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六章陷阱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身上試一下看看到底這個世界的格鬥對自己有沒有幫助,因此在鎮元齋話落後頓了一下回答道:「實力不怎麼樣,對招式的理解太死板了。」 「哦?」鎮元齋十分意外,本來還以為景添會繼續隱瞞呢,沒想到直接說出...

隨著裁判一聲readygo!擂台上的比利和大門五郎開始小心地接近試探起來。

要說八神庵隊伍中的比利和如月影二實力真的不怎麼樣,能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一個是靠了手中的長棍武器的便利,另外一個忍者則是靠著攻擊方式多種多樣才能和一眾格鬥家相較一番。

兩人的實力也因為如此才提升緩慢,比利作為黑幫頭子的死忠在將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幫會上,而如月影二也同樣不是什麼好人,平時做著收錢殺人的勾當沒有多少心思修行,就算修行也因為雜而不精實力始終提升不上去,在將來徹底淪為了打醬油的存在。

如今是第二次拳皇大賽,如果說去年的時候比利和如月影二的實力還和眾位格鬥家相距不遠的話那麼今年兩人已經被眾人拉開了距離,即使靠著長棍和花樣繁多的招式也始終無法奈何大門五郎和二階堂紅丸。

場上的戰鬥雖然彷彿拉鋸一般但仍舊不久便分出了勝負,大門五郎在頂著棍棒攻擊將比利摔下場后又繼續和如月影二打了大半場,如果不是最後體內實在沒有氣了恐怕就要成功一挑二了。

但即使如此大門五郎仍舊靠著肉體抗擊打的能力和對方糾纏了半天,最後還是如月影二見實在沒辦法放出了大招,一道半圓形紅色斬擊發出,被場下知道隊友無法抵擋的二階堂紅丸跳上擂台擋下后如月影二才贏了一場勝利。

比賽繼續,體內的氣因為和大門五郎糾纏已經所剩無幾的如月影二被二階堂紅丸兩個踢擊外加一個雷光拳輕易地電倒在地,渾身焦黑地宣告認輸后終於輪到了八神庵上常

要說三神器一族的確具有一些先天優勢,因為血統的緣故從小便被體內的火焰燒鍛著肉體,如今肉體強度幾乎趕得上專門鍛煉肉體的格鬥家了。八神庵上場後為了等下和勁敵草薙京對戰因此並沒有過多使用體內能量,靠著八神家族的祖傳格鬥技能和二階堂紅丸糾纏了一會再次用葵花三式將對方打倒在地,緊接著一個外式斧轟陰死神、也就是下壓重腿直接踢在了二階堂紅丸的脖子上將對方踢昏了過去。

終於來到了決賽的最後一場,兩個被命運糾纏的對手將要進行第一次正式對戰,而景添也暫時將注意力從手中美酒上轉移,在不用神識的前提下打算仔細靠肉眼觀察一下兩人。

隨著裁判高聲宣布比賽開始,擂台上的兩人根本沒有試探的舉動,動作不同但招式效果一樣,同時或勾手或壓手,一黃一紫兩道火焰分別被兩人扔了出來在地上蔓延著向對方快速衝去,最終兩道火焰撞在一起相互泯滅。

景添可以明確地感知到兩股火焰的不同,八神庵發出的火焰非常凝聚,在碰到障礙物后才爆發開來。而草薙京的火焰發出后則給人一種隨時都要爆開的感覺,如果不是草薙京繼續控制著恐怕火焰剛一脫離手臂便爆開消散了。

察覺到這一點後景添雙眼閃過一道沉思的光芒,恐怕就是因為這種火焰性質的不同才導致將來草薙京再也沒有用過這種火焰波了,都是將火焰凝聚在手中配合著格鬥招式使用,畢竟繼續用這種方式的話還要費神控制扔出去的火焰,在和高手對戰的時候不僅分散了注意力而且效果還不怎麼樣,太容易被對方躲閃后反擊壓制了。

