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七十章切磋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 不約而同地咽了口口水,半晌克林才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師、師兄……這種攻擊太、太恐怖了吧。雖然想學但我們用不上吧?」 「誰說用不上?」景添搖搖頭透露了一點信息道:「你們知道我有去過陰間嗎...

在樂平飛出去之後景添突然升起一個念頭,既然這三個傢伙開始不知天高地厚地自滿起來了那麼就給他們留下點印記吧,希望讓三人可以持續一段時間看到印記便想起來一山還比一山高而不至於憊懶下去。

念及此處景添腳下一動,幻化出的巨狼張嘴巨吼一聲后突然消散,而景添已經來到了剛剛落地的樂平身前,壞笑著『砰』地一拳糊在了他的眼眶上,抬起拳后樂平眼眶肉眼可見地黑了一圈。

「呀!你賴皮1樂平被打回神后羞憤地一聲大呼,手突然往地面一按氣功炮用了出來,一聲爆炸過後借著反作用力貼著地飛了出去,遠離景添后另外一隻手在地上一撐,幾個後空翻後站直了身體捂著眼眶向景添看去。

不過在見到景添那一動不動微笑的樣子后樂平突然心中一驚,就在暗呼『壞了』時身前突然出現了景添那笑眯眯的面孔,在他一愣神兒中又是一拳糊在了另外一隻完好無損的眼眶上,樂平一聲悲呼再次被打飛了出去……

「這下平衡啦~」景添笑眯眯地拍拍手。

樂平躺在遠處地面上一動不動,過了半天才鬱悶地大喊一聲:「啊!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良啦1

「還繼續嗎?」景添彷彿沒打過癮似的舉》起拳頭看來看去。

「認輸1樂平半坐起身,頂著一對熊貓眼光棍地投降了,畢竟剛才景添用出來的那個『狼牙風風拳』可是給了他很大的靈感,此時正急著好好研究呢。

「噗嗤……」看著樂平頂著熊貓眼一臉正經的樣子,旁邊觀戰的克林沒忍住笑了出來。

就連天津飯都一臉的忍俊不禁,同時心中也有些吃驚,畢竟如今他們這種程度的實力外傷只要運轉體內的氣便可以消除淤青與積血,但現在頂著熊貓眼的樂平卻明白地告訴了他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事實也是如此,景添在那兩拳中將一些靈氣輸入進了樂平的眼眶中。在神識的配合下完全避開了會傷害到他的地方,如此一來由於靈氣比他們那只是從體內提煉出來的氣高了一級,那對熊貓眼只能慢慢等景添的靈氣散去才會恢復如初,並且由於靈氣的滋潤將來樂平的視力也會微微地有所提高。

沒去理會若有所思的樂平,景添挑了下坐眉看向樂不可支的克林道:「下面誰來?」

「呃……」克林和天津飯止住笑容對視一眼,最終克林道:「我來吧師兄。」

「好,我們過去一些,畢竟你比樂平實力高不少。」沒在意說出的話會打擊到樂平,景添說著輕點地面躥向了遠處,而克林也同樣跟了上去。

「來吧。」景添仍舊如剛才一般松垮垮地站在原地。對跟過來的克林說道。

從剛才的交手情況看來,如今克林已經無法將景添這種姿態不放在心上了,在擺出龜仙流起手式後腦中飛速轉動尋找著應對方式,他可不會如樂平那樣直接衝上去。

突然,克林收在腰間的胳膊變拳為掌,大喝一聲向著景添推去,一道氣功炮瞬間發出十分快速地撞向對面。

景添沒有抵擋,否則靠實力碾壓就無法起到教訓的效果了,面對這道氣功炮同樣留下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喝1景添剛剛移動到下個位置。不想克林一聲大喝中又是一道氣功炮襲來。

「比樂平的感知靈敏多了……」景添心中暗道一聲后再次留下殘影消失,突進到克林身邊。

「嘿1克林再次未卜先知,不待景添攻擊便一拳打來。

『』地一聲景添抬手架住了克林的進攻,對翹著嘴角的小光頭道:「不錯呀。兩次都識破了我的殘像和進攻路線。」

「嘿1克林一個用力使兩人分開,后跳一步笑道:「那是當然,我可是在感知氣這方面下了好大功夫呢,再說師兄你的殘像拳用的也不對。留下的殘像總是那麼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

景添一愣這才恍然,苦笑一聲道:「怪我了,但是沒有辦法。我不像你們接受了老師的系統教導,都說我不是武道家了。」

克林聞言苦笑一聲:「師兄你就別打擊我們了,不是武道家都這麼厲害,讓我們總感覺這麼久的辛苦鍛煉都白費了……」

「呃……」景添語塞,不過為了避免真的打擊到他們只好說道:「我和你們不同,我的家族太得天獨厚了對於氣的修鍊十分有優勢,再加上還有超能力,因此我也就只強在這點而已,如果有了和我實力差不多的存在那我就一定打不過了,所以你們要加油,等將來在儲氣量趕上我之後就肯定會比我厲害。」

