳『葵花三式』用了出來,『砰砰』兩聲命中了八神庵的胸口,緊接著八神庵沒有用出來的第三下被景添使了出來,微微一躍雙手相握在頭頂『呼』地一下砸了出去。

又是一聲悶響,八神庵直接被景添砸倒在地,腦袋一陣眩暈。

景添並沒有用太多力,所用的招數中只有輕微的一點氣保證僵直效果而已。因此知道八神庵沒有受多大傷后直接伸手抓住了對方的後頸,手往上一提同時身子原地旋轉跳起,而手上也再次出現了火焰。

「呼——」

兩人的身形伴隨著螺旋狀的火焰旋轉上升,待離地四米多高的時候景添才鬆開了手將混身燃燒著火焰的八神庵甩了出去。

景添當先落地,抬起手將火焰在手掌中醞釀了一下,隨後一甩手將火焰甩了出去,在地上快速蔓延向快要落地的八神庵衝去。

八神庵落地時火焰正好來到他身下,隨即兩者剛剛接觸時那股火焰突然『轟』地一聲爆開,形成一股直徑一米、高十多米的衝天火柱將八神庵再次沖飛,在空中翻滾了幾周后砸在地面上。反彈了一下後繼續翻滾了出去。

景添收了手站在原地沒有繼續動作,過了十來秒后遠處趴在焦黑草地上的八神庵突然氣勁一爆將身上燃燒的火焰震散,緊接著支手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神色複雜地看向景添。

景添微微一笑,稍微提高音量問道:「學到多少?」

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剛才景添最後的兩招是模仿自八神庵幾年後的絕招,最後那道火柱更是模仿八酒杯用出來的。景添心中篤定八神庵一定有所領悟才這麼問。

八神庵低頭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雙手,突然雙手手心出現兩團青紫色的火焰,定定看了半天才將火焰散去,抬頭看了景添一眼邁步走了過來:「要血液自己動手……」

換了其他人會以為八神庵還要繼續打。但景添知道對方已經沒有了繼續的心思,因此微微一笑后一揮手出現了一支針管。

八神庵來到景添面前定定地站在那裡,也不伸手,露出來的那隻眼睛瞳孔擴散已經開始走神兒了。心思一時還沒有從剛才的領悟中走出來。

景添也沒有在意,主動伸出手拽過八神庵的手臂,將衣袖捲起后抽了一針管血液。

將血樣標記后收回空間,看著八神庵陷入沉思的樣子景添想了想打斷他的思考道:「向我攻擊。再教你一招。」

八神庵聞言回過神便是一愣,仔細看了景添一眼發現不是開玩笑后也沒推脫或詢問,布滿氣勁的手爪直接帶著爪風抓了過來。

剛剛接觸到景添胸口。突然一股氣從景添胸口爆發直接將八神庵的手給彈開。

八神庵一愣,隨即眼中一亮葵花再次用了出來,抬手便是一個勾拳。

『』地一聲,又是一股氣在命中處爆發,再次將八神庵的手臂彈開使他的招式中斷。

不信邪的八神庵再次出手,這次用出了強制抓取的招數『屑風』,手臂上纏繞著迴旋的氣勁抓住景添的脖子便要往身後甩。

「1地一聲,這次景添渾身都爆發了一股氣勁,不僅將八神庵的手臂彈開更是將他衝擊得向後一個趔趄。

八神庵蹌踉一步穩住身子,一臉驚訝的看向景添:「這是什麼招數?」

「我稱呼這招為『爆氣』。」景添笑著將街機上的稱呼說了出來。

八神庵沒有在意這個招式的直白稱呼,雙眼再次陷入迷茫中開始沉思。

景添見此也不打算繼續這裡滯留,畢竟血樣已經到手任務算是完成了,見八神庵陷入沉思后看了眼他的胸口,想了想直接轉身離開。

景添的動靜讓八神庵短暫地回了下神,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沉思了一下隨後再次陷入領悟之中。

