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四章毒舌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由莉裝出一副邪惡的笑容,但卻不成想十分可愛,指著景添的衣服道:「誰叫你顯得特別呢,那麼多一身西裝的工作人員中就你一身運動裝,想不注意到你都不行。」 景添表情一滯。鬱悶地低頭看了看身上休閑運動服...

看著崎由莉渾身有些顫抖地站在擂台上,不知火舞心疼地就要上前再勸兩句。

「舞1king一把將隊友拉住,對看過來的不知火舞輕輕搖了搖頭:「我們要尊重由莉的選擇……」

就在眾位格鬥家聚在一起中斷了比賽時,在另外一側的觀眾台也發出了一陣嗡嗡的討論聲,紛紛議論怎麼比賽好像出了什麼狀況似的。

景添也有些好奇,不由關注了一下,結果將king的那句『彷彿被扒光衣服展示』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頓時愣住了。

本來還以為只是那些格鬥家靈覺很好,被神識籠罩后感到被人直直盯著般而已,卻不想後果這麼嚴重。

待回過神時崎由莉已經跳上了擂台,神識觀察到小姑娘那顫抖的身體後景添連忙將神識收回,不過因為聽了king的話,他在收回神識的時候下意識地看了一下崎由莉的果體。

「身材不錯,就是小了點……」景添挑了下眉低聲嘀咕了一句。

此時,突然沒有了那股被看光的感覺后無論是崎由莉還是始終站在台上的東丈都是一愣,不由轉頭四顧著活動了一下手腳,身上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感。

東丈作為成年人想的多一些,活動開手腳后立即對眾位格鬥家說道:「那種感覺沒了,你們仔細注意一下現場,干擾比賽那混蛋一定就在這裡1

不提那些恍然後冷著臉四顧的格鬥家,崎由莉聽完東丈的話后也立即轉身四處查看著,心思複雜地想要找出那個把他『看光』的混蛋,至於報仇還是讓那傢伙負責就以後另說了。

景添哪能讓他們這麼輕易就找出來,立即將體內氣息完全收斂,而後裝出一臉不明所以地參與進了周圍的討論。

裁判見選手上台了也不能讓比賽繼續暫停下去。問過兩人準備好沒有、得到肯定答案后再次宣布比賽開始。

沒有了監視感後台上的兩人雖然仍舊有些彆扭但也能完全發揮實力了,很快幾次試探之後便交手在了一起。

雖然崎由莉平時十分努力,但實力到底差了東丈一截。不一會便被東丈抓住機會用連續兩發的龍捲波給卷到了擂台之外。

落在擂台外的崎由莉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只是衣服沒有用氣保護好出現了幾道口子。還好破的只是外層的練功服,內層還有一件緊身衣這才沒有走光。

噘著嘴恨恨地踢了一下地面,崎由莉在兩位隊友的安慰下低著頭回到休息區,不過在king上場后立即站了起來,小腦袋轉來轉去到處找著那個『混蛋』……

東丈和king的實力差不錯,不過因為剛才和崎由莉交過手體內的氣剩餘不多,待消耗完之後便防禦不住king那布滿氣的攻擊了,很快便被king用一招龍捲擊給踢出場外。

比賽一場場繼續進行。景添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會對格鬥家們造成多大的干擾而沒有再放出神識觀察,三個小時后終於第一輪淘汰賽全部結束,只剩下主人公隊、餓狼傳說隊、龍虎之拳隊和天敵隊四隊將在明天上午進行第二輪淘汰賽。

下午眾位格鬥家並沒有各自回房,而是聚在餐廳交流著經驗,因為去年交流過一場的緣故除了草薙京和八神庵的隊伍外另外六隊都相處的不錯,聚在一起熱鬧地笑談著,就連巴西雇傭兵隊伍也在哈迪倫的帶領下和眾位武道家套著關係。

景添坐在遠處隨便取了點自助食物,一邊吃著一邊用他那非人的聽力聽著眾位武道家的交流,雖然沒有什麼太大成果但他發現今年的武道家不再像去年那樣不堪了,對格鬥招式的理解不像以前那樣一板一眼而是變得靈活多變。對絕對領域的用法也不再像去年那樣只知道爆發硬拼。

聽了一會景添失去了興趣,起身走出了餐廳在航空母艦的艦橋上逛了起來,卻沒有發現一道目光始終盯著他的背影。直到走出餐廳后才有些猶豫地收回了目光。

航空母艦也沒什麼逛頭,而且下面的機房也沒什麼意思,最後景添來到甲板邊緣雙腿懸空坐了下去,雙手向後支著身體看著海面發獃。

不知過了多久,景添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人向這邊走來引了的甲板細微震動,本來還以為只是路過的普通工作人員,但聽著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時才察覺到並非想象中那樣,而是有人目的明確地找上來了。