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在擂台上已經近身交戰在一起的兩人身上,看了一會後景添失望地撇了撇嘴,身子后靠在座椅中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沒辦法,場上兩人的攻擊還是太稚嫩,只會檔住或閃過攻擊後用家傳格鬥招式死板地反擊回去,好像除了那種固定招式后連普通對拆攻擊都不會似的,打鬥雖然看著效果十分華麗但讓景添看得十分無趣。

景添的這種不屑被身邊始終關注著他的鎮元齋發現了,頓時眼光一亮暗道果然不簡單,舉起酒葫蘆喝了一小口后心中暗暗計較著什麼。

景添感到無趣后將心思又放在了鎮元齋的酒葫蘆身上,動作更加頻繁地一臉討好的表情要酒喝,鎮元齋又好笑又無奈,只好同樣頻頻給景添倒上一小口,很快本來就所剩不多的酒被兩人完全喝光。

鎮元齋晃了晃空蕩蕩的酒葫蘆暗道一聲虧了,這下子比賽完后回家路上這一段時間恐怕沒機會解饞癮了,想了想扔出酒葫蘆從周圍茶几上勾了幾瓶紅酒回來,重新將酒葫蘆灌滿,一來可以靠這些紅酒勉強解饞,二來也給酒葫蘆這個『武器』再次加點重量。

場上對戰還在繼續,黃紫火焰相繼不斷爆發,兩道身影不斷糾纏,但是景添已經不去關心那些了,無趣地癱坐在靠椅中有些無聊。

灌完酒的鎮元齋見此笑呵呵地問道:「怎麼?看不下去了?是看不懂還是覺得他們實力不行?」

面對鎮元齋的再次語言試探景添想了下后索性坦白,畢竟過後打算在對方身上試一下看看到底這個世界的格鬥對自己有沒有幫助,因此在鎮元齋話落後頓了一下回答道:「實力不怎麼樣,對招式的理解太死板了。」

「哦?」鎮元齋十分意外,本來還以為景添會繼續隱瞞呢,沒想到直接說出了心中評價。心中對景添的坦白感到快慰的同時嘴上問道:「這麼說你的實力比他們要高了?怎麼不繼續隱瞞下去了?」

「沒必要的老爺子。」景添看著場上雙雙出拳雙雙中招後繼續硬抗在一起的八神庵和草薙京,轉頭再次掃了眼被鎮元齋抱在懷裡的酒葫蘆說道:「我對他們又沒有什麼惡意,對眾人隱瞞只是不想和他們有什麼交集罷了。」