景添很快進入了叢林小路,一邊漫步一邊想著八神庵胸口的八尺瓊勾玉的事,並心中不斷做著計劃。

不知走了多遠,突然景添腳步一轉並同時側過了身子,一道白色的巨大氣刃『嗖』地一聲從他身邊衝過,繼續前進將不遠處的幾顆巨大樹木攔腰砍斷。

隨著一陣『轟隆爐的樹木傾倒聲景添緩緩轉過身向後看去,只見身穿風衣的長發麥卓和短髮薇思兩個人一臉玩味地從一顆巨樹後面閃出,緩步向這邊走來。

來到距離景添五六米處站定,薇思一臉不良少女似的表情問道:「你是什麼人1

景添心中大樂,正打算找他們大蛇一族呢結果就自動送上門來了,簡直就是及時雨埃

打量了兩女幾眼,景添回答道:「我是世界衛生救援組織所屬紅十字會的人員。兩位可以捐獻一點血液嗎?」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在逗我?」薇思雙眼一眯,收起了那副不良少女的表情一臉陰沉地說道。

「薇思,直接把他拿下再問好了,不要浪費時間。」旁邊的麥卓一偏頭,在兩隻長穗耳環叮鈴鈴直響中對同伴說道。

薇思聞言輕笑一聲:「哎呀麥卓不要那麼暴力,這麼可口的一個小帥哥要用疼的,你說是吧小帥哥?」

薇思說到後面對著景添調笑一句,豈料話音剛落時突然猛地躥了上來,抬腿劃出道道殘影和氣刃眼花繚亂地往景添身上踢來。

景添一愣哪想到她們倆說出手就出手。待回神時薇思的腳刃已經來到了胸口處。

不過景添並不在意,剛剛教導八神的招數『爆氣』用了出來,『』地一聲過後直接將薇思沖得向後飛退了出去。

「哎呦,有兩下子嘛。」薇思落地后調笑一聲,不動聲色地給夥伴投去一個眼神,而後再次突然跳上了半空,雙腿仍舊劃出道道利刃殘影向著景添壓了下來。

同時,麥卓也同時動了手,一股給人感覺十分狂暴的氣勁纏繞在手上。一彎腰將手臂甩出后一道黑色鞭影向著景添的腳上纏來。

鞭影最先接觸到了景添,而後空中的薇思也踢了下來,『轟』地一聲后一股塵煙升起將景添和薇思的身形籠罩在內。

又是『轟』地一聲,煙塵中突然爆發一股氣浪將所有塵土吹散。露出了其中一臉嚴肅的薇思,正左右四顧著。

就在麥卓同樣吃驚正想開口詢問時,『啪』地一聲她的肩膀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使麥卓大驚下突然躥了出去。

來到同伴薇思身邊回身一看。只見景添一臉笑眯眯地保持著抬手的姿勢正看著她們兩人。

「什麼時候1麥卓不由自主地低呼一聲。

「我剛才踢中的只是一個幻影1旁邊的薇思同樣低聲說了一句,體內的氣勁前所未有的快速運轉,已經將景添當成了生死大敵來看待。

景添聽見了兩人的嘀咕輕笑一聲。抬起手在她們戒備中並起劍指向旁邊一劃。

刷地一道黃白色光芒閃過,只見景添側面不遠處的一排巨樹突然開始『轟隆爐地攔腰滑倒,一陣『哩叭啦』的樹枝折斷聲后一片巨樹全部栽倒在地。

麥卓和薇思看著眼前的畫面只覺得渾身寒毛炸立,渾身肌肉緊繃著一動都不敢動。

景添對著她們呲牙一笑,殘像拳再次用出身形已經來到了兩人身後,『啪啪』兩下抬手按住了兩人的肩膀,對渾身僵硬的麥卓和薇思兩人道:「不要鬧了,乖,獻點血出來就好。」

麥卓和薇思瞪大著雙目眼睜睜看著對面的殘像一陣扭曲后消失不見,兩人一動不敢動地感受著肩膀上的壓力,沉默一下最終麥卓輕輕點了下頭:「可以……」

「多謝合作。」景添說完從空間取出兩隻空針管用念力凌空送到兩人面前。

麥卓和薇思微微側頭斜眼對視一眼,無奈各自伸手拿過針管給自己抽血。

景添見兩人抽完血后念頭一動用念力將針管收了回來,這才滿意地鬆開按在兩人肩膀上的手,取出標籤開始標註。

完事後景添對始終背對他的麥卓和薇思一笑:「再次感謝你們的合作,那麼不打攪了。」說完念頭一動回了空間,去放置血液樣本去了。

麥卓和薇思在景添話落後紛紛加速了體內氣勁的運轉隨時準備迎接突襲,半天沒有動靜后兩人不約而同向兩個方向跳開,並在空中回身望去。

不過見到周圍沒有景添身影后兩人快速聚在一起,背靠背地不斷到處尋找,又過了一會仍舊沒有發現景添身影后才確定危機已經過去,對方早已離開了這裡。

「呼……」麥卓長吐口氣,彎腰雙手支著膝蓋不斷喘息緩解著緊張,半晌對同樣急速喘息的薇思道:「這傢伙哪兒冒出來的。我還以為今天要交代在這裡又要開始新的一輪輪迴了呢。」