景添將頭後仰臉側了一下,待發現一臉欲言又止的崎由莉已經走到離他不遠處時心中一突。暗道莫非被發現了如今正主來報仇了么……

景添沒有說話而是一直用餘光看著崎由莉,而小姑娘最終來到景添身邊后並沒有靠近邊緣。而是在離邊緣一米多遠的距離停住了腳步,十分可愛地原地踮腳伸脖看了看甲板外面。

此時崎由莉心中十分鬱悶。暗道自己這麼一個大美女都過來了眼前的獃子怎麼不搭訕呢……

無奈,最終崎由莉主動開口找話道:「你……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哈……」

「礙…」景添簡單地應了一聲,而後將頭擺正繼續看向遠方的海面,畢竟對崎由莉心中有愧,景添可不想露出馬腳被對方抓住小辮子,誰知道如果崎由莉知道他就是那個干擾者後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我看你好像有些眼熟……」崎由莉心中暗罵一聲獃子,見對方不搭話只好繼續找著話題,那口氣跟男人在酒吧泡妹子似的……

景添聽了崎由莉的話后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一抽,頓了下沒有回頭直接說道:「怎麼?你想泡我?」

「什、什麼1崎由莉愣了一下而後怒火升騰:「鬼才要泡你呀1

「不是嗎?」景添繼續毒舌以期將對方氣走:「那你對我用那種老掉牙的搭訕方式幹什麼?」

「你1崎由莉一滯,小臉騰地紅了起來,有些氣急敗壞地低吼:「你少自作多情啦1

說完小姑娘不想繼續扯皮下去,而是直接道:「大會上的干擾和你有關吧1

景添心中一突,暗道她怎麼知道的。不過雖然這麼想嘴上可不能承認:「不要亂冤枉人。就算你是格鬥家我也不怕你,你敢動我我就告你們極限流恃強凌弱。」

「啊!閉嘴你個混蛋1崎由莉這個小姑娘還想和景添鬥嘴簡直太狂妄了,這不。被一句話氣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景添聽話地閉上了嘴,繼續看著自己的風景。

崎由莉幾個深呼吸。看著眼前從剛才開始便保持著姿勢一動沒動的景添,一種被無視的無力感籠罩了心頭。

好不容易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憋悶,崎由莉開口道:「老實交代!當時擂台上的那種……那種怪異的感覺是不是你們舉辦方做的1

景添恍然,這才明白過來身邊的這個小丫頭並非是發現了什麼,而是將全部事情都推到了舉辦方身上,想到這裡景添道:「我怎麼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而已。」

「普通人員?」崎由莉瞥了一下小嘴:「騙人!你回頭看看有哪個工作人員像你這麼閑的?」

景添一愣。

「還有1崎由莉充滿疑惑地說道:「去年大賽上我好像也見過你1

景添再楞,終於轉了一下頭對上了崎由莉那思索的目光:「少騙人了。你怎麼可能記得住,你們格鬥家都忙著比賽呢哪有閑心關注別人。」

這時崎由莉終於想起了什麼,恍然地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1說著她看向景添的身上伸手指著道:「去年你也穿的這件衣服1

在景添又楞住中崎由莉一臉興奮地說道:「是啦是啦!因為去年第一輪比賽的時候我們都在那種監視下表現不好,比賽沒有什麼看頭,所以我無聊的時候有關注過各國的工作人員,那時候你就在裡邊是吧1