「嘿1克林笑了一聲:「這正是我們所期待的,小心啦師兄,第二輪來啦1

「好。」景添聞言笑著同樣擺出了龜仙流的起手式。

「哈1克林突然爆了一下氣,實際上卻學著景添的樣子用出了殘像拳。

如果換了其他武道家還真可能被那一下爆氣給吸引了注意力,但景添的靈覺有多靈敏,瞬間回身向剛出現身形的克林打去。

克林也不會認為這次攻擊就會輕易得逞,因此和景添對了一拳後繼續借勢攻擊,將龜仙派格鬥術完美地發揮了出來。

布滿氣的拳腳不斷進攻,同時全身上下都變成了可以攻擊的武器,一邊通過拆解著景添的攻擊一邊通過攻擊引出空門,而後抓住機會向暴露出的空門攻去。

景添將氣維持在和克林同樣的程度,不過觀察力卻無法放水,因此兩人自從近身短打以來始終維持著不動,將攻擊全部接了下來的同時並同樣抓住空隙反擊,反倒克林有時實在拆解不開攻擊只好上躥下跳地躲閃。

再次后跳躲開一拳抵擋不及的攻擊,克林後空翻中停在了空中,突然雙手張開擺在了額前大喊一聲:「太陽拳1

一片刺眼的白光突然亮起,還好景添見到起手式的時候便及時地閉上了雙眼。

突然景添表情一愣,頭一次后跳開來躲過了克林的一腿。

原來克林在用出太陽拳后立即攻擊了過來。不過聰明地運轉了龜仙人教授的內力將所有氣全部收攏在體內,如果單憑感知根本察覺不到人在哪裡。

原本克林以為廢了景添視力和感知後會無聲無息地偷襲成功的,不想景添雖然裝作中了太陽拳閉上了雙眼,但卻下意識地放開了神識發現了這次攻擊。

不過景添也好在放開了神識,否則這次就真的要中招了,畢竟克林的這套組合攻擊實在是讓人不得不叫一聲好。

克林見景添躲過了攻擊有些意外,不死心地繼續腳點地面再次沖了上去。

景添好像看到了一般再次橫移了一段距離躲了過去。

見此克林不由停了下來疑惑地問道:「師兄你是怎麼發現的?」

景添當然不會說是神識看的一清二楚,只好找借口道:「拳風的聲音和移動時衣服發出的聲音。」

克林一愣,隨即佩服地說道:「受教了師兄1

之所以這麼說,卻是克林等人自從實力大漲后早已習慣了以硬碰硬。在神殿接受了心如止水和對氣的感知訓練后更是將其他細節拋之腦後,不想現在被景添的一席話說得醍醐灌頂,頓時收攏了自大的心思。

其實龜仙人也和他們說過這些,不過因為實力飛漲的緣故誰都沒有放在心上,以為有了氣和感知后就足夠了,直到現在切身體會之後才被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景添神識觀察到克林那一臉虛心受教的樣子滿意地微微一笑,也不繼續裝著看不到了,睜開眼再次擺出了龜仙流起手式,示意克林繼續。

「師兄小心。我要用最近才練成的絕招啦1克林說著雙手手腕合攏擺出了龜派氣功的架勢。

景添一愣不由說道:「隨便用龜派氣功沒關係嗎?要知道我可是會躲的。」

克林沒有說什麼,只是嘴角一挑繼續低喝:「氣——功1

雙手從腰間迅速向前一推,一股半米粗的氣柱推著直徑一米多的氣團從克林手中發了出來,十分快速地向景添襲去。

景添雖然不解但也腳下一點直接飛上了天空。正要開口教訓克林浪費攻擊時突然克林一副你上當了的樣子雙手向上一抬。

與此同時景添腳下的氣功炮突然拐了個九十度的彎繼續向著景添追來。

「沒用,這招我早就見過啦1景添毫不緊張地說完便用舞空術向著旁邊橫移了開來,再次讓過了氣功炮。

「還沒完1克林大喊一聲,雙手維持著龜派氣功的姿勢連連揮舞。控制著氣功炮不斷拐彎向景添追去。

景添見此突然雙腿在空中一點拖著身後的氣功炮加速向著克林衝去。

克林也沒在意,早就預料會有這麼一招,就在景添來到他面前打算學小悟空那樣做個鬼臉嚇嚇他時。克林雙腳輕點離開了地面,在龜派氣功的反作用下迅速向後退去,而此時氣功炮已經在景添一愣之下來到了他的身後,眼看就要命中。