薇思抹了把額上的汗水,手從短髮上一撫而過後說道:「鬼知道從哪冒出這麼個變態,面對高尼茨的時候我都沒這麼恐懼過……」

「以後小心點就是,把他的信息傳給高尼茨好了,讓他去操心吧。」麥卓直起身道。

「嗯。」

這時,薇思應聲剛落遠處突然出來一道踩踏的聲音,兩人轉身一看發現八神庵正向這邊快速衝來。

很快八神庵來到兩人不遠處停下了身形,見到兩人狼狽的樣子和周圍樹木的破壞后微微有些疑惑:「發生了什麼事。」

麥卓和薇思對視一眼,畢竟眼前的八神庵是她們首領高尼茨特別交代要好好照顧的,因此麥卓回答道:「感受到你爆發的氣息后我們以為你想要開始今天的對戰訓練。正打算去找你時在這裡碰見一個人,起了疑心出手試探了一下,結果你現在也看到了。」

八神庵瞥了眼兩人頭上的汗水,再想到不久前對他一番教導的景添后問道:「他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我們八神流的古武術?」

「你見過那個人了?」薇思驚訝地問道。

八神庵沉默了一下『嗯』了一聲,而後道:「去我那裡和我交手一番,為我演示了幾招抽了我點血液后就走了。」

「什麼?」薇思驚呼一聲,在八神庵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和麥卓對視一眼道:「看來我們要快點把這裡的消息報告上去了,那傢伙抽了我們三個人的血恐怕沒那麼簡單。」

麥卓聞言點了下頭,轉頭對八神庵道:「今天的訓練暫停。我們有些事要去處理一下,明天再來找你。」

八神庵無所謂地直接轉身向落腳地返回,一邊雙手插兜走著一邊道:「希望你們不要浪費太多時間,我的實力成長的還不夠快……」

薇思看著八神庵的背影不忿地撇了下嘴。隨後和拽了她一把的麥卓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離開……

景添回到空間來到血樣儲藏室,重新搬了個柜子過來專門存放『拳皇』世界的血樣,將已經得到的三支血樣試管放好后剛要離開時身前突然出現一片黑色粒子開始凝聚,很快露西的身形出現在面前。

「親愛的。」景添微笑著抱了上去。和露西吻了一下后問道:「有什麼事嗎?」

露西看了眼周圍豎立的儲存櫃道:「這個世界不用我過去嗎?」

景添聞言恍然,一直以來去的那些世界都隨身帶著露西,而這次的拳皇世界卻是自己隻身進入的。看來露西有些不習慣了。

笑著再次吻了露西一口:「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價值所以就沒帶著你,等我收穫完全部血樣后將時間加速到最後一年,到時候再帶你進去吧,不過估計裡面沒有什麼值得我們收穫的科技。」

露西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戲謔:「是不是在裡面紅顏相伴樂不思蜀了?」

景添一愣,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真難得你居然出口就是兩句成語,你不是一直都說不在乎嗎?」

露西翻了個白眼:「只要讓我知道了就不會在乎,可如今你有種偷偷摸摸的嫌疑,哪怕我再怎麼大度但不要忘記了我可是女人,善妒是我們的天性。」

「哈哈……」景添被露西的自曝逗得大樂,笑了一會才將在拳皇世界的經歷記憶傳給了露西。

露西也不是真的嫉妒,之所以這麼說無非是一種愛人之間的情趣而已,在得到記憶后只是調戲了景添兩句讓他乾脆將神月千鶴吃干抹凈算了。

兩人就在實驗室溫存了一會,隨後露西再次散去身形繼續去看護還沒有徹底穩定的學園都市,而景添則再次思維鏈接上了『拳皇』世界,心神一動出現在神月千鶴的府邸中……小說《我的幻想世界》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訂閱~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感謝間蒸發朋友的588豪爽打賞支持~~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