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八十一章尷尬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后就找了過來,不過不知道你們住哪只好來這裡看看。」 景添此時面對剛剛唐突了的苦主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因此沒話找話地胡亂解釋著。 雅典娜心中也覺得怪異呢,暗道景添怎麼這麼閑。只為了要一個聯...

就在景添眼看就要抓到鎮元齋的頭頂時突然動作一頓,原來他通過神識觀察到原本在鎮元齋腰間的酒葫蘆已經盪了過來並且上面布滿了濃郁的氣勁,如果繼續抓下去的話酒葫蘆將會先一步將手腕打中。

當然這個攻擊對景添來說毫無威脅可言,鎮元齋這點實力還沒有辦法使景添破防。但是此時僅僅是切磋而已因此景添也就順勢而為手腕一轉改變了目標將酒葫蘆抓在了手中。

抓是抓到了可是景添一時間不知怎麼辦好了,如果把葫蘆拽過來就等於卸掉了鎮元齋的武器,下面就不好繼續切磋下去了……

就是他手上動作這麼一頓的功夫鎮元齋已然調整好身形落在了地面上,回身拽住酒葫蘆的綁繩一抖,同時手中一股力道複雜的氣勁蔓延到了酒葫蘆上,使景添只覺得手中酒葫蘆一陣滑膩『嗖』地一下從手中飛出返回了鎮元齋腰間。

「咦?」景添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驚咦,一時間忘記了動作滿腦子想的都是剛才鎮元齋的那種力道用法。

鎮元齋並不知道景添走神兒,收回酒葫蘆之後自然而然地將招式繼續了下去,身子下蹲迴轉,布滿氣勁的酒葫蘆再次扔了出去貼著地向景添雙腿打去。

景添面對攻擊不為所動,雙眼瞳孔擴散,放空地呆在了那裡,直到酒葫蘆眼看打在他腿上時鎮元齋才發現了溜號的對手,手上一抖將酒葫蘆收了回來,起身問道:「怎麼了?」

「嗯?啊,我在想你剛才那種發力方式……」景添一邊說一邊低頭看向抬起的手腕,緊接著一股氣布在了手上,肉眼可見地震動起來。

「發力方式?」鎮元齋聞言奇怪地看向景添抬在胸前的手腕。

「嗯,就是你將葫蘆從我手中抽回去時的那種勁力震動。」景添解釋了一下。

「哦~原來如此,你在意的是這個埃」鎮元齋這才明白過來景添一直所說的偷師並不是學習格鬥技巧而是運勁技巧。

鎮元齋拔開葫蘆塞喝了口酒有些為難。作為格鬥家他並不像如今世界上其他格鬥家那樣注重招式傳承反而運勁技巧才是每個格鬥家的武道精華所在,如今知道了景添的所求后一時心中有些搖擺不定。

沉默了一會,最終鎮元齋不敵景添所說的內功心法誘惑,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我的那些招式使用一遍吧,不過僅此一次你能學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嗯?哦!好的太感謝了。」景添被喚回神后一臉欣喜地道謝,畢竟拳皇世界如今能夠讓他有所收穫的只有鎮元齋和大蛇一族了,其他格鬥家如今還太稚嫩,那些格鬥技並不成熟沒有什麼學習的價值。

「那你要小心啦。」鎮元齋告誡一聲后再次擺開醉拳的架勢。

「放心不用留手,我對防禦還是有十足信心的。」景添說著微微爆發了身上的氣,一股金黃光柱升騰而起后快速收縮。在體表形成一層能量衣。

鎮元齋見到景添所爆發的氣和形成的防護衣心中十分吃驚,如今展現出的這些氣已經超過了他體內所有的氣量了,但見景添一臉輕鬆的樣子鎮元齋很難想象到對方體內的氣儲量到底有多深厚。

