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五章酒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還沒什麼反應,待聽到干擾時則全部集中了精神。 「不知道。」景添回答得十分乾脆,繼而在眾人皺眉中說道:「我只是一個科技人員而已,負責航母上各種設備的維護,哪會知道那麼多。」 眾位格鬥...

「什麼1

拳皇大賽選手休息室旁的一個大廳內突然傳來一聲驚呼,只見東丈和金家藩的兩名徒弟聽完崎由莉口中複述的景添提醒后都是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站了起來,而其他坐著的格鬥家臉色也不怎麼好看,一個個雙眉緊鎖考慮著什麼。

這時,巴西雇傭軍的頭領哈迪倫和兩名手下對視一眼后咳嗽一聲將眾人目光吸引過來:「的確如此,我們接到國際刑警的合作任務,盧卡爾在去年的一年中好像又出現了並殺害了很多對他公司起了心思的人,不過國際刑警調查中盧卡爾的公司始終以總裁已經去世這點敷衍,因為他們公司實力十分強大國際刑警不好有大動作,因此聯繫了我們雇傭軍明為參加這次拳皇大賽實為暗中調查一些情報。」

「那現在你們調查到什麼了嗎?」極限流的崎琢磨和哈迪倫感情不錯,見此替大家問了出來。

搖搖頭,哈迪倫道:「沒有,今天一天以來還沒有發現什麼,那些工作人員沒有露出什麼馬腳,本來打算晚上再行動收集一下情報的。」

「那崎由莉小姐碰到的那個工作人員呢?他應該知道些什麼否則也不會說那句提醒的話了。」餓狼傳說隊的特瑞道。

卡迪倫聞言點了下頭:「或許可以在那名工作人員身上有所收穫,所以可以請你們三人帶我去認識一下嗎?」

「我去!我帶你去。」崎由莉突然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彷彿回答老師問題般將手舉得高高的,一臉的雀躍。

其他格鬥家還以為崎由莉是因為可以幫忙調查感到興奮而已,只有king一拍腦門明白過來小丫頭這是花痴病又犯了,明顯是想再見一見剛才那名工作人員而已……

卡迪倫對崎由莉點了下頭,隨後轉頭看向筆直坐在身邊的兩名手下:「你們去吧,態度好一些。」

「是1拉爾夫和克拉克同時起立敬禮,而後跟著早已等不及的崎由莉離開了大廳。

其他格鬥家見到拉爾夫和克拉克兩人的鐵血軍人之資都有些讚歎。卡迪倫心中也很滿意,只是臉上仍舊一副冷淡的樣子沒有表現出來。

「我們怎麼辦?繼續在這裡呆著?」第一輪便已經被淘汰的超能力者隊中椎拳崇這時開口問道。

旁邊麻宮雅典娜趕緊伸手扯了一下椎拳崇小聲道:「老實點不要插嘴。」

椎拳崇聞言看了眼眾人,一縮脖乖乖地不出聲了。

他的話好像成為了導火索,金家藩那兩個徒弟也開始叫嚷,擺明了不想繼續和眾人攙和,並連連勸說他們的師傅金家藩趕緊回國不要在這裡繼續呆著了,反正也被淘汰了。

「住嘴1金家藩低喝一聲將兩名徒弟鎮住,這才轉身對眾位微微鞠躬道:「失禮了,都怪我教導不足。

其他人當然不能說什麼,紛紛對金家藩點了下頭示意沒關係。

這時。餓狼傳說隊的特瑞道:「我們明天的半決賽都注意點吧,最好能不受傷便不受傷,大家出手時也注意一下,以免被幕後黑手鑽了空子。」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同時鎮元齋也開口道:「我們這些淘汰的也會幫你們警戒一下。」

