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三章干擾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明所以,見出現了意外情況只好將比賽暫停下來,而其他一些和場中幾人關係不錯的武道家這時也湊了過來關心地問著怎麼回事,不過在聽說了情況后紛紛沉默下來,一個個臉色同樣不怎麼好。 過了一會也沒商量出什...

景添站在空間最底部抬頭感知著拳皇世界。此時裡面的時間剛剛是94年初,還沒有拳皇大賽這個概念,往年所有武鬥比賽還只是各個地區自辦的小型角斗場,類似於黑市拳賽的形式。

各國的武道家此時還沒什麼走出國門的概念,應邀參加比賽也只想通過這種方式和其他武道家交流一番而已,至於交戰被舉辦方弄成了場外賭博這點真正的武道家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只有那些生活所迫或者投身於暗勢力的才會交流之餘也接受些安排,好通過博彩為自己賺點零花錢之類的。

景添意識進入拳皇世界后在其他地區大概掃了一下便不再理會,一是找不到,二來如今有點實力的全部都在日本,比如三神器啊,極限流之類的。因此很快景添便找到了草薙城,畢竟在日本那個彈丸之地那麼騷包的建築很少。

大略地關注了一下一臉桀驁、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草薙京後景添便收回了意識,畢竟這個年代的格鬥家們實在是太弱了。

直接將拳皇世界的時間加速,直到過去大半年由盧卡爾舉辦的拳皇大賽進入最終決賽時景添才將時間回復正常,並身形一動進入了拳皇世界出現在賽場下面。

雖然拳皇大賽才是第一次舉辦但還是仍舊有一些觀眾的,只是普通觀眾只能從電視轉播上面觀看比賽,在現場的都是各國分配給格鬥家們的翻譯各工作人員。

這次拳皇大賽舉辦方盧卡爾為了能夠吸引格鬥家參加而參考了奧運會的方式提出了代表國家參賽的形式,畢竟盧卡爾作為一個大公司老闆還沒有那麼大的人望能夠吸引那些真正的格鬥家。

通過公司和各國的談判付出了一些代價后盧卡爾成功將各國政府給套了進來,由他們出面去邀請那些格鬥家代表國家參戰,如此一來也正好實現了盧卡爾的期望,格鬥家們為了給各國政府面子答應了參加比賽。

最終,特瑞、安迪、東丈代表義大利出賽;鎮元齋、麻宮雅典娜、椎拳崇代表中國出賽;草薙京、二階堂黃丸、大門五郎代表日本出賽;金家藩帶著兩個問題兒童徒弟代表韓國;世界最大傭兵組織的頭領哈迪倫帶著兩名手下代表巴西;崎由莉、不知火舞、king三名女人代表英國;極限流的崎琢磨帶著兒子崎良和徒弟羅伯特三人被墨西哥用大價錢挖了去代表出賽,而美國隊則由三名副職業是運動員的格鬥家參賽……

既然是代表國家參賽各國當然也會給眾格鬥家安排隨行人員,因此如今決賽現場的觀眾便是那些人了,至於那些富有的大鱷和各種暗勢力原本還打算如往常一樣通過操縱比賽來一次博彩呢,結果他們小看了盧卡爾的實力,直接被他用或明或暗的手段給全部清理了出去。

景添來到會場后直接佔據了觀戰台前排的位置,周圍的觀眾也沒注意,都把他當成了其他國家的工作人員,在場只有兩個人察覺到一點不對的地方,草薙京和鎮元齋在選手休息處轉頭向這邊看了一眼,但最終也沒有發現什麼。

過了半個多小時比賽終於開始,最先上場的是美國隊和韓國隊,裁判宣布比賽開始后,隨著場上兩人對沖在一起景添同時也將神識籠罩了過去。

突然『吱嘎』幾聲,選手區內的草薙京、鎮元齋和雅典娜、崎琢磨和崎良、特瑞、哈迪蘭和兩名手下全部站了起來,先是互相戒備地看了看後繼而防備著向場外到處觀察起來。

而沒有起身那些格鬥家見此也知道好像有些不對,有些迷茫地同樣起身到處查看,雖然仍舊不知道同伴在找什麼……

觀眾席的景添見此愣住了,微微瞪大了雙眼看向選手區的眾人,這還是頭一次這麼多人同時對他的神識起了這麼大的反應。

連忙將大範圍鋪散的神識收攏,只分出兩股繼續纏繞在場上動作僵硬的選手身上,繼續觀察著他們的發力方式。

選手區的格鬥家們在景添收回神識后對視幾眼,最終疑惑著重新坐了回去,而後剛才不知所以的那些人便開始向一驚一乍的同伴們詢問怎麼回事。

景添不知道他引發的騷動並非只有如此,就在他放出神識的剎那在歐洲的一所教堂中,一名正在為人告解的神父突然一愣,彷彿聆聽著什麼似的沉默了一會,這才臉上再次出現微笑繼續向對面的人說著開導的話語。