「哈,好小子1景添贊了一聲再次向克林追來。

克林見此突然運起舞空術飛上了天空,並且一聲大喝。

突然,追在景添身後的氣功炮『』地一下炸開,那一米直徑的氣團瞬間炸裂變成了好幾十發小型氣功炮將景添上下左右全部包圍落下。

景添再次一愣,心中大讚之下也沒放棄抵抗,猛地爆發出一股和克林相等的氣護在周身後找准一個小型氣功炮稀疏的地方突圍了出去。

轟轟轟……

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起,站在空中的克林滿頭大汗地不斷喘息,畢竟剛才分心操縱那道氣功炮沒有那麼容易。

因為景添爆發了氣,因此克林十分清楚這次攻擊只給景添造成了很小的麻煩,不過欣喜的是終於打中了一次有效攻擊。

煙塵散去後景添的身形現了出來,正站在那些被氣功炮打出的坑外抬頭看著克林,一臉的讚賞。

「怎麼樣師兄,我這招還可以吧,如果不是用的不熟練我還可以控制那些分散開的氣功波。到時候你可沒這麼容易突破出來啦。」克林一邊喘息一邊自豪地說道。

景添重重點頭:「非常不錯的思路,這樣,我教你一招比較危險的招數你看好了。」

聽了景添的話不止克林,就連遠處觀戰的天津飯和樂平也集中了注意力。

在三人期待的神色中景添將右手高高舉了起來,突然『嗡』地一聲過後,一道氣元斬出現在了景添舉著的手掌上方,不斷發出陣陣切割聲。

樂平由於潛力實在太低,對這個景添釋放出來的氣元斬看的不太明白只是感覺有些新奇,但克林和天津飯不同,感知到氣元斬的不斷旋轉和震動后立即臉上出現了吃驚的表情。

景添四顧看了看。見周圍實在沒有什麼目標后只好空著的左手一托,用念力將遠方地面抬出了一塊五米見方的巨石。

在克林和天津飯期待中,景添舉著的右手向巨石那邊一揮,頭上原本是克林將來發明的氣元斬瞬間便向著巨石飛去。

在三人目瞪口呆中,氣元斬無聲地斜著穿巨石過消失在遠方。

待景添散去了氣元斬上的氣防止傷害到什麼后,只見那塊巨石突然發出『嚓』一聲輕響,緊接著一陣摩擦聲響起,巨石上半部分斜斜地落了下去『轟』地一聲砸在了地面上。

「好、好厲害1因為在高空的緣故克林清楚地看見了巨石斷裂處的平滑,再想到如果攻擊打在人身上……

「還沒完呢。」景添的話讓想要去近前查看的三人停住了身形。

在三人更加期待的目光中。景添一舉手再次出現了一道氣元斬,沒有停歇地直接扔向了巨石,緊接著,在三人疑惑中那道一米多直徑的氣元斬彷彿剛才克林那發氣功炮般突然破碎開來。形成了一片密集的小型氣元斬『嗖嗖嗖嗖』地全部穿過了巨石……

「這、這……」三人徹底驚呆在了那裡,絞盡腦汁思考著如果面對這種攻擊怎麼才能躲開,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沒有辦法……

「怎麼樣?」景添的聲音讓三人回了神。

咕嚕……

不約而同地咽了口口水,半晌克林才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師、師兄……這種攻擊太、太恐怖了吧。雖然想學但我們用不上吧?」

「誰說用不上?」景添搖搖頭透露了一點信息道:「你們知道我有去過陰間嗎?」

「啊,我在天神那聽說過。」樂平在克林和天津飯搖頭中說道,畢竟當初在神殿時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用心鍛煉。因此在和波波先生聊天中知道了這件事。

「嗯。」景添點了下頭道:「我在陰間可是有見過各式各樣的外星人呢,既然外星人都存在那麼肯定也有外星人強者,萬一將來會來侵略地球呢?到時候這種絕招不就能用的上了嗎。」

「呃……」樂平和天津飯對視一眼道:「這麼說好像也對。」

「所以說技多不壓身,你們都學一下好了。」景添招招手讓克林過來說道。

克林落下來后三人都點頭答應下來,並打算立即學習。

景添搖搖頭:「不用急,現在克林切磋完了該天津飯了,等會我再教你們。」

「好1天津飯看了兩場戰鬥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立刻脫掉了上衣扔在地上發出『』地一聲。

「什麼1克林和樂平大驚:「原來你一直帶著負重呀1

見兩人吃驚天津飯忍不住嘴角得意地一彎:「是啊,除了用師兄送的重力設備鍛煉時不戴負重,平時我都穿著這件特意請求天神製作的負重衣。」

「好狡猾。」克林和樂平異口同聲埋怨了一句,心中暗自決定回去就找天神要一件一樣的負重衣去。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好了,你們退開點我們要開始了。」