「那多謝鎮元齋師傅了1特瑞真誠地說道。

眾位格鬥家簡單地商量了一下便大致定了下來,而後在大廳內一邊聊天一邊等著出去的三人帶消息回來。

不一會剛才出去的三人開門走了進來,前面的克拉克和拉爾夫一臉嚴肅,而跟在後面的崎由莉則一臉怏怏。

「報告!沒有找到那名工作人員1克拉克向卡迪倫敬禮道。

卡迪倫回了一禮:「那先算了。接下來留意一下就是。」

「是1

眾人見沒有得到什麼消息也沒了興緻繼續在這裡呆著,紛紛告辭返回了各自的休息室。打算養足精神應對一切變故。

回房后女性格鬥家隊的不知火舞問了一下崎由莉為什麼變得這麼沒精神,king有些好笑地解釋了一下小丫頭思春了,崎由莉聞言立即大羞,不依地一陣笑鬧。過後不知火舞也對景添產生了一絲興趣。十分期待見上一見……

而此時景添在哪呢?

原來,被崎由莉三人打擾了賞景的興緻后無所事事下他已經返回了空間,將時間同步后回到了府邸,和老婆們你儂我儂去了……

一夜過去。第二天在拳皇比賽即將開始時景添才告別了眾位大小美女們進入了拳皇世界,晃悠悠地來到了比賽現場,左擠右擠地再次佔據了前排最好的位置等待觀看比賽。

崎由莉自從來到賽場后便四顧尋找著景添。結果直到裁判上場都沒有見到,只好鬱悶地將注意力集中在了賽場上。

她卻不知景添早就關注著這個小麻煩呢,直到她轉移了注意力這才進入觀眾席。

隨著裁判宣布比賽開始,草薙京隊和餓狼傳說隊開始了半決賽戰鬥。

待草薙京和特瑞戰鬥時景添才來了一點興緻認真地看了一會,但隨著特瑞裹挾著一身火焰倒地、感覺到體內所剩不多的氣認輸後景添也失望地微微搖頭,看來想要從他們身上學習點什麼還是早了些,各種格鬥技巧都沒有什麼可取之處。

想了一下景添將希望放在了鎮元齋和大蛇一族身上,決定比賽過後和他們去接觸一下。

做好打算後景添便開始繼續欣賞起第二輪比賽,卻不想就在台上八神庵隊中的比利和極限流的羅伯特正打的熱鬧時周圍傳來一陣騷動。

疑惑地轉頭一看景添頓時心中一苦,只見滿臉興奮的崎由莉帶著兩名饒有興趣的隊友和兩名一臉嚴肅的雇傭軍已經從觀眾讓開的通道中走了過來。

「抓到你啦1在周圍或興奮或害怕的觀眾騷動中崎由莉蹦跳著來到景添身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什麼叫抓到我了,我又沒犯罪,再說了就算犯罪了也沒你什麼事吧。」景添鬱悶地說道。

「什麼呀,我、我、對了!他們倆是雇傭軍,有理由需要你配合一下1崎由莉將克拉克和拉爾夫搬了出來。

「你好,打擾一下。」克拉克來到景添身邊。伸出手打招呼道。

景添心中嘆息一聲,伸出手和克拉克握了握說了聲「你好」。

「喂,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回選手區吧。」不知火舞剛才好奇地盯著景添看了半天,結果除了長的不錯外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見周圍觀眾看她清涼穿著的那種火熱目光後有些不喜地開口提議。

「可以的話我們想打攪你一下問幾個問題。」拉爾夫同樣來到景添身邊,無形中和同伴克拉克將景添一左一右夾在了中間。

景添看了眼身邊的情況以及崎由莉那始終興奮的目光,又轉頭看了看選手區,見到那邊的椅子后索性點頭答應下來。

「請吧。」克拉克伸手示意了一下,和同伴拉爾夫始終警戒在景添身邊向著選手區返回。

此時在選手休息區。除了場上交戰的兩方隊友都看著比賽外其他格鬥家都關注著崎由莉這邊,景添剛一進入選手區便見到了一大片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戳來戳去。

