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九章人情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椎拳崇的鎮元齋道:「老爺子用我出手嗎?」 刷地一下包括盧卡爾在內,場中所有還能站著的格鬥家全部將視線投在了景添身上,他身邊的雅典娜更是吃驚地雙手捂嘴,十分可愛地瞪大了雙眼。 鎮元齋拽著...

「天國之門……」

「天國之門?切……」

不同於景添的驚奇,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道不屑的女聲。

景添之所以驚奇完全是因為拳皇95的時候盧卡爾根本就不會這一招,這招最早是在98年的時候才會出現,因此才發出一聲驚疑。不過耳力非常好的他在聽到遠處傳來的女聲后立即轉頭看去,見到一個建築拐角正抱著肩靠在牆邊的麥卓和薇思后這才恍然,畢竟盧卡爾這招在人家正宗八傑集面前就有些顯得班門弄斧了。

果然,那邊麥卓和薇思兩人再次傳來了一句『不倫不類』的評價后直接轉身離開了甲板不知用什麼方式離開了這裡。

此時,甲板上還能站立的便只剩下因為慢了一步沒有被攻擊籠罩進去的麗安娜、犯了錯的大門五郎、傻眼的椎拳崇和在他身邊保護的鎮元齋,至於韓國隊三人更是嚇傻了,就連金家藩都停止了上前的腳步反而後跳回兩個徒弟中間去了,當然,還要算上一個站在景添身邊一臉吃驚的雅典娜。

此時在盧卡爾擊潰雇傭軍隊的一眾男人後場面一時安靜下來,盧卡爾是因為剛剛放出了一個沒有掌握的大招,雖然意外用了出來但對身體的負荷十分巨大,而且將天國神族的特有能量釋放了大半后意識有些清醒不再那麼瘋狂,因此一邊回氣一邊有些迷茫地思考現狀。

而其他人則是有些擔心,畢竟剛剛見到了東丈那因為一句呼喊便被當成了目標的倒霉下場,因此眾人都沒有做出任何會引起盧卡爾反應的舉動,即使不懼對方的鎮元齋也因為有椎拳崇這個拖累在而沒有挑撥盧卡爾。

在遠處觀看的景添此時心中有些疑惑了,一來如果按照劇情的話盧卡爾此時應該因為控制不住體內的瘋狂之血快要自爆了才對,但在他神識觀察下對方體內雖然能量有些衝突但離自爆還差遠了。二來盧卡爾也不應該這麼早就可以使用出山寨版的『天國之門』這招。

景添卻不知,造成著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他的神識。

盧卡爾本來按劇情的話在打敗眾位格鬥家后的確會自爆,可惜剛才好死不死地被景添用神識籠罩住了。這個世界上的格鬥家靈識又特別靈敏,在感覺到那股生死危機的威脅后盧卡爾發爆發出了體內大部分潛力,一時間將瘋狂之血產生的那些衝突能量給壓制住了。

至於山寨的『天國之門』也是因此而來,瘋狂的盧卡爾在放出大招將崎琢磨四人解決后立即感到體內舒服了很多,雖然沒有意識但做為頂尖格鬥家的本能也是十分靈敏,立即抓住了這種感覺並借著二階堂紅丸的身體將那股屬於大蛇一族的能量給釋放了出去,再加上基因血統的特性,放出的能量大招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天國之門』這招的效果。

所以說,盧卡爾的一切變化都是由正在那邊糊塗著的景添引出來的。

此時場面安靜了一會,其他人有些不敢做出什麼舉動但景添不可不怕。想不明白就不想,轉頭直接對遠處護著徒弟椎拳崇的鎮元齋道:「老爺子用我出手嗎?」

刷地一下包括盧卡爾在內,場中所有還能站著的格鬥家全部將視線投在了景添身上,他身邊的雅典娜更是吃驚地雙手捂嘴,十分可愛地瞪大了雙眼。

鎮元齋拽著酒葫蘆的繩子晃悠著想了一下,最終一攤掌將酒葫蘆接住,笑著對景添說了一聲『好』后拔開葫蘆塞十分閒情逸緻地喝了一口。

「哼1隨著鎮元齋的動作盧卡爾發出一聲冷哼,體內大蛇一族的力量消耗過多不再那麼瘋狂之後也能聽明白話了,冷哼後站直了身體將目標放在了景添身上。身前地面昏倒在一起的四名格鬥家將盧卡爾襯托得威風凜凜。