待克林和樂平退遠后,景添對天津飯點了下頭:「來吧。」

「師兄請指教1天津飯見過了剛才的兩場戰鬥終於在心中認可了景添師兄的身份,行了一禮后擺出早已習慣的鶴仙流起手式。

景添一愣但也沒說什麼,笑著回了一禮后擺開龜仙流起手式。

「哈1天津飯同克林一樣起手都是遠程攻擊,不同於克林直接的氣功炮,天津飯推出的這一掌只是掀起了一片狂風,卷著沙土向著景添籠罩過去。而他本人則跟在狂風之後猛地沖了上去。

景添面對這種干擾視線和注意力的攻擊抬起手向身旁揮舞了一下,同樣捲起一道狂風將迎面而來的沙土引開,而後架住了天津飯的攻擊。

天津飯畢竟從小在鶴仙流的培養下長大,不同於龜仙派的路數以力破力,而是將鶴仙派那種輕盈靈動的攻擊發揮得行雲流水,同時結合了龜仙派的一些特點,在攻擊的同時注重了氣的輸出,一時間沒有像克林那樣需要配合腳下步伐不停地閃避,反而和景添打得有聲有色。

一番幾分鐘的對攻,天津飯借著一次相撞向後跳開。雙手在身前迅速結印,「哈1地一聲背後再次冒出兩隻胳膊,二話不說再次撲身而上。

景添微微一笑,輕喝一聲『狼牙風風拳』,手上的速度立刻提了一個級別,再次勾勒出了半個狼前身,面對四條胳膊的天津飯仍舊對攻得毫不後退。

遠處的樂平見到景添手中再次使出了『狼牙風風拳』后雙眼一亮,集中了所有注意力開始觀察起景添的動作來。

過了片刻,天津飯見仍舊無法佔據上風。突然手上動作一變猛地加大了氣的爆發,成功將景添殘影般的拳勢打出一個僵直后,背後的那兩條手臂立即擺出了氣功炮的姿勢。

「哈1一聲大喝,天津飯雙手繼續攻擊的同時身後那兩隻手也將氣功炮發了出來。瞬間向著景添壓去。

景添嘴角一翹不退反進,手上加力向兩邊一分將天津飯打出了一個大大的空門,緊接著一貓腰貼了上去,在天津飯大驚時腳下用力向上一躥。低著頭便打算頂對方的下巴。

天津飯由於額頭有著第三隻眼的緣故勉強看清了景添的攻擊路數,連忙將頭後仰躲了開來。

景添一頂不成,待肩膀升到與天津飯腦袋同高的時候雙臂突然來了一個雙峰慣耳。

天津飯見此連忙抬起雙手擋在了腦袋兩側。卻不料景添繼續升高,雙膝一曲迎面撞來。

無奈下天津飯只好繼續大幅度後仰躲過了膝撞,就在他以為這波攻擊終於過去時,不成想景添懷笑中雙腿再次下踩,一下子踹在了天津飯肚子上將他徹底踩得趟倒在地。

還沒完,就在天津飯剛剛瞪大雙眼發出一聲短促的『唔』聲時,空中的景添抬起雙手,五指張開擺在了額前:「太陽拳1

「啊1

被景添踹得瞪大了雙眼的天津飯將這波『太陽拳』吃了個正著,立即三隻眼開始嘩嘩流淚,雙手也條件反射地捂住了眼睛。

「呵呵。」景添輕笑一聲落了下來,無聲無息地來到蜷縮在地的天津飯身邊,抬手按在了他的腦袋上輕聲道:「氣功炮,你輸啦。」

天津飯愣了一下,沒有感覺到攻擊后露出一絲苦笑:「我輸了。」

景添笑了一下後退幾步,給對方恢復視力的時間。

過了一會天津飯終於睜開了仍舊流淚的雙眼,對景添點了下頭道:「多謝師兄指教。」

就在景添笑著剛要客套兩句時,遠處的克林和樂平也揉著眼睛跑了過來:「師兄你真是的,都不控制一下範圍,連我們倆都中招啦1

景添眨眨眼后聳了下肩膀:「誰叫我不是武道家呢,不會控制啦~」

「騙人1克林氣憤地蹦了起來:「剛才你展示的那個絕招沒有控制力怎麼可能放的出來,你分明就是故意的1

「我說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還想不想學氣元斬啦。」景添無良地威脅道。

「你、你……好吧師兄,那是意外。」克林無奈認慫……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各種支持。

感謝冰封雷龍、『小學沒畢業』兩位的打賞。

感謝惡魔大統帥、宇無痕兩位朋友的月票支持~

總訂閱滿十萬了,祝賀自己一下……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