「嗨~」景添毫不緊張地對眾人擺擺手打了個招呼。

「嗨……」其他人沒什麼反應只是有些好奇景添怎麼如此平靜,只有椎拳崇傻傻地舉起手對景添回了一個招呼,但緊接著便被雅典娜一臉通紅地將手按了回去。

「嘿……」景添一樂,十分好笑地邁步向椎拳崇走了過去,在眾位格鬥家好奇的目光中一屁股坐在了這個單純少年的身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椎拳崇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中說道:「老弟你好哈。」

這句話景添是用中文說的,在場眾位格鬥家聽懂的都有些意外,因為這個世界的中國除了香港地區外發展還十分落後。他們沒有想到舉辦方這個世界排名前幾位的大公司居然有中國的員工。

「你是中國人?」雅典娜同樣有些驚訝,不由開口問了出來。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景添對雅典娜微微一笑道。

「啊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雅典娜察覺到自己有些失禮。連忙滿臉通紅地解釋道。

這時旁邊的鎮元齋老爺子突然伸手,試探地在景添肩膀拍了拍:「小兄弟哪裡人呀?」

景添毫無反應地被拍中,在眾位格鬥家心中放鬆了戒備的同時轉頭對鎮元齋回答道:「哦,老丈我是上滬的。祖籍洛陽。」

「呵呵,好好,有出息。能在大公司做事本事不錯。」鎮元齋沒有什麼發現,拍在景添身上的手傳回的感覺得知對方肌肉鬆弛和普通人一樣,因此收回了胳膊稱讚了一句。

「哪裡哪裡,運氣好罷了。」景添笑眯眯地繼續裝。

這時能聽懂中文的哈迪倫突然插話,用英語道:「等一下再寒暄吧,現在可以配合我們回答一些問題嗎?」

隨著哈迪倫話落,king也插話進來眯著雙眼道:「你昨天不是說你面癱么,現在怎麼又笑眯眯的了?」

景添翻了個白眼:「換了誰被人找麻煩都會沒有好臉色吧……」

king聞言聳了聳肩不再出聲,哈迪倫見此也不再浪費時間直接問道:「你昨天提醒我們舉辦方的問題我們已經了解了,那麼你還知道其他什麼事嗎?比如盧卡爾,比如那種比賽干擾1

眾位格鬥家聽聞盧卡爾的時候還沒什麼反應,待聽到干擾時則全部集中了精神。

「不知道。」景添回答得十分乾脆,繼而在眾人皺眉中說道:「我只是一個科技人員而已,負責航母上各種設備的維護,哪會知道那麼多。」

眾位格鬥家紛紛看向鎮元齋,因為他們都知道剛才這位老爺子有試探過。

鎮元齋微微搖頭,而眾人見此也只好相信了景添的滿口瞎話。

只有哈迪倫仍舊沒有放棄,繼續語氣平淡地說道:「沒有那麼簡單吧,你昨天分明特意提醒我們小心,如果不知道什麼的話也沒必要那麼說了。」

眾人一愣。再次提起了疑心。而景添則心中暗怪自己昨天多嘴,大腦飛速轉動后辯解道:「有什麼奇怪的,去年我也作為場地維護人員參加了自然知道你們和舉辦方發生了不快,今年又是同一個公司舉辦的想來必定有些死忠會對你們做出報復行為,我提醒你們一聲還有錯啦?」