「好吧,來了。」鎮元齋穩定心神后不再去多想自找不自在,腳步一動快速接近了景添:「柳磷蓬萊1

一聲低喝鎮元齋渾身布滿了起勁,由上而下的一拳打在景添身上後身體躍起翻轉,全身上下所有關節都化作了武器,在空中翻轉一周落地后已經瞬間在景添身上連擊了五下。

景添並沒有腳下不動地硬抗,而是借著鎮元齋攻擊的力道向後飄退。感受到身上的起勁攻擊后雙眼亮了起來。

原來,就在鎮元齋最先那一拳時就有一股氣勁往景添體內鑽來,在武俠世界學習過穴道的景添十分清楚那股針形氣勁如果鑽進體內會造成什麼效果,而鎮元齋隨後翻轉中的那幾下攻擊同樣有一股針形氣勁向體內鑽來。就彷彿點穴一般,如果被命中絕對會造成一瞬間的僵直。

就在景添想著『這就是拳皇世界的格鬥特色么』的時候,鎮元齋有些擔心地對完全吃下他這次攻擊的景添問道:「沒有事吧後生?」

「哦,完全沒事。」景添那十分實在的話讓鎮元齋心中一陣鬱悶。即使沒事你不會客套一下么……

「算了,看在這小子不通人情世故的份兒上……」鎮元齋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將由於心神大部分放在偷師上而經常走神的景添當成了剛從山中跑出來的土包子。沒有計較他經常說話不給人留情面的事兒……

「那我繼續了,注意了後生。」鎮元齋說了一句后在景添點頭中再次出手,『迴旋空突拳』、『醉管卷翁』、『望月醉』……

待將所有招數連續地使了一個遍,鎮元齋這才雙手在腹部一收平息了一下體內翻騰的氣息,對始終被打的飄來飄去的景添道:「怎麼樣?」

一邊問鎮元齋一邊看著景添那一臉沒事兒的表情心中凄苦,自己這都沒有保留地一套下來了,看對方那樣子分明是連破防都沒有破掉。

景添可不知道鎮元齋心中的複雜心思,一邊腦海中不斷回憶著對方剛才各種招式的發力技巧一邊下意識地回答:「放心吧我一點事兒都沒有,收穫很大。」

鎮元齋又是一窒,心中不服輸的性子浮了上來:「我還有兩個絕招你要不要試試?」

「沒問題。」景添愣了一下后連連點頭,趕緊將剛才的所有收穫牢記在腦中再次準備迎接新招。

「好吧,要小心火焰了,先來個簡單的。」鎮元齋說完仰頭灌了口酒,在嘴中含了一下后體內的內息開始用一種特殊的頻率開始鼓動,一擺頭隨著『噗』地一聲突然一大股火焰從鎮元齋的嘴裡噴射了出來。

火焰並非普通的火,其中還摻雜著鎮元齋的『氣』,因此不僅具有火焰溫度高的特性還有腐蝕景添體表能量衣的效果。

景添神識觀察到這點后心中大喜,站在原地下意識地加強了能量衣的強度。認真地用神識感受鎮元齋體內氣息的運轉並同時感知著這招所有的變化。

火焰持續了大約五秒才全部散去,露出了景添那發獃的身形。

鎮元齋一看后眼角不斷抽動,畢竟他這一招『轟欄炎炮』雖然沒有用全力但你起碼給點反應好不好,就算讓人看到哪怕燒掉一片衣角也好過如今完好無損的樣子……

此時景添再次陷入了痴獃中,腦中不斷回想著鎮元齋將氣化火的方法,一邊想身體條件反射地開始模仿,一股氣在體內升騰而上來到了嗓子眼,頓時令景添感覺嘴中有股火熱的感覺,下意識地一張嘴『轟』地一聲一大團火焰從嘴裡發射了出來。

