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八十三章壞人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受的景添。 景添待神月千鶴老實下來后才滿足地微微一笑,兩手再次揉了揉后將她拽了過來彷彿抱洋娃娃般地抱在了懷裡。 神月千鶴知道自己根本拿對方沒辦法而且該占的便宜都被佔去了,索性不再鬧騰,...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我的幻想世界》更多支持!

景添是徹底打算做壞人到底了,聽了神月千鶴帶有祈求意味的話語后再次從水中抬起手臂,在對方瞪大的雙目注視中手指勾了勾。

啪!嗤啦!

前一聲神月千鶴的內衣背扣自動打開,后一聲神月千鶴小內內這件身上最後一道最重要的遮擋彷彿被暴力撕開一般化作了碎片飛舞落下……

神月千鶴在景添抬手時就知道不好,身上最後兩片遮擋也被繳械後下意識地雙手趕緊遮擋在身前,嘴中不由自主發出一聲短促驚叫,不過怎麼說大風大浪見的多了,神月千鶴並沒有像失身少女那樣叫個沒完,僅僅一聲驚呼后便住了嘴,只是目光彷彿看仇人一般。

景添暴力脫.光神月千鶴后從浴池中半坐起身,往旁邊挪了挪趴在了浴池邊沿上,同時嘴中還在催促:「快點進來。」

神月千鶴氣得渾身不斷顫抖,好半天才將滔天怒火忍耐了下去,緊咬貝齒眼神死死盯著景添的後背邁腿進入了浴池。

快速坐下,神月千鶴掩耳盜鈴般自以為池水可以遮擋住身上的春光,猶豫著伸手拿過一邊的浴巾,胡亂在池水中浸濕后舉著浴巾的手僵在空中,盯著景添的後背十分想乾脆一拳將眼前的混蛋打死算了……

景添知道這時可不能再刺激對方了,否則恐怕神月千鶴真要炸毛出手了。雖然根本沒把她的實力放在眼中但鬧翻了怎麼也是個麻煩,因此景添始終趴在那裡沒有出聲。

最終神月千鶴還是屈服了,手中毛巾『啪』地一聲拍在了景添背上,彷彿擦玻璃般一陣亂蹭。

景添腦門一黑心中腹誹這是擦車么,不由不滿地開口:「溫柔點,作為大小姐難道沒被人服侍過么,這麼簡單的東西都沒學會是不是成天光想著練武了?」

神月千鶴手上的動作一頓。心中大喊一聲『我忍』后將動作放輕繼續給景添搓背。

擦著擦著,神月千鶴突然發現景添的皮膚簡直好的不得了,看著比她的皮膚還要細嫩,如果不是膚色沒有那麼白的話神月千鶴一度還以為眼前的是個女人後背呢。

胡思亂想下,神月千鶴鬼使神差地抬起另外一隻手輕輕地在景添背上撫摸了一下,打算感受下看看手感是不是同樣比女人好。

景添感覺到背後的撫摸后一愣,不由微微睜大了雙眼,還以為終於忍不住要動手了呢。

結果不一會神月千鶴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早就將手縮了回去,臉上也泛起了羞紅,另外一隻手搓背的力道再次重了起來。

景添半天沒等到攻擊也知道剛才誤會了。不過十分不解對方幹嘛摸他兩下。

過了一會被搓的一點都不舒服,簡直不是享受反而是受罪,因此景添直起攝了算了,原來你這麼沒用。」

說著在神月千鶴氣呼呼的表情中回身躺了下去,這下兩人徹底面對面了。

神月千鶴光顧著生氣了,待景添完全趟進水中、整個身體透過清澈水面暴露在她眼中時這才一驚,連忙移開了盯著水中的目光,撇開臉雙手不由自主地拿著毛巾擋在了胸前。

神月千鶴雖然一副柔弱待拮的樣子但景添眼光打量著她的嬌軀心中卻沒什麼衝動,一來對於沒感情的對象景添提不起興趣。二來剛才神月千鶴的表現已經讓景添在心中給對方標上了『心機婊』的標籤,先天印象就沒那麼高,如今自然也對神月千鶴沒起什麼反應。

