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幻想世界 科幻小說

我的幻想世界 第一百六十四章魔法側來襲

作者:地球本地人

本章內容簡介:p> 「主人,我這就下去清理了他們。需要留活口嗎?」被洗腦的垣根帝督在其他人怪異的表情下請示道。 景添看了監控畫面一眼,發現來敵幾乎都是萌妹子后啪嗒啪嗒嘴道:「看情況吧,能不死人最好別死人。...

現實世界中的不知名處,突然之間虛空中一些光條快速向一起聚攏,很快形成一個完全中性分不出男女的人,一雙金色的雙眸環視了一圈後向前邁了一步,瞬間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已是在一個無論上下左右全部白茫茫一片的地方,只是這裡唯一不協調的便是有一座漆黑色的雕像突兀地佇立在那裡,就彷彿一張白紙上的一點墨點般讓有強迫症的人十分抓狂。

金色雙瞳的人下意識地看著雕像皺了下眉,清冷地說道:「撒旦,你怎麼又跑這來了。」

「嚓嚓……」陣陣脆響過後黑色的雕像突然化作了人形,意外的是恢復后並非渾身漆黑,而是同來人一樣一身銀白裝束,只是雙瞳是黑色而已。

撒旦恢復后扭動了兩下脖子,盯著來人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道:「加百列你怎麼有空來這兒了?」

正是剛從『超電磁炮』世界收回了念頭的加百列有些不喜地看了撒旦一眼:「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撒旦挑了下眉,非常磁性的聲音響起:「父神分配給我們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黑咕隆咚的睡個覺都感覺壓抑,所以來這裡沐浴一下聖光。」

「又是這樣1加百列不滿地囑咐:「那些下位惡魔並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你最好多回去照看一下免得引出什麼亂子。」

「沒關係,反正有那七個傢伙看著,不會亂的。」撒旦仍舊慵懶地說道,而後好奇地問道:「你呢?不去給那些下位天使做雕像膜拜怎麼來這了?」

「世界珠出現了。」加百列也沒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撒旦聞言臉上慵懶的神色瞬間消失不見,高貴、神秘、嚴肅的氣質由內而外地散發了出來:「那可真是不得了的事情,我配合你一起喚醒吾主,過會和我說說。」

加百列聞言輕輕點頭。隨後上前一步同站過來的撒旦一起單膝跪了下去,一首聖歌突然響徹了整個空間,同時一股無形的波動從兩人身上蔓延了出去。

過了片刻,突然空間中凝聚出一團白光,一道聲音從中傳了出來:「何事。」

「吾主1加百列兩人同時低頭行禮,而後加百列雙指在眉間一點,一絲金光被手指從腦門拉了出來形成一個指甲大的金色六面晶體。

待六面晶體剛剛形成時,一股波動從上面掃過,頓時那團白光微不可查地晃動了一下。

過了片刻聲音再次傳出:「對知情者告知下去,多加關注附屬世界。」

「是1兩人同時低頭應聲。

空間中聖歌突然消失。而光球同樣不復存在,這時兩人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撒旦伸手將金色六面晶體從加百列手中接了過來,而後一股波動掃描了一下,加百列在『超電磁炮』世界的經歷瞬間被撒旦全部知曉。