眾位格鬥家一想也是,只好再次被景添糊弄了過去,同時也對他升起了一股好感……

短暫的沉默過後哈迪倫坐得筆直的身軀向後靠去,示意自己沒有什麼可問的了。其他人這才同樣放鬆了心神將注意力集中在擂台上面。

景添心中暗呼一聲總算糊弄過去了,隨即便賴在選手區坐著不走,一邊看著擂台上的戰鬥一邊不時地和超能力者隊的三人以及湊過來的崎由莉小聲聊著天。繼續編瞎話回答各種問題。

半決賽最終在八神庵一個葵花三式將崎琢磨打到在地宣告結束,裁判在問過獲勝的兩支隊伍、將最終決賽定在兩個小時后開始后眾人再次開始交流探討起來。

也沒在意還有景添這個外人在,探討過後眾位格鬥家一致同意一會決賽時提高警戒,因為如果有什麼變故的話決賽便是幕後黑手的最後機會了。

景添沒有理會眾人的探討,坐在那不時地調戲此時性格還十分靦腆的椎拳崇幾句,或是逗逗十分容易害羞的雅典娜。鎮元齋也沒阻止,笑呵呵地在一邊旁觀。

期間景添不時地打量鎮元齋掛在腰間的酒葫蘆,心中十分好奇裡面到底是什麼酒,畢竟老酒鬼隨身而帶的酒不會那麼低級。雖然不好酒但架不住好奇心作祟,景添十分想要嘗兩口到底是什麼滋味兒。

鎮元齋發現景添的眼神兒后一陣呵呵怪笑,將酒葫蘆提了起來對景添晃了晃:「怎麼?饞了?」

景添十分光棍地點頭:「只是好奇,其實我不好酒。真的。」

「哎,既然不是同道中人那邊不給你喝了。」鎮元齋說著將酒葫蘆轉到了腰后,一副護食兒的樣子。

「老爺子不厚道。」景添撇了撇嘴有些小失望地說道。

「景添大哥。」這時已經互相介紹知道了對方名字的雅典娜有些看不過自家師傅的小氣,怕景添不喜連忙解釋道:「師傅那酒只是藥酒而已。不是什麼高檔酒啦。」

「胡說1鎮元齋不領好徒弟的情,一副你懂什麼的樣子道:「雖然泡藥用的酒不是什麼高檔貨但通過秘傳配方調配后口感可是不下於世界上的頂尖美酒的,不懂就不要亂說。」

「師傅~」雅典娜哭笑不得地撒嬌。

作為老饕的景添最聽不得『口感』這個詞。雖然不好酒但好一切美味的東西,否則當初也不會在『天龍八部』世界中那麼享受宋代的美酒了,此時聽了鎮元齋的話后不由自主地嘴裡湧出一大堆口水,十分丟人地『咕咚』咽了下去。

鎮元齋見此愣了一下后突然『噗嗤』一聲,而後『哈哈哈』地十分快意地笑了出來,惹得周圍眾位格鬥家一陣疑惑地觀望。

雅典娜和椎拳崇因為在景添側面沒有看到咽口水的場景,所以十分不解師傅為什麼笑的這麼歡暢,但見自家師傅難得這麼開心一回他們倆也不好擾了興緻,只好在那繼續迷糊著。

鎮元齋笑了一會兒后心中大暢,手往後一撈將酒葫蘆拽回胸前,從身上將挎繩取下后直接將酒葫蘆遞給了景添:「嘗嘗1

雅典娜和椎拳崇見此十分驚奇地再次對視,要知道這酒葫蘆鎮元齋可是從來沒有離過身的,平時都寶貝的很。並且鎮元齋很多格鬥技巧都會用到酒葫蘆,如此舉動得對這個剛認識不多會的『大哥』投注了多大的信任呀……

景添可沒想那麼多,有些興奮地搓了搓手接過了酒葫蘆,迫不及待地『』地一聲將葫蘆塞拔開,頓時一股濃郁的酒香衝進了鼻孔,非但不嗆鼻反倒有一種非常綿柔的香味兒。

趕緊收回心神景添重新將葫蘆塞按了回去開始轉頭到處找著酒杯,畢竟他還是有點小潔癖的,可不想直接對嘴就吹。

找了一圈后終於終於在茶几下面看見了酒杯,雖然是紅酒杯但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再次拔開葫蘆塞倒了小半杯后一手抱著酒葫蘆一手將杯子端起,留戀地聞了聞酒香后小口抿了口酒。