不過沒反應歸沒反應,有個香噴噴光.溜溜的美女在眼前如果不付出點什麼行動就太沒用了。因此景添抬起手臂在神月千鶴慌張後退中霸道地拽住了她的胳膊,稍微用力將神月千鶴給拽了過來撲倒在他的懷裡。

「放開1神月千鶴悲憤地尖叫一聲。

「老實點,你姐姐都已經把你賣給我了,你要意識到自己是什麼身份了。」景添的雙手彷彿鉗子般緊緊地摟著神月千鶴的嬌軀。任她怎麼掙扎都無法起身,反而不斷扭動身軀使得身前的兩團不斷在景添胸前蹭著,這可比剛才的搓背舒服多了。沒見景添都已經一臉享受地閉上了雙眼了么……

很快神月千鶴也發現了這點,嚇得她連忙不再亂動,趴在景添胸口只用兩隻胳膊不斷用力向外張開仍舊較著勁兒。

感受著雙臂上傳來的力道景添一隻手仍舊抱著神月千鶴的嬌軀另外一隻手滑了下去,在神月千鶴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目中按在了下面的柔軟上,使神月千鶴一時間忘記了掙扎渾身徹底僵在了那裡。

「混蛋1神月千鶴突然尖叫一聲,被禁錮的那隻胳膊艱難地撐著景添的胸前抬起上身,同時也使胸前的兩團柔軟離開了景添的胸口,另外一隻胳膊則猛地舉了起來,布滿了濃郁的氣勁二話不說便正正向景添的腦袋砸了下去。

剛砸到一半,一塊散發著藍光的念力盾牌憑空出現擋住了神月千鶴的手臂,不過神月千鶴手上的氣勁快速震動,一部分針形氣勁穿透了念力壁繼續向景添打去。

景添眉角一挑,待那股針形氣勁馬上就要鑽入腦袋時額前突然出現了一小團硬幣大小的黃白色光點,直接將神月千鶴的氣勁給中和掉了。

就在神月千鶴吃驚愣住的剎那,景添目光下移見到了那盪在眼前的兩團雪白,另一隻抱著對方的手一松后直接將手掌攀了上去揉了揉。

神月千鶴渾身又是一僵,雙眼怒火簡直快要噴射出來了。

反正也被對方佔盡了便宜,神月千鶴乾脆破罐子破摔,直起身騎在景添身上,雙手布滿濃郁的乳白色氣勁輪番向下不斷砸著。

景添嘴角翹起,一邊兩手一前一後揉著手感不同的兩團柔軟,一邊分心用念力將神月千鶴的所有攻擊全部擋下,而那些穿透而來的針形氣勁也同樣被身上放出的『氣』全數擋了下來。

幾番大戰。終於因為神月千鶴的不斷亂動使景添起了反應。見此景添眼神玩味地對沒有注意到這點還在不斷攻擊的神月千鶴道:「再繼續我可要反擊了埃」說著稍微挺了挺下身。

神月千鶴雖然怒火沖燒但僅僅只是無奈地發泄罷了,同時還始終關注著景添以防他還手,此時聽了警告后又感受到身下的不適立即明白了發生什麼事,『騰』地一下滿臉通紅將攻擊停了下來,雙手拄著景添的胸口就要起身。

可是身前身後都在景添的把握之中一時也掙脫不開,反而抬起身又坐下這一動作讓人更加有種誤會的想法了。最終神月千鶴只能老實地雙手撐著景添胸口乖乖地『坐』在那裡不敢亂動,表情似怒似哭又似羞地咬著下唇瞪視著一臉享受的景添。