拳皇賽場,此時場中對戰的兩人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自從景添將神識籠罩在他們身上之後兩人便感覺彷彿被怪獸盯住了一般,好像只要一個不小心便會失去生命似的渾身寒毛炸立。

兩人都以為這種威脅是來自對手,因此雙雙動作僵硬地小心戒備著,即使交手也全都試探為主將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防禦上。如此一來戰鬥始終表現的縮手縮腳,讓旁人看著還以為兩人只是個格鬥門外漢似的。

至於場上兩人的同伴們也十分納悶,畢竟剛才韓國隊和美國隊只有擂台上的兩人因為景添將神識集中在了他們身上才感覺到了不對,沒上場的四個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畢竟他們的實力和剛才站起來的那些頂尖格鬥家差的很遠。

最終,金家潘實在是覺得自家徒弟的表現太難看了,不由在場下喝聲教導了一嘴。

不成想,場中的陳國汗立即舉手表示認輸,在對手和同伴詫異的目光下光棍地跳下了比武台,跑回師傅身邊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任由金家藩怎麼生氣訓斥就是不為所動。

無奈比賽還要進行,金家藩只好將另外一名徒弟蔡寶健派了上去,結果小猴子蔡寶健被景添用神識籠罩住后同樣感覺渾身寒毛炸立,看向對手的時候墨鏡遮擋后的雙眼露出了一絲恐懼。

至於比武台上的美國隊選手見剛才的大胖子下場后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始終沒有散去,立即明白了威脅不是來自於對手,因此在裁判宣布比賽開始后馬上開始了搶攻,在心驚肉跳的蔡寶健放不開下、幾套動作便將他打下了擂台。

金家藩見到徒弟的表現后快要氣炸了,狠狠地對兩人說了一聲『回去收拾你們』后跳上了擂台,結果剛剛落地時感受到籠罩在身上的威脅感后立即腿一軟,好懸沒跪在地上。

吃驚地看向對面一臉壞笑的美國隊參賽選手,金家藩由於自尊心的緣故只能硬著頭皮擺出了起手式,畢竟他可是代表著韓國出賽,如果在場上被對方一打三了可就沒臉回國了。

隨著裁判宣布比賽開始,金家藩和兩名徒弟一樣有些放不開手腳被對方一陣搶攻。還好武道底子不錯小心地將對方攻擊全部接了下來沒有受傷。

又過了一會想到如此下去不是辦法,最後金家藩捨命地不再注重防守,將攻擊展開打算大不了來個同歸於荊

美國隊的那名選手畢竟武道修為離真正的高手差了點,被金家藩一陣反攻給踢得失去了意識,最後被醫療人員給抬了下去。

此時金家藩也理解兩個徒弟為什麼表現那麼差勁了,同時也明白過來威脅不是來自對手而是另有其他。

比賽繼續,由於那名美國隊的格鬥家昏迷了過去沒有將場上的怪異告訴隊友,因此第二名上場的美國隊選手立即表現得和金家藩的兩個徒弟如出一轍,在比賽開始后沒兩下便被金家藩突破了防禦幾腳給踹了下去。

在第三名美國隊成員同樣被踹飛后第一場比賽韓國隊獲得了最終勝利,不過在裁判宣布第二場比賽開始前金家藩打斷了裁判,跑到選手休息區打算問一下到底是誰這麼不道德干擾比賽。

面對詢問眾位格鬥家心思各異地對視了一眼都沒有說什麼,最終還是鎮元齋老頭子給金家藩留了點面子,含糊地解釋了一下並不是他們做的,剛才眾人也都感覺到了那股威脅。

由於鎮元齋屬於老前輩了出名也比較早,雖然之前沒有接觸過但名聲早已在格鬥家圈子內傳開,因此金家藩最終相信了他的說辭,無奈地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中安慰了兩名徒弟一番。

比賽還得繼續,接下來所有參賽者全部上台打了一場,同時也感受到了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因為金家藩剛才的述說,雖然所有參賽選手全都感覺十分不自在但也相對放得開多了,沒有表現得像金家藩的兩名徒弟和美國隊那般縮手縮腳。

當然,表現得最差的還是所有女性格鬥家,擁有靈敏感知的她們在上場后察覺到那股彷彿被扒光示眾的感覺沒當場叫出來就好不錯了,全部匆匆比劃了兩下便舉手認輸跳下了擂台,而所有武道家見此也沒有感到意外,畢竟他們也有那種裡外全部被看光的感覺……