待一臉滿足地閉目回味了一下酒水在口中的美味口感后這才咽了下去,正要繼續回味突然睜開雙眼『咦』了一聲,低頭看向手中的酒葫蘆。

原來,景添在酒下肚后突然感覺一股元氣從酒中散發了出來,雖然微弱但也可以起到補充體內靈氣的作用,這才有些感到意外。

就在景添驚疑中旁邊始終笑眯眯的鎮元齋臉上表情一僵,雙眼微微一亮同時也『咦』了一聲。

畢竟直到剛才為止他都以為景添只是好美味而已,但此時見到景添那有所發現的表情后頓時明白過來對方好像不是那麼簡單,要知道就連他的兩名徒弟都沒有察覺到這個酒的特別之處。

心中大為後悔怎麼會將酒葫蘆輕易地送了出去。鎮元齋不動聲色地體內元氣開始運轉戒備起來:「小子,我的酒怎麼樣?」

一邊說著鎮元齋一邊伸手想要去將酒葫蘆拿回來,同時被劉海擋住的雙眼仔細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

景添並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已經讓對方起了疑心,聞言吧嗒吧嗒嘴後用力點頭:「好東西1

說完後景添也見到了鎮元齋伸出的手,沒有多想只是心中腹誹老頭子的小氣,將酒杯中酒仰頭倒進了口中后再次將葫蘆塞拔開,這次將紅酒杯倒了滿滿一杯后這才有些不舍地將酒葫蘆還給了鎮元齋。

鎮元齋被景添一系列的動作弄得一愣,待接過了酒葫蘆后突然減弱了心中的戒備,臉上再次露出了自然的笑眯眯表情。

雖然看來對方沒有那麼簡單。但就看在景添那饞蟲似的的樣子也讓人提不起戒備了,畢竟如果對方有惡意也不會在目標面前表現的這麼真性情。

「呵呵呵呵……」鎮元齋一陣輕笑拔開葫蘆塞仰頭喝了一口,一老一少臉上露出一副享受的樣子。

景添是真正在享受美酒,而鎮元齋則在享受的同時腦中也在思量著景添這個不簡單的人。雖然看似對方沒有什麼惡意但也要戒備一下,畢竟從對方昨天的提醒,剛才試探時的隱瞞,還有那連自己都試探不出的實力這些方面看來不得不讓人小心一點。

雅典娜和椎拳崇兩人對旁邊的大小酒鬼有些無語了。雅典娜雖然不喜師傅喝酒但見他好不容易見到了同道中人也不好掃了自家師傅面子,而椎拳崇則像個受氣包似的,本來在師傅和師姐面前就經常扮演被欺負的角色。如今又加入了一個開口就調戲他的景添,使得他坐在這裡十分的不自在。

好在雅典娜也打算來個眼不見為凈不去管師傅喝酒的事了,和椎拳崇說了一聲後起身往女性格鬥家隊那邊走去打算聊聊天,椎拳崇見此也連忙起身跟了上去。

不一會女性格鬥家隊那邊傳來一陣嬌笑,眾人開始打趣花痴崎由莉的同時也不時將目光望了過來,待見到一老一少那享受的酒鬼樣后又是一陣嬌笑……

時間很快過了兩個多小時,參與決賽的『主人公隊』和『天敵隊』兩支隊伍六個人已經恢復了體力和體內能量,決賽正式即將展開。

所有格鬥家都將注意力放在了擂台上一個個集中精神打算認真觀察一下兩支隊伍的交手,只有景添和鎮元齋仍舊好像和他們倆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在那繼續品著美酒。

面對景添那不時遞過來的酒杯和滿臉討好的笑容,鎮元齋總是心中好笑地翻個白眼,然後十分小氣地倒出只有一層杯底那麼多的酒給景添,隨後自己再『咕咚』喝上一大口后對著景添那糾結的表情一陣調戲……未完待續

ps:八點上傳完忘記點發布了,抱歉~

求訂閱,求一下月票,月底還有月票的讓我打劫一下唄~

感謝摸wudiwang、darkrad兩位朋友的兩張月票支持!感謝蒼穹之日、獨角海參麵包貓兩位朋友的月票支持!

慣例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