景添待神月千鶴老實下來后才滿足地微微一笑,兩手再次揉了揉后將她拽了過來彷彿抱洋娃娃般地抱在了懷裡。

神月千鶴知道自己根本拿對方沒辦法而且該占的便宜都被佔去了,索性不再鬧騰,老實地趴在景添身上心裡不知在想著什麼。

景添也沒有亂動。畢竟如果真的把這個女人吃掉的話恐怕對方一準順著杆子就往上爬,抓住這點不放給他不斷找著麻煩。

抱著神月千鶴又泡了一會澡,十多分鐘後景添鬆開對方站起了身,邁出浴池后渾身一震所有水珠全部散去,在神月千鶴詫異就這麼被放過的不解中穿上衣服出了浴室,一邊走一邊道:「出來收拾下,一會我和你一起回去以後住你那了。」

浴室內的神月千鶴面色複雜地咬了咬下唇,雙手抱了下肩后趕緊不斷撩水洗著身上,彷彿想要將和景添擁抱后被傳染的莫名物質全部洗掉一般。

又過了一會神月千鶴才磨磨蹭蹭地從浴室中穿好衣服走了出來。不過走路的姿勢十分彆扭,景添怪異地上下打量她兩眼后這才想了起來,如今神月千鶴下身可就只穿了一件緊身褲,裡面那件內內已經被自己『撕碎』了。

沒有繼續挑逗對方。景添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快走吧,回去后你給我聯繫一下巴西雇傭軍,通知他們來見我一面。」

神月千鶴看著走出房門的景添背影眼中怒氣一閃而過,心中發誓早晚報了今天被侮辱的仇恨。長吐口氣壓下心中的不快。神月千鶴整理好心情腳尖輕點地面整個人彷彿鬼魂般飄著跟了上去,畢竟正常邁步走路的話因為下身的緣故會另她十分彆扭。

晚上,神月千鶴心中忐忑不已地給景添安排了住處。直到告別時也沒聽到景添要求她侍寢的話后這才徹底鬆了口氣,在家中找了一些青春靚麗的美少女讓他們隨時準備最高規格地等待景添支使后這才躲回了自己的室,對靈魂寄托在八咫鏡中的姐姐一陣委屈地抱怨。

景添當然知道神月千鶴給他安排那麼多美少女的想法,無非是想讓他如果有需求就找那些下仆好了,別沒事去騷擾她神月千鶴。

對此景添也沒在意,至於那些美少女也沒功夫搭理他們,有那時間還不如回空間找自己老婆呢。

翌日上午,就在景添在八咫家的花園散步時僕人過來告知他巴西雇傭兵的人到了。

來到會客室一看,發現來人只有莉安娜一人。

「好久不見。」景添對實際上只有一天沒見的莉安娜打著招呼。

「景添先生您好1莉安娜打招呼的方式也是敬禮,軍人那一套已經深入了她的骨子裡面。

彷彿這裡是自己家般指示著僕人為莉安娜上茶,而後景添這才問道:「怎麼樣了?調查出什麼結果沒有?」

莉安娜聞言從隨身攜帶的背包中取出筆記本電腦和一個檔案袋,將檔案袋在茶几上推給景添后這才打開電腦,在景添看資料時對照著電腦解釋:「這一年以來您的委託我們只查到不多的信息,這個nests組織更深入的東西還沒接觸到,只有幾家生物製藥公司的高層我們查到他們都或多或少地有提及到nests這個詞。」

莉安娜面上閃過一絲抱歉:「這幾家公司我們調查后並沒有發現什麼疑點,其下的工作人員我們也接觸了很多但是都不知道nests組織的任何事情。」

景添沒有意外,畢竟這個組織如今的明面身份都是正經的生物科技方面的公司,大蛇一族沒出事前他們隱藏的非常好。想要找到把柄可沒那麼容易。

另外,那些97拳皇之後的各代boss也沒有明面上的身份,即使有也是假的信息,雖然在莉安娜遞過來的資料中有著很多監聽電話後記錄的人名,但就連景添也沒有辦法將這些名字和那些boss對上號。