「看來有事做了。」撒旦將六面晶體遞迴加百列,在對方重新按回腦中后嘆息一聲,有些留戀地看了看空蕩蕩的純白空間后說道:「那我去通知我們那邊,走了。」

說完也不等加百列回應,撒旦瞬間化作一道黑光消散,整個空間只剩下彷彿融入了周圍環境的加百列一人。

加百列定片刻。隨後同樣化作白光消失不見,這個不知道處於哪裡的空間徹底死寂下來。

與此同時,一股波動從不知名處蔓延了出去,很快另外七股波動迎來交纏在一起。不一會又紛紛消散……

『超電磁炮』世界中,景添見少女們終於從喪失中恢復了一些后連忙找著話題,說一些空間中的事轉移眾位少女的注意力,以期他們徹底將外面人格互換的那種違和記憶徹底忘掉。

一番苦心總算沒有白費。晚上休息時少女們總算活潑起來,在景添的安撫下聊了會天後老實地睡覺了。

翌日,從御美琴和不知何時趴到身上的白井黑子肢纏中脫離出來。景添起身後叫醒了眾位少女,吃過早餐后將她們送進了空間城市中去和那兩萬名御妹妹玩耍,至於上學的事情景添乾脆給她們請了長假,反正過些日子他打算的行動有些動靜不小,這一段時間上不上學都無所謂了。

這一天景添終於開始給一方通行調整身體,而知道了此事的其他新暗部成員也全部跑了過來,充分發揮了她們少女的優勢,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景添,大有一副你不給我們也調整身體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無奈下景添只好將一方通行和垣根帝督一起調整,完畢后打發他們倆去虛擬練習室適應后又開始給一眾女生調整,當然其中春光讓景添看了個夠,特別是麥野沈莉和食蜂操祈,那身材完全是往露西那方面發展的……

這些小丫頭們調整完畢后也沒在意被景添看光,畢竟她們不同於御美琴幾人,能夠獲得如今的實力不知道參加了多少個研究所的開發試驗,早就習慣了被一大群白大褂看光了,反正景添隱藏的好始終一副正人君子的磨樣,因此少女們都沒往別的方面想……

暗樂的景添如今也不隱藏,直接帶著這一群手下進入了空間城市,震了他們一把后找到露西,為他們量身定做了計算公式後放他們出去自己到處逛了。

接下來幾天平靜度過,景添仍舊始終躲在學園都市中很少進入空間,畢竟那兩萬名御妹妹實在是太恐怖了,只要一名發現他后立刻整個御網路都知道了,保准很快就會被四面八方出現的妹妹們包圍,而後各種咸豬手各種福利立即將景添埋沒,吃不消的景添只好跑回『超電磁炮』世界,希望過段時間這些御妹妹的新鮮勁兒過去就好了。可惜,他根本無法估量所謂的熊孩子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三天過後,這天景添拒絕了一方通行他們去空間『散心』只將和御妹妹玩出興緻的御美琴等少女送了進去。

就在景添招來露西陪他一起給一方通行他們做鍛煉計劃時,突然研究所外的防禦術式遭到了攻擊,使景添和露西同時一愣。

疑惑到底是誰那麼大的膽子居然還敢來惹自己,景添放出神識向外看去。不過頓時又是一愣。

此時研究所外面已經被各種cosplay穿著的魔術師們包圍了,正用各種魔術攻擊著研究所外面的大型移動教會術式,還有三波人分別聚在一起準備著大型魔術,看起來他們好像有信心攻破露西所布的防禦似的。

看著外面的魔法側大軍景添哭笑不得,真是一群腦子僵硬的傢伙……

其實研究所並沒非完全無法通行,只要他們老老實實從大門走進來就會暢通無阻的,不過這群魔術師都犯了經驗主義錯誤,來到研究所樓下感知到防禦術式的存在後下意識地以為無法進入,這才在外面不斷地上躥下跳……

和露西對視一眼,景添關掉虛擬訓練的投影。拍拍手將訓練的四位level5以及麥野沈莉的三位小跟班叫了過來。

「怎麼了?」麥野沈莉問道。

「有人在攻打研究所,你們去解決一下唄。」景添說著在操作台上點擊了幾下,將大樓外的監控畫面調了出來。

「這是……魔法側的?」麥野沈莉知道不少,通過外面那群人的五花八門穿著立即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親愛的所長先生,您怎麼得罪他們了,居然派了這麼多人來襲擊這裡?」食蜂操祈瞪大著雙眼看著監控畫面問道。