「呵呵……」鎮元齋拔開葫蘆塞喝了口酒,但感覺到口感不對后神色一僵,無奈將酒咽了下去后說道:「那你昨天提醒讓眾人小心到底知道些什麼可以和我說說嗎?」

「礙…盧卡爾。」景添有氣無力地說道:「那傢伙沒死,被大蛇一族給救了並得到了瘋狂之血,過後要找草薙京報仇而已。」

「大蛇一族?」鎮元齋突然坐直了身子,畢竟作為老一輩的武道家知道的比較多,因此聽了這個名字后立即嚴肅起來:「你是說……你確定嗎?你怎麼知道的?難道……」

景添轉頭看了眼欲言又止的鎮元齋,好笑地微微搖頭道:「老爺子有什麼話直接問就是了,不用顧慮那麼多。」

鎮元齋仔細觀察了一下景添的表情,這才『呵呵』一笑,重新將身體無力地靠在座椅中道:「哎呀,人老了就比較容易糊塗,讓小子看笑話了。」

頓了一下鎮元齋索性如景添所說的那樣直接問道:「你所說的大蛇一族就是和三神器家族對立的那個吧?」

見景添點頭鎮元齋道:「你是屬於哪一方的?」

「哪一方都不是,我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景添搖頭。

鎮元齋思考了一瞬點頭相信了景添的話,繼續問道:「你說的那個瘋狂之血是什麼?」

景添聞言一邊整理著語言一邊從空間中憑空取出一瓶龍珠世界的酒,雖然趕不上鎮元齋那個配方的藥酒口感好但也勉強還算過的去了。

拿出酒後在鎮元齋一愣中倒了一杯,而後解釋道:「瘋狂之血是有著大蛇意志的特殊血統,對於信仰大蛇的狂信徒來說可以提升實力,而對於非大蛇一族來說雖然同樣可以提升實力但因為血液裡面的意志緣故會讓人變得十分瘋狂,因此才稱為瘋狂之血。」

鎮元齋自從景添憑空拿出一瓶酒後就將注意力分了一半在上面,此時一邊聽著解說一邊直勾勾地盯著景添手中的酒,從剛才景添那專業老饕的表現就知道如果這個酒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是不會被拿出來的,因此鎮元齋此時就像剛才的景添一般,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景添沒有聽到鎮元齋的再次提問有些疑惑地轉頭看去,待見到對方的目光后嘴角一彎將酒瓶遞了過去,繼續說道:「盧卡爾得到了瘋狂之血,雖然靠著強大的意志挺了下來沒有太過瘋狂但心理也十分扭曲了,對於那些想要奪他家產的人不像以前那樣按規矩用商業手段應對,而是大部分直接出手滅殺,這才被國際刑警盯上。」

見鎮元齋直接對瓶吹了口酒後仔細回味,景添鬱悶地只好再次從空間中拿出一瓶,繼續說道:「平息了家產的事情之後盧卡爾如今便只有三個執念,一是提升實力,二是向去年打敗他的草薙京報仇,三是在得到血液時被大蛇一族給侮辱了同樣打算報仇,除了這三點執念外盧卡爾已經再也沒有其他心思,所以過會兒決賽結束后便會出手了。」

「哦~」鎮元齋聽完述說后恍然地點了下頭,隨即心思便不再放在那個事情上面,畢竟任他們弄出什麼樣的亂子都和他無關,說來說去都是三神器家族和大蛇一族的事情,這樣的事往年來沒少發生他已經習慣了。

放下心后鎮元齋將注意力集中在酒上,再次仔細品了一口後有些猶豫地說道:「奇怪,這個酒無論從材料上還有釀造上都沒有什麼特色,怎麼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呢?」

景添對這方面沒什麼了解,想了想可能是因為龍珠世界那充裕的天地靈氣的原因吧。鎮元齋的酒雖然材料普通但泡酒的藥材可以稱得上是靈藥了,並且通過特殊方式將靈氣保留在酒水之中,讓人喝下之後才會爆發出來,達到提升口感和提高體內靈氣的效果。

而龍珠世界的酒無法將靈氣留住,口感自然差了幾個檔次,但釀酒的材料因為先天便高級的緣故才使得成品酒中有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像同樣一道菜被兩個廚師做出來,一個廚師比較專業用低檔食材配合本領做出一道上好佳肴,而另外一個勉強會做的廚師則僅僅依靠高級食材將味道硬湊出來一般。

景添和鎮元齋兩人旁若無人地在那裡天南地北地聊著,一會說一些國內的見聞一會討論道美酒美食上去,或者說著說著繼續歪樓不知歪道什麼方面上去了,有時也就著場上的格鬥探討一些武道方面的話題。

兩人的樣子被遠處沒有將心思放在比賽而將注意力放在任務身上的巴西傭兵隊給看在了眼裡,哈迪倫想了一下最終沒有過來打擾,繼續目光不斷在周圍掃視著,並將兩名手下派了出去調查一些情況。

又過了一會,景添和鎮元齋聊著聊著同時說了一嘴:「八神庵要輸。」

說完后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呵呵』笑了起來,鎮元齋感嘆道:「咱們國家還有你這樣有出息的格鬥家真是太好了,怎麼樣?回去的時候和我一起,咱倆交流一下?」