鎮元齋見此大吃一驚,不過沒有時間去想景添怎麼這麼快就學會了。雖然火焰不是向他而來的但鎮元齋也一彎腰快速向旁閃開,站定后看著景添那源源不絕從嘴中不斷噴射火焰的樣子徹底無言地搖搖頭十分感嘆地嘀咕道:「不靠酒水都可以發出如此的攻擊嗎,你體內的氣到底有多深厚礙…」

不一會景添終於停止了火焰噴射,一邊『呸呸』地吐著一邊擦著嘴角,神色怪異地嘀咕一句:「怎麼有種『眼睛忍者』的即視感呢……」

景添的嘀咕被鎮元齋聽到了但也沒說什麼,此時老頭子心中徹底服了景添這個妖孽了,一點繼續動手的念頭都提不起來。

「哎,真是老咯……」鎮元齋嘆息一聲,感慨萬千地徹底服老。

此時景添終於回過了神不在溜號。聞言連忙恭維道:「哪裡,您可不老,我可是清楚地感受到了您體內氣息的活躍。」

「哈,你小子……」鎮元齋雖然心裡仍舊有些吃味但比剛才舒服多了。看著景添放完大招后臉不紅氣不喘的樣子問道:「還繼續嗎?老頭子我可只有一招還沒用了,不過估計也沒什麼值得你借鑒的了。」

「哪裡,我可是收穫良多呢,前輩就不要保留啦。讓我再見識一番。」景添此時正領悟的不上不下的呢,想到鎮元齋的另外一個整合全身所學的大招后哪裡還能放過,趕緊放低了姿態。

「呵呵。那好吧,我最後這招叫做『轟欄招來』,你注意了。」說完,鎮元齋擺出醉拳的架勢,體內的氣快速翻騰起來布滿全身上下,頓時一股橘紅的光芒透體而出,『轟』地一聲炸響后瞬間衝到了景添身邊,雙肘雙膝,雙手雙腳不斷地擊打在景添的身上,轉了五圈后最後以一招『醉管卷翁』中段擊結束,正正轟在景添的胸口上。

『』地一聲景添的身體快速向後飛了出去,飛了十來米才雙腳落地將地面劃出兩道拖痕止住了身形。

站定後景添再次陷入發獃中,腦中仔細回味鎮元齋這個最後的大招,龍珠許願得來的超級悟性再次發力,如棉般吸收著所有技巧。

鎮元齋收招后見到景添仍舊無事的樣子徹底服氣了,搖搖頭散去了武道意志恢復到平和的氣質,一步兩晃地來到兩個徒弟身邊低聲問道:「你們倆怎麼樣?有沒有學到些什麼?」

椎拳崇大張著的嘴仍舊沒有閉上,傻獃獃地看著鎮元齋搖搖頭。而雅典娜也同樣搖頭:「只感覺師傅你們倆的招式十分行雲流水,而且出手的時機十分精妙,其他的就沒有什麼印象了,一個個精彩的畫面不斷展現后又被後面的畫面覆蓋,到最後腦中已經混亂一片什麼都記不清了。」

鎮元齋聽了雅典娜的話后老懷大慰,滿意地點頭:「很好,你能看出這些已經十分不錯,是時候教導你下一步的修行了。」

說完又轉頭看向椎拳崇,搖了下頭道:「你還需要加練,看來對你還是太放鬆了。」

就在椎拳崇苦著臉想要求情時那邊的景添終於消化完所有的收穫將體表的靈氣衣收回了體內,轉頭對鎮元齋這邊語帶興奮地說道:「多謝啦。」

「收穫多少?」鎮元齋笑呵呵地看著向這邊走來的景添問道。

景添不走神智商又回來了,沒有說所有的都學會了而是謙虛道:「您招式中那種讓人僵直的發力技巧學會了,而且還有特別的收穫。」

景添說著將右手呈爪狀托在胸前,『呼』地一聲過後一團火焰從手心中升起徐徐燃燒著。

「哦?」鎮元齋師徒三人大吃一驚,隨即鎮元齋想到了什麼后更加瞪大了雙眼看向景添:「你、你不會是……」

「是的。多謝老爺子你了。」景添一臉開心地說道:「從你最後兩個大招中學會了將氣轉化為火焰的技巧,這下我又了解了一個性質變化了。」

「真是……真是不知怎麼形容你才好了……」鎮元齋這一天的感慨幾乎比一年中感慨的次數要多了,看向景添的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畢竟他雖然兩個絕招都可以發出火焰但卻無法做到景添這樣輕鬆隨意地就將火焰凝聚出來。