簡單地看了一下資料上面有提到過nests這個詞的所有人詳細信息,景添想了一下放下資料對莉安娜道:「沒有關係,我估計今年過後這個組織就會開始活躍了,那就委託你們繼續調查吧,資金是否還需要我提供一些?」

莉安娜聞言搖頭道:「不用了,您去年留給我們的資金還剩下大部分沒有動用。已經足夠了。」

「好吧。」景添點了下頭,而後打量著莉安娜道:「今年你們參加拳皇大賽是否也有什麼任務呢?」

莉安娜看著景添猶豫了一下,想到自家勢力和對方不錯的關係再想到如今所在的位置后坦白道:「是的,神樂家今年同樣給了我們雇傭軍一件委託,至於委託內容恕我無法奉告。」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對疑惑的莉安娜道:「神月千鶴那女人對你們隱瞞了很多呢,咱倆如今所在的這個家族其實應該稱呼為八咫家族,是遠古流傳的三神器家族之一,而她委託給你們的任務想來也是關於三神器家族對敵勢力大蛇一族的。」

莉安娜沒有聽說過這些。而她們雇傭軍接到的任務也只是說明有人要在拳皇大賽上搞亂而讓他們調查維護罷了,因此聽了景添的話后莉安娜立即認真了起來,鄭重地問道:「景添先生可以詳細說明一下嗎?」

「一言難盡,這裡面的關係很複雜。」景添擺了擺手道:「你回去和哈迪倫報告一下就好了。他應該知道一些事情,我和你說這些只是想你對所接的任務提高一下警惕罷了。」

莉安娜見景添不說也不好再問,因此只是鄭重點頭表示明白了。

兩人繼續寒暄了兩句后莉安娜便告辭離開,畢竟她是軍人不是特工。不太會和人虛偽地交流。

莉安娜走後,就在景添坐在原地把玩著茶杯時神月千鶴走了進來,遠遠地呆在門口沒有靠近道:「你不應該泄露我們家族的秘密。畢竟三神器家族只有草薙家才是我們擺在明面的勢力,我們八咫家和八尺瓊家都一直隱藏在暗中。」

景添撇了撇嘴:「你們家在日本這裡都有這麼大影響力了還談什麼暗處。」

神月千鶴皺了下雙眉:「有影響力的是神樂家,而且自從八尺瓊家發生了變故后我們家才不得已發展明面上的勢力,否則會讓有些野心家因為無知而對我們三神器家族造成一些麻煩。」

「切,借口。」見神月千鶴還要反駁景添擺擺手:「算了算了,那些都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繼續派人出去給我找到八神庵的位置。」

「你找他做什麼?」神月千鶴眼中閃過一絲疑慮,畢竟八神庵可是封印大蛇所需的重要一員,想到那傢伙的性格和景添的性格后神月千鶴唯恐兩人見面後會打起來,萬一八神庵被景添打死可就壞了封印大蛇的大計了。

「你不要多管,去找就是了,放心我不會對他不利的。」景添看出了神月千鶴的猶豫后稍微安了一下她的心。

神月千鶴仔細地盯著景添的雙眼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后無奈點點頭轉身向外走去準備去下達命令。