景添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鬼知道他們抽什麼風,而且學園都市保准也有參與,沒看附近都被隔離了嗎。」

「主人,我這就下去清理了他們。需要留活口嗎?」被洗腦的垣根帝督在其他人怪異的表情下請示道。

景添看了監控畫面一眼,發現來敵幾乎都是萌妹子后啪嗒啪嗒嘴道:「看情況吧,能不死人最好別死人。」

「是1垣根帝督應了一聲二話不說轉身向外走去,一方通行『切』了一聲一傲嬌地沉默跟上。而女孩子們對視了幾眼,猶豫了一下也堅定了決心向外跑去。

景添對眾人的反應十分滿意,不過仍舊開口叫住了少女們:「等下,麥野一個人去就好了。食蜂操祈和你們三個留下,外面那些魔術師都有保護大腦的魔法飾物你的能力無法起到作用,而你們三個太弱了出去容易送人頭。」

「什麼送人頭呀。所長大叔超~看不起我們嗎?」絹旗最愛嘟著嘴不滿地說道,兩名同伴也一起點頭贊同。

而食蜂操祈聽了景添的話后則十分聽話地停下了腳步,聳了聳肩帶動胸前一對兒巨大晃了晃,走到旁邊休息椅上坐了下來。

「最愛你們三個留下。」麥野沈莉想了一下后命令道,而後轉身跟上了一方通行。

絹旗最愛三位小丫頭對麥野沈莉的命令沒有抵抗力,只好有些失望地留了下來,圍在監控畫面前看著,打算準備隨時下去支援。

很快三位超能力者來到了樓下,一個個信心十足根本沒將魔法側放在心上地直接走出了大門,使所有攻擊的魔術師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

與此同時沒有窗戶的大樓中亞雷斯塔通過監控見到一方通行三人後雙眉不由皺了起來,旁邊傳來艾華斯的一聲嗤笑:「自作自受……」

研究所大門處,麥野沈莉眼神不善地環視了一眾魔法師一眼對身邊兩人問道:「怎麼處理?」

垣根帝督二話不說背後展開了未元物質翅膀,直接用能力將翅膀材質變成了絕緣魔法的物質。

而一方通行則邪惡地咧嘴一笑:「那個混蛋的調整還真是作用不小,計算公式也不錯,如果換過前兩天的我恐怕還需要一點時間理解魔法這種東西,不過現在我已經瞬間了解了,你們不想動的話可以休息,讓我活動活動。」

一方通行說完,在垣根帝督和麥野沈莉一臉無所謂中邁步向著外面的魔術師人群緩緩走去,一邊走一邊臉上露出了惡黨般的兇惡笑容,雙眼透出一種見到獵物的興奮目光。

隨著一方通行那不斷散發著惡意的接近,終於對面人群中沒有高級領導者的俄羅斯成教所屬。『殲滅白書』部隊中一名成員開始忍不住最先動手。

彷彿導火索般,一人動手后其他人也紛紛動手,頓時各式各樣的攻擊鋪天蓋地的向著一方通行砸去,就連後面的垣根帝督和麥野沈莉也沒有放過,同樣有五分之一的攻擊是向著他們兩人衝過去的。