景添面對盧卡爾的不屑只是嘴角翹了一下,一手插兜一手在胸前一托,隨著黃白色的光芒亮起景添手心中快速躥出一個個人頭大小的能量球,也不消散也不移動地在景添身前並成一排懸浮著。

這一手一用出便震驚了場中所有人。特別是有能量波招式的雅典娜,她雖然也能勉強做到始終維持超能力球漂浮在身前不消散,但那也只能是一個,並且還要將全部心神集中才可以。但如今景添一副輕鬆自如的樣子隨手扔出了九團能量球漂浮在身前。立即將雅典娜打擊到了。

景添這次凝聚出的能量球不再是空架子了,當然也沒有龍珠世界氣功炮那樣的程度,只是他借照了剛才眾位格鬥家的能量波的強度隨手施為出來的。每一團的強度都僅僅比剛才king那發被盧卡爾打飛的氣功波稍稍強一絲而已。

遠處的盧卡爾見到景添身前那一排能量球也是吃驚不小,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麼不直接攻擊但他也不想只能被動防禦,因此直接搶先出手,右手呈爪虛虛一握,手臂一甩掌中出現一團青藍色的能量波瞬間扔向了景添,打算將那九團能量球先泯滅一顆再說,當然如果能引發爆炸和連鎖爆炸就更好了。

面對來襲的氣功波景添剛要控制一發能量球去迎擊,不過動作一頓又打消了這個想法,眉角一挑后直直伸出了手臂一面黃白色的能量盾在掌前浮現出來,很快,盧卡爾的氣功波和景添的能量盾撞在一起,隨著氣功波縮小到一半時突然原路反射而回,不過剛剛離開能量盾不到一米便爆開消散了,顯然景添仍舊沒有掌握能量盾這招的用法。

遠處的盧卡爾見到能量盾后楞了一下,不過見到沒有反射成功后眼中閃過一絲不屑,雙手不由自主地虛抓了幾下,想要用能量盾這招嘲諷一下景添的想法不由自主地浮現在腦海之中。

景添本來就打算用剛才的舉動刺激一下盧卡爾,好讓自己的能量球攻擊時盧卡爾會用出能量盾而不是躲閃,畢竟他放出神識打算偷學后對方還一直沒有用過那招呢。

盧卡爾眼中的那絲不屑被景添清晰地發現了,心中欣喜地暗道一聲『成了』后心神一動,身前一顆能量球立即向盧卡爾衝去。

果然,面對攻擊盧卡爾一點躲閃的念頭都沒有。悠悠地舉起手臂一面青藍色的能量盾在掌前浮現出來,直接迎上了景添發出的那團能量球。

景添在盧卡爾終於用出能量盾這招后雙眼一亮,立即用神識將那面能量盾給掃描個清清楚楚。面對被反射回來的能量球景添再次伸出手,模仿著盧卡爾再次凝聚出一面盾牌。

『嗡』地一聲,這次被景添反射出去的能量球沒有縮小太多,雖然仍舊泯滅掉了很多能量使能量球的威力減弱不少但總算沒再像剛才那樣消散,一個折射斜斜地飛上了空中。

「呵……」景添開心地一笑,雖然不算完全成功但效果也達到了心中的預期,盧卡爾的能量使用方式已經被牢牢地記在了心裡,只要再多加練習幾次就可以解決掉能量盾反射方向問題和對能量的泯滅問題了。