第一輪比賽過後景添終於將神識收了回來,同時也清楚了這個世界武道家的大致情況。

原來,拳皇世界的武道除了像草薙京的血統和麻宮雅典娜的超能力外全都是練的外功,通過將外功練到極致而在體內產生內氣,比賽中所發的各種波動拳就是將體內的內氣硬逼著發射出去,和龍珠世界的武道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這個世界雖然有著靈氣但實在太過稀薄,比現實世界好不到哪裡去。

但即使如此這個世界的武道也比龍珠世界要高級好多,起碼景添就在不多的幾位格鬥家身上發現了他們的武道都融合了不同的意志進去。這點龍珠世界中並沒有出現,可能是那個世界的『氣』太充裕了才導致對武道意志的不在意。

也就是說,如果將拳皇世界的武道家放進龍珠世界,那麼他們的實力將會十分恐怖,一個個都可以把克林甩得沒影兒。

另外,不同於其他武道家的由外而內,鎮元齋老頭子的情況卻是由內而外,論身體強度差了那些武道家很多但是對於內氣的修鍊如今卻將眾人甩了好幾條街,不僅內氣充裕,在景添的觀察下發現他已經接觸到了天地靈氣這種比『氣』高一級的能量。

閑話不敘,自從景添收回神識后第二輪淘汰賽時眾位格鬥家終於鬆了口氣,並將實力完全發揮了出來,格鬥也變得十分精彩,讓所有觀眾看得十分過癮的同時也讓背後通過監視器觀察的黑手盧卡爾那一直緊皺的眉頭鬆了開來,畢竟如果這些武道家都是第一輪比賽的水平那麼就讓他太失望了,根本沒有讓他打敗后做成銅像的資格。

景添結束了觀察后便悠閑地如同普通觀眾一般觀看起比賽,因為如今的格鬥家都還稚嫩,唯一一個實力不錯的鎮元齋還始終扮豬吃虎不將身手暴露,所以景添對他們那過家家般的實力沒有什麼值得借鑒之處,只好當做看熱鬧了。

一番淘汰賽下來,最終只剩由草薙京帶領的日本隊和由崎琢磨帶領的墨西哥隊勝出,準備參加明天的決賽。

景添在眾位格鬥家的場下交流中發現了一些好玩的東西,雖然這個拳皇世界是由遊戲建立出來的,但眾位格鬥家將體內練出的那種『氣』都稱呼為了港漫中的『絕對領域力量』,交流中也大都相互詢問著絕對領域修鍊到百分之多少之類的,至於怎麼修鍊只交流了一點皮毛,對於各流派的核心都自覺地沒有提及。

景添聽到這些后雙眼一亮,再看了看沒正行地歪坐在椅子上的鎮元齋,不由想到由外而內練出的『氣』被稱呼為絕對領域力量,那麼鎮元齋體內那種和天地靈氣互交的氣恐怕就是港漫中提及的『究極力量』了,那麼將來的『大宇宙力量』又是什麼呢?想到這裡景添不由來了興趣,十分想立即出去將這個拳皇世界的時間加速,好在最終忍耐了下來。

過了一天,第二天如原著般草薙京帶領的日本對獲得了最後勝利得到了拳皇這個稱號,由草薙京代表格鬥家去會見拳皇大賽的舉辦方。

最終盧卡爾見獵心喜,對草薙京宣告了他的目的后兩人展開了戰鬥。

這裡出現了一點不同,原本草薙京的實力因為連番戰鬥的緣故並不是盧卡爾的對手,但由於景添對這場戰鬥來了興趣放出了神識,結果盧卡爾同樣體驗到了昨天眾位格鬥家比賽時的那種威脅感。

結果,早在昨天就習慣了的草薙京抓住了這個機會,一番爆發后盧卡爾十分憋屈地被吊打了……

草薙京勝利后也沒在意盧卡爾的死活,出去后和各位武道家將情況說了一下。

眾武道家十分憤慨,不過得知盧卡爾已經被草薙京打『死』后也只能無奈各自告別,打算回去吸收一下這次大賽的經驗和心得。

眾人散去後景添想了一下,最終按下了現在就去和他們接觸的打算,返回了空間開始再一次的加速拳皇世界的時間。

不過將時間加速進入了95年、景添發現盧卡爾再次復活並身邊跟了兩名秘書後這才想起錯過了什麼,那便是大蛇一族的八傑集之首『息吹暴風高尼茨』將頻死的盧卡爾救了,並派下了八傑集的成員薇思和麥卓去輔佐監視他這個劇情。

不過景添只是猶豫了一下便將其拋在了腦後,雖然八傑集十分具有研究和收藏價值,但他們最為活躍的時間是從96年開始的,明年再出手也不遲。

隨著時間的加速,很快來到了95年拳皇大賽舉辦的時間,仍舊加速過了各國的預選賽,在決賽時將時間回復了正常後景添再次進入了拳皇世界,出現在作為最終決賽場地的那艘航母上面。