「哈哈哈!雜碎們1一方通行張狂大笑中,所有接觸到他的攻擊全部速度更加快地反射了回去,頓時敵群中出現一片混亂。

而垣根帝督面對攻擊只是一根翅膀橫檔在了他和身邊麥野沈莉身前便將全部攻擊擋了下來。

「多管閑事……」麥野沈莉雖然說的傲嬌,但也同時將舉在手掌前方的粒子盾散掉了。

垣根帝督看了她一眼平淡地說道:「既然是同伴自然要互助,你受了傷會影響到主人以後交給我們的任務。」

「切……」麥野沈莉聽到垣根帝督對景添的稱呼心思複雜地啐了一聲。

這時,一方通行那有些興奮的罵聲響起:「雜碎們!都去死吧1

垣根帝督聽到后再次改變了翅膀的材料。頓時擋在兩人身前的翅膀變得透明起來,正好看見一方通行狠狠地一個跺腳。

「轟1地一聲,伴隨著地面劇烈一震一方通行腳下的地面突然爆炸般濺起一大堆碎石,而後那些碎石瞬間炮彈般向著人群中衝去。

「礙…」

一片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起,三堆聚集的魔術師隊伍中頓時倒下一群人徹底失去了戰力,不過總算一方通行還記得景添的話,並沒有殺死他們只是打斷了魔術師們不致命處的骨骼而已。

一方通行不屑地咧嘴一笑,腳下再次一跺又是一片碎石炮彈打了過去。

「防禦1魔術師隊伍中有人大喊,立即人群中會防禦術式的連忙撐起了護罩。雖然被炮彈打穿了幾層但架不住防禦的人多,終於將一方通行的這次攻擊擋了下來。

一方通行見此鬱悶地皺了下眉,抬腳就要往人群中走。

「我來吧。」垣根帝督這時開了口讓一方通行的腳步一頓,不過想了想省得麻煩一方通行也就乾脆停了下來。打算讓垣根帝督來一下。

垣根帝督擋在他和麥野沈莉身前的翅膀沒有動,另外一根翅膀忽然向前扇了一下。

一陣狂風中,大片具有破魔屬性的羽毛密密麻麻地飛了出去,在魔術師們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穿透了他們的防禦術式。再次響起一片慘叫。

麥野沈莉聽著對面的慘叫不爽地皺了下眉,一來這些來襲的魔術師不知道怎麼回事幾乎沒有幾個男人都是女性,二來她也因為不好出手而有些煩躁。誰叫她的攻擊殺傷性實在是太大呢,原子崩壞射線幾乎挨著就殘碰著就死。

垣根帝督的這次攻擊幾乎讓對面大部分人失去了抵抗,剩下的一些沒被攻擊到的也是由於同伴做了肉盾或是運氣好躲了過去,不過三方勢力完好無損的加起來都不足二十人了。

就在垣根帝督打算再來一次攻擊時,突然遠方傳來一聲大喊:「住手1

攻擊一頓,垣根帝督停止了翅膀的動作和一方通行以及麥野沈莉向遠處看去,因為都見過資料所以認出了來人,正是一臉焦急的神裂火織和史提爾兩人。

兩人快速沖了過來,見到一地傷殘后無奈嘆息一聲,隨後對一方通行三人誠懇地說道:「抱歉,以後我會親自向所長先生去道歉的,現在我們英國清教退出了。」

「神裂小姐1英國清教那一堆女性魔術師中傳來幾聲驚呼。

「不要多說!我會回去向主教大人請罪的,現在帶上傷員都跟我走1史提爾上前一步嚴肅地對這群戰鬥人員大聲說道。

知道史提爾是主教大人的隨身紅人,英國清教的一眾魔術師妹子只能答應下來,攙扶起呻.吟的同伴跟著史提爾和向一方通行三人微微鞠躬過後的神裂火織撤退離開了這裡。

清教方面的魔術師撤退沒有受到任何干擾,在俄羅斯成教、羅馬正教以及一方通行三人的注目中很快遠去消失在了街角。

「那麼繼續……」垣根帝督看向剩下那些面色難看的魔術師冷漠地說道。

這時,遠處突然又傳來一個聲音:「一群廢物1

「混蛋,沒完沒了1一方通行轉頭看去,只見街角那邊又走出兩男一女三人。

女人一臉非主流地穿了很多金屬環,一身黃色的長袍。而兩名男人中一名身穿綠色長袍的那個看著就是一臉壞人像,只有另外一個看著像個正常人,藍色西褲白色襯衫,雖然看著像個中年大叔卻一臉平靜和氣。