「沒問題。」景添欣喜地點頭答應下來。

鎮元齋見此也十分高興,畢竟現如今世界上除了大蛇一族外還真沒有人能和他對兩手了,就連三神器家族的實力也不夠看,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可以讓他交流進步的存在心中怎能不高興,雖然人老了相爭的心思也淡了,但做為武道家想要進步的念頭可是從來沒有被放下過。

這時,擂台上突然傳來一聲大喝:「大蛇稚1

隨著草薙京將絕招用了出來,八神庵頂著火焰同樣用出了絕招,可惜八神的絕招屬於近身攻擊,最終不敵被壓縮外放的草薙之火被衝擊出了擂台。

「耶1擂台上氣喘吁吁的草薙京見裁判宣告自己勝利后忍不住大聲歡呼,畢竟作為年輕人對於世界拳皇這個拉風的頭銜還是非常在乎的,此時站在台上大笑接受著兩名隊友的祝賀。

台下的八神庵起身後臉色不好地『切』了一聲,雖然自己還能再戰實力也不一定比草薙京弱,但無論因為什麼規則的緣故輸了就是輸了,八神庵的驕傲不准他繼續糾纏下去。

狠狠地盯著擂台上十分騷包的草薙京看了一眼,八神庵二話不說雙手插兜轉身向賽場外面走去,連和隊友招呼都沒打一聲直接讓工作人員安排他離開航空母艦。

比賽徹底結束,一眾格鬥家雖然心中不甘但也紛紛客氣地恭喜一番,並留下來等待過會兒的頒獎儀式。

鎮元齋在賽后同樣上去恭賀了一句,而後留在格鬥家人群中和周圍眾人寒暄著,只有景添仍舊沒有動地方,靠坐在椅子中一邊品著小酒一邊看著熱鬧。

崎由莉發現了這邊的景添,好幾次想要過來都被隊友和已經知道她犯花痴的父親、哥哥給攔了下來,畢竟在他們看來景添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並且還是他們敵對的公司旗下一員,當然不想崎由莉和景添過多接觸。

鎮元齋發現這一點后十分無良地『呵呵』直樂,不斷鼓動自己的兩個徒弟去陪景添一會。最終因為雅典娜要和幾個女性格鬥家朋友寒暄,而椎拳崇不想被調戲死活不幹,鎮元齋只好打消了讓兩位徒弟去和景添套近乎的念頭,反正已經商量好了過會一起走,以後讓兩位徒弟和景添拉關係的機會還多的是呢。

舉辦方準備了一陣,這才派人叫眾位格鬥家換個地方進行頒獎儀式。雖然眾位格鬥家都不在乎但看在大賽的面子上都跟了過去,當然其中還有戒備幕後黑手的原因在裡面。

離開時鎮元齋回身對景添不斷招手,景添無奈只好起身跟了上去。

眾位格鬥家對鎮元齋的舉動十分不解,面對詢問鎮元齋只是樂呵呵地說道:「沒關係沒關係,比較談得來的忘年交。」

眾人見此不再說什麼,待景添走過來后都對他點點頭勉強算是打招呼。

崎由莉再次被家人和隊友強硬地拽走,而雅典娜和椎拳崇這次躲不過去了,一直在旁糾結著稱呼和輩分的問題,最終決定各交各的。

眾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穿過幾道走廊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巨大房間內,景添剛一進入房間嘴角便翹了一下,原來他發現這個房間周圍的牆壁都是被金屬特別加厚過的,明顯這是打算要在這裡動手了。