由於景添進入拳皇世界時又忘記了收攏體內散發的那股微弱氣息,雖然出現在航母上馬上收攏了回去但仍舊被有心人發現了,在船艙各自休息室內的八神庵、草薙京、鎮元齋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景添出現的方向。

至於幕後黑手已經獲得了大蛇一族血液的盧卡爾和被他洗腦的草薙柴舟同樣轉頭看了過去,而在另外一個房間的麥卓和薇思也愣了一下對視一眼……

這次大賽因為全世界已經有了拳皇大賽的概念,因此並沒有像去年那樣以國家隊伍為幌子舉行,而是一眾武道家和相熟的人組成了具有特色的隊伍,比如草薙京的『主人公隊』以及八神庵的『天敵隊』等。

就在景添仍舊晃悠悠地冒充工作人員等待中,很快第一輪淘汰賽開始了。

同樣佔據了觀眾台的第一排最好位置,同樣不動聲色地放出神識將擂台籠罩,等待著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主持人對全世界同步演播的攝像機一陣聲文並茂的介紹后,第一輪比賽由『女子格鬥家隊』和『餓狼傳說隊』出常

比賽雙方的第一名出場人員東丈和崎由莉剛一跳上場地,突然雙雙身子一僵,崎由莉更是「呀1地一聲尖叫,在所有人疑惑中緊緊地雙手抱胸蹲了下去:「討厭!又來1

「由莉!怎麼了1作為隊友的king驚訝中一邊關心詢問一邊跳上了擂台,結果身子剛剛進入擂台範圍突然同樣一僵,落地時不由趔趄了一下,臉色迅速黑了起來,雙手不斷抬起又放下,一副想要遮掩的樣子……

發現king也出現不對的不知火舞一臉焦急地詢問:「king姐怎麼了?」說著便要上台。

「火舞不要上來1king連忙阻止了隊友,而後咬牙切齒地低聲道:「去年那種被看光的感覺又來了……」

不知火舞腳步一頓,而後大驚地快速向後跳開,彷彿擂台上有什麼洪水猛獸一般,同時回憶起去年的那種感覺臉色迅速紅了起來……

這時在另外選手席那邊的崎琢磨和崎良見女兒和妹妹出現了狀況也跑了過來,崎良急聲問道:「由莉怎麼了?」

此時king已經忍耐著不適來到了崎由莉身邊,堅定地站在那裡為隊友送上心裡安慰,而對手東丈也知道怎麼回事,站在那裡並沒有出手的打算。

見崎良詢問,king咬著嘴唇將情況再次低聲說了一遍,而崎良和他父親崎琢磨聽完后臉色同樣黑了下來,想起了去年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混蛋!到底是誰1暴脾氣的崎良憤怒地轉身大吼一聲,眼神凌厲地在全場不斷掃視著。

裁判不明所以,見出現了意外情況只好將比賽暫停下來,而其他一些和場中幾人關係不錯的武道家這時也湊了過來關心地問著怎麼回事,不過在聽說了情況后紛紛沉默下來,一個個臉色同樣不怎麼好。

過了一會也沒商量出什麼辦法,就在女性格鬥家隊為難地打算放棄比賽時,崎琢磨一臉嚴肅地對已經下了擂台的女兒崎由莉道:「早就和你說過,女孩子家家的就老實地遠離武道算了。」

崎由莉對於這點始終無法認同,她一直以來的努力都是為了向父親和哥哥展現她不輸於人的一面,因此聽完父親的話后倔強地抬頭盯著崎琢磨,一副沒門兒的樣子。

崎琢米見此皺了下眉,低喝道:「既然想要在武道上繼續走下去就給我站起來上擂台!我們極限流的精神難道就因為這種干擾便退縮嗎1

「可是……」崎由莉咬著嘴唇想要反駁,但那種羞人的感覺又無法在眾人面前說出口。

這時對那種感覺有點抵抗力、作為西方人的king開口了:「前輩,由莉畢竟也有難處,那種感覺就好像被、被扒光衣服讓人展覽一般……」

「嗯嗯1不知火舞在一旁連連點頭,臉上的紅暈始終沒有消下去。

崎琢磨聽了king的話后皺了下眉,繼續強硬地說道:「哼!都是借口!作為武道家我們連丟命都不怕難道還會怕被人看光嗎1

「可是前輩……」king剛想說崎由莉畢竟還是個小姑娘,這時當事人崎由莉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話:「不要說了king姐,我上場就是了1

「由莉……」不知火舞關心地想要繼續勸說兩句。

「不要說了火舞,我已經決定了1崎由莉說著直接轉身跳上了擂台,渾身一僵后硬著頭皮矗立在了那裡……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