達到了目的景添已經心滿意足。看了眼身前還剩下的八顆能量球後轉頭對身邊的雅典娜道:「注意了,仔細觀察他的運用方式。」

一邊說景添一邊再次發射出一顆能量球向盧卡爾撞去,而旁邊的雅典娜也心有靈犀般地聽懂了景添的提醒,趕緊將注意力集中在盧卡爾的身上,打算認真觀察對方的能量盾。

盧卡爾並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被偷師呢,因此面對來襲的能量球立即再次用能量盾將其反射回去。

不過景添已經學會了招式后懶得過多糾纏了,用體內的氣一個引導,那被反射回來的能量球突然又轉了個方向,在其他人驚訝、盧卡爾吃驚中再次向他衝去。

不得已盧卡爾只好將手上還沒散去的能量再次凝聚。用能量那顆莫名其妙又拐回來的能量球。

反射,拐彎兒回來,再反射,再拐彎兒回來。直到來回被反射了五次后那團被景添控制的能量球才因為消耗的問題維持不住形體爆發開來,不過因為威力不足的緣故並沒有給盧卡爾造成傷害。

不待盧卡爾喘口氣,景添身前又有一顆能量球飛了出去,盧卡爾只好憋悶地再次舉盾迎上。讓在遠處原本看傻了的眾人感到十分好笑。

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分鐘,終於景添身前的最後一顆能量球在和盧卡爾的能量盾碰撞幾次后消散不見,這輪挑逗式的攻擊終於告一段落。

「怎麼樣?看清楚了嗎?」景添好像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地轉頭對身邊的雅典娜問道。

「看清楚了。我已經有了成熟的想法,謝謝你1雅典娜重重點頭,十分欣喜地回答。

「那就好。」景添笑著回了一句,這才轉頭看向因為消耗太多在那胸口一直大幅度起伏的盧卡爾。

「呼……呼……」盧卡爾死死地盯著景添,被一直逗弄的憋悶再加上剛才一直維持的能量盾將體內屬於自己的能量消耗很多,此時體內再次有些壓制不住大蛇一族的能量。雙眼漸漸變紅,挺直的上身漸漸彎了下來,明顯又要陷入瘋狂。

景添如今已經得到了想要的,並且也讓雅典娜通過一直的觀察心中有了完整的腹案,想來不久就可以完善她那招反射能量波的招式了。因此,景添這次不再拖延直接邁步向盧卡爾走去。

觀戰的眾人見此立即集中了精神打算觀看一下景添的近戰,畢竟剛才那種對能量球的操控方式就已經讓他們十分吃驚了。

盧卡爾不斷喘息意識也不斷地消失,終於,在景添距離他還有不到十米時盧卡爾突然一聲低吼,彎腰拖著一道殘影向景添衝去,來到近前手臂猛地揮舞著一爪抓向景添頭顱。

景添面對橫掃過來的爪擊微微後仰閃過,同時抬起一條腿用腳尖直接踢在了盧卡爾的腋窩處。

盧卡爾那已經再次變得瘋狂的面孔不自覺地扭曲了一下,被踢中腋窩的肩膀往後一縮,抬腳劃出一道紅色光刃向景添繼續踢去。

面對由下而上的腳刃,景添腳下一錯,身體轉了一圈后直接閃避了過去並同時和盧卡爾拉近了距離。

背過身時便抬起了手,而轉完一周正面面對盧卡爾時兩手已經一前一後擺出了醉拳中捏杯的架勢,前手『』地一聲掄在了盧卡爾的臉上。

「這是我的招1遠處觀戰的鎮元齋一愣。又驚又喜地嘀咕了一聲。

盧卡爾踢起的腳還沒升到頭頂便被景添打了個趔趄,再加上單腿站立平衡沒有維持住,不由向旁邊栽倒。

看著盧卡爾側身露出的空門景添嘴角一翹,腳下一動支肘而上,斜上一肘將盧卡爾撞得雙腳離地,緊接一膝撞使他再次升高,最後又是迴旋一腳直接將盧卡爾徹底踢上了空中。

「我!我的招1鎮元齋扇崇傻眼地抓住了自家的師傅,目瞪口呆地喊了出來。

景添攻擊不停,見到盧卡爾被打飛上了空中立即上前一步來到他的身下,雙腿微蹲后突然直直跳起。並且手臂也由下而上地劃出,凝聚在手中的花架子『氣』直接劃出了一道直上直下的黃白線條。