「後方之水1

「前方之風1

「左方之地1

成教和正教那些剩餘魔術師的驚呼中讓一方通行三人知曉了來人是誰,因為有看到過簡單資料,不由使三人皺眉正視起來。

與此同時,樓上的景添和露西也楞了一下,對視一眼后叮囑絹旗最愛三人和食蜂操祈老實地在這兒呆著,接著兩人動身向樓下走去,怎麼說這三人實力還是十分詭異的。萬一垣根帝督三人不小心受傷就虧了。

樓下,知曉來人威勢的眾位魔術師在驚呼過後便噤若寒蟬,就連看三人一眼都有些不敢,全部低下了頭顱。

很快三人來到場中,除了那名比較像個正常人的後方之水有些關心地查看眾人傷勢外,左方之地和前方之風都充滿惡意地和眼神兇惡的一方通行互相瞪了起來。

半晌,就在景添和露西走出研究所大門時那個一身綠色長袍的左方之地開口了:「就是這種垃圾就把你們打的這麼慘?真是一群廢物,回去收拾你們1

「雜碎1暴脾氣的一方通行聽完后立刻炸毛了,邁了一步抬腳往地上一跺。頓時又是一大片碎石炮彈向著左方之地和前方之風打去。

「優先!碎石於下位!空氣位於上位1一方通行抬腳時左方之地便雙手一揮灑出一蓬白色粉末,同時嘴中快速吟唱。

在左方之地吟唱完畢后,那些剛飛了一半的碎石突然彷彿撞到了什麼,全部破碎掉落地面。

就在一方通行三人詫異地愣神時。左方之地吟唱聲再次快速響起:「優先!小麥粉歸上,歸下1

隨著左方之地吟唱完畢,一方通行頭頂突然出現一片斷頭閘刀,刷地一下向著一方通行斬下。

就在一方通行不屑地一動不動打算反射時。景添雙眼一眯突然放出念力擋在了一方通行頭頂。

『』地一聲,閘刀和念力接觸后發出一聲聲脆響,而後閘刀突然粉碎變成一灘白色小麥粉末飛散得到處都是。

「混蛋你幹嘛1一方通行感覺到頭頂發生了什麼事後沒好氣地回頭對景添吼道。

景添對他搖搖頭:「左方之地的這個光之處刑魔法是帶有強制效果的。剛才他將你的歸在下位,那麼閘刀便會忽略你的反射能力直接將你斬斷,不過我用念力擋住了閘刀,因為對方沒有將我的念力定位,因此那個閘刀才拿我的念力沒有辦法。」

一方通行也不是魯莽的人,快速回想對方兩次吟唱,有些明白過來問道:「就是說被那雜碎定位在下方的東西就會處於絕對劣勢了?一點都無法更改?」

景添點頭:「不過還是有弱點的,他一次只能定位一種東西,比如我向他扔一快石頭的同時再扔一塊金屬的話,那麼他就只能將金屬或者石頭中的一種東西定位為無效,另外一種攻擊就只能躲避了。」

一方通行聞言眯著雙眼轉頭看向臉色難看的左方之地,躍躍欲試地想要虐待一下那個好懸讓他丟臉的傢伙……

「哈哈……」一副惹人厭的非主流誇張打扮,身著黃色長袍的前方之風突然笑了出來:「你被人徹底看破了弱點呢,還是讓我來吧……」

說著,前方之風張開了嘴吐出舌頭,用鐵鏈穿在舌尖的一個尖銳十字架被吐了出來在向著眾人晃蕩著……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票~

嘿嘿~有存稿了就上午發,沒存稿就晚上發~

慣例感謝舵主冰封雷龍同學的打賞~

感謝天狼古琊朋友的200打賞~突然發現你一下子粉絲值漲到執事了呢~看來全部訂閱了~么么噠~

徐寅朝同學也回來繼續訂閱了,十分開心~

最後感謝一下飄蕩的死靈,最近的首贊都是你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