崎由莉得意地說道:「我可是特別有關注過你呢1

景添聞言有些驚訝有些鬱悶:「你不好好比賽交流幹嘛沒事關注我?」

「嘿嘿1崎由莉裝出一副邪惡的笑容,但卻不成想十分可愛,指著景添的衣服道:「誰叫你顯得特別呢,那麼多一身西裝的工作人員中就你一身運動裝,想不注意到你都不行。」

景添表情一滯。鬱悶地低頭看了看身上休閑運動服,在崎由莉一臉自得的表情中又將頭轉了回去,看向海天相接處的落日晚霞景象道:「都是湊巧。你一定是認錯人了1

「什麼嘛,別不承認了,就是你1崎由莉聞言嘟起了嘴不滿地帶著一絲撒嬌的語氣說道。

「不是1

「就是1

「不是1

「是1

正在景添逗小孩兒般死不承認時,遠處突然傳來兩道聲音。

「由莉,你在幹嘛?」

「妹妹1

崎由莉回頭一看,原來是她的哥哥崎良和隊友king兩人正向這邊走來。

「哥哥,king姐。」崎由莉揮揮手:「我發現干擾比賽那傢伙的線索啦,你們快來1

崎良和king對視一眼,紛紛加快腳步來到了這邊。

「怎麼回事?」崎良問道。同時一股審視的目光看向坐在甲板邊緣背對著他們的景添。

「哥哥,是他1崎由莉雀躍地一手拉住崎良衣袖一手指著景添。

「什麼!就是這個混蛋1崎良聞言立即舉拳就要打。

「哎呀住手哥哥。我的意思是只和他有關啦1崎由莉趕緊抱住了崎良的胳膊。

「良,聽一下由莉怎麼說。」king也開口勸說了一句。

崎良喘著粗氣盯著始終不為所動的景添。想了想自己的確有些衝動,只好放下手對king道:「抱歉,一時衝動,你也知道大家都對干擾比賽的混蛋有多窩火。」

說到這裡轉頭看向崎由莉:「妹妹到底怎麼回事?」

崎由莉指著彷彿路邊風景似的景添道:「哥哥。我去年的時候見過他,在各國的工作人員裡面,當時他穿的就是這身。剛才我問他那種感覺是不是舉辦方弄出來的可是他不承認。」

崎良聞言帶著懷疑之色看向景添後腦勺。因為剛才已經衝動過此時並沒有再犯那種錯誤,想了一下說道:「妹妹你是不是看錯了?真的是他嗎?誰會連續兩年都穿同一件衣服啊是不是湊巧?」

「良1這時king插話進來。雙眼微眯看向拿他們三人當空氣的景添道:「由莉懷疑的對,你沒發現有些不對嗎?他太平靜了。」

背對三人的景添又楞了一下,心中苦笑真是流年不利,怎麼就給他們發現了這麼多破綻呢……

崎良聽完king的話后再次正視起來,渾身肌肉繃緊一副打算隨時動手的樣子。

king對崎良說完后盯著景題位先生不想解釋一下嗎?為什麼兩次拳皇大賽你都在場,為什麼都穿同一件衣服,為什麼不像其他工作人員那樣要麼躲著我們要麼崇拜我們,反而表現的這麼平靜1

說道最後king的語氣嚴厲起來:「是不是比賽時的那種干擾真是你乾的1

景添隨著king的問話大腦飛速轉動。待對方話落已經找到了借口:「第一,你們認錯人了,我只是湊巧穿著這件衣服而已。第二,你們又不是美元,我為什麼非要崇拜你們,要知道我可是知識分子最討厭你們這群野蠻人了,你們怎麼樣干我何事。」

看著景添連回頭都懶得回,語氣平靜地說著讓人十分生氣的話,崎由莉三人只覺得額頭青筋直蹦。

「呀1崎由莉到底年輕氣盛,第一個開口沖景添背影大喊一聲。

平淡的語調再次出現:「呀什麼呀。你是韓國人嗎,走開思密達。」

崎由莉眼前一黑,二話不說抬腳就要踹。

崎良和king兩人見此趕緊將她拽了回來連聲安慰著。畢竟這裡是拳皇大會賽場,如果傳出格鬥家毆打工作人員的閑話可就掉了份兒了。

「這位先生你不覺得自己的話太失禮了嗎?」king皺著雙眉盯著景添後腦勺道。

「你打我埃」景添繼續毒舌。

「你1這下子就連經常接觸三教九流的king都無語了。

崎良自從去年和king接觸過後便對這個十分有氣概的女人充滿了好感,今天約對方出來也是有些小心思打算將關係拉近一步,如今聽了景添對king這麼無理的話哪能繼續沉默,立即上前一步低頭厲喝:「起來!我要讓你知道惹惱武道家的後果1

景添一動沒動,但是平靜的聲音抬高了幾度:「哎呀~打人啦~大家看啊~格鬥家恃強凌弱啦~」

「……」

「你1崎良自小便將全部身心都放在了修行上,此時想罵人都找不到詞語,最終只憋出了一句:「混蛋1

不同於有些天真的崎由莉見自家哥哥吃癟反而捂嘴樂的正歡,king伸手虛攔了一下崎良。和他對視一眼后使了個眼色,輕輕抬起腿向著景添的後背凌空一掃。

『呼』地一聲。一道腿風從king的腳上發了出去,瞬間便撞上了景添的後背。

此時景添正想著如何從麻煩中脫身呢。哪能放過這次天賜良機,立即裝做普通人般一點反應都沒有地直接被腿風給撞飛出去,發出一聲語調平淡的『哎呀~』聲后直直從甲板邊緣向海中掉了下去。