「我的『精神劍』1雅典娜雙手捂嘴嬌呼一聲。

『嗤』地一聲,雖然景添手中凝聚的『氣』根本沒有多少但也在划中盧卡爾後將他劃出一道刀割般的傷口,一股冒著熱氣的黑紅血液突然噴洒出來。

此時景添已經升到了盧卡爾頭頂,見到那些血液后不由皺了下眉,不想被沾到身上的他雙手向下一推,一面一米多直徑的能量盾突然出現,不僅擋住了飄灑的血液,同時還直接按在了盧卡爾的身上將他『』地一聲彷彿反彈氣功波般直接彈飛了出去。

又是『』地一聲盧卡爾砸在了甲板上使甲板一震。嘴中不由自主發出一聲悶哼。

直到景添已經輕飄飄地落下來后盧卡爾也沒有起身,不過卻躺在甲板上不時地渾身劇烈抽搐,嘴中也不斷地嘶喊著。

景添皺眉用神識一掃,這才發現盧卡爾體內的兩種能量已經開始劇烈衝突了。盧卡爾的皮膚下也不時地鼓起一個小包,這明顯是要自爆的節奏。

景添楞了一下后沒功夫繼續耍帥了,立即放出了念力抓住盧卡爾的雙腿,念頭一動將他直接向遠方海中扔了出去。

盧卡爾毫無反抗地飛出了甲板。又繼續飛行了有一公里遠這才砸進了海中,被海面一撞后盧卡爾徹底控制不住體內衝突的兩股能量,身上突然爆開了好幾個窟窿。青色和灰色的能量爆發開來形成一個範圍有十多米的能量球將他包裹了進去,而後能量球又爆發形成一股近百米的風暴,早已失去意識的盧卡爾也在其中漸漸沉入了海底。

甲板上的眾人目送盧卡爾飛遠脫離了視線后這才想起了景添,不由怪異地看了過去,畢竟這扔的也太遠了點而且還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扔出去的,除了鎮元齋能想到是超能力外金家藩隊的三人和大門五郎都有些蒙,就連麗安娜都有些不敢置信。

想想就知道了,如果和景添對戰的話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就被扔了出去……好吧那畫面想想就算了,真發生那樣的事這群格鬥家可沒臉活了。

因此,除了鎮元齋和雅典娜外,就連椎拳崇看著景添的目光都十分糾結……

『消滅』了幕後黑手總算使眾人鬆了口氣,始終躲在遠處的那些雇傭兵們也快步跑了過來開始給眾位格鬥家救治,雅典娜也配合著醫療人員用超能力給眾人治療,一時間甲板上大呼小叫不斷。

鎮元齋這時支走椎拳崇去幫忙後來到了無所事事的景添身邊,神色複雜地看了景添兩眼后無奈搖搖頭:「真是老咯,本來還想和你切磋兩手的,沒想到你已經超越了我太多了。」

景添無語,只好安慰道:「我只是體內的氣修行的不錯而已,沒見我只會現學現賣嘛……」

聽了景添違心的話鎮元齋『呵呵』一笑:「行了,你實力怎麼樣大家都有目共睹,就算你現學的都已經比招式原主人厲害了,無論攻擊的時機把握和對招式的理解都十分完美。」

說道這裡鎮元齋看了一下遠處昏迷著的一眾武道家:「可惜他們沒有看見,否則也會讓他們更加有動力繼續將武道用心發揚下去。」

鎮元齋看了看站在遠處的金家藩隊三人,嘆了口氣低聲道:「真是,給他們全程觀看有些可惜了……」

景添同樣轉頭看了一眼。回頭后說道:「金家藩應該能有所收穫吧?」

鎮元齋微微點頭而後又搖搖頭:「收穫是一定有的,今天在場所有人都會在盧卡爾身上有所收穫,但大部分人的格局都太小了,就像金家藩他們三個一樣,始終將目光局限在了那一畝三分地兒上……」