鎮元齋強迫自己不再去想,否則恐怕會壞了自己的武道意志,因此轉移話題問道:「這麼說來你還會其他性質的變化了?」

「嗯。」景添坦然地舉起另外一隻手,隨即一陣『霹靂巴拉』的電光纏繞在了手上。

「1鎮元齋感慨一聲:「真不知道你到底還有多少底牌,算啦算啦,我們回去,再繼續下去不知道還要受到多少打擊。」

鎮元齋說完直接轉身向山前走去。一邊走一邊背著手不斷搖頭,那鬧脾氣的表現使還在原地的三人感到十分好笑。

跟著鎮元齋回到山前家中,景添出於禮貌在這裡吃了頓飯才告辭離開,相約明年如果還有拳皇大賽的話再次相聚。

當然期間景添拿出一本當初給龜仙人的基礎內功複印本出來交給了鎮元齋,在解釋了一些注意事項后受到了鎮元齋的一陣真誠感謝,椎拳崇在得知是什麼東西后更是對只有在小說中出現的東西十分感興趣,始終在鎮元齋身邊伸著脖子簡直快鑽進秘籍里去了。

至於超能力的事景添並沒有再提,原本還想讓雅典娜用一下瞬間移動看看能不能學會,但如果學的話就一定需要用神識將她籠罩。早前被識破時雅典娜雖然反應沒有崎由莉那麼大可是也不小,之後只要和景添說話就會滿臉通紅,因此自然不好再提及此事。

下到山下景添念頭一動返回了空間,想了一下沒有什麼遺漏后動念加速拳皇世界的時間。

很快又過了一年。拳皇大賽再次舉辦的消息傳遍了世界各地,待各國的格鬥家開始了區域預選賽時景添才將時間恢復,閃身又進入了拳皇世界。

景添進來的時候沒有注意查看直接出現在鎮元齋家的山下,上山後發現家中沒人。無奈下山問過附近的住戶后才知道鎮元齋帶著兩個徒弟已經早就離開了,因為雅典娜今年突然因為收到了一首好歌唱出了名,歌手再加上格鬥家的雙重身份一下子使她大火了起來。師徒三人幾個月前就已經去了日本居住跑行程了。

謝過告訴他消息的人後景添再次回到了空間,通過空間直接降臨到日本,在大街上隨便找了幾個年輕人讀了一下記憶,很快找到了雅典娜所在娛樂公司的名字和地址。

又費了些時間找到那個娛樂公司,神識一掃發現雅典娜正好在公司裡面正在錄音。就在神識剛剛籠罩在雅典娜身上的時候小姑娘突然停止了演唱下意識地就是一個雙手抱肩,景添見此趕緊將神識收回,苦笑一聲邁步走進了娛樂公司,用心靈之力引導了前台接待后給樓上的雅典娜發去有人找的消息。

等了一會雅典娜從電梯走了出來,見到一臉不好意思的景添后小臉刷地一下變得通紅,來到景添身邊后十分羞澀地打招呼:「你、你好……」

「你好雅典娜,剛才抱歉了……」景添苦笑著道歉。

「嗯……」雅典娜此時耳朵脖子都紅了,輕輕應了一聲后問道:「你、你找我有事嗎……」

「啊沒什麼事,只是上次忘記要你們的聯繫方式了,從你們鄰居那得知你們來到了日本后就找了過來,不過不知道你們住哪只好來這裡看看。」

景添此時面對剛剛唐突了的苦主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因此沒話找話地胡亂解釋著。

雅典娜心中也覺得怪異呢,暗道景添怎麼這麼閑。只為了要一個聯繫方式就遠渡重洋直接找了上來,不過因為實在太害羞不由轉移話題道:「師傅也經常念叨你呢,你留給我們的那個功法讓師傅實力大增,總是對我們說再見到你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