果然,就在司儀拉著被蒙在鼓裡在那驕傲自得的草薙京稱讚時,突然房間棚頂突然冒出一陣陣白色煙霧,一股刺鼻的氣味很快充斥了整個房間。

發現不對的眾位格鬥家連忙打算離開這裡,但身後的房門早已不知什麼時候被緊緊關了起來。

屏著呼吸眾人開始徒勞地攻擊周圍加厚的金屬牆壁,不得不說盧卡爾準備的十分充足,房頂還在不斷噴出的氣體並非只要屏住呼吸便可以應對的,而是即使沾到皮膚也會達到效果的那種。

眾位格鬥家很快便全部軟到在地相繼昏迷了過去,在場只有三個人還清醒著。草薙京因為體內的草剃之火的緣故成功抵擋了從皮膚鑽入的催眠氣體,不過因為屏息時間太長也有些忍不住了,鎮元齋本來修行的就是內家拳,發現不對后也將內息運轉起來,不僅通過內呼吸解決了呼吸問題,更是將催眠氣體抵擋在皮膚之外。最後一人便是無聊地靠在牆壁上的景添了。

隨著房間內白色煙霧慢慢變濃,景添對鎮元齋道:「要幫忙嗎?」

鎮元齋原本還對景添有些懷疑的,但聽了詢問后再次放下心,瞬間想了一下后搖搖頭,指了指已經昏倒在地的兩名徒弟,而後雙手托起兩人來到景添身邊放好,自己則同樣靠坐在牆壁上打算來個以不變應萬變。

過了幾分鐘,草薙京終於忍不住開口呼吸,雖然體內的草薙之火仍舊起著凈化催眠氣體的作用但同樣還有一部分凈化不及,被草薙京吸入肺中,頓時整個人也變得頭暈目眩起來。

又堅持了一會,就在草薙京快要堅持不住時房門再次無聲無息打開,兩道婀娜的身影走了進來。

「麥卓和薇思……」景添心中嘀咕一句,同時看到身邊的鎮元齋腦袋一歪閉上了雙眼裝昏了過去。

心中暗暗一笑,景添同樣微眯著雙眼裝昏。

進來的兩人的確是大蛇一族八傑集的成員麥卓和薇思,兩人進來后沒有理會躺倒一地的格鬥家而是直接向晃晃悠悠站在那裡的草薙京走去。

「你、你們……」草薙京忍著眩暈看向來人,但還沒待他看清來人長相便被突然出現在他身後的麥卓一個手刀給砍昏了過去。

有些嫌惡地甩了甩手,麥卓對薇思道:「你扛著他吧,我可不想碰他。」

「哼,矯情……」薇思翻了個白眼,彎腰拽住草薙京的脖領子直接將他拖著向外走去,來到門口后對外面的武裝人員吩咐了一聲將草薙京甩給了他們。

待雜亂的腳步聲遠去,景添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對同樣起身的鎮元齋道:「怎麼辦?」

鎮元齋想了一下,隨即搖搖頭:「算了,都是他們兩個仇族的事兒,咱們別摻和了,還是把大家叫起來離開好了。」

「好。」景添點了下頭,隨即和鎮元齋兩人分別去叫眾人。

兩人低估了催眠氣體的威力,叫了半天一個都沒叫醒。見此景添只好放出念力將所有人託了起來,對吃驚的鎮元齋道:「我們還是早點離開吧,否則被困在航空母艦上如果出現什麼變故就不好了。」

鎮元齋點點頭,而後驚訝地說道:「沒想到你的超能力也這麼強大,真是讓人十分意外。」

「還好吧,我稱呼這種能力為念力,也不清楚和超能力有什麼區別,除了當特殊的延伸肢體用之外沒有什麼深刻研究。」景添邁步向外走去,將眾位格鬥家托在半空漂著跟在身後。

鎮元齋邁步跟上:「先離開這裡再說,回去我幫你研究一下,對於超能力我還是有些見解的。」

「好。」景添說著已經和鎮元齋出了陷阱室船舷走去,不過一路之上並沒有出現阻攔,就在兩人只要穿過最後一道長廊便會上到甲板上時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槍聲……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