這時,安排完任務的麗安娜來到了兩人身邊,有些好奇地看了景添一眼后敬了一個禮道:「多謝你出手相助!我們欠你一次1

「呃……」景添一愣,隨即搖頭道:「沒什麼的,不用在意。」

「不1麗安娜反駁道:「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恐怕在場所有人都無法逃脫毒手,所以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我們巴西雇傭軍這次欠你一個情,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儘管來找我們1

見景添還要開口鎮元齋突然插話進來:「小姑娘說的對,我們的確欠你一個情,你就認下好了否則對我們格鬥家來說這是心中的一個坎,會對實力的提升造成一個障礙。」

景添一愣,認真地看了看鎮元齋發現沒有玩笑的意思后這才點點頭算人應承下來。

鎮元齋見景添答應后立馬嚴肅的表情不見又開始不正經起來:「既然我也欠你情的話這麼辦好了,你看我徒弟雅典娜怎麼樣?我給你撮合一下就算還你人情了。」

景添聞言目瞪口呆,怪異地說道:「我說老爺子,有你這麼賣徒弟的嘛。」

「哪裡賣徒弟了。這不是看你實力不錯你們正好很配么,再說就看在你和我一樣愛酒這點來說你的人品應該也不錯,所以我也放心將那丫頭交給你。」

景添這次觀察到鎮元齋的神色發現是玩笑后不由翻了個白眼兒:「得了吧老爺子,等會我就和雅典娜說你把她賣了的事兒。」

「呵呵呵呵……」鎮元齋一陣尷尬的乾笑。這要真讓徒弟知道自己為老不尊的話以後還怎麼教徒弟了,因此識趣地不再繼續話題。

麗安娜始終在旁大大方方地仔細觀察景添,待兩人說完后才將手中始終攥著的一張卡片遞給景添,指著上面的手寫數字道:「這是我們的聯繫方式。以後無論何時你都可以打給我們1

景添看了眼電話號碼,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推脫了,這樣吧。還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幫助。」

「請說1麗安娜腰桿一挺集中了精神。

「嗯……是這樣的,算是一個大型任務吧,我需要你們幫我調查一個組織。」景添剛要繼續說卻見麗安娜抬起手制止,不由停了下來。

麗安娜回身對遠處一名雇有手,很快那個背著一個大包的雇傭軍士兵跑了過來對麗安娜敬了一個禮。

麗安娜回禮后將對方背著的包接過來,打發走了之後從包內取出一台筆記本電腦,打開后這才對景添說道:「可以了,請你繼續說吧,我們有很多世界上隱秘組織的資料,或許現在就可以完成你的委託。」

「真是雷厲風行礙…」景添誇讚一句后說道:「那個組織的名字叫做nests組織。」

麗安娜聞言問過拼寫方式后在筆記本電腦中輸入了資料,按下回車后屏幕上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信息文檔出現。

麗安娜點開后秀美皺了起來,抬頭對景添道:「抱歉,我們沒有這個組織的資料,有關信息也是在一次任務中監聽電話時有聽到過這個名稱而已……」未完待續……

ps:求保底月票,求推薦票~~~~~~

感謝8-11、哥並非一般人、尋禪、★→寂寞的風←★darkrad朋友們的月票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特別感謝忠實讀者小喵同學的1888打賞和兩張月票,我愛死你們了~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