甲板上的三名格鬥家大驚,崎由莉想都沒想直接撲了下去抓住了景添的腳腕,緊接其後king也撲身而出抓住了崎由莉,最後崎良出手將三人全部拽了回來。

逃脫不成的景添飛在空中時撇了下嘴,暗道一聲倒霉后不得不繼續裝做普通人摔在了甲板上。

「哎呀~」一道讓人聽了感到嘲諷挑逗的平淡叫聲再次從砸在甲板上的景添嘴中發出,而平穩落地的三名格鬥家也第一次看清了景添的面孔。

其他五官還沒仔細看,三人首先便被景添那特意臭美而修剪得十分整齊劍眉下、那雙漆黑深邃的雙眼所吸引住了全部目光。

出於武道家自覺規避不利因素的條件反射,三人立即從景添那彷彿黑洞般神秘感十足的雙眼上將視線移開。

挺拔有立體感的鼻樑,似笑非笑玩世不恭的嘴角。十分東方特色的臉部柔和線條……

不看還好,見到景添的外貌后三人立即因為『造物主』的緣故心中不由對他產生了一股好感,就連剛才那一連串氣死人的話也被他們三人在心中當成了朋友間的玩笑調侃。崎由莉更是小臉通紅,眼神躲閃地不斷瞄著景添。

「抱歉……」半晌剛才出手試探的king最先開了口。

「哎……」躺在甲板上的景添半坐起身。搖了搖頭道:「沒事,我面癱所以沒有受到驚嚇。」

三人聞言這才想起來景添在試探過程中始終沒有驚叫,聽了面癱這個說辭后心中歉疚之餘還升起了一絲憐惜,卻忽略了面癱和驚嚇之間好像沒有什麼關係……

「對、對不起,king姐剛才只是試探而已,誰叫你剛才的話那麼氣人……」崎由莉鞠了一躬后眼神躲閃地偷瞄景添說道。

景添搖搖頭站起身:「沒關係,沒有什麼能讓我在意的。」

轉身打算離開,不過想到剛才崎由莉毫不猶豫地跟著跳下這點。景添心中對她生出了不少好感,離去的腳步頓了一下道:「給你們提個醒吧,小心點,今年和去年的舉辦方都是同一家公司,其他的你們自己想吧。」

說著景添邁步離開,向另外一面的甲板那邊走去。

三人聞言,除了始終盯著景添背影雙眼小星星直閃的崎由莉外,king和崎良均愣了一下后雙眉緊鎖起來,畢竟這個提醒中包涵的信息太多了。

崎良屬於那種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修行上的,因此雖然知道不對但也想不出什麼結論。而king一直在『美國南鎮』那個混亂的地方生存如果腦袋不靈活的話恐怕早就被人給吃得乾乾淨淨了,因此聽了景添的提醒立即想到了一大堆可能出現的狀況。

king剛要和崎良商量一下,但見到對方那一臉迷茫的樣子只好將要說出的話憋了回去。畢竟不想讓這個印象不錯的朋友掉了面子。

「我們回去把這個信息和大家說一下吧,看來今年這場大賽恐怕同樣不會平靜。」猶豫了一下king對崎良和犯了花痴的崎由莉說道。

「哦對!是應該通知大家一下,人多一起想想這其中的複雜關係。」崎良聞言立即放棄了思考,連聲答應下來。

king心中暗暗嘆息一聲不由為崎良的智商捉急,暗道如果他不是這麼笨的話還真是一個值得託付終生的人。

無奈將心中其他念頭收起,king又轉頭看向崎由莉,結果又無語了。

看著崎由莉那滿臉通紅羞澀,雙眼水汪汪地盯著遠方景添背影犯花痴的樣子,king不禁以手扶額。心中哀呼一聲:「這對兄妹……沒救……」

無奈伸手推了推崎由莉,待將她喚回神后。king看著崎由莉那條件反射地擦著不存在的口水動作,不由腦門又是一黑。作為隊友都為她丟臉……

「由莉礙…」

「啊?怎麼了king姐?」崎由莉一臉的天真燦爛。

「……沒……」king收回的手一僵,無奈道:「我們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快走吧……」

king說完直接轉身向船艙走去,實在是不想再和這對奇葩兄妹單獨在一起了,唯恐被傳染上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崎良見king離開馬上快步跟了上去,而崎由莉則再次看了眼正漫步向對面走的景添背影,這才羞澀地雙手一捂臉蛋,終於想到了自己花痴的表現不由發出『哎呀~』的一聲嬌呼,同樣緊步跟上了哥哥和隊友。

三人來到船艙中為眾格鬥家安排的休息室,商量了一下後分頭去通知大家。

過不多久,崎由莉氣呼呼地被八神庵的隊友趕出了房間,而崎良找到草薙京后也忘記了初衷,結果和對方互相嘲諷一番后一臉得意地走了回來,只有king的成果不錯,和隊友不知火舞成功將其他幾個隊伍的格鬥家們聚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一下月票,月底啦,有月票的讓我打劫一下唄~

感謝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和月票,感謝老朋友七星電的月票支持~R46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