這時景添的話音響起:「晚餐后我要沐浴,你過來服侍。」

神月千鶴的腳步一頓,壓下心中瞬間升騰而起的怒火后沒有回身,背對著景添咬牙切齒聲音平靜地說道:「晚上我還有事,我會安排一些姿色上佳的女僕去服侍你的。」

景添玩味地看著神月千鶴的背影繼續挑逗:「是你乖乖自己來還是讓我出手抓你來?你不怕在僕人面前丟臉的話我倒是不在意費一下事。」

「你1神月千鶴刷地一下轉過身,厲色看向景添。

看著景添那一臉你耐我何的表情,神月千鶴急速喘息了一陣后一甩衣袖。『哼』了一聲轉身快步走開。

「呵呵……哈哈……」景添忍不住笑了起來,突然發現調戲主角好有成就感的樣子。

因為今年的拳皇大賽是神月千鶴舉辦的,因此在府邸中有著世界各地預選賽的直播,景添一整天便在看直播中度過,雖然沒幾個實力過得去的但權當看電影了。

直到晚上也沒有傳來發現八神庵的消息,這不禁讓神月千鶴祈禱景添沒空洗澡的打算落空,無奈下神月千鶴只能支開了所有僕人糾結地進入了溫泉浴池,再次被景添調戲了一遍佔盡了手上的便宜。

洗完出來后神月千鶴不禁有些謝天謝地景添沒有將她破身,不知不覺就連被佔了便宜的仇恨都減弱了不少。

不過她的好心情沒有持續多久,洗完澡出來不一會便傳來下人發現八神庵落腳地的消息。氣得神月千鶴不顧在手下面前失了威嚴,將房間中能看見的所有東西一陣亂摔亂砸,更是對莫名其妙的手下一通大罵,要是早點將消息報告回來也不致於讓她再次受辱一回。

發泄夠了的神月千鶴派人將消息傳給了景添,她自己是一刻都不想再見到那張讓他仇恨的面孔了。

景添對於神月千鶴沒有親自來通知也沒在意,不時調戲一下那個女人就足夠了,太過火的話要是萬一真的走火將對方吃掉的話就要被拴上了。

畢竟雖然這兩天都是在扮壞人,但如果真的將對方的第一滴血拿下的話按景添那憐香惜玉的性子恐怕沒有辦法做到拔鳥無情,心軟下如果神月千鶴有什麼要求恐怕他不好狠心拒絕。如果被『心機婊』神月千鶴髮現這點后一定會變著法的將他支使來支使去的。

讓下人繼續盯著八神庵的蹤影,景添將人打發走後閃身回到了空間找自家老婆去了,畢竟剛才洗澡時被撩撥起的欲.火還沒消下去呢。

和三位愛人一夜荒唐,第二天早上景添再次進入了拳皇世界出現在神月千鶴給他安排的室中。

招來下人吩咐備車。坐著車直奔八神庵落腳的地方而去。

半個多小時汽車駛出了市中心來到了郊區,順著一條林間小路一直緩慢行駛,在離目的地一公里左右汽車停了下來,畢竟這些監視者也知道八神庵是什麼人。如果再接近就要被對方發現了。

景添將人打發走讓他們自己回去,漫步著向八神庵所在的地方走去。

不一會從林間走出,一片橫豎兩百來米的草場空地出現在景添面前。空地正對景添的另外一邊有一座木屋,雖然沒有煙火、周圍看著也好像好久沒有人跡的樣子,但景添已然清晰地感受到了木屋中傳來那股清冷的氣息。

前行的腳步一頓,看了看周圍後景添繼續邁步向木屋走去,很快來到了木屋門前二十來米處。

突然,木屋的房門『吱嘎』一聲被人從裡面推開,沒有燈火的房屋內一道高大的人影晃過,一條被紅色牛仔褲包裹的腿從木屋房門邁了出來,緊接著整個人衝破了陰影完全從門內走出。

紅色的牛仔褲,一條同樣紅色的皮帶怪異地綁在雙膝上,白色的修身長擺襯衫,黑色緊身西服上衣,不過上衣非常短,好像被人從肋部往下剪掉了一般。

一米八和景添差不多的身高,面容清俊削瘦帶有一些西方人稜角分明的特徵,血紅色刀削髮的長劉海將一隻眼睛擋在了後面,另一隻露出來的眼睛里目光平靜冷漠,看著景添上前幾步后停了下來:「誰,什麼事……」我《我的幻想世界》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

感謝evildoer道士、★→寂寞的風←★兩位朋友的月票支持,感謝『錒姨洗鐵路』朋友的月票和500豪爽打賞~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