「不用不用,去年我也收穫很多,對了你剛才在忙吧,給我鎮元齋師傅的地址我去拜訪就好,你繼續忙吧。」景添可不想繼續呆在這裡尷尬了,因此打算趕緊離開。

「哦好的。」雅典娜同樣不想面對這個『看光』了自己好幾次的傢伙了,聞言連忙走到前台要了筆紙。用日文和中文將地址寫了兩遍後過來交給了景添。

待景添接過紙條后雅典娜想起了什麼道:「對了景添先生,這一屆的拳皇大賽舉辦方本來想給你一個直接進入決賽的邀請函呢,不過沒有找到你的人,最後交給了巴西雇傭軍后莉安娜姐姐又交給了我們,現在邀請函正好就在師傅那裡呢。」

景帖們給我邀請函幹嘛?」

「你去年不是打敗了盧卡爾嗎?這次的舉辦方得知了這個消息知道你實力強大,因此就發出了邀請函打算邀請你參加這次的拳皇大賽。」雅典娜說到景添實力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崇拜和羨慕。

景添聽完感覺十分怪異,不由嘀咕道:「那個神月千鶴還真能折騰,連我都不放過,不說我並不打算參加。就算參加我上哪找隊友去……」

「神月千鶴?」雅典娜聽到景添嘀咕后疑惑地問:「是舉辦方的人嗎?景添先生認識?」

「不認識。」景添搖頭:「只是知道舉辦方是她而已,是三神器一族的,鎮元齋師傅應該聽說過。」

「哦……」雅典娜不明所以地哦了一聲。

「好了,你去忙吧。」景添搖了搖手中記錄地址的紙條:「我去找他們。順便再找個落腳的地方。」

「好的,我忙完了再回去招待您。」雅典娜羞澀地低頭行了一禮道。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什麼貴客,你好好工作就是了,而且我去只是坐一會。過後還要找住處。」

「用不用我問問經紀人看看能不能幫上忙?」雅典娜說完就後悔了,本來就害羞不想和景添多呆,結果熱心腸的毛病犯了。得知景添要找房子後下意識地說出了打算幫忙的話。

「不麻煩了,我住不多久,多花點錢隨便找一個落腳的地方就好,沒準去酒店包個房間呢,你忙吧我不打攪了。」

「那好吧,我先上去了,再見。」雅典娜說完在景添揮手告別後連忙低著頭轉身跑進了電梯。

景添看著雅典娜的背影鬱悶地搖了下頭,低聲嘀咕道:「真是,弄的好尷尬……」

出了娛樂公司,景添打了個車直奔雅典娜給的地址而去,目的地離娛樂公司不遠,坐車十來分鐘便到了一個高層公寓樓下。

按動樓下的通話器,得知是他后通話器那邊的椎拳崇一陣大呼小叫,連忙打開樓門讓景添進了大樓。

剛一出電梯景添便見到一臉高興的鎮元齋和一臉好奇的椎拳崇就在電梯門口等著呢。

「又見面了老爺子,您更精神了埃椎拳崇也不錯。」景添愣了一下后笑著打招呼。

「哈哈哈哈……」鎮元齋未說先笑,一陣大笑后親熱地抓住了景添手臂:「都是托你的福,托你的福啊,走走,快進屋。」

景添對椎拳崇笑著點了下頭,跟著鎮元齋進了屋子……未完待續……

ps: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訂閱~~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感謝緋兒的滿分評價票~

感謝錒姨洗鐵路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感謝gy宇朋友的月票!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